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3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鼓点时急时缓, 毫无规律可言, 众人的心都高高悬起, 每当花锤传到自己这儿时, 便烫着了似的将花锤火速往下传, 生怕鼓声会在自己这儿停住。

一圈还未传完, 鼓声恰好停了, 众人一看,花锤恰落在康平公主的手里。

康平也不扭捏,大大咧咧站起来道:“本公主不会吟诗作赋——”

众人一片嘘声, 有人笑道:“康平公主的霓裳舞跳得极好,不知咱们有没有这个眼福,今晚得以一见呢。”

康平今晚心情不错, 瞥一眼那人道:”霓裳舞我早已忘光了, 不过近日新习了一支胡人舞,练得还算不差, 便勉为其难献个丑吧。“

大家忙一叠声地叫好。

康平对自己舞艺颇为自负, 也不啰嗦, 大步走到院子当中, 静立片刻, 场中便响起一阵胡琴声,琴声先是低沉悠扬, 拉琴人似乎将思乡之情都蕴藏到曲调中,说不尽的如泣如诉, 康平翩翩起舞, 动作缓慢如淙淙流水。

奏到一半时,乐声陡然欢乐活泼起来,康平的舞姿也随着变得轻快迤逦。她今日恰好穿了一身牡丹红的衣裳,渐渐在月光下舞成一团火红的身影,衬着那激烈昂扬的乐曲,一时间人舞合一,美得惊心动魄。

众人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那个霸道刁蛮的康平舞动起来这般惊艳,直到乐声停住,康平鞠躬致意,大家才回过神来,纷纷喝彩,无不心悦诚服。

康平骄傲地回到座位上,有意无意地往冯伯玉的方向瞥了一眼。

须臾,击鼓传花声再次响起,这一回花锤落在了夏芫手上。夏芫笑吟吟地起身,表演了一首技艺高超的《高山流水》,又博得了满堂彩。

沁瑶既听了曲子又赏了舞,心里那个惬意呀,趁哥哥不注意,不时给自己添杯,渐渐有了些醉意。

过不一会,第三轮击鼓传花开始了。

花锤传到沁瑶手里,鼓声戛然而止。

沁瑶这时早已偷偷灌了半壶酒下肚,见众人忽然齐刷刷朝她看来,愕然地眨眨眼,含着酒意道:“我?”

陈渝淇幸灾乐祸地出声道:“可不就是你嘛,瞿小姐,莫藏着掖着了,或赋诗,或奏曲,或献舞,快拿出本事来,让大家开开眼界。”

沁瑶站起身,恰好吹过来一阵夜风,激得她酒意越发上涌,她忙稳住身形,摇头道:“可我既不会吟诗作赋,也不会琴棋曲艺呀。”

“瞿小姐该不会要效仿前朝的‘女子无才便是德’吧?”康平哈哈一笑,“长安城中像你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女子,可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蔺效面色一沉,低喝道:“康平——”

康平一噎,嘟着嘴看蔺效一眼,到底不敢再出言撩拨了。

见院中余人仍满脸好奇地望着沁瑶,瞿子誉和冯伯玉暗暗皱眉,同时起身,要替沁瑶解围。

沁瑶伸臂拦住二人,极力辨认了康平一会,忽然莞尔一笑:“也是!今夜诗啊曲的也听得差不多了,要不咱们玩点新鲜的吧。”

她歪着头想了想,从腰间荷包中取了一粒什么东西,捏于指尖,随即仰头看着月色,笑道:“你们个个都说今夜月色甚美,在我看来,美则美矣,却还不够明耀,再添点东西就好了。”

说着,一展双臂,随意地对着暗处招招手:“来——”

诸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沁瑶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暗处花丛中隐隐传来几声几不可闻的悉簌声,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大,渐形成一片嗡鸣之声。众人循声一望,就见花丛中竟飞来一群飞虫,直奔沁瑶而来。

那些飞虫个个亮如繁星,飞至沁瑶身旁,便绕着她的身子将她团团围住,沁瑶笑着点点头,似与这些飞虫打招呼,随后便伸指轻轻地在空中画了个圆圈,道:“走——”。

飞虫们纷纷转向,依次飞往那个虚无的圆圈,不多时便形成一个圆圆的光圈,飘飘荡荡悬在半空中,恍然又多了个月亮,顿时将园子又照得明亮了几分。

“是萤虫。”有人惊呼。

“真美啊,原来瞿小姐会变戏法 。”有人赞叹。

沁瑶坏笑道:“康平公主跟着胡人学舞,我却跟胡人学了套戏法,今夜献丑了,诸位可还满意?”

诸人喝彩道:“瞿小姐这个本领轻易可学不来,既好看,又新鲜,着实难得。”

夏芫笑得有些勉强:“可不是,瞿小姐可真是深藏不露。”

蔺效静静地看着沁瑶醉酒后憨态可掬的模样,面上平静无波,心里却好生遗憾,暗想若此时他和沁瑶还在方才那株牡丹丛后,他仍握着她的手就好了。如此一想,脸不免有些发热。身旁康平一眼瞥见,奇道:“十一哥,你醉了么?”

不等蔺效回话,拿起几上的酒壶看了又看,没错,是梨花白啊,十一哥酒量出了名的好,怎么会几盅梨花白便喝醉?

太子和吴王等人闻言,都转头朝蔺效看来。

蔺效倏然起身,淡淡道:“我去更衣。”起身一径去了。

康平一头雾水,犹自纳闷地对太子和吴王道:“十一哥这是怎么了?”

这边沁瑶交了差,回到座位上,冯伯玉笑着逗她道:“阿瑶妹妹,这套戏法真是从胡人那学的吗?”

沁瑶这时酒醒了一半,不像之前那般肆意了,轻笑道:“冯大哥猜猜?”

她脸上仍带着酒醉的酡红,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仿佛能漾出水来。

冯伯玉只觉得心跳得厉害,脑中忽然一片空白,全忘了方才要说的话。

————————————————————————

韦国公府的夜宴一直进行到后半夜还未结束。

由于玩得太尽兴,诸人贪杯不断,或多或少都有了些醉意。沁瑶醉得尤其厉害,小脑袋东摇西晃的,眼皮重得睁不开,到最后,索性歪在哥哥肩膀上睡着了。

瞿子誉怕沁瑶着凉,只得扶着沁瑶起身告辞,夏氏兄弟跟太子等人拼酒,早已醉得人事不省了。三兄妹中唯一还清醒着的夏芫也只稍作挽留,便请下人送瞿氏兄妹出府。

冯伯玉和王以坤兄妹也跟着一并告辞出来。

蔺效远远见沁瑶衣裳单薄,有心令人取衣裳替她取暖,又顾及左右耳目众多,恐引来不必要的口舌,尤其是康平,几乎寸步不离地缠着他。所幸王应宁因觉得夜风寒凉,早早令丫鬟从取了两件斗篷过来,这会便分了一件给沁瑶。

瞿子誉暗赞王应宁心细如发,对她致了谢,便抱着兀自昏睡不醒的沁瑶上了马车,回了瞿府。

沁瑶第二日醒来,一叠声地嚷头痛,令采蘋替她到厨房讨醒酒汤喝。瞿陈氏闻风而至,见女儿摊在床上死活不肯起来,不免好笑,亲自喂了女儿一碗醒酒汤后,便跟她打听昨夜韦国公府的情形,尤其重点盘查瞿子誉的动向,“昨晚上都有哪些府上的小娘子?都生得什么模样?你哥哥可有中意的?”

“哥哥那么个人精,什么事能让我知道?反正这些日子有意跟哥哥结亲的人那么多,您还怕哥哥找不到媳妇吗?”沁瑶困得厉害,头埋在被褥里不肯出来。

“就因为这孩子心思太深,所以阿娘才着急,万一给他娶回来一个不中意的,夫妻俩过不到一块去,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她自己跟瞿恩泽过得蜜里调油,恩爱了这么些年,自然盼着儿女也能有段好姻缘。

听了这话,沁瑶不知怎的,忽想起王应宁那张恬淡静美的脸,出了一会神,暗笑自己异想天开,王小姐贵为尚书千金,又生得那么个好模样,说亲的人只怕都快踏破门槛了,怎么也轮不到她们瞿家去攀亲呀。

这话却不能跟母亲说。在床上赖了一会,想起昨夜击鼓传花的事,沁瑶便跟母亲商量,能不能替她请个女先生回来教功课。她倒不是妄自菲薄,只是眼看就要去云隐书院读书了,免不了要跟这些长安贵女打交道,像昨夜那样的情形往后只怕少不了,总不能回回都像昨夜那般取巧,好歹先混过这一年再说。

瞿陈氏哪有不愿意的,连日便跟瞿恩泽商量,四处托人请先生。到最后女先生没找到,却找到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学究,据闻这位老先生当年也是享誉长安的大学子,后来家逢巨变,千金散尽,但读书人的傲骨还在,只肯以教书维生。瞿恩泽好说歹说给请到了家里,教习沁瑶诗赋。

老先生姓傅,除了饱读诗书以外,一手古琴也抚得甚妙。沁瑶却想学点速成的,琢磨着百样乐器之中,就笛子似乎看着还算简单,便求着傅老先生教她吹笛子。傅老先生却笑沁瑶不知天高地厚,说别看小小一管笛子构造简单,要想吹得好可真不易呢。

沁瑶就这样成日在家忙着跟着傅老先生学功课,一晃过了许多时日。

冯伯玉自那日韦国公府夜宴后,三不五时便会登门造访,跟瞿子誉交流些公务上的心得,有时也跟着瞿子誉到后院看看沁瑶,给她带点好吃的好玩的。

这日一早,傅老先生因昨夜染了风寒,告假一日 ,瞿子誉恰好在家休沐,便亲自教妹妹功课。刚讲完半篇《四牡》,下人报冯公子来了,瞿子誉忙令请进来。

冯伯玉神情憔悴,进门时连连打呵欠,沁瑶放下手中的笔,奇怪道:“冯大哥,你怎么了?昨夜没休息好吗?”

冯伯玉揉揉眉心,疲惫地说道:“昨夜平康坊出了命案,死者连夜被送到了我们大理寺,刘寺卿察看完尸首后连夜上奏,要求皇上奏准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三司会审,昨晚咱们衙门上上下下几乎没人没合过眼。”

“三司会审?”这回连瞿子誉都露出讶异的神情,“什么样的案子竟要惊动三司会审?”

冯伯玉顾忌地看一眼沁瑶,摇头道:“案件奇曲,死者的死状又甚是凄惨,不说也罢。”

沁瑶早在听到冯伯玉说是平康坊的命案时便已经竖起了耳朵,又听得“死状凄惨”,终于忍不住道:“冯大哥,你方才说命案发生在平康坊,莫非死的是女子?”

冯伯玉喝茶的动作一顿。

沁瑶又试探着问:“刘寺卿之所以要三司会审,可是之前平康坊已出过类似的案子?”

冯伯玉惊讶莫名地看一眼沁瑶,犹豫着如何作答。

沁瑶见到冯伯玉的神情,哪还忍得住,从书桌后起身,快步走到冯伯玉身前:“难不成这回死的女子也被人挖了五官?”

冯伯玉一震,猛地起身看着沁瑶:“你怎么知道的——”

沁瑶面色一变,失声道:“真丢了五官?这回是被挖了眼睛?还是被挖了喉咙?”

不等冯伯玉回答,忿忿然在屋中来回踱了几步,恨声道:“究竟是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竟一再用这种手段害人!”

冯伯玉惊疑不定地看着沁瑶,好一会,终于败下阵来,肃然道:“死者鼻子被连根削去,根本辨认不出本来的相貌,我们连夜查问了平康坊十余家乐坊,才得以确认死者的身份。”

沁瑶脑中白光一闪,先是喉咙,再是眼睛,后是鼻子。食、听、视、息已占了四者之三….她越想越觉得心惊,忽猛地拔步往外跑去:“我得去青云观一趟。”

瞿子誉一惊:“你怎么说风就是雨,这会去青云观做什么?”

“我有事要问师父。冯大哥,一会我把师父接回来,就去大理寺找你。”沁瑶远远答道。

————————————————————————

常嵘正百无聊赖地跟魏波说着话,不经意看到沁瑶一身道士打扮从瞿府出来,顿时来了精神:“走——”跟魏波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半月前的某一日,世子从韦国公府一回来,便招了他和魏波近前,吩咐他们从即日起跟在小道姑身后,暗中护她周全。

“小道姑?我们去保护她?”常嵘既错愕,又深感羞辱。他和魏波等人是澜王府培养多年的死士,素来只忠于世子一人。这些年他们跟着世子出生入死,什么苦没吃过?只要世子一声令下,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可他万万想不到,有朝一日世子会让他们去保护一个外人。

“小道姑自己身手就不错,何须我们保护她?”常嵘据理力争,“而且这些日子汪大海和程山去颍川帮着料理王妃娘娘留下的铺子,本就少了两个人,再抽调两个人去保护小道姑,世子身边岂不是少了近一半暗卫?”

蔺效皱眉:“你怎么恁的啰嗦?”

常嵘道:“可——”

“让你们去你们便去。记住了,不管谁为难她,你们自管出手,莫顾忌对方的身份。”蔺效嘱咐,“瞿小姐人甚是机敏,你们切莫让她发现了。”

温姑一进院就发现常嵘脸色不对,心里纳闷,拉了儿子在一旁问:“怎么了?”

常嵘气鼓鼓地回头看一眼书房,闷声闷气道:“世子真是昏了头了!”将小道姑的事从头到尾跟母亲说了。

温姑先是惊讶,随即出了回神,忽面露喜色道:“傻孩子,世子开窍了,这是好事啊!这瞿小姐他既喜欢,等他出了孝,讨了回来做妾便是了。”

“做妾?”常嵘牙疼似的嘶一声,那小道姑恐怕不会愿意给人做妾。

“对啊,瞿小姐这么个家世,即便先进了门,也越不过日后的世子妃去。”温姑笑得神秘莫测,这段时日德荣公主总带着颐淑郡主来看王爷,这里头的意思稍一琢磨就明白了。郡主那孩子小时候就生得好,如今更是出落得跟画上的仙女似的,跟世子再般配不过了。有这么一位身份尊贵的世子妃压着,就算日后世子再宠爱那位瞿小姐又如何?谅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温姑越想越是笃定,眼睛看着常嵘,心里默默盘算着日子,王妃是大前年五月殁的,再过两月世子便能出孝了,既然这孩子开了窍,不如先让他将听风和扫雪收了房,也免得日后世子妃和瞿小姐进门,房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她笑眯眯地往房内走:“听风,扫雪。咦,两个丫头哪去了?”留下常嵘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篇 生命涅盘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作者:我吃西红柿 3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4凡人修仙传 5第六卷:当年事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