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14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不远处树枝微微动了动, 传来一阵细碎的动静, 黑暗处有人压低嗓音道:“小姐, 澜王世子不肯上当, 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另一人幽幽道:“不急, 慢慢等, 总能寻到机会的。”这声音极柔极弱, 天生带着股让人怜惜的韵味。

之前那声音嗯了一声,又道:“小姐,夜风起了, 莫在此处站着了,咱们回去吧。”

仿佛为了应和这句话,席地拂来一阵凉凉的风, 柳枝顿时被吹得簌簌作响, 遮掩了脚步声远去的声音。

——————————————————————

翌日一早,康平梳妆之后, 便嘟着嘴坐在桌前, 对着窗外发呆。

雪奴红奴她们都知道公主的脾气, 也不敢随便上前招惹。

“没意思——”康平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上的银丝香球, “阿芫一大早就走了, 六哥七哥不见人,十一哥成日里都是忙忙忙, 我回宫他也不陪我玩……没意思!一点都没意思!比在书院里读书还没意思!”

将香球愤愤地丢到桌上。

雪奴等人一缩脖子,大气也不敢出。

数落一通, 康平想起昨夜父皇对她说的话, 嘴撅得越发高了,“父皇最讨厌!”

却又不说为什么父皇讨厌。

雪奴见康平的烦躁情绪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惟恐她一会拿她们开刀,炸着胆子道:“殿下,昨夜皇上虽说赐婚之前要先征询冯公子的意见,若冯公子不愿意,便不让他尚公主,但公主又怎么知道冯公子一定不愿意?毕竟,殿下生得跟仙女似的,又这么得皇上的宠爱,想来天底下不知有多少男子爱慕殿下呢,冯公子自然也不例外的。”

康平的情绪丝毫不因这番话好转,“那为何上两回在街上遇他,我跟他说了那许多话,他连正眼都不肯瞧我?阿娘常说,若一个男子喜欢一个女子,是怎么也藏不住的。你们瞧冯伯玉有一点点喜欢我的意思么?”

她虽然性子急燥,常常压不住,可一点也不傻。

雪奴和红奴脑海中同时想起冯伯玉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呃……的确看不出对公主有什么好感,简直还透着几分恶感,但这话怎敢当着公主的面直说?只强笑道:“每个人的性情不一样,像冯公子那样的读书人,就算心里喜欢,多半也不会明明白白表露出来的。”

红奴在一旁出主意,“殿下,您最近跟冯公子的妹妹交好,她不是信誓旦旦说准保让冯公子喜欢上殿下么,今日既然无事,不如到冯家去找她,这两日衙门里休沐,冯公子没准也在府中。”

康平摇摇头,默了一会,忽道:“昨日阿芫说的……倒也有些道理。”脸上不自主浮现一层红晕,“ 她说人通常都有几分劣根性,越是主动示好,那人没准越瞧不上你,还不如使法子让对方主动来找你。可我想了一宿,都想不出有什么法子能让冯伯玉来主动求我。”

她越说越绝望,到最后只余重重叹息,连生气都提不起精神了。

雪奴还是第一次在主人身上见到这种沮丧的情绪,想起这些时日公主费尽心思讨好冯氏兄妹,却全得不着半点回应,倒也生出几分心有戚戚的伤感之意。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忽然眼睛一亮道:“奴婢倒想到一个主意。”

康平意兴阑珊地掀开眼皮撩她一眼,懒懒道:“什么主意?”

雪奴凑过来道:“殿下,您这些日子总带着冯初月四处玩耍,韦国公府都去过几回,难道就不曾发现么?奴婢瞧着,那个冯初月像是看上夏二公子了。”

“夏荻?”康平历来心粗,或者说只关注自己愿意关注的人和事,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听了这话,忍不住笑道,“哈哈,她倒也真敢想!别说七姑姑和姑父不会同意,便是夏荻自己也不会点头的。夏荻那人,一双眼睛长在头顶上,嘴又毒,谁都瞧不上,能瞧上冯初月么?上回不是礼部侍郎家的小娘子赠他一首诗,被他给冷嘲一顿么,听说那小娘子回去后又羞又愧,险些病死。依他这性子,冯初月这要是上赶着扑上去,少不得被他给收拾一顿。”

“所以这才是奴婢要说的那个法子啊。”雪奴加重语气道,“您想想,您是公主,皇上又得意您,您想挑冯伯玉做驸马,无需顾虑门第之差,只要他自己和皇上同意就行了。可冯初月想嫁给夏二公子,简直难如上青天,若没有您的助力,这辈子都甭想,殿下不如顺势帮冯初月一把,冯公子只有冯初月这一个妹妹,一旦被情势所逼,为了妹妹不受委屈,多半会向公主低头的。”

康平犹豫,“这……不太好吧。”

红奴听明白了雪奴的意思,见康平举棋不定,忍不住插言道:“殿下,别怪奴婢没提醒您,您及笄可不远了,照昨日皇上那意思,如果冯公子自己不愿意,是怎么也不会给你们赐婚的,难道您愿意皇上将您指给别人么?”

“不愿意!”康平斩钉截铁道,她喜欢冯伯玉不是一日两日了,根本无法想象跟旁人成亲的情景。

“那不就得了。”雪奴红奴齐声道。

康平心烦意乱地想了一回,胡乱摆摆手道:“你们先别说话,让我再好好想想。”

——————————————————————————————

夏芫吃饭时姿态极优雅,不紧不慢,一点声响也无。

昨夜胸口疼了一夜,早上才服了药,眼下只能吃些清淡的粥汤。

饭毕,陪爷娘说了会话,见二哥起身回屋,便也跟着告辞出来。

兄妹俩一路无言走到花园里,极有默契地同时止步,抬目远眺。

眼下时节正好,园子里原有的翠绿嫣红中添了厚重的金黄,一眼望去,层层叠叠,极为眩目。

这园子自开朝时起建,迄今已有百年,期间几经风雨,却始终繁茂富丽,上年他们一家人回长安后,又经一番修葺,园子愈加的佳木葱茏,一草一木无不别致讲究,有着寻常富户根本无法比拟的厚重底蕴。

韦国公府是名副其实的簪缨世家。

走至荷花池畔,夏芫在游廊凭栏坐下,池中荷花早已凋零,只余满池枯败的荷叶。

赏了一会秋意渐深的园景,夏芫幽幽开口道:“二哥,赐婚在即,你就没什么话想说?莫非就这么随随便便放手了?”

她转头,静静看着夏荻,微笑道:“这可真不像你的性子。”

夏荻胳膊搁在栏杆上,看着池中,脸上神情甚是冷淡,闻言,嘴角一扯,嗤笑道:“不甘心的人是你吧?”

夏芫被夏荻毫不留情地戳破心事,脸上的面具险些裂开一条缝,极力稳了稳情绪,才言不由衷道:“妹妹原本也没非十一哥不嫁,早上阿娘也跟我一一说明白了,嫁给七哥也没什么不好的。”

夏荻本就心绪不佳,见妹妹仍在他面前装腔作势,脸上挂着个恶意的笑容道:“你这回倒不忌讳他后院里那几位侧妃了?”

夏芫冷笑:“二哥,咱们兄妹之间非得这样别扭着说话么?”

夏荻也自知方才说得过火,叹一口气,不再言语。

“赐婚还有一些时日,万事都还有变数。”夏芫咬了咬唇,看着夏荻道,“你若真喜欢瞿小姐,怎么这些日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夏荻一哂,“十一哥早在她身边安插了人,防我如同防贼,办法没少想,却根本找不到机会接近她。”

夏芫听了这话,心如同被狠狠揪了一把,难受得险些背过气去。

好一阵,直到胸口那股又酸又涩的感觉减缓了几分,才又冷笑着开口道:“办法都是人想的,等皇上的圣旨颁下来,一切可都成定局了。二哥,你可还记得你当日是怎么跟大哥说的,说‘从未见过像瞿小姐那样有意思的女子,看了她之后,再看长安城其他小娘子,即便生得再美貌,都失了几分颜色’。这话言犹在耳,妹妹记得清清楚楚。可眼下瞿小姐眼看就要嫁给别人,二哥你倒不言不语了,难道真的甘心就此放手?”

她向来了解他二哥,但凡看中的东西,从不肯轻易罢休,更别提他显然已对瞿沁瑶动了真心,这些日子就没见他脸上有过笑模样,人也瘦了不少。

夏荻甚少见妹妹如此真性情毕露,心情不免有些复杂,他当然知道她求的是什么,极其不愿成为她手中的刀,可只要一想到沁瑶嫁给旁人,心里又着实堵得慌。

“你待如何?”他摆出一个谈判的姿态看向夏芫,瞿沁瑶他想要,可蔺效却一点也不好对付,他们不行事便罢,一旦行事,务必要万无一失。

夏芫见二哥终于被她说动,脸色重新好看了起来,低头笑道:“这事说起来难,其实做起来却一点也不难,妹妹跟你细说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五篇 宇宙冒险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二十篇 劫甲作者:我吃西红柿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4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5第十六篇 蛟化龙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