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00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瞿子誉惯常冷静自持, 甚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可眼下却分明既惊且怒, 下了台阶, 直朝沁瑶大步走来。

沁瑶头皮一紧, 忙跟蔺效拉开距离, 红着脸看着瞿子誉道:“哥——”

瞿子誉一把拽过沁瑶的胳膊, 厉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声音又急又厉,每一个字都如石子一般沉沉击打在沁瑶心上。

沁瑶脸登时红得要滴血,窘迫得不敢再看哥哥, 恨不能将头埋到地缝里。

瞿子誉将沁瑶护在身后,目光锐利地看向蔺效道:”世子,瞿某不知道你对舍妹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思, 她年纪尚幼, 许多事仍懵懵懂懂,不知深浅进退, 但你洞明世事, 该明白当中的道理, 你身居高位, 日后定然另有良配, 若真待她有几分真心,自该离她远远的, 为何还要一再来招惹她?”

蔺效神色一凛,正色道:“瞿公子, 蔺某倾慕瞿小姐已久, 从不敢存半分戏弄哄骗之意——”

瞿子誉虽然性子谦和稳重,其实深谙激辩之道,当下毫不留情打断蔺效道:“不敢存半分戏弄哄骗之意?世子倒提醒了我,本朝的天潢贵胄历来由皇上指婚,可皇家规矩森严,最讲究门当户对,翻遍宗卷,也未听说七品官员之女做亲王世子妃的先例。也就是说,三媒六聘、十里红妆,你一概都给不了,怎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未存戏弄哄骗之意?还是你见我瞿家门第鄙陋,索性仗势而为,想哄着我妹妹给你做妾?”

蔺效一点也不迟疑道:“我从未打过让沁瑶给我做妾的主意,赐婚之事蔺某早有章程,只待时机成熟,便会请皇伯父为我和阿瑶赐婚。三媒六聘、十里红妆,一样都不会少,绝不会让沁瑶受半分委屈。”

沁瑶听了这话,虽仍羞得不敢抬头,心里却仿佛春湖投入一颗石子,一圈圈荡漾开来,嘴角忍不住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瞿子誉听了这话,倒也些意想不到,愣了一愣 ,随后又冷笑道:“你有什么法子让皇上和澜王爷同意这门亲事?说你一早便看中沁瑶?还是说婚前便与她有了来往?恐怕他们到时候非但不肯赐婚,只会认为沁瑶有心攀龙附凤,继而迁怒于她,让她从此坏了名声!你该知道,以咱们瞿家的品级,沁瑶根本不可能在宗妇的遴选范围内——”

他说到此处,骤然顿住。

前些日子沁瑶莫名其妙被招进云隐书院读书,他心中疑惑,曾辗转打听皇上重开书院的缘故,后来隐约听说皇上会在云隐书院学生中为宗室子弟挑选婚配人选,一旦入书院就读,无论门第高低,都会顺理成章成为宗妇遴选人。这也是当时一众朝廷官员抢破了头要将女儿送进书院的缘故。

他早就怀疑当中有蹊跷,如今看来,果然是此人在背后一力谋划。

他细思细想,身子久未动弹,这人为了谋娶沁瑶,竟如此煞费苦心,一路谋之策之,安排得再严丝密缝不过,这份对沁瑶的志在必得,岂是他轻易便能撼动。

想通此处,他忽生出一种浓浓的无力感,摆摆手道:“罢了罢了。”

他目光沉沉地看着蔺效,缓声道:“皇上一日不下旨,赐婚之事便一日做不得准,沁瑶虽自幼拜了清虚子道长为师,免不了总在外头磋磨,但家严家慈历来视她为掌中明珠,拳拳爱护之心不输于长安城任何一位为人父母者,你若真有心娶阿瑶为妻,一来需向我父母禀明心迹,求得他二老的首肯。二来需将一应事项安排得妥当周全,无论宫内还是宫外,任何人都不能说出阿瑶半点不妥之处。若我妹妹因你二人的婚事被人随意指摘,别说父母,便是瞿某,也断不会答应。”

这话真是字字如铁,将沁瑶一直以来藏在心中的隐忧一力剖开,明晃晃地丢到了蔺效的眼前。

蔺效心中对瞿子誉隐隐生出几分钦佩,忙正色道:“瞿公子所言之事我早有考虑,两位长辈处,蔺某一定会提前求得他二老的同意,绝不敢有丝毫慢待。至于赐婚之事,蔺某务必细心谋划,万分审慎,无论婚前还是婚后,都不会让沁瑶受半分委屈。”

瞿子誉仍不松口,看着他道:“满长安的王公大臣,鲜有不纳姬妾者,尤其澜王爷多年来只有你一个嫡子,直到去年,才添了一个继子,一旦你成亲,为着让你早日开枝散叶,怕不会让你顺势多纳几房姬妾。加上你手握重权,日后定然少不了巴结讨好你之人,天长日久,你敢说你待沁瑶会一如从前,不会冷落于她?”

沁瑶一旁看着哥哥从未有过的严峻姿态,听着他话语里的分毫不让,莫名眼圈一红,知道哥哥之所以如此作为,无非是顾虑两家门第悬殊,若真成了亲,万事都没有定数,这才步步紧逼,想方设法为她谋划未来。

蔺效也有些动容,深深对瞿子誉行了一礼道:“瞿公子,蔺某在此许下重诺,若能有幸娶得沁瑶,日后定会珍之重之,绝不三心二意,此生只她一人!”

听得此言,瞿子誉骤然沉默下来,重新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蔺效,良久,缓缓点头道:“世子的话瞿某一一记在心里,听说世子素有重诺之名,且看日后如何。今夜时辰不早了,这便告辞。”

说完,转过身拉了沁瑶回府。

蔺效暗松口气,知道瞿子誉这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变相做了妥协。

他以往跟瞿子誉从未有过深交,只因他是沁瑶的大哥,免不了对他多留意几分,知道他一向以文采渐长,为人处世更是外圆内方,自打进了翰林院,便深得莫诚等人的器重。

照方才情形来看,瞿子誉不单为人机敏,更对沁瑶疼到了骨子里,处处为她周全,惟恐她受半点委屈,难得行事那般有章法,一番话看似问的是他,何尝不是当着沁瑶的面迫着他表态?

若他回答时有半点模棱两可之处,不用瞿子誉多加阻拦,单依照沁瑶的性子,就会因对他生出疑虑,进而心生退意。

想到这,蔺效竟破天荒生出一分后怕。

默默在原地目送沁瑶离开,直到沁瑶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瞿家大门重又关上,这才抖了抖缰绳,并不轻松地走了。

——————————————————

兄妹俩进府后,瞿子誉一路沉默寡言,不知在想些什么。沁瑶觑着哥哥的脸色,也不敢贸然开口。

老老实实跟在哥哥身后回了她的小院子,见哥哥没有走的意思,沁瑶顾不上许多,先令采蘋等人备水,进净房痛痛快快洗刷了一遍。

换了干净衣裳出来,果见瞿子誉仍在外屋坐着,显然有话要对她说。

沁瑶硬着头皮坐到哥哥对面,酝酿了一会,索性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统统告诉了他。

瞿子誉先还面无表情地听着,直到听沁瑶说到玉泉山上蔺效为了救她,怎么也不肯先行离开,险些跟玉尸同归于尽,神情这才有了松动。

“哥哥。”沁瑶说完,小心翼翼地觑着瞿子誉,厚着脸皮道,“世子他是个极好的人,我……很是喜欢他。”

虽然羞涩,但语气十分坚定,开诚布公地向哥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瞿子誉听完玉泉山发生之事,心里用惊涛骇浪形容也不为过,在这样的生死之交面前,再多劝说的言语和阻挠的行为仿佛都变得苍白无力了。

他想起不久前冯伯玉曾多次辗转打听沁瑶的喜好,只要得空,便常买了东西来府中讨母亲的欢心,花朝节那一日,更是一大早便来守候沁瑶,他对沁瑶的心思,当真是再明白不过。

无论是出于同窗之情,还是考虑到沁瑶日后能否过得顺遂,瞿子誉显然都更为属意冯伯玉,看父母的意思,似乎也对冯伯玉颇为嘉许。

可如今,看着沁瑶染着淡淡红霞的脸颊和分明带着期盼的眸子,肚子里那些早就酝酿好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默然了许久,他心里渐渐释怀,无论如何,澜王世子待沁瑶这份心意是半点不掺假的,再一味阻拦下去,显得他何等偏狭顽固。

他笑了笑,摸摸沁瑶的头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明日还要回书院,早些歇息吧。”

沁瑶何等聪明,见哥哥的脸色明显好转,显见得是慢慢接纳了蔺效,态度软化了下来。

忙喜滋滋地点头道:“嗯!哥哥也早些歇息。”

————————————————

半夜落了场雨,第二日早上起来,天气显见得凉快下来了。

瞿陈氏说前几日便立秋了,这回便特意给沁瑶准备好些秋裳。

早上吃完早饭,一家人便送沁瑶回书院,沁瑶昨夜一无心事,睡得极舒坦。

到了书院,刚下马车,便瞧见了裴敏。

跟上回不同,这回裴绍也陪在她身边,兄妹俩有说有笑的,十分亲热。

裴敏转头看见沁瑶,忙迎了过来,裴绍犹豫了片刻,也跟着走过来,笑着跟沁瑶打声招呼。

裴敏刚要问沁瑶昨晚睡得如何,不经意瞥向沁瑶身后,面色一僵。

沁瑶纳闷回头,便见不远处也立着一对少年男女,少女也是就读书院的同窗,名唤许青青,是安陆公家的四小姐,男子却正是许慎明。

许慎明脸虽对着许青青,眼睛却分明看着裴敏,目光灼灼,毫不掩饰。

裴敏脸色一沉,骄傲地转过头,不再看他。

许慎明微微一怔,非但不以为仵,眼中的笑意反加深了几分。

沁瑶暗暗好笑,这个许慎明倒是个脸皮厚的。

两人携手进了书院,半路碰到刘冰玉和王应宁。

刘冰玉一见沁瑶,便劈头盖脸一顿数落,说沁瑶花朝节好端端爽约,害得她和王应宁一番好等。

沁瑶做贼心虚,无话可辩,刚要笑嘻嘻地要拿别的话糊弄过去,王应宁忽然拉了拉她的衣襟。

几人同时转头,便见康平公主和夏芫远远走来,身后簇拥着一堆宫人。

走到近前,沁瑶等人忙给二人行礼。

康平似乎心情颇佳,兴致勃勃地让她们起身,夏芫面无表情地看着沁瑶,向来柔婉的神情仿佛挂了一层寒霜。

直到康平疑惑地出声唤她,才不紧不慢移开视线。

等她们走远,刘冰玉压着嗓门道:“听说康平公主昨日在宫里闹了一整天,要皇上再招一个女学生进书院读书呢。”

“谁呀?”几人都吃了一惊。

“我也不清楚。”刘冰玉摇头,“只听说很讨康平公主的欢心,非要将她也揽了进书院,好日夜陪伴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瑶象传奇(瑶台)作者:沧溟水 2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3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4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5西出玉门作者:尾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