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72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夏芫这一进来, 屋内的谈话顿时戛然而止。

夏兰和夏荻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想着方才两人对话到底难登大雅, 也不知被夏芫听进去了多少。

“大哥二哥, 你们方才说的瞿家小娘子可是瞿沁瑶?”夏芫轻轻用团扇扇了扇风, 笑吟吟地在窗前榻上坐下。

夏荻窘迫地咳嗽一声, 虽想否认, 但也知道他这妹妹极聪明,寻常的谎话糊弄不了她,只讪讪道:“不过几句玩笑话, 怎么就叫你给听见了?”

夏芫用团扇掩住嘴轻声笑了两声,打趣道:“瞿小姐是个极好的人,二哥眼力不差, 只是不知道二哥今日打算如何将她邀出来, 又如何戏弄于她?你该知道,瞿小姐人很机灵, 寻常手段可轻易算计不到她。”

听了这话, 正饮着茶的夏兰动作一顿, 诧异地看一眼夏芫, 老二胡闹也就罢了, 怎么连素来规矩的妹妹也跟着凑起热闹来了。

夏荻也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上下打量妹妹一番, 暗想莫非妹妹有意维护同窗,故意拿话试探自己?忙含糊其辞道:“并不会存心戏弄她, 不过想着今日花朝节, 若在路上见了她,有心想请她吃个饭,顺便看场变文罢了。”

夏芫眸子微动了动,含笑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我原想着瞿小姐为人不错,我很是喜欢她,若二哥你存心欺负人家,妹妹我可不答应。”

这话如同一阵微风,将夏荻和夏兰心底的疑虑同时吹去,夏荻神色一松,笑道:“妹妹既然都这么说了,二哥我自然不敢造次。”

“可是二哥你既然答应了陪我出门游乐,若一心要堵瞿小姐,还顾不顾得上我了?”夏芫不满地嗔道。

夏荻挑眉道:“二哥不过略失陪一会,又不会去而不返,而且稍后七哥和康平他们不就从宫里出来了么,你又还有那么多同窗,出门时准保前呼后拥的,还差一个二哥吗?”

夏芫噗嗤一笑:“瞧把二哥你急的,妹妹是那等不识趣的人么?你自去陪你的瞿小姐,妹妹我才不讨人嫌呢,我跟康平她们一处玩去。”

夏荻厚着脸皮笑笑。

夏兰想起什么,嘱咐夏荻道:“叫府里的刘护卫他们跟着阿芫,别又像在大隐寺那回那样出什么乱子。”

夏荻正色道:“早安排妥当了,大哥放心。”

夏芫想起前两日在玉泉山看见缘觉和尚,奇道:“大哥二哥,上回大隐寺之事,皇上不是怀疑是缘觉方丈跟外面的贼子里应外合么,为何没有将他收监,反放了出来呢?”

夏兰一脸的讳莫如深,肃然道:“上回之事皇上交给十一去办,个中详情我也不甚清楚,只知道十一似乎已洗刷了缘觉的嫌疑。皇上听说缘觉不过受了池鱼之殃,便重恢复了他大隐寺方丈之职以做安抚,听说不日还要封他做悟达国师呢。”

夏荻不屑道:“皇上为何对这个缘觉这般推崇?这人上回我也见过,装模作样的,不像潜心修行之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早些年皇上出行时遇刺,恰好被缘觉给救了,皇上感念他的救命之恩,这才有了今日昌隆鼎盛的大隐寺呢。”夏兰饮了口茶,将茶盅放回几上。

夏荻听得有趣,还要细问,夏芫却对这些旧闻无甚兴趣,仍将话题扯回沁瑶身上,闲闲问:“ 二哥,不知你跟瞿小姐预备在何处吃饭,又打算去哪家乐馆看变文呢?” ”

夏荻摸摸鼻子道:“先将人引了来再说,瞿小姐历来有些脾气,未必肯赏脸同我吃饭。”

夏芫却知道她二哥性子霸道,一旦起意,非称心如意不可,便笑道:“二哥你在妹妹面前也不肯说话,罢了,时辰不早了,我估摸着康平她们也该来了,既然大哥二哥你们都不同我一道出门,我自跟康平她们同游去了。”

说完,夏芫便辞了出来,仍回自己的小院。

走至一半,忽停住脚步,用手指漫不经心地缠绕团扇的穗子,目光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淡淡对身旁丫鬟道:“一会你让陈三跟着二公子,瞧他去哪了,若二公子跟瞿小姐在一处,速速派人去澜王府找十一哥,就说康平和七哥在那等他,务必引他前去。”

丫鬟眨了眨眼,忙点头应了,下去部署。

————————————————————————————————

蔺效从思如斋出来,到正房给澜王请安。

澜王闲闲依靠在榻上听伶人奏曲,眼睛半眯半闭,手指应和着节拍敲打扶手,甚是惬意。崔氏伴在一旁,拿了本曲谱在手中随意翻阅,妆扮倒比往日素净了许多,不再一味的穿些粉裳紫裳,嘴上也是自然颜色,没刻意用胭脂涂得娇嫩欲滴。

澜王见了蔺效,呵呵笑道:“ 你往年每逢花朝节,不是在家读书练剑,就是在宫里跟太子和老七蹴鞠,难得今日倒愿意出门,莫不是有相中的小娘子了?”

澜王妃也在一旁淡淡地打量蔺效,见他面容俊美,身姿挺拔,静立于晨光中,如同高山寒雪,耀眼得有些刺目。

尤其让她泛酸的是,虽然他脸上神情沉静,眸子里却分明含着几分跃跃欲试的期盼,而这份期盼是因谁而生,自不必问。

想到此处,她忽然觉得那日打碎夏芫那根簪子何其英明,直到现在,她耳边仍时常响起簪子落地时发出的碎裂声,又尖又脆,真叫一个痛快。

蔺效察觉到崔氏莫名其妙的目光,心中冷笑,这妇人眼下不知又在算计什么,身后一堆烂账尚未结算,竟然还敢做怪,真是死到临头尤不自知。

只他今日一门心思盼着跟沁瑶相会,万事都且放在一边,对崔氏根本无暇加以理会。

澜王看着儿子跟亡妻极为相似的面容,想着儿子这些年何等争气听话,几乎从未让他操过心,心里生出好些感慨,忽叹息道:“也罢,你如今也大了,平日又总在宫中,不常回府,父王对你的心思也猜不准了,但父王知道你历来稳妥,从不胡闹,你若有看中的小娘子,自管去求你皇伯父指婚,父王绝不反对,总让你称心如意便是了。”

蔺效意想不到,立即接话道:“父王这话儿子记在心里了。”

澜王见儿子像是要将他的话就此盖上个“不得反悔”的印章,微微一怔,随即大笑道:“好好好,你放心,父王绝不会出尔反尔。”

————————————————————————————————

沁瑶一回家便嚷着让采蘋等人放水,进了净房,飞快地脱下道袍,随后便散开头发,从头到脚认真洗刷一通。

等她洗得香喷喷的从净房出来时,采蘋一边用帕子替她擦头发,一边道:“小姐,方才有位韦国公府的下人送帖子来,说是颐淑郡主邀你出去玩呢。”

“颐淑郡主?”沁瑶狐疑地瞟一眼桌上的帖子,旋即摇摇头道:“说我不在府中,回了他吧。”

“好的。”采蘋应了,又道,“小姐,时辰不早了,你不是跟王小姐和刘小姐约好了去南泽苑碰头么,快些妆扮好,咱们这便出门吧。”

每逢花朝节,街上满是盛装打扮的仕女和俊俏郎君,衣香鬓影,盛世繁华,集合了所有少女对美好事物的幻想,几乎算得长安众女最喜爱的一个节日,采蘋自然也不例外。

沁瑶见她这般雀跃,不自觉也被感染了一份节日的喜悦,笑着道:“先替你家小姐我拿身衣裳过来,再给我梳个好看的头发,咱们收拾妥当了就出门。”

采蘋欢快地应一声,将瞿陈氏近些时日给沁瑶张罗的新衣裳全数取了出来,左挑右选,最后选了一件鸭蛋青薄透纱的罗裙,想着这颜色清凉可人,正衬沁瑶欺霜赛雪的肤色,给沁瑶穿上后,打量半晌,又拿出一条月白色的半臂配上了。

妆扮妥当,沁瑶便到正院向瞿氏夫妇辞行,可惜瞿子誉一早便出了门,不知去了何处,邀哥哥同游的计划落空,只好独自带着采蘋出门。

一主一仆刚上马车,忽然有个妆扮朴素的妇人奔到车前,满脸惶急道:“敢问是元真道姑吗?哎呀呀,总算找到你了,老身府中出了邪祟,急等着道姑救命呢。”

采蘋先是一懵,随后不无遗憾地暗叹口气,看来今日出门过节的计划是落空了,小姐最爱降妖除魔,这妇人又说得这般可怜,小姐断不会置之不理的。

这般想着,便幽幽叹口气,预备在小姐吩咐她回府之前,先行下马车。

谁知沁瑶上下扫那妇人一眼,忽似笑非笑道:“这分明是瞿府,不是什么道观,谁告诉你我是元真道姑的?”

那妇人不防沁瑶有此一问,张目结舌了一会,便要说话,沁瑶却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她手腕,冷冷道:“说!谁派你来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2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3第十九篇 不朽作者:我吃西红柿 4重生之将门毒后作者:千山茶客 5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