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90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街上果然已游荡着不少游魂或煞尸, 沁瑶和缘觉见到一个对付一个, 一路行来, 剿除了不下一百个怨灵, 可街上邪祟仍然越聚越多。

蔺效知道沁瑶最牵挂瞿氏夫妇, 第一个到了瞿府, 沁瑶从马车上下来, 见瞿府门口果然有了怨尸,二话不说召来噬魂将怨尸焚毁,一刻不敢延误, 提裙奔进府内,将爷娘唤醒,又令下人到哥哥的院中去唤哥哥。

“女儿来不及跟你们解释了。”她匆匆忙忙帮一脸纳闷的瞿陈氏披上大氅, “你们先跟我出去避难, 等事态平息了再回家。”

六合阵可以抵挡寻常怨灵,却怎么也抵挡不住女宿, 沁瑶无论如何也不愿爷娘和哥哥涉险。

瞿氏夫妇还要说话, 那边瞿子誉见不止妹妹, 蔺效也有些焦虑之色, 知道事关重大, 一句不多问,扶着双亲便往外走, “阿爷,阿娘, 别人你们不相信, 妹妹和世子你们总不会不相信。莫再耽误了,听他们安排便是。”

等扶着爷娘上了车,瞿子誉手扶着车帘,看着沁瑶欲言又止。

沁瑶忙对哥哥道:“我这就去王府接应宁,你们先去书院,我们稍后就来。”

瞿子誉这才放了心,上车坐下。

瞿府的下人们则争先恐后挤上后面那辆车,险些没将车壁挤破。

沁瑶在马车车壁上贴上符纸,设下六合阵,让马车飞速奔往书院,又跟蔺效上了马车,马不停蹄地赶往王府。

王尚书虽然上回在寿槐山上见过沁瑶做法对付蝎子精,但听了蔺效的话,仍有些将信将疑,蔺效只道:“王尚书,就算您不相信蔺某的为人,但倘若蔺某想要兵围尚书府,自有一万个法子在尚书府外布下天罗地网,何须多费唇舌?”

王尚书听得一怔,自我解嘲地一笑,立刻传令将王家一众夫人、小姐、公子如数唤了出来,因人数众多,足挤了五辆马车,方勉强坐下。

就是这一会功夫,路上已经可以见到不少横尸街头的百姓,显然一众怨灵已经在女宿的指挥下开启了屠城之势。

王尚书看得脸色直发白,忙坐回座位上,再也不敢有半点疑虑。

沁瑶看着王应宁坐好,放下心来,施好法,又去刘府和裴府接刘冰玉和裴敏。

一路上只要见到四散奔逃的百姓,便令停车,救得一家是一家。

最后去的是澜王府和卢国公府。

等将温姑、周夫人母女及卢国公夫人一干人等均送至书院时,诺大一个书院已聚了不少人,大隐寺的和尚们也已齐聚书院门口,只等缘觉吩咐。

卢国公早前并不在府内,仍坐镇南衙卫兵府亲自看管吴王,顺便等候蔺效的消息。

蔺效安置好卢国公夫人,又令魏波驱马赶到南衙卫兵府,将卢国公接到书院。

吴王被卢国公制得动弹不得,被人压着下了马车,看着蔺效,连连冷笑道:“十一,你们父子二人当真是狼子野心,想谋朝篡位,何必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我奉劝你别笑得太早,小心到时候不但不能得偿所愿,还会落个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下场!”

卢国公听了这话,懒得理会,将吴王一把丢给身后侍卫看管起来,转身问蔺效究竟发生了何事。

听蔺效说邪祟即将屠城,他担忧皇上安危,不肯留在书院里安享庇荫,一力要去宫内将皇上接出。

清虚子恰好到院外接应沁瑶,听了这话,跃到墙头,抬目一望,便见皇宫上空煞气冲天,嗤笑一声,淡淡道:“恐怕来不及了,女煞显然已经奔着皇宫那头去了。”

蔺效和沁瑶闻言,心里皆是一惊,忍不住顺着清虚子的话往皇宫上方看。

蔺效自然不愿背负一个弃君不顾的名声,默然一会,对卢国公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宫中救皇上。”

蒋三郎也拍马而上,“我跟惟谨一起。”

说完,两人点了一部分南衙卫兵及御林军,便欲出发。

因刀剑无眼,蔺效这回无论如何不肯让沁瑶跟着犯险,强令沁瑶留在书院里等消息。

因女宿极可能在宫中,沁瑶如何放心得下,可清虚子一来需得留在书院里固阵,二来不屑于理会皇帝的死活,怎么也不肯跟去。

最后还是缘觉怕蔺效吃亏,召集了一众弟子,手持铜钵,齐声颂咒,护送一众兵卫去往皇宫。

沁瑶这才勉强放了心,在书院里忐忑不安地等消息。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蔺效等人仍未回转。

书院里的人听得外头鬼声呜咽,不知有多少鬼怪在院外徘徊,都吓得不敢出声。

只有刘冰玉静不下来,跟爷娘在一处待了一会,便跑到沁瑶跟前跟她说话。

沁瑶一颗心全悬在蔺效身上,哪有心思听刘冰玉呱噪,刘冰玉拉着她说了一会,见沁瑶不理会她,知趣地闭了嘴。

可再一抬眼,便见阿寒跟在清虚子身后进来了,她早前来得匆忙,人又多,并未看见阿寒,这回骤然看见心上人,脸不自觉一红,眼睁睁看着阿寒走近。

阿寒这时头痛已好了许多,应了师父之说,本欲将沁瑶引到僻静处,师徒三人商量对付女宿的法子。

刚要开口,便见沁瑶旁边立着一个美貌少女,眼睛光光地看着他。

“阿玉妹妹?”他讶道。

刘冰玉只觉得阿寒跟往常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可又说不出具体不同,心里虽有些疑惑,可看见阿寒没来得及跟沁瑶说话,第一个先跟她打招呼,心里美滋滋的,甜甜笑道:“阿寒师兄。”

阿寒脸莫名一热,静静看着刘冰玉,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好一会才道:“谢谢你上回送到观里来的点心。”

刘冰玉见他态度沉肃,说话少了好些憨傻之气,更觉奇怪,怔了一怔,旋即笑道:“你喜欢就好,我还要谢谢你送我吃的三味果呢。”

少女笑靥甜美,阿寒忽然觉得有些刺目,不敢再看,只道:“我需得跟师父和阿瑶商量对付邪煞的法子了,一会若有机会,再来跟你说话。”

沁瑶在一旁看得心潮澎湃,师兄短短几句话,已然有了主事的魄力,心智看上去跟寻常郎君再无不同。

想到师父这些年的不易,她胸膛里莫名有些酸胀。

女宿随时可能杀到书院,师兄妹不敢再延误时机,跟刘冰玉打了招呼,转身离开,准备去跟师父商量法子。

两人刚走两步,刘冰玉忽然又追上来,从袖中取出一包点心,对阿寒道:“不知你吃没吃东西,先拿这些垫垫肚子。”

小纸包一共八块点心,她极偏心地递给阿寒六块,给了沁瑶两块。

沁瑶见刘冰玉如此见色忘友,哭笑不得,佯怒瞪她一眼。

刘冰玉被沁瑶这一眼看得一缩脖子,但递给阿寒点心的手却极稳,打定了主意要将多的点心给阿寒吃。

阿寒微微一笑,接过点心,看着刘冰玉道了声谢。

等到了清虚子旁边,阿寒却悄悄将点心如数给了师父。

清虚子怎肯要,只吃了一块,便强逼着阿寒将剩下的都吃了。

那边瞿子誉看得一清二楚,担心妹妹腹饿,对母亲道:“阿瑶可能没吃东西,阿娘来时可带了吃食?不如给阿瑶送些过去。”

他知道母亲无论何时都不会忘记带干粮这回事,尤其是出来避难,料定她准备了不少东西。

瞿陈氏这才如梦初醒,她注意力全放在书院外此起彼伏的鬼声上,一时倒忘了关照沁瑶,忙令耶律大娘从包袱里取了点心和水囊出来,亲自给沁瑶师徒送去。

谁料沁瑶只吃了一块,便一阵干呕,怎么也吃不下去了。

王应宁和裴敏那边看见,只当沁瑶身子不舒服,忙围拢了来,关切道:“怎么了?可是染了风寒?”

瞿陈氏心里却咯噔一声,细看一番女儿的脸色,将她拉到一旁,正要细问。

忽然院门口传来一阵喧嚷声,众人齐齐抬头一看,就见蔺效背着一人进来了,身后跟了好些宫人,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毫无人色,战战兢兢,似乎受惊不小。

“皇上?”沁瑶一眼看见蔺效背上那人穿着明黄色衣裳,奔上前仔细一看,果是皇上。

王尚书和卢国公等人面色齐变,大步涌到蔺效身边,急于确认是不是皇上。

皇上面色虽然不好,但精神还算不错,见围拢来好些人,强笑着对蔺效道:“好了,十一,放朕下来吧。”

等蔺效放了皇上下来,沁瑶才发现皇上的小腿裸露在外,上面赫然有五条利爪抓过的痕迹,血肉翻飞,好不吓人。

沁瑶一看便知道是厉鬼抓撕所致,心中一惊,莫不是怨灵已闯入皇宫?

王尚书、刘赞、卢国公齐齐跪下,痛斥自己护驾不力,又有好些宫人七手八脚上前安置皇上,场面一时颇为混乱。

沁瑶将蔺效拉至一旁,见他额间全是豆大汗珠,好生心疼,掏出帕子替他拭汗道:“宫里进了怨灵?”

蔺效回头看一眼皇上,道:“我等进皇宫时,宫内已狼藉一片,到处是煞尸,怡妃却不知去向,只有一部分轮值的宫内护卫在拼死维护皇上,因煞尸太多,费了好些功夫才将皇上救出,但皇上已然受伤。”

沁瑶暗暗看一眼皇上的腿伤,以缘觉的法力,又带了那么多弟子同去,若存心想护住皇上,断不至于让他受伤,分明有意放水,想来这些年因着蕙妃母子的事,一直对皇上怀有怨怼。

可他们出来得太急,并未带上化解尸毒的药粉,皇上这毒倘若久久不治,恐怕会有损根本。

但这话她只在心里过了一遍,怎么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宣之于口,见蔺效神色疲惫,知道他已累到极点,忙将阿娘拿过来的点心和水囊递给蔺效道:“你先用些膳食,略休息一会,左右女宿的下落不明,我们干着急也没用。”

蔺效接过沁瑶的水囊,仰脖喝了好几大口,刚要拉着沁瑶到一旁小憩一会,墙头上忽然出现好些士兵,扬声对蔺效道:“世子,太子率领的折冲都尉府已到了前头路口,很快便要赶到书院,事态紧急,可要迎战。”

蔺效神色一凛,沉声道:“做好准备,迎战。”

等他的身影匆匆消失在院门口,不一会,果然听到院外有人高声喝问:“逆贼,交出父皇。”

又有女子声泪俱下在外唤道:“皇上,妾身跟太子前来救驾了,妾身跟太子一片赤子之心,一心要救皇上于水火之中,还请皇上明鉴,万莫被奸人的花言巧语所惑。”

皇上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吴王却挣扎起来,对院外扬声道:“母妃,快救救我!”

身旁一名护卫二话不说拿了块巾帕,将吴王的嘴给堵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2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3星辰变作者:我吃西红柿 4山河表里作者:Priest 5杀破狼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