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6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两人心下都明镜似的, 云隐书院的事太过诡异, 以清虚子的道行, 不会看不出不妥, 可他却在沁瑶面前一个字不透露, 分明存心隐瞒, 哪怕径直去问他, 恐怕也会咬死了不说,断不会透露。

故而要想弄明白那晚究竟发生了何事,恐怕还得从陆女官的尸首入手。

可惜第二日蔺效需得回宫值防, 沁瑶一个人又无法去大理寺安排察看尸首的事宜,只好等蔺效从宫里出来再做计较。

早上刚送了蔺效出府,刘冰玉就派人送了一张帖子过来, 说摘星楼来了一批新首饰, 邀她一同去看看,又说许久未去富春斋去吃饭, 挑完首饰便一道去用膳。

沁瑶一看到富春斋的名字, 便想起师兄, 他那样爱吃富春斋的素菜, 本来早该带师兄去吃上几回, 可惜自从寿槐山回来后,师父时常带着师兄出门, 连见上一面都不易,更别提在一处用膳了。

她刚要提笔给刘冰玉写回信应允, 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要不派人到青云观找师兄,倘若师父在观内,便只送些吃用,倘若师父不在观内,不如将师兄接出来,带着他去富春斋好好吃上一顿。

想到此处,她不免有些心酸,如今铺子已经被蔺效划到了她的名下,师兄无论想吃什么喝什么都自管随意,不必再像往常那样得等上好久才能去上一回了。

这样想着,便派了魏波去青云观,自己则带了采蘋采幽去摘星楼。

到了摘星楼,刘冰玉正跟裴敏王应宁从马车上下来,见了沁瑶,刘冰玉朝裴敏直眨眼:“好了,咱们几个里头最富实的那位来了,唉,希望她一会能手下留情,别把摘星楼给搬空了,好歹给我们留些零碎。”

沁瑶理她都觉得多余,只高高兴兴上前揽了王应宁,要多亲热就有多亲热,要不是王应宁跟哥哥的婚期还未定,恨不能立刻就改口唤嫂子才好。

王应宁虽然素来大方,架不住沁瑶这么火辣辣的目光,脸色微红,含着嗔意道:“好了,别光顾着在外站着,咱们进去罢。”

几个人刚要进摘星楼,忽然马车后绕出一人一骑,马上的人一勒缰绳止住马,含笑看着裴敏。

沁瑶凝目一看,却是许慎明,他身上还穿着御林军的衣裳,似是刚一从宫里出来,便来找裴敏了。

沁瑶不由想起前几日刘冰玉说的话,虽是胡乱说的,却当真没错,可不是蔺效一进宫,许慎明便出来了。

裴敏脸一红,拉了沁瑶等人往内走道:“不用管他,咱们进去吧。”

许慎明却似乎刚看到沁瑶,立即翻身下马,到近前行礼道:“世子妃。”

态度极其恭敬。自从蔺效和沁瑶出手将他从春翘手下救出,他几乎每回见到沁瑶都会如此。

沁瑶笑着还了一礼。

许慎明又看一眼裴敏,低声道:“我就候在外头。”

裴敏眼睛看着旁处,别别扭扭嗯了一声,便拉着刘冰玉进了楼,

许慎明愉悦地笑了笑,留在原地看着裴敏进去,才回身上了马。

店里果然如刘冰玉所说新造了好些首饰,都是些罕见的材料,做得的样式也都别致有趣,满满当当一匣子,摆在几人面前,任她们挑选。

沁瑶于首饰上平平,看了一回,都没有当初见到雪中寻梅簪那般惊艳,最后只挑了一对红翡翠滴珠耳坠,便没兴趣看了,自管拉了王应宁在一旁说悄悄话。

刘冰玉却因及笄在即,兴致颇高,挑来挑去都不满意,只催促店家再从后头拿些首饰来。

店家笑道:“刘小姐想必也知道,咱们店里每回上新首饰,各位娘子及夫人都会第一时间来咱们店里挑拣,不瞒您说,您来得晚了些,好些首饰已然被定了出去,您若是觉得这些不满意,不如下回上新首饰时,您早些来挑拣。”

他们摘星楼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首饰铺子,店家说起话来也比别家店的伙计有底气。

刘冰玉不满地嘟了嘟嘴,明明一得到消息就赶来了店里,怎么就晚了?瞥见店家身后多宝阁里一个小小的黑檀木流水云匣子,眼睛一亮,问道:“那里头是什么首饰?”

店家顺着刘冰玉的目光回身一看,“这件?”他抿着嘴摇头,“这件早已名花有主了,只此一件,您要看可以,但买却不行。”

打开来,却是一对血玉手镯,镯子通体透亮,沁着淡淡的血红,一望而知绝非凡品。

“小的在摘星楼待了二十年了,这样成色的血玉手镯却是头一回得见。”店家小心翼翼地将镯子捧到刘冰玉面前,赞不绝口道,“是咱们长安城一位贵人为了讨他娘子欢心添置的。”

刘冰玉算得识货,自然认出这镯子价值连城,知道阿娘断不会给她买这么贵重的首饰,索性没做指望,看了一回,意兴阑珊地拉了裴敏等人,预备去别的铺子挑首饰。

几人刚一起身,门外进来一行人,都是锦衣华服,被一众仆从前呼后拥。

“夏芫?”刘冰玉和裴敏同时面色一沉,自从经历了卢国公府夏芫暗害沁瑶一事,她们二人便深恶此人,连面上的客套都不屑于维持。

来人正是吴王和夏芫,进来时,吴王正旁若无人地笑着对夏芫说话,神情缱绻,一副恩爱新婚夫妻模样。

看见沁瑶,两人止步,夏芫不等沁瑶说话,便亲昵地打招呼道:“阿瑶,没想到你也来挑首饰。”

又状似无意地往她身后看道:“咦,十一哥没陪你出来?”

吴王笑道:“十一跟弟妹感情甚笃,但凡有空,必然会回府陪伴弟妹,今日未出来,想来是在宫中值防。”

夏芫听了这话,笑容略僵了一瞬,才又恢复原样。

沁瑶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行了礼,刚要出店,夏芫却微笑着对沁瑶道:“阿瑶,咱们难得今日见了,不一道看看首饰再走吗?”

说完就见那店家捧着一个锦匣,笑着迎上来,对吴王和夏芫道:“殿下给王妃订的首饰早已做好了。”

打开看,却是一对绿松石耳坠,做成芙蕖的模样,好看是好看,却比不得那对血玉手镯名贵。

吴王笑了笑,问夏芫道:“喜欢吗?”

夏芫神色一变,像是盒子里的首饰出乎她的意料,滞了一会,才有些勉强地挤出个笑容道:“喜欢。”

出来时,刘冰玉悄声道:“刚才店家拿那对血玉镯子给我看时,我瞧见匣子底下压着张纸条,上面写着吴王府,就知道多半是吴王定的首饰,后来看到他们俩进来,原以为吴王会让店家将血玉镯子取出来送给夏芫,谁知给夏芫的不过一对绿松石耳坠,也不知那对血玉镯子吴王原打算送谁。”

沁瑶听了这话,想起大婚之日吴王对康侧妃带着疼惜的神情和语气,心知这镯子多半是要送给康侧妃的。

裴敏冷笑:“你们没留意夏芫那副神情吗?看到匣子里是绿松石时,脸都垮了下来,活见鬼了似的。你们说,她会不会知道她夫君在摘星楼订了血玉手镯?满心欢喜地来取首饰,谁知却是绿松石。”

王应宁向来灵透,微笑道:“若果真如此,可见夏芫平日没少派人打探吴王的一举一动,长久以往,吴王必然会有所知晓,想来这世间没人会喜欢旁人监视自己,尤其他那样的天之骄子,一旦知道,必然会跟夏芫生出嫌隙。”

刘冰玉幸灾乐祸道:“这是不是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吴王可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倘若知道夏芫背着他搞这些小动作,不知会气成什么样。”

“还能怎么样?”裴敏嗤笑道,“还在新婚,已然在想方设法讨别的女子欢心了,可见夏芫在他心底的分量着实有限,我看过不多久,他们这对恩爱夫妻的面具怕就维持不下去了。”

刘冰玉对对她的胳膊,打趣她道:“你别说别人家的事了,你未来夫君在那边等着你呢。”

几人一看,许慎明果然正负着手在马旁等着,见裴敏出来,上前迎了过来。

裴敏红着脸闭了嘴。

沁瑶几个索性不再管她,把她丢给许慎明,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

到了富春斋,掌柜的早得了消息,气喘吁吁地迎了出来,笑着作揖不说,又亲自引着沁瑶往二楼走。

刘冰玉和王应宁见掌柜待沁瑶格外尊重,待旁人不同,不由心生纳罕。

进了厢房,刚一坐下,阿寒便被魏波给领了进来,见了沁瑶,憨憨一笑道:“阿瑶。”

刘冰玉正饮茶,见到阿寒,险些呛住,忙急急放下茶盅,捂了帕子,将咳嗽硬生生憋了回去。

王应宁不明就里,帮她抚背道:“慢些饮。”

沁瑶迎上前,揽了师兄坐下,问道:“你一个人在观里吗,怎么没跟师父一道出去?”

阿寒摸了摸头道:“师父出门有事,说不方便带我同去,留我在观中料理事物。”

刘冰玉平复了咳嗽,悄悄放下帕子,盯着阿寒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出。

只觉他虽然有些憨气,那五官说不出的耐看,举手投足满是英气,跟她以往见过的世家男子都有不同。

沁瑶见刘冰玉好生忸怩,顾不上细想其中缘故,给两边引着见了礼,便让掌柜的上菜。

刘冰玉有意跟阿寒套近乎,用完膳,磨磨蹭蹭不肯走,见阿寒跟她一样,对桌上美食甚是热衷,忽然想起袖中还放着一小包梅蕊糖,便拿出来,红着脸悄悄递给阿寒。

阿寒素来过目不忘,早前见过刘冰玉几回,知道她是师妹的同窗,毫不客气便接了糖过来,笑道:“谢谢。”

刘冰玉偷偷地抿嘴笑,不动声色地挪着离他更近些,问他道:“你是不是叫阿寒?我叫阿玉。”

阿寒点头:“我是叫阿寒,阿玉妹妹,你跟我师妹是同窗对不对?”

刘冰玉只觉那声阿玉妹妹再好听不过,抬眸看他道:“你救我两回,早该知道我是阿瑶的同窗了。”

又道:“听说你们观里有味点心叫三味果做得极好吃,端午节前后吃了,还能明目驱虫是不是?”

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地聊上了,沁瑶和王应宁在一旁看得面面相觑,饭都忘了吃。

不止她们两个,等清虚子不顾店家的阻拦闯入厢房,恰好看见刘冰玉羞答答地从阿寒手里接过一包皱皱巴巴的三味果,脸色一沉,怒道:“阿寒!”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2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3我的微信连三界作者:狼烟 4我是仙凡作者:百里玺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