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96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至于他——”怡妃鄙夷地一指一旁用悲凉眼神看着女宿的阿寒, “从阿蕙肚子里生下来后, 就被米公公手下的徒弟抱出了府, 我本打算一生下来便将他掐死, 一了百了, 可米公公非得说婴灵会折了攸儿的福分, 只能死在府外。事到如今, 我真真后悔,为何当初要瞻前顾后,好端端留下这么个祸害!倘若当初便掐死这东西, 哪有后头的事。”

“啪——”清脆的一声响,怡妃的脸颊上又添一个巴掌印,皇上将她如破布一般提溜起来, 咬牙切齿道:“难怪当初在你们生产前一个月, 阿蕙身旁的刘嬷嬷无端患了急病,朕怕她将病气过给阿蕙, 不得不将她移到庄子上, 另换了人伺候阿蕙, 如今想来, 那个新换的嬷嬷你早早就备下了, 就为了在阿蕙身边安插人手,在她生产时方便残害她, 是不是?”

怡妃看着皇上,讥讽笑道:“皇上至今仍不明白, 当年不止刘嬷嬷, 蕙侧妃生产前,宫里那位时常给蕙侧妃把脉的吴御医也临时被换成了钟御医。后头那几个从宫里出来到府中伺候蕙侧妃生产的稳婆,更无一不是由先皇身边的宫人所指派,皇上怎么就不细想想其中的缘故,妾身就算再手眼通天,也只能暗中调换府中的下人,却怎么也插手不到先皇身边去——”

“你是说,”皇上一震,好一会,不敢置信道:“你是说,当初父皇竟有意纵容你对付阿蕙?”

怡妃呵呵冷笑,“当时先皇了派了这么多人在府里,日夜守在蕙侧妃身旁,哪怕妾身行事再隐秘,焉能觉察不到当中的不对之处?可在蕙侧妃死后,她们回到宫中,偏偏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你且细想想,若不是先皇一早便有意除去蕙侧妃,怎会如此?恐怕就算妾身不出手对付蕙侧妃,先皇也断不会容忍蕙侧妃活着生下皇子。”

蔺效在一旁听得此话,忽然想起小时曾听母亲说起皇祖父死前曾颁布过一道针对皇上的圣旨,这道圣旨至今想来都觉怪异莫名,只有短短一句话:终身不得立后,亦不得在妃嫔死后追封任何一位妃嫔为后。

他原以为皇祖父是为着当年李天师曾说过蕙妃是祸星的缘故,眼下听怡妃这么一说,会不会皇祖父当年早就知道蕙侧妃是被怡侧妃所害?虽然他有意纵容怡妃杀害蕙妃母子,却也因为此事对怡妃的品性甚为顾忌,然而他老人家当时已然缠绵病榻,而蕙侧妃之死他也曾参与其中,愧疚使然,无法对儿子言明缘故,无端赐死又太过显眼,只得用这样一道遗旨来殚压怡妃。

皇上自然也立时想明白了当中的曲折,怔了半天,忽然惨然一笑,颓丧地放开怡妃,吃力地起了身,跌跌撞撞走到女宿跟前,跪下,红着眼圈看着她道:“阿蕙,当年老五跟我一道去书院,见我倾慕你,起了耍戏之心,明明对你无意,非要说他也看中了你,故意惹我不快。后来这话传到父皇耳里,他只当你是那等水性杨花之人,心生愠意,亲自到书院察看,谁知却被那个李天师发现了书院的不对,还说你极有可能命带煞星,有祸国殃民之虞。父皇因而误认你是妲己褒姒之流,非但不同意我娶你为正妃,更要将你逐出长安——”

沁瑶听得一愣,五皇子不正是德荣公主的哥哥么?听说皇上当年登基后,第一个清算的便是他,后来在流放途中暴毙而亡,连德荣公主一家都获了连坐之罪,被贬谪至蜀地十余年。

原来卢国公夫人说当年有两位皇子看中了蕙侧妃,竟不过是五皇子的一句戏言,可因这一句戏言,引发后来的一连串事件,焉又能说不是冥冥中注定?

“我跪在含元殿苦求父皇,跪了三天三夜,不知为何让李天师动了恻隐之心,他改口说只要日后不立你为正,日后你所生的孩子也不能为嫡,便可无虞。父皇这才松口同意我纳你进府。”

皇上说着,目光不自主落到不远处的阿寒脸上,依稀从他的五官轮廓中辨认出阿蕙的模样,心中剧痛,嗓间已变得极其嘶哑,哽咽得几乎无法再开口,含泪喘息了片刻,这才继续道:“因为老五这一句戏言,宫中有人误认你是朝秦暮楚之人,父皇更是自此将你视为异类,害得我无法兑现承诺娶你为妻,委屈你做了侧妃。你性子刚强,不肯与人共事一夫,本就对我冷淡,为着这件事,更不耐烦跟我待在一处,我知道你心中不痛快,却怎么也不舍得放手。我恨老五言行无状,只顾自己嘴皮子痛快,无端害你背负了这许多本不该背负的名声,因为此事,我存了心思要对付老五。然而没等我登上大宝,帮你洗刷莫须有的罪名,你就已被那毒妇所害,后来这二十年,更是被这毒妇残害得成了邪魔。”

他泪眼模糊地看着女宿,“最让我心寒的是,我今日才知道,原来父皇当初根本没打算久容你于世。阿蕙,事到如今,我才当真后悔,也许我当初根本不该强着你嫁给我,倘若我当初肯放手,你说不定根本不会承受这一切。我一厢情愿将你扯进这些争斗,却没能护住你,说起来,都是我害了你!”

他说着,素来挺拔的脊背彻底佝偻了下来。

清虚子和缘觉从没想过当年还有这样一番曲折,都痴愣在一旁。

女宿静静立在原地,身上的煞气已然被阿寒的指尖血化解到稀薄无比,蜷着的手爪松了开来,眸子也渐渐又白转黑,眼见得愈加清明。

沁瑶在一旁看见,暗暗握了握蔺效的手,因不知女宿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举动,紧张得大气不敢出。

蔺效察觉到沁瑶的动作,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女宿,就见女宿对皇上的话语无动于衷,只僵硬地转过头,看向离她最近的阿寒。

阿寒神情哀戚,眸子早已哭得通红,本来一直默默无声在后头看着女宿的背影,没料到女宿竟会转过头用目光寻他,呆了一瞬,一时倒不知该如何反应,

缘觉和清虚子却又惊又喜,疾走两步,走近细打量女宿,见她扭曲的五官已然恢复原貌,戾气消隐不见,惨白的脸颊上血管纹路忽隐忽现,黑瞳里流光浮动,定定地盯着阿寒,表情竟透着几分迷茫。

两人心中无比酸痛,哑声唤道:“阿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3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作者:猫腻 4奶爸圣骑士作者:沉入太平洋 5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