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58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康平和冯伯玉在宫里用完晚宴才走。

筵散后, 蔺效将沁瑶送回澜王府, 扶她下车, 自己却不进去, 只在门口对她道:“我跟太子约了晚上一道饮酒, 会回得很晚, 你早些歇息, 不必等我。”

跟太子饮酒?沁瑶跟蔺效对视片刻,渐渐明白过来,极有默契地点点头, 将斗篷递予他道:“好,天气愈发冷了,若饮多了, 莫要骑马。”

“知道了。”蔺效将沁瑶眼里的隐忧看得一清二楚, 抬手替她拢了拢鬓发,低声道, “放心。”

沁瑶眉目舒展了些, 不再说话, 转身回府。

蔺效直看着沁瑶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方翻身上马, 带着常嵘等人走了。

————————————————

康平走后,皇上径直去了永寿宫, 刚坐下,正要跟怡妃说道康平昨日大婚一事, 米公公领着太医院院首余若水来了。

行完礼, 米公公忧心忡忡地对皇上道:“皇上,余太医已然给宫里这几位患了嗽疾的女官及宫人看视过了,几人的症状如出一辙,都是咳中带痰,兼夜间喘息,有些痨病的影子,因事关重大,余太医慎重起见,特来向您详述一二。”

“痨病?”皇上和怡妃神色微变,看向余若水,“余太医可看准了?”

余若水不慌不忙一拱手,回禀道:“臣近些时日一直在给几位患病的宫人看病,几人当中,最先起病的是秦女官,黄御医臣给秦女官探过脉后,依照普通的伤风开的方子,谁知秦女官吃了半月,嗽疾非但未减轻,反而添了痰中带血丝的症状,太子殿下见状,忧心如焚,指了臣来接手诊治。臣初一上手,便疑心秦女官患的是痨病,更令臣忧心的是,没过几日,宫中便陆续有四名宫人患上嗽疾,巧的是,这几人都是患病前曾与秦女官密切接触过的宫人。臣便试着给秦女官改开了专治痨病的方子,她连饮两日,症状稍有缓解,臣便越发敢笃定了,皇上,娘娘,秦女官患的是痨病无疑。”

“真是痨病?”怡妃焦急地看向余若水,“余太医,这病可还能治?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余若水未抬头,躬下腰回话道:“秦女官年纪尚轻,又在起病之初,只需按时服药,每日滋补的汤水不断,静养个半年左右,也就无碍了。只是,这痨病能传人,秦女官若要养病,恐怕不宜继续留在宫中,以免传染给宫内诸人,尤其秦女官平日只在永寿宫当差,长此以往,怕有损娘娘的千金贵体。”

皇上和怡妃听了这话,头一个想到的却是太子。

“让她出宫吧。”皇上当机立断道,“回靖海侯府将养半年,等病养好了再说其他。”

挥挥手,令余若水和米公公下去,道:“除了秦女官,另外几名患病的宫人你们也一并做安排,早些移出宫去。”

两人领命,退下,各自去做安排。

怡妃面露为难,在一旁看着皇上,几次欲言又止。

皇上余光看见,淡淡挑眉道:“怎么了?想说什么。”

怡妃秀眉轻蹙,“太子殿下只怕未必会同意阿媛出宫,他眼下正跟阿媛热络着呢。”

皇上哼一声,“他是太子,事关国体,岂能事事由着他的性子来?阿媛患的是旁的病也就罢了,偏偏患的是痨病,丝毫马虎不得,万一传给了他可如何是好?朕主意已定,明日便让秦媛出宫,他若胆敢犯糊涂,朕自会好好申饬他,绝不会纵容他,谅他不至于糊涂到不能体恤朕的苦心。你不必多言。”

怡妃果然不再多话,转而拿了靠枕放到皇上腰后,柔声道:“累了一日了,躺下歇会。”

皇上任由怡妃服侍,歪在榻上,摆弄手中的念珠,沉吟一会,淡淡道:“且让她先将养半年,若到时候能痊愈,太子仍非她不娶也就罢了,不必另选太子妃。若这孩子身子就此坏了,这太子妃的人选恐怕得好好商榷,总不能选个身子不好的孩子给攸儿做妻子,这两情相悦固然重要,长长久久却也少不了,不能只依着攸儿的性子胡来,他年轻糊涂,咱们却不能害他一辈子。”

怡妃忙道:“皇上所言极是!您对太子是一片慈父心肠,对阿媛也已经仁至义尽,就看这孩子有没有福了。”

————————————————————————

秦媛惊天动地地咳了一晌,只觉整个肺叶都差点咳出去,好容易停下来,有气无力地抚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喘息不止。

直到缓过劲了,秦媛坐起身,端了床头的药碗来喝,忽然有人敲了两下窗楞,在外低唤道:“阿媛。”

是太子的声音。

秦媛只略顿了顿,继续面无表情地饮着药,等太子连唤了好几声,方用帕子拭了拭嘴,柔声应道:“攸郎。”

太子听到这怯生生的回应,脸上的愧疚之意更添一层,忙道:“阿媛,我刚才细问了余若水,你这病只要好生将养,断无大碍的,你莫怕,明日回了侯府,只管放心养病,要吃什么用什么,我都会替你一一安排妥当,只要得空,我便会去看你。父皇说了,等你病好了,也该出孝了,到时候便为我们指婚。”

秦媛一边听一边慢条斯理地绞着帕子,听完,仍用帕子捂住嘴,有气无力道:“攸郎,你不必如此费心,我回了府,自会好好照顾自己。”

太子满脸怜惜,“你府中如今连个主事的大人都没有,仆妇们难免少了规矩,我明日送你回府,另派几名得用的宫人伺候你,有他们殚压,你府中的旧仆想来伺候起你来会更尽心尽力,不至于让你受委屈。”

秦媛百无聊赖地挑挑秀眉,伸出一指,轻轻滑过窗纸,情真意切地回道:“那就有劳攸郎费心了。”

太子隔着窗纸,也伸指轻抵上秦媛的手指,温声道:“你和我还何需言谢,我只盼你早些痊愈,早日归来。”

——————————————————————

翌日天不亮便刮起了北风,寒风凛冽,天气阴沉沉的,秦媛收拾妥当,被太子安排的一众宫人伺候着搬出了永寿宫。

虽是因病出宫,但因有太子一路费心抬举,无人胆敢怠慢秦媛,更不敢露出半分怕被痨病传染的嫌怕,全都殷勤伺候,不敢掉以轻心。

到凌霄门时,正好有马车驾到宫门前,秦媛从车舆上扶着婢女的手下来,紧了紧厚厚的狐狸裘靥斗篷,一瞥之下,认出是澜王府的马车,便止步,暗暗看着车帘。

过不一会,下人打起帘子,一位身着雪白锦帽貂裘的丽人下来了,这身貂裘通体杂色也无,名贵是名贵,却也极为挑人,偏偏这丽人生得雪肤花貌,与这貂裘相得益彰,端的是人一合一。

秦媛定睛一看,却是沁瑶。

沁瑶下来,顾不上看秦媛,只笑着回头对采蘋和采幽道:“好热,我就说这天气还穿不着,温姑非得给我披上。”

语气欢快,含着笑意,听在耳里,如被微风吹过的轻铃一般。

秦媛露出笑容,上前走了几步,又怯生生地止步,“世子妃。”

沁瑶回头,见是秦媛,笑意未有稍减,打招呼道:“听说你病了?”

秦媛捂着帕子咳了几声,“都怪我身子不争气,现下不得不回侯府将养,不能再像往常一样伺候怡妃娘娘了。”

沁瑶哦了一声,走近几步,细觑她的脸色一回,“真是可惜,好端端的得了这样的病,回去好生将养,总能好的。”

说话时目光始终未离开秦媛的脸庞,脸上虽含着笑意,却眸光沉沉。

秦媛任沁瑶打量,微笑道:“多谢世子妃挂怀——”话未说完,喉咙一阵发痒,对着沁瑶猛咳一阵,咳到一半,方想起忘了捂帕子,忙又涨红着脸用帕子捂嘴,同时用眼神对沁瑶致歉。

沁瑶看在眼里,忽讥讽地一笑,等她咳完,忽压低声音道:“听说长安城最近有伙贼匪,专门入室劫掠好颜色的小娘子,阿媛你回府之后,务必要管好门户,莫被这些强匪给盯上了。”

秦媛正手抚着胸口平复气息,闻言身子一僵,须臾,又红着脸怯怯道:“世子妃说的太吓人了,只是太子殿下怕我一人在府中太过孤单,早派了好些人在府中照看我,我想那些贼匪就算再胆大包天,也不敢打主意到太子殿下头上的。”

沁瑶故作恍悟地扬扬眉,笑道:“险些忘了太子历来关照你,怎轮得到我等多管闲事。时辰不早了,我还需进宫向怡妃娘娘讨教几桩事,就不打扰妹妹出宫了。”

领着下人进了宫。

秦媛看着沁瑶的背影,目光里渐渐生出几分阴冷,在原地立了好一会,才由着下人搀扶着上了马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2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3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4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作者:踏歌娘 5第六卷 梵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