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53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等拜完堂, 一对新人被喜娘引着入了青庐。

众贵妇早就对这位传闻中貌比潘安的冯驸马好奇万分了, 各自找足了借口守在青庐里, 眼巴巴地盼着一对新人现身。

等新人进来, 众人没顾得上打量新妇, 反倒纷纷将目光头向一身盛装的新郎, 一望之下, 都暗道一声赞,就见这新驸马有着极漂亮的五官,眸子极黑, 恍若幽泉,鼻梁笔直硬挺,薄唇红而润泽, 每一处都精雕细琢。

有几名妇人看得甚至忘了挪开视线, 只在心中或惊或叹,这样一个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美男子, 不怪康平公主心心念念非要嫁给他了。

只是这驸马虽然极力配合喜娘, 跟康平一板一眼地行着该行的礼数, 脸上却看不出新郎官惯有的雀跃或欣喜。

裴敏等人看在眼里, 不免想起上回沁瑶成亲时的情形, 澜王世子虽然也是不苟言笑,可眸子里的喜色却是不容漏看的, 跟冯驸马此刻的毫无波澜简直有天壤之别。

吟却扇诗的时候,冯伯玉倒是对答如流, 满腹文采彰显无遗, 诸女好胜心被高高挑起,有心要好好为难一下这位榜眼出身的驸马,可康平公主自己却不争气,冯伯玉念第四首诗时,便急急放下了纨扇,惟恐冯伯玉半路撂挑子似的,众人先是错愕,随后哄堂大笑。

却了扇,沁瑶因是嫂子,便笑吟吟地给一对新人祷祝,少不了说些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语。

康平听了,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冯伯玉却异常沉默,只垂眸朝着沁瑶的方向道了声谢,始终没抬头看过她一眼。

饮完合卺酒,冯伯玉到前院去陪酒,沁瑶等人留在青庐里陪着康平看了一会伶人奏曲,便到花厅帮着招待女眷。

因惦记着刘冰玉,等宾客都散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沁瑶便王应宁和裴敏道:“咱们去刘寺卿府上去看看阿玉吧。”

又派人给蔺效送话。

三人出来,王应宁和裴敏要去净房,沁瑶便领着采蘋等人在内院门口等着,忽然看见那边远远走来几位年轻郎君,其中一人有些像哥哥,忙让采蘋过去确认。

果然是瞿子誉。

瞿子誉看见沁瑶,对身边人说了几句话,转而朝她走来,“怎么在此处站着?可是要回府了?世子呢?”

沁瑶知道哥哥今日帮着冯伯玉迎亲待客,已然忙了一天了,见哥哥脸上有几分醉意,便道:“我一位同窗生病了,病来得太急,我实在放心不下,打算一会就去看看她。”

瞿子誉怔了怔,忙问:“你哪位同窗生病了?”

沁瑶听哥哥问得关切,暗觉奇怪,嘴里道:“是——”

哥哥的目光却凝在她身后。

她顺着哥哥的视线往后看,刚好看见王应宁和裴敏从门内走出来,她微讶,心里那种微妙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两人走近,裴敏以往在书院门口见过瞿子誉几回,认得他是沁瑶的哥哥,便向他问好:“瞿家哥哥好。”

王应宁只默默行了一礼,并未开口,脸却淡淡染上一层红霞。

瞿子誉早已恢复常态,垂眸回了礼,道:“两位娘子好。”

说话的神态语气跟往常没什么不同,依然是那个谦谦如玉的瞿公子。

沁瑶因多留了份心,暗中在一旁观察哥哥,发现哥哥虽然极力做出云淡风轻的模样,手却微微有些发抖,心中那个早前的猜疑越发成形,若不是王应宁和裴敏在一旁,恨不能立时逼问哥哥一回才好。

那边却又有人走来,唤道:“四妹。”

沁瑶一看,见这人方方正正一张阔脸,面皮黝黑得出奇,五官倒算得端正,举止文雅有礼,正是王应宁的哥哥王以坤。

他是哥哥的挚交好友,那一回窈娘被挖眸子时,曾被文娘诬陷为凶手,后跟哥哥一道入仕,如今同在翰林院共事。

王应宁应了,对王以坤道:“二哥。”

王以坤又向沁瑶问好:“世子妃。”以往叫瞿家妹妹,如今该改称呼了。

沁瑶笑道:“王家哥哥好。”

王以坤又向裴敏致意,礼数周到客气。

沁瑶知道王家家风向来清正,不论王应宁还是王以坤,与人交往时都是进退有度,谦和有礼,最善体谅旁人,全然没有世家大族那种高高在上的距离感。

王以坤寒暄完毕,对王应宁笑道:”四妹,时辰不早了,二哥送你和裴小姐回书院吧。“

王应宁温声道:“我跟阿瑶她们一道去看望刘家妹妹,一会澜王府的马车会送我们回书院,哥哥不必担心。”

王以坤略一迟疑,想起世子妃跟自家妹妹私交甚笃,由澜王府送妹妹回书院,倒也不算麻烦人,便点点头,未多阻拦,又看一眼瞿子誉,“既如此,那我和文远一道送你们去刘寺卿府上吧。”

一行人出来,蔺效却早在门外等着了,因席间饮了不少酒,一双眸子亮得惊人,脸上也有几分薄醉,只因素来自持,这才看着不显。

看见大舅哥,蔺效酒醒了几分,翻身下马,道:“大哥。”

瞿子誉见他对妹妹的事这般上心,连妹妹去探望同窗都随行相送,心情舒畅自不必说。

几人到了刘府,瞿王二人别过。

沁瑶正跟王应宁和裴敏商量着要让下人给刘冰玉送帖子,谁知刘府下人一看见蔺效,便忙不迭地去给刘赞报信。

刘赞今夜本应去驸马府喝喜酒,但刘冰玉病得实在太过离奇,他忧心如焚,着实放心不下,这才未曾赴宴。

听见蔺效来,刘赞立刻带了几位公子迎了出来。

沁瑶等人则由刘夫人引着去了刘冰玉的闺房。

路上,沁瑶细细向刘夫人打听刘冰玉的病情,刘夫人愁眉深锁,含泪道:“我和她阿爷接到消息时,听说阿玉已在书院病了两日了,哪敢耽搁,忙将她接回来,回来几日,她脸色一日比一日差,胃口也不好,整日懒怠饮食,哪还有半分往常那副爱琢磨吃食的模样。问她究竟哪不舒服,她也说不上来,只说没力气,请御医看过几回,都说是染了风寒,开了几剂方子服下,也不见好转,今日索性连床都下不得了。”

沁瑶听得皱眉,又细问刘冰玉白日和晚上可有差别,一路紧赶慢赶到了刘冰玉的院落,刚一进去,便觉迎面便扑来一股阴气,这阴气甚为浓重,连王应宁和裴敏都有所察觉,齐齐打了个寒战。

沁瑶打开天眼,扫了一圈,见院中干干净净,不见邪物,那股阴寒之气是从东边一间厢房内涌出来的。

刘夫人对沁瑶的动作一无所觉,只引了她们往房内走,道:“这两日她晚上总做噩梦,整晚都睡不了多久,这会倒安静,不知可睡下了。”

这话还未说完,房门忽然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了。

这声音来得突兀,在静夜里听得格外悚然,裴敏和王应宁都吃了一惊。

谁知里面忽然慌手慌脚跑出两个大丫鬟,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见了刘夫人,反吓了一跳,哭道:“夫人,小姐她,小姐她的脸色越来越吓人了,房里还总有怪声,莫不会是,中邪了吧!”

刘夫人柳眉倒竖,斥道:“胡说什么?不好好伺候小姐,尽做些怪力乱神之语,没看见来了贵客?速去奉了茶来!”

两个丫鬟战战兢兢应了。

沁瑶看得真切,她二人身后房门内的阴气已浓到极致,站在近旁,只觉遍体生寒。

她不敢再耽误,忙跟在刘夫人身后入内。

穿过外屋,进了内室,刘冰玉早听到动静,正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沁瑶等人看清刘冰玉的脸庞,都吓了一跳。

刘冰玉向来能吃能睡,脸色最是红嫩水润 ,可此时却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颜色,饱满的脸颊瘦得下凹,眼下两坨青得发黑的颜色,比死人也好看不了多少,嘴唇干枯起皮,居然红得发艳,说不出的诡异。

刘冰玉似乎身上担着千钧之力,好半天才从床上坐起,撑开眼皮看向眼前,勉强认出最前面那人是沁瑶,嘴角一撇,软软抬起胳膊道:“阿瑶,我要死了!”

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所幸神智尚且清明。

沁瑶目光落在贴在她脸颊旁的那个三岁左右的孩童脸上,这孩子一双青灰色的细瘦胳膊搭在刘冰玉肩上,正伸出红红的长舌舔拭刘冰玉的脸颊,见沁瑶看她,露出天真无邪的不解回看她,似乎没想到沁瑶竟能见到他。

沁瑶冷笑,竟是只夜啼鬼,而且看样子道行还不浅呢。

刘冰玉的元气已然被他吸走大半,不出七日,定会暴毙而亡。

她戾气陡生,二话不说,飞出一符,喝道:“找死!”

那小鬼咧嘴橐橐低笑了两声,露出满嘴尖牙,直朝沁瑶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3第十九篇 不朽作者:我吃西红柿 4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5无心法师作者:尼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