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33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常嵘匆匆从外面进来, 一进思如斋, 就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

虽是白日, 但正房几扇门都闭得紧紧的, 院子里悄无声息, 一个走动的仆从都没有。

阿娘门神一般稳稳当当站在台阶上, 一看见他, 便下了台阶上前拦住他,悄声道:“找世子有事?听阿娘的话,先去外头转一圈, 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常嵘奇怪地看一眼紧闭的门窗,他倒没什么急事,不过想请示一下明日世子妃回门的具体事宜, 可世子平日从不午憩, 这大白天的,跟世子妃关门在里面做什么呢。

不等他向母亲求证, 房里忽然传来几声暧昧不明的动静, 声音娇娇沥沥, 隐隐还含着几分哭意, 只因关着门窗, 听不大真切。

他脑中轰的一声,脸迅速红了起来, 暗道自己糊涂,世子跟世子妃新婚燕尔, 正是情浓之时, 行起事来少了几分约束不奇怪,倒是自己,半点都不知道顾忌,仍像往常那样莽莽撞撞,若不是刚才母亲拦着,差一点就惹了世子不快。

温姑见儿子大感局促,恨他不开窍,将他拉到一旁道道:“世子成了亲,你跟魏波几个往后不能随随便便进思如斋了,有什么事,一律都得在外院回话。”

常嵘心里明白,何须阿娘嘱咐,估计过不几日,世子便会重新给他们定规矩,有了世子妃,这内院他们确实是不适合再进来了。

沁瑶跟蔺效醒来时,已经日暮西斜。

沁瑶这几日为着大婚一事,着实有些乏累,早上起得早,刚才又被蔺效一番狠折腾,这一觉便睡得昏天黑地。

蔺效先还打算等沁瑶睡了,起身到外院安排明日沁瑶回门一事,后来看着沁瑶睡着了时红扑扑的脸蛋,越看越爱,怎么也舍不得起身,后来竟也跟着睡着了。

这恐怕是他自十岁以来,头一回这样放纵自己。

所幸思如斋的事也传不到父王耳朵里,崔氏如今又被关在大理寺,家里清静得很。

他穿上衣裳,回身看沁瑶,见她用袖子遮着脸,大不好意思,尤其听得温姑在外面说已备好了沐浴的热水,愈发磨磨蹭蹭不肯起来。他不由失笑,将她搂在怀中宽慰了好一会,沁瑶这才肯出去见人。

第二日回门,等蔺效和沁瑶到瞿府时,瞿家人早在门口候着了。

澜王府给瞿府备的回门礼足足三辆马车,光将这些礼物搬进府就费了不少功夫。

等进了府,瞿陈氏拉着女儿回了内院,蔺效则留在前院跟瞿氏父子说话。

瞿子誉早先见沁瑶笑靥明媚,气色极好,蔺效又对她处处体贴,知道她这几日没受着委屈,放了心。

这会见父亲问蔺效洛阳汛灾一事,便在一旁看蔺效如何行事。

见每回父亲说话,蔺效都听得极认真,回答时声音清晰沉稳,态度诚恳恭敬。言语不多,观点却十分中肯犀利,对他愈加生出几分好感。

说起来,瞿子誉对人对事向来宽和容忍,惟独对这妹夫多了几分挑剔,可如今一看,他到底因着先入为主的印象,对蔺效失了几分公允。

吃饭时,一家人坐在一处。

为着今日这顿回门宴,瞿陈氏一大早便开始张罗了,席上满满当当,全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入席后,沁瑶令耶律大娘给蔺效盛了一碗母亲做的乌雌鸡羹,笑着请他尝。

蔺效尝了一口,见瞿陈氏满含笑意地看着自己,眼神里含着几分期待,忙一口气将整碗汤都痛痛快快喝了,用行动表示对沁瑶母亲厨艺的肯定。

瞿陈氏见蔺效一点没有世家公子的架子,更加高兴,又亲自用箸夹了含肚和鱼鲊给蔺效,笑道:“这几道菜都是阿瑶在家爱吃的,阿娘做的虽然比不上宫里那些厨娘,却也着实不差,今日都尝尝。”

一声阿娘说得极自然,显见得已经将蔺效视作自家人了。

蔺效心中一暖,自打母亲死后,“阿娘”这声称呼他便再也没有说出口过,如今听沁瑶母亲在他面前以阿娘自称,他非但不觉反感,反而备觉亲切。

说实在话,瞿家人身上似乎都有那种让人忍不住亲近的特质,阿瑶自不必说,就连她爷娘和哥哥,相处起来都如冬日暖阳那般舒服自在。

这顿饭吃得真比以往任何一回宫宴都来得合胃口。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用完膳,又在一处饮了回茶,说了回话,沁瑶便不得不跟蔺效回澜王府了。

多了这大半日的相处,瞿家人对蔺效的生疏和隔阂消散了不少,放心地送沁瑶出门,殷勤嘱咐了许多。

瞿陈氏心里盼着沁瑶没事能多回家看看爷娘,嘴上却只说往后沁瑶要好生孝顺阿翁,不许在家淘气,跟世子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地过日子。

沁瑶哭笑不得,“阿娘,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为何说我淘气。”

瞿子誉也笑,“在阿娘心里,你可不永远都是小孩子?不过白嘱咐一句,阿娘知道你懂事。”

看一眼蔺效,又对沁瑶道:“世子平日公事忙,你要多体恤体恤他,”

既然妹妹已经嫁给了这人,以往的顾虑自该放到一旁,接下来如何将日子过好才是关键。是以头一件要紧的,便是不该再将蔺效视作外人,免得让他寒心。

沁瑶见哥哥对蔺效的态度显见得热诚了许多,心里高兴上来,忙点头道:“放心吧哥哥。”

蔺效笑了笑,扶着沁瑶上了马车,转身对瞿家人行了一礼道:“阿爷阿娘,大哥,我和阿瑶回府了,你们请回吧,不必相送。”

回澜王府的路上,两人正说话呢,马车路过春阳门。

因时辰尚早,街上热闹得很,满是行人。

天气渐冷,开始有胡人陆陆续续烤了栗子来卖,那香味透过窗帘钻到沁瑶的鼻子里,沁瑶嘴里一阵发馋,掀帘往外瞧了瞧,忍不住转过身。摇了摇蔺效的胳膊道:“我们下去买些烤栗子回去吃吧。”

自从她为了备嫁离开书院,身边少了刘冰玉这吃货的陪伴,已经好些时日没买这些小食来吃了。

蔺效见沁瑶竟为了这等小事跟他撒娇,好笑之余,不忍心拂逆她,只道:“好,我让他们停车。”

等下了车,货摊前排队等着买栗子的已有不少人了。

沁瑶自动自觉排到队伍末端,转头对蔺效道:“每年春阳门这边好些卖烤栗子的,可上回刘冰玉说,西市有位姓段的老头,每年冬天烤出来的栗子才香呢,等下回有空了去买回来尝尝。”

论起吃的功夫,满长安没人能出刘冰玉其右,刘冰玉都说好吃,那就一定是极好吃的。

蔺效一日三餐之外从不吃点心小食,对这些街头巷尾的美食兴趣缺缺,可听沁瑶说得这么有趣,便接话道:“你往后在家想吃什么,若懒怠出来,直管吩咐府里下人去买便是了。”

沁瑶笑着要说话,忽然货摊不远处的仁济药铺出来一位瘦小老头,手上拎着几包东西,鼓鼓囊囊的,看着像是药材。

出来后,那老头四处张望了一回吗,转头看见对面街上烤栗子的货摊,垂涎张望了一会,便朝这边走来。

到了跟前,这老头显然并不怎么懂规矩,也不排队,径直走到货摊前,对那胡人老板指指热气腾腾的栗子,示意要买栗子。

排在队伍前头的是一位虬髯客,面目极是黝黑凶横,身形魁梧得如一座铁塔,见这老头破坏规矩,怒意上来,恶狠狠地用蒲扇般的大掌推他一把,喝道:“滚到一边去。”

沁瑶见两人身形悬殊太大,虬髯客又显见得使出了十足十的力气,原以为这小老头准得被推得翻一个跟头。

谁知虬髯客一推之下,老头如木头桩子似的纹丝不动,反倒震得虬髯客往后一趔趄。

虬髯客吃了一惊,稳住身形,上前又狠推了一把,可老头的双脚如同生了根似的,根本就推不动。

沁瑶和蔺效冷眼看着,只觉这老头内力深不可测,多半不是寻常人,只不知什么来历。

那老头被虬髯客推了两把,虽然没推动,却始终不言不语,见路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再逗留,转身走了,手里始终紧紧握着那几包药材。

老头跟沁瑶擦身而过时,蔺效腰间的赤霄忽然几不可闻地轻吟了一声。

沁瑶一震,跟蔺效迅速地一对眼,哪还顾得上买烤栗子,忙悄悄跟在那老头身后。

那老头一路左顾右盼,见着好吃的好玩的,总忍不住停下瞧瞧,与他的年龄外貌极不相称,却又似乎因顾忌什么,只凑近瞧瞧,不多耽误,便继续前行。

走到一处僻静的窄巷时,那老头速度明显缓了下来,先是回头察看一番左右的动静,见无人注意他,这才快步进到巷中。

巷中有口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出口。

老头径直走到井前,刚要推开井盖,忽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头,你尾巴掉出来了。”

老头眸子里绿光一闪,呲牙便往后咬去,可刚一转身,额上便被人贴上一件东西,随后便再也动弹不得了。

他怒睁着看清来人,这才发现眼前站着两名金玉般的少年男女,似笑非笑,正上下打量他。

那小娘子绕着他慢慢走了一圈,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击掌,笑着对她身旁的年轻郎君道:“哦,我想起来了,这是獐子精。”

那旁若无人的语气,简直将他当作死人,他气得尖嘴都露出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步生莲作者:唐七公子 2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3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4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5回到明朝当王爷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