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70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到了山水楼, 两人刚到楼上, 临旁一间雅座正好有人往外一瞧, 忽笑道:“世子, 三公子!”

说着便起身迎了出来。

蔺效和蒋三郎见是宁远侯家的陈四公子, 算得相识, 不得不止步打招呼。

“难得在此巧遇, 世子,三公子,不与我们同饮几杯么?”陈四惯来会与人打交道, 蔺效和蒋三郎又是长安城里数一数二的贵人,早存了拉拢结交之意。

蔺效和蒋三郎还未说话,雅座又有人出来, 语调愉悦, “十一哥,蒋家三哥。”竟是夏荻。

雅座里头还坐着好些勋贵子弟, 都纷纷笑着起身, 邀二人入内。

蒋三郎无可无不可地笑笑, 由着陈四拉着自己进雅座, 蔺效看见夏荻, 心里隐隐有些不快,可眼见蒋三郎已经进了房, 夏荻又一径拉着自己不放,只好也入了座。

两人坐下, 陈四忙令店家添菜添酒, 孔胖子在旁展开纸扇,故作风雅地扇了扇,觑着蒋三郎道:“三公子,得有小半年没在乐坊酒馆见过你了,前日听说你将府中姬妾一并散了,怎么,三公子是要自此转性,做柳下惠了么。”

蒋三郎眼睛看着手里转动着的酒杯,嘴角虽仍含着笑意,目光却倏的冷淡下来。

陈四见未来妹夫一张嘴便得罪人,心里暗骂他好没眼力价,也不看自己跟对方的交情,蒋三郎这号人物是随便谁都能上赶着打趣的么?活该被对方甩脸子。

又隐隐替妹妹渝淇扼腕,分明容貌才德都不差,偏被父母指给了孔维德这二货。

可终归是自家人,该维护的体面总需维护,忙岔开话题,对蒋三郎和蔺效笑道:“世子,蒋三公子,方才你们二位不在,没听到刘二公子说起最近的长安奇闻呢。”

蔺效知道他们素来喜欢流连花街柳巷,所谓长安奇闻,无非就是谁家青楼妓馆又来了什么新人,哪位官员又有了什么风流韵事,光想想便觉得无趣,当下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蒋三郎也很是意兴阑珊,身子懒洋洋往椅背上一靠,道:“哦?什么奇闻?”

“说是永乐坊新开一家小明波楼,里头一位头牌名唤春翘,生得妖娆多姿,凡见者无不为其神魂颠倒,近段时日在长安声名大噪,刘二公子前日有幸一睹真颜,方才一直赞不绝口呢。”陈四笑道。

刘二公子应和似的点点头,不无遗憾道:“模样端的是世间难觅,身段更是没话说,只不会说中土话,每常说话,无人能懂,当时同去的也有不少江南才子,听了说既不像吴语,也不像淮语,有人猜测,此女许是从东瀛渡来,怕让人知晓身份,偏扮作江南人,我等爱她风流貌美,也懒得细究。”

夏荻大不以为然,嗤笑道:“连中土话都不会说,想来不过皮相生得略好些,就把你们一个个给迷得这般神魂颠倒。亏你们还常自诩欢场高手,也就这点出息?而且自古以来,世间女子各具风情,各花入各眼,你们觉得貌美,兴许别人觉得不过尔尔。”

刘二公子嗟叹:“夏公子你是不知道,每逢此女挂牌接客,小明波楼均座无虚席,人人怀揣万金,眼巴巴地等着做她的入幕之宾。偏这位春翘娘子与其他女子不同,不爱才华和财帛,只爱颜色,每回自行挑选恩客,非俊少者不能得其青眼。我去过几回,砸进去了好几千两银子,喝了一肚子茶水,连春翘娘子的手都没摸着。”

蔺效在旁听了,心中冷笑,这等故弄玄虚的手段,何其无聊浅薄,偏也能引得这些人欲罢不能,将其当作宝贝似的趋之若鹜。

想到此处,甚觉无趣,身子虽还坐在那,思绪却已飘到明日花朝节上,暗想沁瑶不知何时才能出来,自己做的安排她会不会喜欢。可惜他自小将心思放在习武学文上,不常出游行乐,对女儿家的喜好知之甚少,而今对如何哄得沁瑶高兴都毫无头绪。

想着沁瑶戴着那根雪中寻梅簪该是娇美,心中的期待和渴望如同外头酷暑蒸腾下的热浪,一阵阵奔涌而至,怎么也压抑不住。

孔维德摇着肥硕的脑袋道:“噫,无趣,这春翘娘子只爱男子的皮囊,可见其胸襟见识着实有限,难道她不知道这世间才高之人大多生得寻常,而那些形容俊美者往往才疏鄙陋么。”

他挾酸带怨,只顾自己说得痛快,却不知此话一出,将席上蔺蒋夏三人统统贬斥为“才疏鄙陋”之辈了。

陈四简直恨不得跳起来掌掴孔维德一顿,此子但凡张嘴说话,必将同席之人得罪一大半,偏还不知道藏拙,凡事都爱发一番议论,简直气得死人。

所幸蔺效想着心事,恍若未闻,蒋三郎和夏荻全当孔维德放屁,只顾在一处讨论花朝节出门游乐之事,惟有一个刘二公子满脸失落,连叹道:“不知何时才能有幸与春翘娘子春宵一度啊。”

————————————————————————————

清虚子师徒三人到了裴府,随着裴林进得府内。

沁瑶先还有些忐忑,不知一会裴敏认出她来会作何反应,谁知进内只见到一个裴夫人,裴敏许为着避嫌,根本未曾露面。

“想来这位便是清虚子道长了。”裴夫人一见几人进来,脸上的畏惧苦闷似乎就减缓了不少,忙扶着丫鬟的手快步迎上前,行一大礼,“见过道长。”

“夫人莫要多礼,快快请起。”清虚子但凡在外人面前,无不做出一副斯文有礼的模样,很能唬弄人。

他往后堂探询地看一眼,问: “府中的公子和小姐呢,为何不见出来。”

“哦,大郎眼下在督军府任职,还未下衙,小女昨日才从书院回来,我和内子怕她害怕,不曾告诉她这些时日府中的异状。”裴林接话道。

沁瑶暗暗皱眉,裴氏夫妇这般愁云惨雾,裴敏怎会猜不到家中有异。

清虚子不再多话,令阿寒捧了无涯镜出来,从堂前开始,一路细细察看到后花园,期间无涯镜里几次出现波澜,黑雾缭绕,显示裴府中确实有邪气。

到得后院一处,镜中黑雾浓得形成黑色雾珠,溢出镜面,往下缓缓流淌,清虚子见此情景,猛一顿足,抬头往前一看,见是一扇朱红小门,忙问:“这是何处?”

裴氏夫妇道:“乃是府中后门,外面便是三元巷,平日不常使用,只偶尔有下人从此门出去采买些府中杂物。”

清虚子觑着镜中显出的异象,许久才冷笑道:“若贫道未猜错,那邪物每晚都从此门而入,再由此门而出,风雨不误。倒有点意思,甚少见到这般守规矩的邪物。”

话未说完,旁边下人忽道:“大公子。”

沁瑶闻声回头,便见一位青年公子远远走来,容貌与裴敏极为相似,都是眉毛飞扬,鼻梁高挺,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极是神气,只比裴敏少了书卷气,多了武将身上特有的利落飒爽。

裴公子看见清虚子等人,眸子里毫无笑意,阴沉着脸朝几人走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神工作者:任怨 2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3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4地下城玩家作者:蓝白的天 5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