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2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沁瑶从袖中掏出绢帕, 将地下的那几段残肢断尾放入帕中收好。

时辰不早了, 今日想去青云观找师父显然是不成了, 不如等明日师父来府中参加她的及笄礼时, 再将这些东西呈给师父看。

正要跟蔺效一道回马车, 街道尽头忽然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有人朝这边走来了。

沁瑶辨认了一会, 等几人走近,脸上一喜,迎上前道:“师父、师兄!”

来人正是清虚子师徒和缘觉。

沁瑶给师父和缘觉行了礼, 问清虚子:“师父,你们怎么来了?”

清虚子手持拂尘,顾不上理会沁瑶, 目光如电迅速扫了一圈, 这才面带不虞地问沁瑶,“那东西跑了?”

“嗯。”沁瑶有些意外, 难道师父他们一直在追踪那邪物的踪迹?

忙将方才的事一一说了, 又将绢帕里的几截断尾呈给师父看。

清虚子捻起鼠尾看了看, 并不怎么诧异, 像是此前早已有数。

沁瑶看了, 更加疑惑,忍不住开口道:“师父, 您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了?方才那鬼剑士不但能御剑,还能操纵手下的邪物排兵布阵, 不像是寻常鬼物呢。”

那边缘觉早已含蓄而又热络地跟蔺效见过礼, 听得沁瑶这么问,转过头道:“老衲跟你师父追踪那鬼物将近半月,摸到了一些这东西的习性,确实不是寻常鬼物——”

清虚子见沁瑶听得极认真,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知道这鬼物已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忙粗暴地打断缘觉,对沁瑶道:“为师跟方丈已查到些首尾,过不多久,定能将这鬼物收服,不必你跟着掺和。明日你便及笄了,你阿娘想来还有好些事要跟你交代,莫在外头逗留了,让世子早些送你回家。”

一个劲地赶沁瑶回家。

缘觉话说到一半便被清虚子打断,倒也懒得跟他计较,想起前些日子皇上赐婚之事,知道清虚子多半是顾忌到他这小徒弟不日便要嫁人,不愿让她以身涉险呢。

沁瑶好不容易触到了一点这一系列事件的脉络,当然不愿意就此罢休,可她也知道师父这是不想让她为外事分神,一片苦心,不好辜负。

纠结了好一会,她偷偷看向蔺效,正好蔺效也在看她,虽然他始终没有插言,但沁瑶隐约觉得,蔺效似乎也不怎么希望她跟进这件事。

她终于怏怏地放弃,对清虚子道:“好吧,那我回去了。对了,刚才那东西虽然了得,但已被噬魂灼了皮肉,将养需得好些时候,这段时日也许不会再出来作祟,师父你们若要循踪,恐怕需得比平日更费些功夫。”

清虚子跟缘觉迅速对视一眼,若有所思道:“知道了。你且回去吧,早些歇息,明日一早,为师跟你师兄去贺你及笄。”

————————————————————————

翌日,康平早早便起了床,正喜滋滋地坐在妆台前梳妆,雪奴过来道:“殿下,听说今日瞿小姐及笄,不光书院您那些同窗去了不少,就连卢国公夫人也亲自到瞿府道贺,您看您也要随份礼么?”

康平挑拣花钿的东西一顿,抬头在镜中看着雪奴道:“怎么早不告诉我?不但要随礼,我自己也得亲自去一趟。对了,去吩咐妥娘,让她给瞿小姐准备一份及笄礼,务必要拿得出手,一会我带了去瞿府。”

雪奴自小服侍康平,当然知道她所谓的“拿得出手”意味着什么,就算不是价值连城,也绝对是价值不菲,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公主竟然要亲自去观礼。

她想了一会,明白过来,公主之所以这般抬举瞿小姐,多半是为了澜王世子。

那一回,公主从卢国公府出来,径直去找皇上给冯小姐和夏二公子赐婚,谁知皇上不但不允,还毫不留情地将公主申饬了一通。

公主没想到事情根本不像她预想中的那样发展,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当晚便找澜王世子去了,也不知道世子使了什么法子,没过多久,韦国公竟然主动替夏二公子求娶冯初月,皇上这才同意给他们二人赐婚。

她就知道,皇上虽然宠公主,但也不是什么事都能依着她来的,要想达成所愿,还得像世子那样懂得迂回行事才是。

正想着心事,妥娘来了。

康平对妥娘说了自己的打算,让她速速挑一份体面的首饰,妥娘应了。

康平又红着脸问她:“昨日送给冯公子的东西,他可都收了?说了什么没有?”

妥娘眼睛看着地面,极力压着心里的怒意,淡淡道:“冯公子都收了,让奴婢谢谢公主。”

事实上冯公子连看都没看一眼,那两箱上好的衣料和鞋袜,只草草令人抬到屋里了事,应付公事似的,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

哼,不识好歹的东西!她真替公主委屈,但也知道这话可不敢让公主知道,免得又是一场伤心。

说起来,每回公主去冯府找冯公子,冯公子不是借故出去,便是自顾自办公写字。

可怜公主那么个静不下来的性子,就那么眼巴巴地在一旁看着冯公子,怎么也舍不得回宫,一坐便是一个时辰。只要冯公子不咸不淡跟她说上一句话,便能高兴好些时候。也不知那姓冯的有什么好的,不就生了一副好皮囊读过几句书么,怎么就让公主爱的这样。

康平哪知道妥娘这些人的心思,想起冯初月近日茶饭不思,又令人到库房取了好些补品食材,让都送到冯家,这才高高兴兴到瞿府给沁瑶贺及笄礼去了。

——————————————————————————

冯伯玉坐在书房里,一动不动,侧头静静看着窗外。

他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宝蓝色澜袍,半个身子笼罩在秋阳里,手中握着的那管笔,毫端的墨早已有了干涸的迹象,要写的字却迟迟未能写成,整个人沉默得如一尊精心雕刻的塑像。

东厢房传来一阵干呕声,将他的思绪打断,他转头,木然地看向笔下的纸。

其实他没什么东西要写,只是习惯地提笔坐在这里,仿佛只要重复那女子曾经做过的动作,他繁杂的心绪便能得到纾解。

他记得几月前她曾在这张桌上,用笔写下那几名平康坊枉死女子案件中的疑点,她跟他讨论自己的推论,细数案件中的不合理之处,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满是令他惊艳的智慧。

他当然也记得她握笔时认真的神态和鬓边清幽的腊梅香,她离他那样近,不经意间流露的娇态撩拨得他心悸不已。

她走后,他久不能寐,第一回体会到了相思是什么滋味。那个傍晚,如此隽永美好,从此在他心头上烙下再抹不去的烙印。

想到此处,他清浅的眸中浮现一抹痛悔之色,原以为能用细水长流承载的感情,不过一转身的功夫,便已经物是人非。

他搁笔,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对珠花,拿在手中细细摩挲。

这珠花是他走遍长安城的首饰铺子寻得的,他当时一门心思要挑一件花朝节用来表白心意的礼物,走了几家铺子,都没有入眼的,最后到了润玉斋,无意中看到这对兰穗珠花,顿时眼前一亮,想着她若接受了他的心意,这兰穗珠花插在她鬓边,该是何等的明丽娇媚。

可这份早该在花朝节就送出去的礼物,却因命运的捉弄,再也无从送出。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进来一位中年仆人,“公子,小人回来了。刚才阿李说,您要给瞿家送东西,时辰不早了,可要小人快马加鞭送过去?”

冯伯玉嘴里发苦,动作僵硬地将珠花收回怀中,淡淡道:“不必了。”

她即将嫁做人妇,他不得不尚公主,他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将自己对她的这份心思,永远埋葬在心底。

他叹息一声,最后眷恋地看一眼案上的纸笔,轻拂衣袍起了身。

————————————————————————————————————

沁瑶及笄过后没多久,韦国公府迎娶冯初月。

王应宁和刘冰玉都在应邀之列,观礼后来瞿府找沁瑶玩时,说起当日婚礼种种,都说算得周全气派,冯初月不曾像旁人预想地那样受委屈。

想来到底是嫡子娶妻,韦国公两口子不得不为自家做面子。

只是听说当晚夏荻连后院都未回,敬完酒之后便不见人影,韦国公府不敢声张,也没诚心找二公子回来,于是冯初月新婚夜便守了一夜空房。

第二日二公子依然不见踪影,冯初月忍辱负重,独自一人给韦国公两口子敬的酒。这事若搁在别人身上,早寻死觅活了,冯初月却一句抱怨都没有,在德荣公主面前伏低做小,卖尽了好。

德荣公主不喜这儿媳满长安皆知,虽未打骂磋磨,却始终对冯初月不咸不淡的,只不知往后如何。

康平公主倒是待她一如既往的热络,到韦国公府看过冯初月好几回,给足了她体面。

韦国公府的下人见公主和二公子不待见冯初月,背地里都瞧不起冯初月,亏得康平公主撑腰,这才不敢欺到冯初月头上去。

刘冰玉说完,唏嘘道:“我都怀疑冯初月的脸是不是铁皮做的,怎么这么厚实呢?要是我夫君这样对我,我早回娘家了,就算他不休我,我都要休他呢。”

裴敏赞这话痛快,道:“她自己选的路,早该料到有这一日,就算打落了牙齿也只能和血吞,能怨谁呢?”

沁瑶想起冯伯玉,知道他疼妹妹,若知道夏荻这般冷待冯初月,心里恐怕不会好受,不免重重叹气。

————————————————————————————

转眼到了十月。

礼部早已替蔺效纳征下聘,澜王府又送了极地道丰厚的五礼,时人早已不拘于古时的大雁之礼,常用鹅或鸭取代,但澜王府送来的一对大雁却是蔺效亲自打回来的,在一众采纳里中活蹦乱跳,寓意极好。

至于聘礼,更是丰盛得令人叹为观止,送礼当日,引来不少长安人惊羡议论。

大婚前几日,瞿家上下整日忙碌,半刻不得闲,惟恐漏了错了哪处,连瞿子誉都时不时须向翰林院告假半日,以便帮着父母料理一众杂项。

沁瑶是相对来说是最闲的,怕扎破了手不吉利,瞿陈氏早就不让她碰针线了,迎来送往的琐事又嫌失了矜持,坚决不让沁瑶插手。

只让膳房每日熬些滋补汤粥,将沁瑶小猪似的供起来,沁瑶无所事事,成日里吃了睡睡了吃,皮肤养得吹弹可破,身上的肉都多了几两,瞿陈氏见了,不时捏捏沁瑶的脸颊,笑得合不拢嘴。

沁瑶无语望天,幸亏婚期不远,过不几日就能出去放风了,再这么养下去,非得被阿娘养成小猪不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篇 生命涅盘作者:我吃西红柿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3第二十一篇 宇宙尊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4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5第五卷 人有病,天知否?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