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5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当初师父讲解《妖典》时,曾说过人如果被妖邪附身,奇经八脉都会紊乱,意识混沌,身不由己。

这种情况下要想将妖邪逼出来,一是用符施咒,但这种方法只对寻常妖物有效,遇到妖力格外强大的邪灵,除非施符者道行异常高深,否则多半都起不到效力。

还有一种方法——便是攻击对方脑后的天星穴。

天星穴乃手足少阳阴维之会,虽然不主管意识神明,但妖邪附体之人于此穴被击打时,原本意识昏沉的宿主魂魄会骤然苏醒,继而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体内妖邪为这股力量所慑,会有短暂的恍惚,那时候再施出清心咒,多半能成功驱离妖邪。

但此举风险太大,无异于跟邪灵贴身肉搏,不仅对道士的身手要求极高,而且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稍有差池,便会遭到邪灵的疯狂反扑。

但这已经是沁瑶目前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情势紧急,根本不容她再反复斟酌。

赌一把!

眼见得阿妙因之前俯冲之势太急,此时后背露出了一大片破绽,沁瑶看得真切,迅疾地击向她脑后的天星穴。

阿妙一个趔趄,跌落在地,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时体内红光忽明忽灭,隐隐有分离之势。

沁瑶大喜过望,不容她喘息,一个箭步将清心符贴到她身后。

阿妙痛苦地低呼一声,红光倏然飞出,流星般奔向院中其他人。

沁瑶急追两步,脑中白光一闪,她忙欲施出噬魂,然而终究晚了一步,不过一瞬,那红光便没入那名管事嬷嬷体内。

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一着!它既可以附身在阿妙体内,自然也可以附身到其他人体内!

沁瑶懊恼不已,眼睛盯着管事嬷嬷,口中喝道:“院中其他人等,速速离开院子。”

方才的情形众人早已看得一清二楚,惊愕过后,恐惧渐次蔓延开来。

先是阿妙,再是管事嬷嬷,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倒霉鬼。

所有人都拔腿往院门奔去,混乱中几个丫鬟推搡着撞在一处,重重地摔倒在地,没功夫哭,继续爬起来没命地往前跑。

跑在最前面的是卢国公夫人,她面色威严,紧紧拽住蒋三郎,跑得虎虎生风。

蒋三郎不住回头看向静卧在地的阿妙,挣扎着喊道:“阿妙——母亲,让我去找阿妙!”

“啪——”卢国公夫人停下脚步,狠狠给了儿子一个巴掌:“混帐东西!我真是白生了你这个儿子!”

不等他说话,继续拽着他往前跑。

院中转眼便只剩下三人一怪。

蔺效缓缓走近,拔出宝剑护在沁瑶身前,低声道:“我跟你一起对付它。”

他没有回头,声音一如往昔的清澈淡定,挡在沁瑶身前,昂然如山,无端让人心安。

沁瑶轻轻松了口气,无论什么时候,有人陪伴总归是好的,尤其这个人看上去还…那么可靠。

管事嬷嬷怨毒地看着两人,一挥爪,迅速往蔺效扑来。

蔺效冷冷看着它逼近,宝剑蓄势待发,他不是道家中人,没有那么多的道义束缚,只等怪物奔到身前,便会毫不犹豫地刺中它的要害。

管事嬷嬷越奔越近,眼看着离蔺效只差半丈,却猛然一转身,飞速朝院外纵去。

原来它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

蔺效机变极快,立即提剑急追,沁瑶也忙紧随其后。

管事嬷嬷行动速度超乎常人,只几个起落,便跃到了院外。

只听一阵喧嚷,有人怒喝:“邪物!有本事你冲着我来!”

是卢国公夫人的声音!

蔺效和沁瑶猛地收住步子,抬目一望,就见管事嬷嬷竟抓住了蒋三郎,凌空而起,直往府外飞去。

“不好,那妖物要逃!”沁瑶情急之下,发足狂奔起来。

蔺效轻功比沁瑶要好,追至院外,轻轻一跃,立于院墙之上,右手抬剑,瞄准管事嬷嬷,便欲用剑掷向她的后背。

恰在此时,半空中响起一阵疾风,一根缰绳般的物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了管事嬷嬷的脖子,猛一收紧,将其从半空中拽落。

“妖狐,还想往哪逃?”

两名道士模样的人稳稳当当落在地上,凛然看向重重跌到地上,犹在他们脚边极力挣扎的管事嬷嬷。

“师父!大师兄!”沁瑶又惊又喜,拔足往清虚子方向奔去。

”阿瑶!“阿寒欣喜地对沁瑶挥手。

清虚子手上还拽着缰绳,等沁瑶跑到身前,先给她一个爆栗,斥道:“你这混账,偷了为师的无涯镜,却不知道如何使唤,为师这些年都白教你了!“

他面容比去洛阳前清减了些,肤色也略微黝黑,但气色却是极好。

沁瑶笑嘻嘻地任清虚子数落,挽着他的胳膊道:”师傅说得极是!徒儿惭愧,徒儿受教。“心里大大地有了底气,眉梢眼角满是欢喜。

蔺效将她的神情变化一一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地打量起清虚子和阿寒来。

管事嬷嬷目呲欲裂,破口大骂:“助纣为虐的老贼道!当年若不是你,我怎会被压在无为山下十年,好不容易我解了封印前来报仇,如今你还要坏我的事吗?”

清虚子二话不说,猛地收紧缰绳,那缰绳颜色淡黄,看上去与寻常缰绳没有什么区别,此时却在管事嬷嬷的脖子上发出炽目的杏色光茫。

管事嬷嬷拼命挣扎,鼻翼翕动,黑色瞳仁诡异地越缩越小,渐次只能看到针尖大的一个黑点,再过一会,身子猛一抽搐,飞出一团红色光芒。

那红光移动速度已经远不及之前那般迅疾了,阿寒不等清虚子吩咐,抱着一个面口袋似的物事猛地向前一扑,将那团红光轻轻巧巧给拢住。

清虚子这时俯身将缰绳从管事嬷嬷脖子上小心拿开,沁瑶探头一望,发现她脖子上一点勒痕也没留下。

清虚子将缰绳递给阿寒,令他将面粉口袋结结实实地捆好,又亲自剥开袋子,里头便露出一个毛茸茸的狐狸头。

那狐狸一身皮毛如烈焰般火红,颜色极为罕见华美。

它瞪着一双黑沉沉的眼睛望着清虚子,一开口,毛茸茸的嘴竟说起了人话:“贼道,你这般是非不分,终有一天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说这话时语气满是怨愤,眼中幽光闪闪。

清虚子嗤笑:“降妖除魔是我的职责,你害人,我收你,你技不如人,认罪伏法,还有什么好啰嗦的?而且天道昭彰,报应不爽,在你堕入魔道时,此刻的命运便早已注定了。”

“报应?”狐狸声音陡然拔高,“若真有报应,蒋衡仲当年为了谄媚皇帝,屠杀了我一众子孙,为何没遭到报应?皇帝将我子孙的皮肉剥下,制成大氅披于身上,为何没遭到报应?你收了国公府的银钱,不分青红皂白将我镇于无为山下,又为何没遭到报应?”

它咬牙切齿,眼中几乎能沁出血来。

清虚子刀枪不入,皮厚得很,闻言冷冷道:“国公爷狩猎时将捕获的猎物献给君主,那是他作为臣子的本分。皇上龙体贵重,用上好的皮毛御寒也是理所当然。我身为道家中人,替人消侫除灾又何错之有?”

“强词夺理!你简直强词夺理!”狐狸气得浑身发抖,头顶上烈焰般的毛发根根竖起。

“十年前你用邪术害得国公爷摔断一腿,让他从此再不能上战场,我收服你后,你本该在无为山下潜心向道,好好反省,谁知你竟再次出来为害人间。先是蒋三郎,接下来很快便要轮到国公府其他公子了吧?难不成你也想让国公爷尝尝丧子之痛?”

狐狸冷笑:“没错!我要让他复制我当年的悲剧,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个接一个地死在他眼前,白发人送黑发人,晚景凄凉,肝肠寸断!“

沁瑶恍然,怪不得蒋三郎中蛊之后那般形容憔悴,按理说巫后绝不会让蛊毒伤害意中人,比如牡丹阁那位被宝笙施蛊的林四公子,身子不就好好的么?原来都是这狐妖搞的鬼。

“若不是你来坏我的好事,只有三天,蒋三郎便能一命呜呼了。”狐狸遗憾得不能再遗憾。

“既然你的计划只进行到第一步,今日为何又要出手对付国公爷,最终打草惊蛇呢?”

狐狸仰头看向幽暗的夜空,目光深远:“今日是我儿孙的忌日,十年前的今日,蒋仲衡捕杀了我的儿孙,如今我儿孙的魂魄早已无处寻觅,他蒋仲衡却儿孙满堂,恣意地享着天伦之乐,这是什么道理?“

它仰头大笑,笑声中满是凄苦:“他不是名震朝堂的大英雄吗?我偏要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让他在儿孙面前颜面扫地!我要让长安城中的人只要一提起他,便觉得他是个天大的笑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2第七篇 宇宙中崛起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一卷:大逆作者:无罪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5杀破狼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