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30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蔺效到了宫门口, 远远便看见一个穿着道袍的娇小身影站在汉白玉栏杆前。

蔺效忙放缓步子, 不动声色地调匀气息。这是她第一次来找他, 他有些意外, 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欣喜, 虽然极力掩饰, 脸上到底露出了些痕迹。

城门守卫见蔺效满面春风地走过, 不由奇怪地互相对了个眼,这位蔺统领可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这一笑真是如冰雪融化, 好看虽好看,却也着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沁瑶正负着手好奇地打量肃穆的守卫和巍峨的宫墙,见蔺效出来了, 忙迎上去道:“世子。”

蔺效快速地打量她一番, 见她仍是那身青灰色的道袍,乌黑的发束在发顶, 露出一截雪白秀气的脖颈, 标致是无疑的, 更难得的是这份清洁爽利, 只可惜脸色依然白皙有余, 红润不足。

自从第一回见她,蔺效就猜测她是不是有先天不足之症, 可惜一直未找到机会问她,他隐约觉得这可能跟她做了道士脱不了关系。

两人走近, 蔺效问:“阿瑶, 可是有什么事?”

沁瑶认真地给蔺效行了一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叨扰世子了,不过世子可还记得那日在东来居坐在你身旁给你敬酒的那位小娘子?”

蔺效先是一愣,随即有些不自在,原来她果真看见了,太子和七哥每逢饮酒便少不了美人作陪,那日自然也不例外,他当时隐约在门外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本以为是错觉,不曾想竟真的是她。

他不免有些懊恼,她会不会因此将他视作轻浮孟浪之人?

静默了一会,他道:“记得当时有这么个人,但不曾太过留心。”

这是实话。他素来不喜好调弄风月,对这些莺莺燕燕兴趣缺缺,怎会特别留意一个陪酒的侍妾?

“噢。”沁瑶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情,“那女子昨日死在平康坊了,她养母一口咬定我哥哥的同窗是凶手,如今那位大哥已被关到大理寺狱了。”

蔺效一怔:“竟有这等事?”

沁瑶点头:“奇怪的是那女子死时被挖去双目,却没有丝毫怨气,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古怪。”她抬头看看蔺效,斟酌了一会,迟疑道,“能不能请世子帮个忙,带我和师父去察看那女子的尸首。”

她不惯于开口求人,说话时语气不自觉软了三分。

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更何况这是她一回找他帮忙,蔺效立即点头道:“你们什么时候去察看,我自去安排。”

沁瑶错愕,连眉毛都不曾皱一下,就这么痛快地答应了?

她难掩激动,连连道谢:“多谢世子,那就有劳世子了。”

蔺效并不太想从她口里听到“谢谢”这两个字,静默了好一会,才又开口道:“我这就着人去安排,等安排妥当了,便领你们前去,你在何处等消息?”

“我这就回青云观接师父,约莫一个时辰可回到城内,到时候径直到大理寺狱外等世子的消息。”

——————————————————————

王以坤却并非被关在大理寺狱,而是暂时在御史台收监。

他现今是会元及第,天子门生,只要一日不定罪,便不能与寻常罪犯关在一处。

王家世代为官,满门清贵,王父现任户部尚书,是朝中举重若轻的肱股之臣,瞿子誉和冯伯玉前去王府送信后,他虽然惊怒交加,却也不能即刻命人将儿子堂而皇之开释出来,以免落人口实。

想来想去,还是辗转令人将儿子收在御史台,好吃好喝地照料着。

那妇人铁嘴钢牙,咬定了是王以坤杀了她的养女,由于本朝推崇“罪从供定”,即便她拿不出更多的证据,御史们也只好依照流程来升堂审案。

先是疑犯自辩。

王以坤一路顺风顺水长大,头一回遇到这等百口莫辩的事,不过一个晚上,方正憨厚的脸庞便憔悴了不少。

他回忆道:“昨日我与朝昭馆的一众同窗出去饮酒,路过一家叫蔚然居的酒楼,进店点好酒菜后,我起身去如厕。谁知那酒楼看着虽宽敞,净房却设在二楼,如厕后,我在走廊上遇到老板娘,她只说要带我回雅座,引着我便往一间紧闭的房间内走。当时天色已有些昏黑,二楼却未点灯,我还未得及辨清方向,便被老板娘莫名其妙推到房内,还反锁了门。我忙敲门呼救,过了好些时候,门终于开了,老板娘却带着好些伙计将我堵在房内,直嚷着说我杀了人。我这才发现房中地上躺着一名女子。”

他满是愤懑地抬头:“中丞大人,我与那女子素昧平生,连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好端端地为何要谋害她?分明是那老板娘害人在先,存心嫁祸于我!”

他父亲王卫廷坐在帘后听完,差点没被儿子气个半死,枉儿子读了这么多年的书,竟连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如此轻巧便被一名市井妇人给算计了。

接下来便是瞿子誉和冯伯玉上堂作证,两人都是万里挑一的清朗俊逸,说起话来又都口齿清晰,不过几句话便将当日情形重现,证明王以坤跟他们一同到的酒楼,连作案时间都没有,何来杀人一说?

老板娘文娘的说法却与他们截然相反:“王公子早与我们窈娘相识,因垂涎窈娘的美色,曾多次纠缠于她,窈娘敢怒不敢言,每回遇到王公子,都是能避则避,实在躲不过去了,才耐着性子敷衍他两句。那日窈娘早起就觉得身子不太爽利,天色尚早,一时也懒怠回后院,只在楼上休息。到了傍晚,王公子带了几位朋友前来喝酒,听说窈娘在二楼,便借故如厕去找她,我无意中听到房内传来纠缠声,畏于王公子的淫威,只得巴巴地守在门外,后来听声音实在不对劲了,怕窈娘出事,我才壮着胆子带人踹开了门,谁知一进门却看见…”她说着,眼圈一红,抽抽搭搭哭了起来,“看见我的窈娘躺在地上,已经气息全无。各位大人,窈娘自小在我跟前长大,打小便乖巧懂事,如今又出落得花儿似的,还未嫁人,却死得这般凄惨,你们一定要替她申冤呐!”

王以坤嘴张得大大的,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他一时都忘了愤怒,噎了好半天。才气得直发抖地指着文娘道:“你..你…你怎可…”

文娘并不看王以坤,只用帕子捂着眼睛,夸张地耸动着肩膀啜泣。

瞿子誉和冯伯玉在一旁听了,都纳闷地看向文娘,如此漏洞百出的一套说辞,但凡稍加勘探一下现场,便会立即识破她的谎话,她总不至于蠢笨如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帘后的王卫廷却又比冯瞿二人想得更深一层,他浸淫官场多年,盟友虽多,暗处的敌人也不少,这么明显的栽赃诬陷,这么浅白的陷阱,对方所图为何?难不成不是为了陷害儿子,实则是奔着他来的?这样想着,脸色又阴了几分。

这时一名老态龙钟的妇人进堂,轻车熟路地给御史中丞行了个礼,垂首道:“老身已查验清楚,窈娘仍是处子之身。”

瞿子誉和冯伯玉等人未经人事,听得此话,都有些不自在,那文娘却仿佛极为震惊,猛的抬头,失声道:“不可能!”说完才惊觉失言,忙又捂着嘴低下头去。

老妇人并不理会,兀自等着中丞大人回话。

御史中丞点点头,令老妇人下去。

又招了仵作进堂,问:“既已验完了尸,那女子因何而死?”

仵作道:“回大人的话,是被人扼住喉咙窒息而死。”

“尸身上可还有别处的伤口?”

“有。”仵作迟疑了一下,“尸首的双目曾于死前被人挖去。”

这话一出,满堂皆惊,众人本以为窈娘的双目是死后被人挖走的,没想到竟是死前生生挖去!何等残暴血腥,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文娘闻言又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你可有依据?”御史台讶异地问仵作。

“小人以往曾验过死后被挖去双目的尸首。若是死后被挖双目,因尸首内血流凝滞,挖目时不会有太多血液流失,尸身面首通常较干净。而昨日送来的尸首虽已被人刻意地擦洗过面部,但鬓发上满是已经干涸的血迹,面色又异常枯槁,显然是死前曾大量出血,故而小人判断是死前被人挖去双目。”

御史中丞抚了抚须,又问当日去现场验尸的府吏:“你们去蔚然居察看尸首时,尸首身旁可有大量的血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九篇 不朽作者:我吃西红柿 2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3朱雀记作者:猫腻 4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5全职法师作者: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