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79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漩涡深处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 拽着蔺效和沁瑶一径沉沉下坠。

愈往下走, 水底的寒气愈盛, 到最后, 水温已到了阴寒刺骨的地步, 沁瑶几次错以为自己正置身于隆冬时节的冰水中, 饶是她有内功护体, 也忍不住打起了寒战。

所幸漩涡底下并不很深,下沉了一会,两人脚底同时触到一块坚硬的石壁, 用足尖轻点着石面试探了一会,确认是河底石床,便落于其上, 站稳脚跟。

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耳畔只有清泠泠的水声,师父和阿寒不知去了何处, 沁瑶屏着息四处摸索一番, 正琢磨用什么法子去找寻师父, 蔺效忽拉了拉她的手, 示意她往前看。

沁瑶抬头, 就见不远处忽亮起一盏圆月似的幽光,光线虽柔和, 依然将水底照得明亮不少,“圆月”下方两个黑乎乎的身影, 静静站着不动, 仿佛在候着什么人。

沁瑶先疑惑了一会,随后恍悟过来,不是师父的无涯镜么,忙拉着蔺效往前,到了近前,借无涯镜的光亮一看,果是清虚子和阿寒。

清虚子见沁瑶和蔺效过来了,想说些什么,顾忌着在水里,张不了嘴,只好从怀里掏出一个玉葫芦,倒出几粒药丸,令沁瑶和蔺效服下。

沁瑶一闻到药丸的味道便知道是定神丹,算是丹丸中的极品,有水中延息、辟邪护阳之效,师父炼制时费了许多好多珍稀药材,整个青云观统共只有一瓶,平日里珍之重之,总舍不得服用,今日想必是忌讳河底的邪物,这才拿了出来。

见师父不忘给蔺效一粒,沁瑶心里饮了蜜似的,泛起一丝淡淡的甜。

蔺效接过药丸,二话不说服下,清虚子见蔺效如此痛快,脸色更好看了些,好东西不怕给人,就怕受的人不识好歹,一味疑神疑鬼,看了就让人光火。

下水已有些时候,即便有定神丹护体,仍有气息耗尽之虑,四人不敢再耽搁,忙重新顺着无涯镜的指引往前走。

亏得河床虽宽,却并不狭长,走不多久前方便出现了一道石壁,这石壁足有一丈多高,突兀地矗立在水中,怎么看怎么像一块水下石碑。

这石壁处处透着古怪,几人都忍不住近前细看,这才发现石壁上密密麻麻全是梵文,清虚子等人乃道家中人,对佛家的咒语了解得并不透彻,但也隐约辨认出石壁上的梵文似乎是为了镇邪之用。

清虚子等人背上都是一凉,看这石壁十分沧桑古旧,显然已有些年头,壁上文字更是一笔一刻,全用人力雕刻而成,也不知这石壁后到底是什么邪物,竟让设阵之人如此费心思。

沁瑶摸索着绕着石壁走了半圈,突然被脚下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见是一串佛珠,俯身捡了在手,借着无涯镜的光亮细细打亮,这才发现佛珠是灰白色,形状并不规整,不像寻常佛珠,倒有有几分像舍利子。

沁瑶看不出究竟,转身呈给师父,清虚子接过一看,面色微变,低头四处找寻一番,果然又在转角处发现一卷用金叶做成的佛经。

沁瑶在一旁大惑不解,这几样看来都是佛家至宝,多半是阵法中的关键法器,本该各居其位,却不知为何散乱了一地。

清虚子却再耐不住,重新快步绕回石壁,用一双厉目缓缓扫视,扫到石壁下方时,果见一道裂开的石纹,从左到右,将石壁上的梵文一劈为二。

清虚子面色泛起一阵青灰之气,看着那处裂纹久不言语,原来这阵法竟早已破了,难怪周围一片死气沉沉,半点灵力都感觉不到,只是不知是人力所为,还是另有蹊跷。

蔺效正绕璧而行,走至石壁后方时,赤霄忽嗡嗡大震,几乎欲要脱鞘而出,沁瑶听到动静,忙奔到蔺效身旁,两人四下里查看一番,这才发现石壁后方不远处竟有一个洞穴,洞口周围一片狼藉,像是被什么怪力从里头给轰开。

蔺效走至洞旁时,赤霄更是如临大敌一般,生生从剑鞘中移动出了半寸。

沁瑶跟蔺效迅速对视一眼,赤霄这般狂躁不安,极为少有,也不知这洞穴中究竟藏着何物。

沁瑶心里更是头一回生出几分犹豫,一行人若贸贸然下到洞中,恐怕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清虚子却不容她多想,拿着无涯镜察看了许久,脸色见缓,仿佛重新找回不少底气。少顷,将腰间草绳解下,拿在手中,率先下到洞中去了。

沁瑶等人不再踌躇,也忙跟上。

洞口虽小,底下倒还算得宽敞,而且水流全都不知去了何处,洞内十分干燥,犹如回到岸上。

几人举镜一望,这才发现这底下虽到处结满蛛丝,东西也已破陋不堪,但仍看得出是个布置得颇为讲究的小宫殿,依稀可见当初雕梁画栋的痕迹,只可惜年代仿佛太过古旧,殿中许多器皿已辨认不出。

沁瑶等人心中的怪异感愈发浓厚,谁也想不到仓恒河下竟有一处底下宫殿,只不知是哪年哪月何人挖建。

走不几步,前面出现一处殿门,似乎里头还有内室。

正凝神打量四周,忽听内室中传来异响,一阵长长指甲划过墙茔的声音。

众人心里突突一跳,防备地看着内殿,等了许久,内殿始终一片死寂,不见出来什么邪物。

清虚子耐心耗尽,一抖草绳,沉着脸缓缓前行,刚到内殿门口,忽来袭面而来一阵腥浓至极的阴风,一个黑影直朝他扑来。

清虚子侧身一避,随手甩出手中草绳,只听那东西发出一声狼嚎般的怪叫,清虚子不容它闪避,忙又扯住缰绳将那东西狠狠地往前一拽,便听“砰”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重重摔倒。

沁瑶等人拔腿跑到清虚子身后,因周围已无水流,阿寒便掏出火折子点上,就见师父手中牢牢捆住一个青面獠牙的僵尸,那东西双手直直朝天,仍不断扑棱着,试图用利爪袭击清虚子。

可这僵尸似乎灵力颇低,清虚子不过气定神闲地将手中草绳缓缓一收紧,很快便定在原地,再也不动了。

“城里的僵尸果然是从这里出去的!”沁瑶蹲下身仔细打量一番那具迅速化为一滩脓水的僵尸,肯定地道,“上回我在玉泉里见到的邪物就是这种东西,只不知就是这一只,还是它的同伙。”

清虚子收回缰绳,摇摇头道:“方才下洞之前,我见洞内虽然阴气极盛,但无涯镜里流动的煞气却很低微,显见得洞内那巨煞此刻不在洞中,这才放心下到洞中来的。眼下这僵尸一除,洞内可是一个’活’的邪物都没了。”

可蔺效腰间的赤霄却鸣得比方才还要狂躁,声势颇足,生生从剑鞘中移出了一半有余。

清虚子知道赤霄乃当年剑神用自身血肉铸就,极为灵验,断不会无故报警,不由狐疑地看一眼阿寒手中的无涯镜,莫不是方才遭了水,镜子的灵性就此打折,连邪物都辨认不出了?

这时蔺效和沁瑶已依着赤霄的指示往内殿深处走了,阿寒也忙举着火折子跟上。一路只见地上堆了许多箱笼,里头堆着些早已烂透的衣裳布料,还有些灰扑扑的青铜器皿,轮廓小巧,像是日常所用之物,相比外殿那些大块头器皿,显见得精细许多。

沁瑶和蔺效颇觉奇怪,怎么这地方越看越像一个墓室?

走了几步,前面出现一个拐角,连着一条走廊,通向另一个房间。

几人刚一转弯,抬目一看,同时怔住,只见走廊尽头一处用汉白玉砖砌就的一个高高的玉台,玉台顶上点着一盏长明灯,火苗摇曳,幽幽照亮底下两具巨大的漆黑棺材,其中一具棺材的棺盖已打开大半,另一具倒是盖得严丝密缝。

还未等他们回过神,蔺效腰间的赤霄终于长鸣一声,脱鞘而出,如同箭矢般直朝玉台而去。

赤霄去势极快,飞到其中一处棺材处,“扑”的一声,竟生生没入棺木中,钉在其上,剑身颤动,犹自嗡嗡作响。

蔺效等人齐齐怔住。清虚子听到异动,赶到拐角处,见此情形,也是面色一变。

所有人心底都生出一阵恶寒,看赤霄的反应,棺中之物果真邪门得厉害,恐怕比上回的罗刹有过之而无不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2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3无心法师作者:尼罗 4机动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5龙族3 黑月之潮(中)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