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1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蔺效见蒋三郎油盐不进,一时也拿他无法,今日上任第一日,他还得去宫里听皇伯父的教诲,只得暂且把话按下。

进了宫,还未早朝,皇上果然在大明宫等他。

皇上今年四十有五,因操劳政务,鬓角已有些斑白,眼神却还一如往昔的明亮锐利。

“惟谨。”见蔺效进来,他露出慈爱的笑容,亲切地唤蔺效的表字,他那个六弟,给长子取名“效”还不够,连前年给蔺效取表字时都取个小心翼翼的“惟谨”,生恐引起他的忌惮似的。

他当初骤然听到这个名字,简直是哭笑不得,所幸蔺效不像他父亲那般一味避世,小小年纪便崭露头角,学问人才样样出众,深得他的喜爱。

“皇伯父早。”蔺效行礼。依照规矩他该称皇上,但皇伯父不允,说显得太生分,是以他私下仍唤皇伯父。

皇上点头,若有所思道:“惟谨啊,自上月你出长安秘办王兴邦一案,朕这几日便总梦到蕙妃。”他说着,脸色有些黯然,“你也知道王兴邦是蕙妃的胞兄,朕这些年总觉得亏欠蕙妃,故而才百般照拂王家。这回朕秘密派你前去淮阳部署,也是希望你能在御史弹劾王兴邦之前帮他铺陈铺陈,让他不至于沦为阶下囚。”

他顿了顿,欣慰地看向蔺效,“你做的很好!”

“侄儿只知道依照皇伯父的嘱咐行事,不敢妄自居功。”蔺效回道。王兴邦这些年仗着皇上的纵容,在淮阳大兴土木,贪腐无度,朝中早已有人欲弹劾他,这回若不是皇上命他提前知会,王家此刻恐怕早已遭遇灭顶之灾了。

皇上既要保王家,又要保得堂堂正正,不落人口实,这便是帝王之术。

皇上复又叹息:“当年朕与蕙妃是在云隐书院认识的,这些时日朕总梦到当年在云隐书院的点点滴滴,朕琢磨着,是不是蕙妃也想回云隐书院看看,故而才冥冥中托付朕,让朕重开云隐书院呢。”

蔺效暗暗皱眉,皇伯父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云隐书院当年出事后,已封禁了二十年,若要重开,少不得又得大费周章,更何况朝臣本就不赞成开什么女子书院,皇伯父执意重开的话,势必会造成轩然大波。

“侄儿年轻,当年云隐书院鼎盛时,侄儿还未出生,恐怕给不了皇伯父建议。”他无奈,隐晦地表达自己的意见。

“罢了,罢了。”皇上也意识到不妥,默了默,起身道:“过几日便是春闱了,朝中事多,早些上朝吧,走,跟皇伯父去含元殿。”

————————————————————————————

沁瑶从澜王府出来,并没有回青云观,而是命老周头驾车到了瞿府。

哥哥不日便要参加春闱了,她这两日没少挂心,是以一回家便直奔哥哥的小院。

哥哥早就起床了,正坐在窗前苦读,身上穿着淡青色儒袍,头上束着同色纶巾,面容清隽俊秀,神情平静安宁,在几枝探进窗扉的桃花的掩映下,比画上的仙人还要出众几分。

院子里几个打扫院子的小丫鬟不时偷偷往哥哥的方向张望,个个涂脂抹粉,面目含春。

海棠含着怒意从房中出来,压低嗓子喝道:“公子过两日就要下考场了,你们一味在这磨磨蹭蹭,打量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呢!去去去!若扰了公子读书,仔细你们的皮!”

沁瑶暗暗发笑,好个海棠,真像哥哥身边的一尊门神,

小丫鬟们被戳破心事,纷纷羞红了脸做鸟兽散,海棠忿忿转身,不提防看见沁瑶,满脸惊喜道:“大小姐!你回来了。” 。

瞿子誉闻声抬头,“阿瑶。”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大步往外迎来。

沁瑶跟海棠打个招呼,半路迎了哥哥,挽着他的胳膊进房。

她满心都是欢喜,哥哥走路稳健有力,举手投足神采奕奕,哪里还看得到半分当初病弱的影子。

“前日在摘月楼,母亲说你挑着挑着首饰便跑了,回来好一番担心,可是遇到什么事了?你忙完了,也该给母亲送个信回来,免得她老人家担心。”子誉语带不虞,但因声音低沉柔和,连带着语气中的责备都减弱了几分。

沁瑶一拍额头,糟糕,这两日一直在忙着对付朱绮儿,可不是把母亲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忙跟哥哥解释澜王府之事。

子誉原本端着茶盅,听了沁瑶的话动作一顿。且不说那蛊毒骇人,施蛊者手段歹毒,妹妹一不小心便会遭了毒手,便是那澜王世子,早前便听说他年少有为,颇得圣心,没想到竟那般老谋深算,所幸妹妹只是前去澜王府驱邪,不至于与他有太多交集。

说起来,妹妹今年也十四了,等春闱过后,是不是该提醒父母给沁瑶张罗亲事了?

只他性子沉稳冷静,心中这般想着,面上依旧平静无波,待沁瑶说完了,便故作惊讶道:“没想到这般凶险,是哥哥误会你了。”

“可不是!”沁瑶趁机跟哥哥撒娇,“昨晚一晚都没合眼呢,这会都困得不行了!”

子誉摸摸沁瑶的头,心疼不已,“父亲上朝去了,你一会给母亲请个安便去歇息。”

沁瑶点头,起身打量哥哥的书桌,见满桌的策论,便道:“哥哥,这几日便歇歇吧,没听说过养精蓄锐的道理吗?又何苦用功在这一时。”

子誉嗯了一声,目光跟随沁瑶,状似无意提道:“听说那澜王世子是一众皇室子弟中最为出众的,皇上有意替其在世家士族中挑选良配,连朝中都有不少大臣有意与其联姻,以后不知会定下谁家的女儿。”

沁瑶有些讶异地抬头。

瞿子誉心猛地一沉。

“他还未定亲吗?像他们这样的天潢贵胄,不是听说在娘胎就会定下娃娃亲吗?我还以为他早就定亲了呢。”语气坦荡,没有一丝一毫的扭捏。

子誉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沁瑶浑不在意,依旧好奇的在哥哥桌上翻东翻西,一会,发现什么,讶道:“咦,这个骥舟是谁?”

一篇策论,跟哥哥的功课放在一处,论的是尧舜之治,内容雄浑激昂,难得的是字体刚劲有力,丝毫不比哥哥的字逊色。

“是哥哥的同窗。”子誉解释,“前些时日去南山拜访季先生时结识的,他是原州平凉郡人士,素有才名,这回来长安参加春闱,季先生欣赏其才气,便留他宿在朝昭馆。”

沁瑶愕然,季先生是当世有名的鸿儒,天下学子无不以蒙他指教为荣,只是他性子狷介,轻易不收学生。

这叫骥舟的人远道而来,非亲非故,竟能得其青眼,可见其才识是何等的出众了。

她一直以为哥哥的学问已是一等一的好了,如今看来,还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黑月光拿稳BE剧本(长月烬明)作者:藤萝为枝 2第四篇 生命涅盘作者:我吃西红柿 3西出玉门作者:尾鱼 4第二十三篇 初入宇宙海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十二篇 银河领主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