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99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缘觉等人继续留在玉泉边加固阵法, 沁瑶他们则回到行宫主殿帮着剿灭剩余的僵尸。

常嵘等人有清虚子的镇厄符加持, 杀得顺风顺水, 除了那几个已然“人化”的大僵尸, 大部分僵尸都已被杀得七零八落。

清虚子师徒回到殿中, 二话不说将僵尸余孽一一扫净。

蔺效想起裴绍等人, 左右找寻一圈, 一个都没找到,便回到主殿,蹲下身子, 拎起春翘道:“你们把那些丢魂人弄到哪去了?”

春翘先还好整以暇地等着蔺效等人惨死在玉尸手下,却不曾想到这些人如此命大,竟能死里逃生。

一想到她这些日子等于白忙, 杀回苗疆的计划更是完全落空, 她心里燃起一阵邪火,尤其迁怒蔺效等人, 简直立时恨不能跳起来跟他同归于尽。

听得他这样一说, 她冷笑连连, 挑眼看着蔺效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说这话时, 因跟蔺效离得极近, 天性使然,忍不住眯了眼将他打量个仔细。

这才发现蔺效的五官比之前远看时还来得俊美, 当真是眸如点漆,貌比潘安, 愈离得近, 愈让人脸红心跳。

她看得暗暗咬牙,这男人生得这样好颜色,偏不能勾到手好生消受一番,真是好生遗憾。

蔺效见她到这个时候还嘴硬,一双眼睛更是肆无忌惮,丝毫不加收敛,心里一阵起腻,冷冷将她扔回地上,起身对常嵘等人道:“好好问问她。”

常嵘等人应了,走至春翘身旁,俯下身去,便听春翘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哀嚎。

那边沁瑶刚烧完最后一个僵尸,听到这声音,忍不住手抖了两抖,暗想常嵘等人不愧是王府训练出来的死士,刑讯逼供的手段简直一流。

春翘疼得冷汗淋淋,不等常嵘等人卸掉她另外一边膀子,便白着脸道:“过了玉泉往东走,有一处竹林,丢魂之人全都在那。”

清虚子听了这话,拔腿便往外走,沁瑶跟着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问:“玉尸为什么要收集这些人的魂魄?”

春翘冷着脸不答。

蔺效对常嵘使个眼色。

常嵘便掏出一把匕首,搁在春翘的右耳上,似笑非笑道:“瞿小姐好好问你话,你却全当耳边风,留着这耳朵有何用?不如割了下酒。”

说着,作势要割。

春晓心里不知是怒还是恨,这些折磨人的法子一向是她的拿手好戏,以往下手之前何曾管过对方的死活,谁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被人用同样的法子残忍相待。

感觉到那薄薄的利刃已在耳上划出一道血痕,心砰砰一阵乱跳,她最爱惜容貌,宁愿死了,也不愿缺少五官,忙急声道:“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玉尸要在七七四十九日内收全百名男子的魂魄,而且要求这些男子都身强体健,不得有病弱之躯,像是要摆什么阵法。 ”

常嵘听了这话,匕首又往那雪白的皮肉上切深几分,一股鲜红的血顿时顺着春翘的耳朵淌了下来。

春翘只觉脸颊一阵滚热,忍不住尖声叫了起来:“你们就算将我千刀万剐,我也编不出别的答案,我是真不知道!”

沁瑶见她脸上五官都吓得有些扭曲,声音更不像作伪,想着玉尸虽肯用她,却未必有耐心对她解释自己所为,这话倒也未见得是假话。

便不再理会她,转身出殿,追上师父和阿寒,去帮那些失魂之人魂魄归位。

正好这时缘觉刚从玉泉边上返回,手中亲自捧着一个包袱,里头硕大的的金钵,正装着那些离散的魂魄,早在仓恒河下时便被他施了护魂的法子,小心妥当地安置在其中,

找到那片竹林,果见裴绍等人正面无表情地立在林中,个个面如青灰,像是因魂魄离体太久,已有油尽灯枯之势。

清虚子和缘觉面色一变,再不敢耽误,忙各自布阵,小心翼翼地将魂魄一一引回他们体内。

阵法施完,裴绍跟许慎明等人脸色总算好看了些,但因神魂仍有些不稳,神智尚未恢复,一个个如同初生婴儿般睡得极为憨实。

清虚子又吩咐沁瑶和阿寒将有助滋养元神的三阳丸给众人服下。

此后缘觉便带了几名得力的弟子留在山上继续固阵,剩下的弟子帮着将裴绍等人移到山下。

常嵘等人也未闲着,将捆得如同粽子一般的春翘和曾南钦丢到车上,刚要上马,转身瞧见失魂落魄的唐庆年,问蔺效:“世子,此人该如何处置?”

唐庆年先前被丢在主殿上,无人管他的死活,险些被僵尸拆吃入腹,好不容易被常嵘等人救下,听得这话,万念俱灰地一笑,既不自辩,也不求饶,摆出一副任凭处置的架势。

蔺效看他一眼,淡淡道:“交给大理寺处置吧。”

他虽能体会唐庆年恨毒了继母的心情,却对他的做法不敢苟同。在蔺效看来,报仇也好,泄愤也罢,由始自终都不该伤害无辜,唐庆年不杀继母,不杀那位压制他的继母娘家大哥,偏拿年幼的继弟开刀,可见其心性何等偏激狭隘,与其说是被玉尸所惑,不如说他骨子里本就少了几分磊落坦荡。

回长安路上,裴绍和许慎明因习武的缘故,身子比旁人来得更强健,半路便苏醒了,起身看到清虚子等人,好一阵茫然,不知身在何处,只觉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中景象历历在目,犹如亲历。

清虚子等人将来龙去脉与他们说了,二人越听神色越是肃然,因他们丢魂之初并未丧失神智,每一件事都能清楚地唤起回忆,即便到后来,虽身心皆不自主,却仍有残存的神智。

不但记得春翘是如何折磨他们,更能记得南苑泽湖畔曾有人出手相救。

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二人自是感激不已,纳头欲拜。

清虚子等人却因佩服裴许二人的品性,怎么也不肯受这等大礼。

回到长安,已是日暮时分。

这时一众丢魂之人都已苏醒,忆起梦中被春翘控制杀人之事,个个都痛悔交加,跌足哀叹不已,甚或有当场痛哭流涕,欲要寻死觅活的。

蔺效想起大理寺最近少不了失踪人口的报案,便令常嵘暂且将这些人看管起来,等安置好沁瑶后,再领着他们到大理寺将事情的首尾交代明白。

剩下裴绍和许慎明,前者由清虚子等人陪同回家,许慎明则告了辞,脚步虚浮地自行回宫。

沁瑶在马车上看着他离去的高挑背影,想起他宁愿被春翘折磨,也不肯助纣为虐,心里生出好些好感,暗想等回了书院,一定要跟裴敏说清事情的原委,也免得裴敏仍对他心存误会。

到了裴府,蔺效没打算跟着进去,只在府外等沁瑶办完事出来。

因沁瑶好端端在裴府失踪,连裴绍都半夜不见了人影,裴氏夫妇一大早又是给瞿府送信,又是派人四处找寻二人下落的,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瞿家人到青云观寻人不见,知道沁瑶多半又是跟师父去哪捉妖去了,最多一两日自会平安回来,不必太担心。但怕裴府起疑,只好也跟着做出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样。

到了傍晚,裴敏见哥哥和沁瑶一无下落,坐立难安,正跟父母商量要不要报官,裴绍却突然跟清虚子等人一同回来了。

裴敏见沁瑶满身泥泞、形容狼狈,吓了一跳,顾不上细究她究竟去了哪,先引她回房换了一身干净衣裳。

等裴绍将事情交代明白,已过去了整整一个时辰。

裴氏夫妇早先曾被僵尸噩梦折磨,听了这话,先前对儿子的种种疑虑终于得以解开,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忙红着眼圈对清虚子等人再三致谢。

裴敏却发了好一阵呆,等好不容易消化完哥哥的话,正要细问沁瑶,沁瑶却低声道:“我还有好些话要对你说,等咱们明日回了书院,再与你细说。”

裴敏只好作罢。

沁瑶跟着师父等人出了裴府,只觉一众繁杂至极的事情终于得以交代明白,再支撑不住,哈欠连连,上下眼皮直打架,只想好好回家睡上一觉。

清虚子不知是没精力再盯着沁瑶,还是对蔺效放松了几分戒心,顾不上看管沁瑶,一出裴府,便领着阿寒上了马车,绝尘而去。

蔺效正是求之不得,对沁瑶道:“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府。”

沁瑶抬眼看他,抿嘴笑道:“嗯。”

蔺效见她笑得露出嘴角边两个深深的梨涡,不自觉也跟着笑了起来,好一会,伸手抚了抚她乱蓬蓬的发顶,看着她道:“明日便要回书院上课了,今夜好好歇息,只要我有空,便会去书院找你。”

沁瑶眸子亮晶晶的,仍是看着他笑,点头道:“嗯。”

两个人形容都有些狼狈,看上去一点也不整洁体面,甚至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却同觉彼此之间前所未有的亲近。即便沉默,连沉默里都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柔情蜜意。

到了瞿府,蔺效扶沁瑶下车,两个人相对而立。

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蔺效低头看着沁瑶,见她脸庞在月光下分外柔美光洁,忍不住伸指轻抚过她的脸颊,只觉所触之处一片细滑柔软,直如最上等的丝缎,而且天生带着女儿家的甜香。

他心弛神荡,眸子暗得不像话,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吻上沁瑶的脸颊。

沁瑶心跳得不是自己的,身子更是软得几乎立不住,微微侧过头,由着他贴近自己。

只听大门吱呀一声,黑暗里忽传来一声隐含恼怒的男子声音:“阿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2第十八篇 祖神教作者:我吃西红柿 3弹痕作者:纷舞妖姬 4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