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8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管事见状, 吓得手一抖, 不顾看身旁那位护卫的脸色, 忙道:“误会, 都是误会!小的们怎敢耽误诸位将军查案。我们这位护卫大哥性子有些鲁莽, 说话不中听, 但万万不敢有妨碍公务的意思, 咱们侯爷更是向来深明大义,决不至于包庇贼匪,诸位将军莫跟咱们计较, 快快请进。”战战兢兢将大门打开,请蔺效等人入内。

蔺效淡淡看一眼那位脸色发黑的护卫统领,负手跨过门槛, 站于院中, 迅速环视一圈,“搜——”。

一众护卫立时无声四散开去, 直奔各个院落。

管事在一旁惴惴不安地立了一会, 上前强笑道:“世子, 并非小的有意阻拦您捉拿犯人, 但眼下侯爷不在府中, 我们家小姐又素来胆小柔弱,能不能请世子先搜查别处, 等侯爷回府之后再搜查内院?”

蔺效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常嵘瞥一眼蔺效的脸色, 暗暗叹气, 小道姑无故失踪,世子脸上虽不显,心里不知怎么个煎熬法呢,这管事竟还不知死活地讨教还价。

正要开口说话,垂花门处忽然传来一阵喧嚷,一群仆妇手持灯笼,拥着一位极清丽娇弱的小姐出来了。

秦媛似乎浓睡刚醒,眸子仍带着几分怔忪,见了蔺效等人,猝然一惊,睡意退了个一干二净。

“这、这是要做什么?”秦媛声音忍不住地发颤,惧怕地紧抓住身旁乳娘的手。

蔺效视她如无物,手搭在腰间剑上,从秦媛身旁走过,吩咐常嵘:“细搜内院。”

“住手!”身后忽传来一声厉喝。

诸人听得这声音,往后一看,就见秦征满脸怒容地大步行来。

秦媛仿佛瞬间有了主心骨,含着哭意跑向秦征:“阿爹——”

秦征一把将秦媛揽在怀里,抚着她的发顶低声安慰几句,须臾,冷冷抬头看向蔺效道:“不知世子深夜带人闯入我府中所为何事?”

蔺效目光冰冷地看着秦征,淡淡道:“我这段时日一直在追捕的朝中要犯潜入了靖海侯府,为免该犯就此逃脱,不得不上门搜检。”

很是冠冕堂皇的理由,更何况对方显然有意以势压人,秦征面色变了几变,好一会,方阴着脸咬牙道:“世子自管捉拿你的犯人,只是小女历来怯弱,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我须得带她回避一二,你们自管搜检。”

也不等蔺效答话,冷着脸带着秦媛往一旁而去,看样子似乎是去花厅。

常嵘等人再无顾忌,长驱直入,直奔后院等处。

半个时辰过去。

“世子,各处角落都搜了,没见到瞿小姐的踪迹。”常嵘领着人低声复命,脸色异常难看。

蔺效似乎并不意外,冷声道:“守好前门及几处偏门,今夜不得放任何人出入。”

又问:“魏波去了这许久,为何还未找到清虚子?”

常嵘正要答话,魏波领着清虚子和阿寒匆匆进来了,“世子,两位道长来了。”

清虚子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岁似的,脸色晦暗至极,进来后含着戾气四处张望一番,随后大步朝蔺效走来,急声问:“阿瑶是在此处失踪的?”

他眼下没功夫追究蔺效为何会第一时间知道沁瑶出了意外,只想尽快找到沁瑶,好确认她安然无恙。

阿寒紧跟在清虚子身后,眼圈红红,像是哭过。

蔺效将二人神情看在眼里,脸上的冷淡之意顿时柔和了许多,迎上前道:“道长,阿寒师兄,眼下阿瑶已失踪一个时辰,你们可知道沁瑶为何会深夜来此处巡视?可是为了平康坊那几桩案子?”

阿寒大力点头,犹带着鼻音道:“阿瑶前几日出门赴了一趟宴,回来便怀疑那案子的凶手住在双燕巷附近,每次巡夜,总会到这附近转一转。”

清虚子阴着脸打量府中景象,道:“阿瑶行事素来有章程,断不会无缘无故来此处查探。”

略一沉吟,吩咐阿寒:“拿罗盘出来我看。”

阿寒依言行事,从怀中掏出一样物事,蔺效见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圆形罗盘,上面烙印着些道家符箓,当中一枚细细铁针,纹丝不动。

清虚子拿了罗盘在手,四处试探一番,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道:“咦,那邪物竟不在此处。莫非还有别的藏身之地?”

蔺效脸色微变,略一沉吟,对魏波道:“靖海侯府旁还有一处荒废的宅子,你们速带人前去察看,若有发现,立即回来禀复。”

清虚子忙出声制止:“世子,此案因涉及一桩极阴邪的’返阳’术,幕后的邪灵非同小可,你有赤霄护体,自然另当别论,但他们全无灵力,若不小心撞见那邪物,恐怕难逃一死,还是慎重为妙。”

蔺效的心沉沉地往下坠,原有的冷静自持隐隐有土崩瓦解之势,清虚子道术精深,寻常妖物根本不放在眼里,既然他都认为此案邪物非同一般,沁瑶岂非是凶多吉少?

刚要说话,夜空忽划中一声哨子般的锐响,随即“嗖——”地一声,绽放出姹紫嫣红的万点烟花。

蔺效等人齐齐抬头往上看去。

阿寒先是一怔,随即狂喜道:“是阿瑶!是阿瑶在示警!”

秦征似乎也听到了声响,从花厅中出来,面色变幻莫测,阴沉沉地看着夜空,半晌无语。

烟花释放的地点近在咫尺,似乎就在靖海侯府旁的那所荒宅。

阿寒急声对清虚子和蔺效道:“阿瑶走的时候跟我约好了,若发现不对,立刻给我放烟火示警。师父,世子,快,咱们快去找阿瑶!”

蔺效一凛,看一眼秦征,开口对魏波等人道:“留下一半人马看守此处,莫让任何人出入,剩下的人跟我来。”

一行人很快到了荒宅,进得门后,常嵘等人点亮火把,将诺大一个花园照得雪亮。

可园中却空无一人。

常嵘等人迅速找寻一圈,一处角落都没落下,确实没有沁瑶的踪影。

蔺效满腔的希翼瞬间被击个粉碎,怔立在原地,脸上头一回浮现迷茫的神情,沁瑶方才分明在此处释放烟火求救,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她人究竟去了何处?

阿寒急得团团转:“会不会阿瑶被那邪物给掳走了?”

清虚子紧紧皱着眉:“若方才有邪物在此处出没,罗盘怎么都会示警,断不会像现在这般毫无动静。”

两人说时同时一瞥罗盘,指针确实依旧静悄悄地不动。

最初的迷惑过后,蔺效迅速冷静下来,这宅子虽空荡,却并不顶大,除了几株古木,并无能藏人之处,方才沁瑶示警后,他和清虚子等人并未延宕,几乎是立刻就赶到了此处。就算沁瑶释放烟火后随即便离开荒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顶多跑到宅子外的双燕巷,而眼下巷里巷外已有澜王府护卫把守,若沁瑶在巷中出现,他们必定会第一时间发现,随即向他禀报。

也就是说,沁瑶此刻还在荒宅里。

但为何就是找不到她呢?

他眼睛看着一览无余的花园,脑子里隐隐浮现一个可能,四下察看一番,忽然蹲下身子,往地上看去。

常嵘等人见状,不解道:“世子,你掉了什么东西吗?”

蔺效用剑柄游移着击打脚下地面,头也不抬道:“你们速速找寻一下这园子里可有地道之类的机关。”

清虚子恍然大悟,拉着阿寒一起,也忙蹲下身子用拂尘柄找寻起来。

过不一会,一名护卫忽在一株参天古树下出声唤道:“世子,此处土壤松动,似乎底下有暗道。”

蔺效忙起身上前,用剑柄拨了拨那处地面,果见一处土壤与别处颜色有些不同,表面的浮土看着很薄,似乎方才有人特意拨弄过。

蔺效沿着那块浮土边缘四处摸索一阵,忽然用手固住一块薄板似的东西,往上一提,边见底下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地道。

地道虽然幽深,难得扑面而来的气息还算新鲜,并不陈腐。地道边缘光滑,墙上甚至还有供人拾阶而下的墙梯,很显然,这地道并非久不见天日,而是经常有人在此出入。

里面漆黑一片,看不清就里,

蔺效刚要令人掌灯,腰间的赤霄忽然轻轻一震,发出几声几不可闻的嗡鸣声,而阿寒怀中的罗盘仿佛与赤霄应和似的,指针缓缓转动起来。

蔺效迅速跟清虚子对了一眼,再不犹豫,道:“阿瑶多半在地道,我这就下去找她。”

常嵘忙要出声拦阻,蔺效冷声道:“在此处候着,休要多言。”

说毕,把身上的雪青色斓袍下摆系在腰间,持了剑,顺着墙梯下到地道。

清虚子目光复杂地看着蔺效的身影消失在地道内,默然片刻,也随后下了地道。

阿寒紧随其后。

蔺效顺着墙梯往下行了半柱□□夫,方下到地道中,原以为地道逼仄,需得弯腰前行,没想到这地道竟有一人多高,甚是宽敞。

蔺效在墙上摸索了一番,见并无其他岔路,只有前方一条道路。通往不知什么地界,只好顺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

刚走两步,眼前似乎渐渐有了些许光亮,且越往前走越是明朗,似乎不远处就有照明的物事。

蔺效缓缓而行,边走边留意身旁的动静,谨防生变。

过了一会,忽见前方离他几步之遥出现一处转角处,地上靠墙防着一截蜡烛,投射在墙上,落下个歪斜的影子,地道中的光亮就是从这截蜡烛发出来。

蔺效脚步一顿,戒备地拔出剑身。刚准备敛声屏息朝那蜡烛处走,猝然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右前方转角处出来,两人同时一怔,那人面庞隐在昏暗的烛影里,但身形甚是熟悉。

蔺效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便听那人压低嗓门道:“咦,世子,怎会是你?”

蔺效听到这天籁般的声音,心神皆荡,来不及松一口气,那蜡烛芯却忽然发出细微的“瓷——”的一声,熄灭了。

黑暗中,一双柔软的小手捂住他的嘴,轻声道:“世子,先别出声,此处接近地道出口了,外面有大邪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丫上瘾了作者:柴鸡蛋 2第五篇 宇宙冒险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4一时冲动,七世吉祥作者:九鹭非香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