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5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蔺效跟蒋三郎到了日晟楼,大掌柜一见这两位都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贵人,忙堆起满脸笑容将一行人引至楼上雅座。

日晟楼正对着长安城最繁华的东五大街,大街上酒肆茶庄自不必说,还有不少珠宝首饰衣裳铺子,平日里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两人点好酒菜,便吩咐侍从推开隔扇,随意往窗外望去,恰逢三月初三女儿节,大街上有不少仕女打扮得花枝招展结伴出游。

街对面有一家名唤摘月楼的珠宝铺子,铺子里的首饰做得比别处都要贵重精巧,素为长安贵妇所喜,蒋三郎不经意看到摘月楼门前停了不少马车,一怔,问掌柜的:“今儿是什么日子,怎么大街上这么多人?”

掌柜的顺着蒋三郎的视线往窗外看了看,笑道:“今日是女儿节,想来有不少小娘子出门添置衣裳首饰。”

“竟是女儿节?”蒋三郎若有所思,抬头吩咐掌柜的:“你去找摘月楼的掌柜,让他挑几样最得意的首饰速来见我。”

掌柜心领神会地一笑,领命而去。

蔺效抬眼看向蒋三郎:“怎么?要一掷千金博美人一笑?”

蒋三郎杨扬眉,满不在乎地说:“与你何干?”

蔺效笑笑,身子靠到椅背上,懒洋洋道:“摘月楼的珠宝动辄上千两白银,一根珠钗便是长安城半座宅子,你对你那位阿妙,还真不是一般的上心呐。”

蒋三郎望着窗外,默了一刻,开口道:“你少管我的闲事,你看看楼下,刚下马车的可是你那位继母?“

蔺效闻言,往楼下一看,果见一身华服的崔氏正扶着婢女的手从澜王府的马车上下来,看情形,多半也是来摘星楼买首饰的。

崔氏身旁还跟着一个戴着帷帽的窈窕女子,蒋三郎观望片刻,低笑道:“那女子可是你继母的娘家外甥女,看这身形,相貌多半不差——你不是认了她做表妹么,就别端着了,干脆顺水推舟,娶了她做世子妃吧。”说着便促狭地笑了起来。

常嵘本在一旁帮蔺效斟酒,听得这话,又是生气又是好笑,他看向蔺效,却见蔺效仿佛根本没听到蒋三郎的话,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楼下。

常嵘顺着主子的视线往外看去,摘星楼门前来来往往,多是些衣饰华贵的女子,崔氏正揽着玲珑进摘星楼,身后跟着一堆丫鬟奴仆,并无什么怪异之处。

他正纳闷,忽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视野,那女子肤白胜雪,明眸善睐,正亲亲热热地挽着一个中年妇人下马车,赫然正是莽山遇到的那个女道士。

世子正一眼不错地盯着那女道士,眼见得她也进了摘星楼,便回头吩咐他道:“去看看。”

常嵘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好不容易跟这女道士跟他们从此陌路了,怎么好巧不巧地又碰上了?

他磨磨蹭蹭地不肯动。

蔺效诧异地回头看常嵘一眼,催道:“还不快去?”

——————————————————————

挽着母亲胳膊进摘月楼的正是沁瑶。

自那日师父带着阿寒出发去洛阳,一走便是半个月,一直未有音讯,直到前日,师父才从洛阳寄了封信到观里,告诉她一切顺利,不日便将回来。

她悬着的心放回了肚里,想起后日便是女儿节,便想着回家一趟,看看哥哥和父母。

子誉的身体在那枚蛇妖内丹的帮助下,早就今非昔比了,不过半月功夫,甚至能出门遛马,一日看尽长安花了。

一家人喜不自胜。子誉往年因身体的缘故错过了几届春闱,眼下考期日近,哪有不发奋图强的道理,便卯足了劲在家准备春闱。

过节这日,瞿恩泽嘱咐妻子和女儿出门逛逛首饰铺子,若有看中的,不要吝惜银钱,难得家中喜事连连,是该好好庆贺一下。

喜事连连?沁瑶有些纳闷,直到去摘月楼的路上,母亲才神神秘秘告诉她:她父亲要升官了,若不出意外,她父亲不日便要被擢升为太府卿了,往后便是六品官了。

“真的?”沁瑶莞尔,见母亲高兴得容光焕发,一把搂住母亲道:“怪不得您今日破天荒带我去摘月楼呢,女儿还琢磨,您这般小气,平日里多给我添几身衣裳都不肯,今日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贫嘴!“瞿陈氏佯怒地点点沁瑶的鼻头,道:“从小到大,家里还少了你的吃穿了?小没良心的。”

说笑间便到了摘月楼,沁瑶进了楼内,入眼处尽是雍容华贵的长安贵妇,满屋珠环翠绕,楼上还有隐室,专供身份贵重的勋贵女眷休憩。

沁瑶陪着母亲看了几根翡翠镯子,瞿陈氏舍不得给自己添置,便令店家将适合女儿家佩戴的珠花呈些上来,要给沁瑶挑拣。

沁瑶刚要出言阻拦,那女店家忙不迭地应了一声,便到后头库房挑选珠花去了。等了半柱□□夫,那店家还未回来,楼上却隐隐响起女子说话的声音,紧接着楼梯吱呀作响,有人从二楼下来了。

领头的女子年纪约十□□岁,生得蛾眉皓齿,温婉端庄,头上戴着凤钗,身穿流彩暗花云祥蜀锦广袖罗衫,一身装扮华贵逼人,显见得是名门贵妇。

她身旁的女子约莫十四五岁,模样更为出众,双眸水灵灵的,说话时巧笑嫣然,让人情不自禁就被她所吸引。

这时店家捧了一盘珠花过来了,见沁瑶母女盯着那两名贵妇打量,她笑了笑,压着嗓门道:“那位是澜王妃,咱们店里的头一号贵客,她身旁那位绝色小娘子听说是她娘家的外甥女,两人感情好着呐,这些时日王妃没少带她外甥女来。”

澜王妃?沁瑶一怔,上回在莽山见到的那位澜王世子约莫十六七岁,眼前的王妃最多比他大个一两岁,两人怎么都不可能是母子,她转念一想,是了,多半那位澜王世子的母亲已过世,这位王妃是他父王的续弦了。

一行人越走越近,擦身而过时,澜王妃身旁的女子忽驻足笑道:“姑姑头上的凤钗有些歪了。”

她说着,便抬起右手帮澜王妃整理花鬓,淡粉色的广袖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到臂弯,露出一截粉嫩白皙的藕臂。

沁瑶离得近,不经意抬目一看,便见女子臂上一条金线在雪白的皮肉下若隐若现,一路蜿蜒,直到掌心方消失不见。

沁瑶寒毛一竖,眼见得那女子跟着澜王妃走出门外,她急急对母亲说道:“母亲,我想起观里还有师父交代的事没做完,我得先回去了,家里的马车借我一用。”

说着便起身,大步往门外追去。

——————————————————————

“她跟着崔氏的马车到了我们王府?”蔺效诧异地放下酒盅。

“是。”常嵘也很是不解。

蒋三郎正在一个紫檀木祥云纹的托盘中挑拣首饰,闻言笑着抬头对常嵘说道:”你主子成日里取笑我被卖花女迷得神魂颠倒,自己倒看上一个女道士,这回好了,人家都找到家去了,还杵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回去救场?“

蔺效皱眉:“你想到哪去了。”想着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便起身道:“改日再跟你细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修真聊天群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2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3天下无双作者:任怨 4我是仙凡作者:百里玺 5龙族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