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1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夏芫干巴巴地接过花球, 勉勉强强说个谢字。

卢国公夫人轻斥了蒋三郎一句, 道:“好了, 让孩子们在这玩吧, 咱们到外院去。”

院长一走, 众女神情都是一松, 又热热闹闹地玩起来。

花球传到沁瑶手里时, 沁瑶只觉花球上那股异香似乎微妙地变了些味道,没方才那么浓郁了。

正玩得高兴,忽然一位小丫鬟走到沁瑶身旁, 趁给她几上的酒杯斟酒的功夫,不动声色在她脚边丢了一个纸团。

沁瑶趁人不注意,将纸团捡在手里, 暗暗扫一眼, 见上面写着两行字。

第一行是: “元真道长,自莽山一别, 好久不见, 近来可好?”

第二行只有两个字:“装——晕。”

沁瑶一震, 元真是她的道号, 莽山是她跟蔺效相识的地方, 两条信息合并在一起,只有一个结论:这纸条是蔺效写的, 或者至少是在他授意之下写的。

装晕?沁瑶暗暗琢磨这两个字的意思,联想起蒋三郎方才的举动, 隐隐猜到了什么。

蔺效从不无的放矢, 既然是让她装晕,必然有他的道理,自己不如全力配合,免得误事。

酝酿了一会,便抚着额头做出头晕状。

夏芫一直在对面暗暗观察沁瑶,见状,忙关切地问:“瞿小姐可是身子有些不适?”

沁瑶似乎晕得厉害,紧闭着眼睛道:“好难受。”

裴敏等人都吓一跳,忙扶住沁瑶,细看她道:“莫不是醉了?”

“瞿小姐看来酒力不佳啊。”康平插言道,“先扶她到厢房里歇一会,喝点醒酒汤什么,等咱们大家伙一起回书院的时候,没准就醒了。”

不由分说便让身边的雪奴红奴扶沁瑶下去,自己也亲自跟着。

王应宁等人不敢忤逆康平,却放心不下沁瑶,只好寸步不离地陪着她下去了。

冯初月怔怔地看着沁瑶等人远去的身影,神情陡然间变得极其紧张,攥紧了膝上的裙子,兀自出了回神,突然像下定了某样决心似的,拿起几上的酒杯,仰脖一饮而尽。

因康平在一旁,沁瑶不敢睁眼,一路被扶着走了许久,只觉所走之路甚为僻静,路上少有人声喧哗。

跨过一道门槛,上了几道台阶,耳边响起吱呀声,却是门开的声音,扑鼻而来一股幽香。

沁瑶眼睛忍不住偷偷张开一条缝,却见脚下的砖已变成墨绿青玉砖,是勋贵人家常用来铺卧房的地石显见得已到了内室。

再过一会,双膝碰到一处厚重的木板,尔后一阵天旋地转,不自主倒到了一处极舒软的所在,底下锦缎丝滑柔软,却是被扶到了床上。

王应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殿下,阿瑶不省人事,怕一会酒后无状,唐突了殿下,不如您先回席,让我们在此处照看她。”

康平不虞道:“本公主正好也有些乏累了,那边还有一榻,我要在榻上歇一会,你们先回席。”

裴敏忍不住道:“殿下,醉酒之人少不得人照顾,说不得会吐得满地都是,未免玷污了殿下,还是让我等守在此处吧——”

她话未说完,忽然听得噗噗几声,裴敏的声音戛然而止。沁瑶听这声音,暗自一惊,莫不是被点穴了。

就听康平道:“将她们几个看好,莫坏了咱们的事。”

雪奴红奴应道:“是。”

随后便是一阵衣物窸窣声,脚步声在屋中响起,渐行渐远。

沁瑶听得清楚,那脚步声是一个人的,雪奴红奴显然还在房中。

她不敢妄动,敛声屏息躺着,过了许久,门外行来一阵脚步声,听动静,正是朝这间房来的。

床旁的雪奴红奴忙快步走到门前,打开房门,便要呵斥来人。

谁知只听一阵拳脚相加声,来的那几个人竟一声不响地开打了。

沁瑶竖着耳朵听着外头动静,雪奴红奴身手不弱,来得那几个人功夫也甚为了得,经过一番缠斗,外头终于重新归于平静。

沁瑶正暗自心惊,不知究竟是哪方得胜,忽听一声门声,又有人进来了。

沁瑶忙闭上眼。

这回进来的人脚步极轻,轻手轻脚走到床旁,端详了沁瑶一阵,含笑轻声道:“瞿小姐,我们蒋三公子在外头等你呢。”

沁瑶再装不下去了,不得不睁开眼睛,果见床旁立着个容长脸的大丫鬟。

丫鬟见沁瑶狐疑地打量她,笑着解释道:“瞿小姐不必害怕,等一会出去见了蒋三公子,自然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若这人要对付她,何需说这么多话,早出手对付她了,沁瑶便放下戒备,一骨碌地起身。

站直身子,理了理衣裙,转头见王应宁等人都木头桩子似的坐在桌前,面上都有痛苦之色,想起方才雪奴红奴之举,忙上前帮她们三人解穴。

刘冰玉身子得动,揉了揉酸麻不堪的胳膊,气呼呼道:“康平公主到底要干吗?”

裴敏和王应宁也是又惊又怒。

沁瑶拉她们起来道:“走,咱们出去看看。”

出去后,沁瑶抬头一望,见是一个清幽小院,廊下一排厢房,显见得是在国公府后院某处。

自己方才睡的正是其中一间厢房。

蒋三郎果然负着手在庭中候着,见沁瑶出来,迎上来道:“瞿小姐。”

饶是沁瑶聪明,也一时没明白今晚这些弯弯绕绕,不免带着几分困惑道:“三公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蒋三郎神情轻松,笑道:“方才之前,我也不明白康平他们到底要搞什么鬼,不过眼下已一清二楚了,瞿小姐随我来,我带你看一出好戏。”

沁瑶几个面面相觑,见蒋三郎已往前走了,只好赶忙跟上。

沁瑶想到之前蒋三郎拣花球的举动,忍不住问:”三公子,那花球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蒋三郎转头看沁瑶一眼,“不错,花球里加了东西,就为了对付你。”

沁瑶讶道:“对付我?可刚才传球时,花球在每个人手里都转了几圈,要害人岂不人人都逃不了,怎么能单独害我一个?”

蒋三郎讥讽地笑道:“这药是胡人常用的把戏,我且问你,在传花之前,你们是不是喝过酒?”

沁瑶低头思忖着回答:“是喝过酒,但我怕酒里有问题,没敢喝,趁她们不注意,都撒到了地上。”

说到这里,声音猛的一顿,“莫不是,不喝酒才会遭暗算?”

脸色一沉,好恶毒的算计!

蒋三郎定定地看着她道:“这人为了对付你,可谓处心积虑。她料到你不会喝酒,特地设计出传花球的环节,其他喝了酒的都不会有事,唯独你这没喝酒的会中毒。”

沁瑶心里一股怒火熊熊烧起,杵在原地,沉着脸不语。

经蒋三郎这么一剖析,害沁瑶的到底是谁,显然已经昭然若揭。

裴敏和刘冰玉同时啐道:“什么东西!还郡主呢!真叫下作!”

王应宁素来温软柔和的脸庞上也破天荒露出个嫌恶的表情。

——————————————————————————————

夏荻欲推开眼前紧闭的门,刚一伸手,又停在半空。犹豫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推开房门。

因怕横生枝节,屋内并未点灯。

夏荻缓缓走到床前,撩开床幔,迎面扑来一股少女身上特有的甜香,这味道独特清冽,他立即辨认出是沁瑶惯用的腊梅香,顿时心跳如鼓。

挨着沿床坐下,怔怔看着床上那人,对着黑暗久了,渐渐辨认出一点床上人的轮廓,虽然看不真切,仍依稀看得出那人有着一张轮廓小巧的脸庞。

他喉结动了动,忍不住伸手触上对方的脸颊,只觉所触之处说不出的细腻光滑,让他心底一阵悸动。

他渴望地俯下身去,小心翼翼地一路亲吻,终于寻到一双饱满嫩软的唇,身上顿时如同又酥又麻,忍不住哑声喃喃道:“阿瑶——”

床上的人气息陡然间紊乱起来。

夏荻撬开她的唇,舌头探进去,只觉馨香甜软,让人无从抵挡,他叹息一声,满心欢喜,开始遵从最原始的欲望,忘情地流连探索起来。

渐渐呼吸粗重,根本不能自已,夏荻边吻边掀开裹住那具娇躯的锦被,覆身上去,带着怜惜道:“阿瑶,原谅我,我只欺负你这一回,往后会一辈子都待你好的。”

许久之后,云消雨歇,屋内重新归于寂静。

夏荻意犹未尽地从那具温软的身子上翻身下来,动作轻柔地吻了吻她,将锦被重新将她严严实实地裹住,自己则找了方才胡乱丢在床下的衣裳穿上。

一切收拾停当,就听门外恰到好处地出现一阵嘈杂的人声。

紧接着,脚步声渐近,大门洞开,呼啦啦进来许多人。

“怎么回事?”卢国公夫人的声音。

夏荻不动声色地一笑,好整以暇地等着掌灯。

屋内骤然亮起,来的人几乎填满半个屋子,当前的正是卢国公夫人和康平夏芫,连德荣公主也在内。

“这到底怎么回事?”看清床上的凌乱,德荣公主和卢国公夫人都是一震,齐齐出声道。

夏荻做出头痛欲裂的模样,抚着头看向众人,茫然道:“怎么了?”

夏芫捂着帕子惊叫一声,看着床上那女子道:“哥,你是不是和瞿小姐——”

她话未说完,夏荻身后那人哭着拥着被子坐着起来,不敢抬头,只悲愤莫名道:“我、我没脸活了,呜呜呜。”

夏荻听着这声音,面色一变,等回头看清床上的人,身子一晃,险些从床沿上跌到地上。

夏芫这时也已经认出床上人是冯初月,脑中倏然一空,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康平,怔了一会,咬牙道:“你?你竟然——”

康平先还不敢跟夏芫对视,渐渐想明白了什么,神情又变得有底气起来,见冯初月哭得泪人似的,忙上前将她搂住,对仍未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夏荻嚷道:“夏二哥,你酒后失德,祸害了小娘子的清白,你、你、你别想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2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3第六卷:当年事作者:无罪 4第四卷:斗将军作者:无罪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