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9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一听观里来了生意, 清虚子的脸色彻底好看了起来, 忙扬声吩咐福元道:“好生招呼, 我这就来。”

说着, 将手中茶饮尽, 起身整理一番道袍, 接过沁瑶递过来的拂尘在手, 清清嗓子,重新恢复当代名道的姿态,提步往外走了。

沁瑶跟阿寒紧随其后。

三人到得前厅, 便见客位上坐着一位满身书卷气的中年男子,眉目温雅,衣饰也很洁净体面, 可脸色却甚是晦暗, 写满“倒霉”二字,身后立着两名仆从, 一主两仆都是如出一辙的精神萎靡。

听到清虚子等人进来的动静, 那男子抬目一望, 见清虚子一身仙风道骨, 眼中先前存在的犹豫顿时消散了许多, 忙起身道:“久闻道长大名,在下裴林, 因府中有些不妥,特来请道长到府中驱邪。”

说完, 令身后的仆从递上名帖。

福元接了在手, 呈给清虚子。

清虚子先在主位上坐下,随后展开名帖,沁瑶在后面一看,见上写着:户部给事中裴翰声。猝然一惊,猛的抬头看向裴林,原来他竟是裴敏的父亲。

“裴大人。”清虚子将名帖合上,捋捋须,客客气气道:“不知裴大人府上出了何事,还请大人详禀。”

裴林看一眼清虚子身后不住上下打量自己的小道童,心里隐隐生出些奇怪,迟疑了片刻,决定不去管他,沉声道:“道长,实不相瞒,往常我从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但十日前,我府中突然出了好些怪事——”

清虚子点点头,鼓励道:“请说。”

裴林想起这些时日经历的怪事,脸上浮现一丝惊惶,吞了口唾沫道:“先是我夫人夜间发噩梦,说总见有鬼在府中游荡,每到晚上便心神不宁,连觉都不敢睡,我疑心她是犯了旧疾,身子不妥,便请了大夫在家给她开了些方子,她吃了几剂,却并无效用,这也就罢了,谁知这两夜,不光我夫人,连我自己和府中几位下人都开始做起噩梦来,我这才知道夫人所言非虚。”

清虚子皱眉,“噩梦?什么样的噩梦?”

裴林听了这话,脸色更见青白,虽是酷暑天,他却仿佛置身寒冬腊月,身上一阵一阵发冷,额前满是豆大的汗珠,“我们几人做的梦如出一辙,都见到府中花园里有只鬼在四处游荡,那鬼蹦蹦跳跳,一双手伸在身前,笔直僵硬,指甲长约寸许,犹如利刃,看着好不吓人。”

“什么?”清虚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诧,沁瑶也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

竟是僵尸!

裴林见到清虚子师徒二人的反应,原本惊惶的神情掺杂进一丝困惑,“怎么了?”

“没什么,请继续说。”清虚子这时已恢复常态,摆出个处变不惊的仙道风范。

裴林点点头,从袖中掏出一方雪白的帕子擦擦冷汗,继续道:“如果只有我夫人一个人做噩梦兴许还说得通,或许只是巧合,可怎会阖府上下都做同一个噩梦?而且那梦中厉鬼看着似乎颇为狂躁不安,到处用一双厉爪刨抓东西,有时是府中的茔墙,有时是园中的花树,先在外院,后是花园,我看再过不几日,便要闯入我们房中加害于我们了,这几日,我府中上下人人惊惶不安,我夫人尤其坐卧不宁,说小女年幼,又才从书院回来,惟恐她也受那厉鬼滋扰。这不,一打听到道长大名,便让我来观中求助了,道长,您道行高深,还请莫再延误,即刻随我去府中驱邪。”

清虚子早先听得裴林形容那厉鬼的形态便已蠢蠢欲动,这时更不犹豫,只道:“贫道自会随你同去,只是道长还有一事未明,大人方才说十日前府上才出现异事,敢问十日前大人或尊夫人可曾见过生人,或去过什么生僻之处,比如,长安城郊?”

裴林思忖一会,断然摇头道:“不曾。”

“那近些时日,府上可来过生人?”

“我府中往来大多是同级的官僚,近些时日又不曾设宴款待,未有生人……”裴林沉吟,“只我家大郎十日前回来时,带了几个手下将士在府中稍坐了片刻,随后那几位郎君便走了,不曾逗留。”

清虚子垂眸默了一会,起身对阿寒和沁瑶道:“将东西备妥,咱们这便去裴府。”

沁瑶忙点点头,一溜烟到后院去将准备行头,心里很是不安,没想到裴敏家中出了这许多异事,怪不得这两日没听到她的消息。而且听方才裴大人的描述,那梦中的怪物极有可能是僵尸,这才几日功夫,先是五牛山,再是玉泉,现是裴府,也不知在这几处作祟的是不是同一个邪物。

一时备妥,出来时,沁瑶跟鲁大打声招呼,便跟师父和阿寒坐上马车,跟在裴府的马车后去了。

————————————————————————————————————

从宫里出来,蔺效身心都很轻松,为着花朝节将沁瑶约出来之事,他一早便将手底下几桩事情做了交接,这两日休沐,可以尽情做些准备。

那日虽请了缘觉上山,可缘觉四处察看一番,并未发现邪物作祟的迹象,而他因一路护送皇上等人回长安,也无暇向缘觉细述沁瑶所见的玉泉邪物之事。

到最后,缘觉只好在玉泉附近布下天罗地网,静观其变,若那怪物去而复返,一旦落入缘觉的法阵,自然魂飞魄散。

做好如此安排,缘觉便留下几名弟子静观异象,先行下了山。

皇上知道后,只说近些时日暂不去玉泉山消暑,等缘觉等人设下的法阵捕住了邪物,再做计较。

说完,皇上想起那晚蔺效为了守护康平,几乎一夜未睡,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便唤了他近前,殷勤嘱咐了许久,又令他回家好生歇息。

蔺效出宫骑了马,想着明日便能将沁瑶约出来,脸上不免含了几分笑意,一旁蒋三郎见了,忍不住摇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明日便做新郎官呢,瞧这一脸的春风得意。”

“滚。”蔺效言简意赅回道。

“明日花朝节,长安城里但凡未出嫁的小娘子都会上街看热闹,瞿小姐自然也不例外,瞧你这副未饮先醉的德行,莫不是也约了佳人出来?”蔺效越不肯说,蒋三郎越不放过他,偏要问个彻底。

蔺效不语。

蒋三郎察言观色,哈哈一笑道:“在我面前你也不肯说实话,也罢,我原想着瞿小姐人虽好,门第上到底差了些,恐怕到时候姨父和你皇伯父未必肯同意这门亲事,可你小子竟然不声不响将人给弄到书院里去了,依照你这志在必得的架势,明年再做些手脚,就等着指婚了吧?”

蔺效挑挑眉,不承认也不否认。

常嵘在身后悄悄叹口气,放眼整个长安城,能让世子卸下心防坦然相待的也就只有一个蒋三郎了。

“好好好,这样再好不过。”蒋三郎大笑,一拍蔺效的肩膀,“既这样,我可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你嘛,马马虎虎算得一表人材,瞿小姐比你更好,才貌双全,你们二人算得上天造地设,一对璧人呐。”

笑得虽大声,但眉梢眼角到底含了几分郁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痛快的事,笑容再不见当初的明朗欢快。

蔺效看在眼里。暗叹口气,淡淡道:“你我二人好些日子未曾好好聚聚了,既然眼下都无差事在身,不如去山水楼喝一盅。”

蒋三郎先是一怔,随即笑道:“走,今日你喜事在身,该你做东。”一拍马,先往前去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2我只喜欢你作者:乔一 3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4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5第十七篇 冰狱星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