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9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赤霄虽已如幻境中一样刺入了玉尸的体内, 但刺破之处并未像众人想的那样生出裂痕, 剑刚好被卡在玉像前胸, 进不了半寸, 也退不出半寸。

蔺效一时间进退维谷, 再无他法, 惟有一味用赤霄死死顶住玉尸, 因为一旦露出半点力竭之势,立刻会被玉尸反扑。

所幸玉尸虽未被损伤根本,却也被赤霄所释出的灵力给困得动弹不得, 右臂半举不举,虽然手掌早已握成个手刀的形状,却被一股无形的力给隔在半空, 始终没法劈向蔺效。

沁瑶早引了噬魂火烧向玉尸, 可玉尸通体上下全是玉石雕刻而成,浑然一体, 全无破绽, 几条火龙缓缓绕着玉像盘旋了好一阵, 却怎么都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沁瑶见噬魂拿玉尸毫无办法, 心急如焚, 索性夺了师父的草绳,欲要飞纵到玉尸身上与她贴身肉搏。

清虚子忙一把拽住她, 低喝道:“你这是去送死!”

沁瑶眼见得蔺效被玉尸逼得又往后退了好几步,愈发焦急, 可又不敢随意破坏阵法, 只好极力让自己镇静下来道:“玉尸煞力无穷,单凭世子一人之力根本无从对抗,迟早会被玉尸反噬,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总得想想别的法子。”

清虚子先不急着答言,只令阿寒将无涯镜举得更高些,固住阵形不乱,这才正色道:“赤霄为当年剑神用自身血肉铸就,乃天下至阳至利之物,从不肯被当作俗物夺来夺去,只肯自行挑选主人,也就是说,能驾驭它的从来都不是泛泛之辈。如今玉尸现世,水火都奈她不何,惟有赤霄这等利物或可对付她一二。

“你也见了,世子已与她周旋了这么久,虽未占得便宜,却也未落下乘,说明赤霄正对这邪物的短处,只要老秃驴趁这个功夫恢复些功力,重新摆下当年智达法师对付玉尸的阵法,咱们自可脱困。”

沁瑶听了这话,转头往缘觉等人看去,果见一众僧人都垂眸静坐,缓缓吐纳调息,似在集中精神恢复功力。

方才玉尸突然杀至,缘觉还来不及跟弟子们摆出当年智达祖师的阵法,便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此后又被玉尸生出的无穷幻想困住手脚,无从施展法术。

眼下玉尸好不容易被赤霄给定住身形,缘觉等人便忙抓住机会休养生息,以便重振旗鼓。

沁瑶见状,只好耐着性子等缘觉等人恢复功力,又因放心不下蔺效,想着噬魂虽拿玉尸本体毫无办法,却能吞噬她施出的幻象,便仍引了火龙将蔺效团团护住。

蔺效苦撑许久,胸口气血翻涌不已,握剑的虎口被几乎撑裂,额前不断有豆大的汗珠滚落,模糊了他的视线。

玉尸的煞力无穷无尽,蔺效的内力隐隐有衰竭之势,他咬牙握剑,丝毫不敢退却,然而终因撑得太过辛苦,嗓间渐渐溢满甜腥,嘴角忽涌出一股温热的血。

沁瑶看得越发焦急,转头看向如同老僧入定的缘觉等人,恨不能上前将他们一个一个提拉起来,命他们火速摆阵。

蔺效的血如同梅花般,一滴一滴落在玉尸的裙上,很快便氤入玉石纹理中。

玉尸身子一震,原本僵硬的五官仿佛都微妙地挪动了位置,极为阴鹜地看着蔺效,煞气又比之前更盛了几分。

再下一刻,玉尸突然怪力暴涨,身躯如山一般压到蔺效身前,原本相互制衡的态势瞬间被打破,蔺效一时难以抵挡,身子被推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玉尸的头颅歪到蔺效的脖颈边,忽然嘴角一扯,竟缓缓张大,露出两排尖利已极的牙齿,眼看便要咬住蔺效的脖子。

清虚子直跺脚:“不好!到底让她发现了!”浑然不记得自己方才都跟沁瑶说过什么,忙持了草绳,纵身一跃,到得玉尸的背后,用草绳勒住她的脖颈拼命往后拽。

沁瑶顾不上想师父的“到底让她发现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眼见形势凶险,也急忙跟阿寒奔上前,一左一右帮着师父往后勒玉尸的脖颈。

草绳虽对玉尸左右有限,然而师徒三人一股蛮力之下,竟也将玉尸的脖子勒得往后一仰。

清虚子急声大骂缘觉:“老秃驴,这东西要咬人了!你还坐着不动,等着看世子被她化做金尸吗?”

缘觉眼睛猛的睁开,清喝一声道:“慧清、慧明、慧正、慧定,速与为师摆阵,将她引到玉泉边上去。”

就见慧清等四个大弟子齐齐应和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一人手上拿一样佛家法器:一为金片所做经卷、一为舍利子念珠、一为金刚结、一为宝伞,全是当日仓恒河下散落在玉尸墓穴外的几样佛家至宝。

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当年玉尸横空出世,四处为祸,又屠戮了佛道两界一众门徒,智达祖师为对付玉尸,几乎是日夜不眠、殚精竭虑,最后还是寻访到玉尸生平,依据她的生辰八字,这才布下了对付她的阵法,换来世间百年的太平。

他知道玉尸万年不腐,惟恐她有朝一日会破阵而出,便将对付她的一众法器、阵法都详细记录在夜兰经上,传诸后人。只是因年代久远,夜兰经难免缺页少字,加上仓恒河又几经易名,到这一代时,已经鲜有人知道当年镇压玉尸地方的便是仓恒河了。

昨日缘觉便为了这个缘故,特意回仓恒河下找寻镇压玉尸的那几样法器。

眼前形势已刻不容缓,四个大和尚各据殿中一角,将手中法器引出灵性,缓缓照向大殿当中的玉尸。

就见大殿上方兜头罩下一张光芒炽目的金网,将玉尸团团笼住。

玉尸猝不及防,被这金网所灼,原本伸颈咬向蔺效的动作一顿,眼中竟难得带了一丝恐惧,不知是记起了百年前那场恶仗,还是惧怕自己会被重新镇于冰冷的河水之下,双臂开始僵硬地撕扯困在身上那张有形无质的网,似乎极力想要挣脱开来。

她身形不断剧烈摇晃,原本趴伏在她背后的清虚子等人便被远远震开,沁瑶也没能躲过,身子着地时,后脑磕到坚硬的地面,发出咚的一声响,只觉一阵头昏脑胀,险些就此晕了过去。

忽听玉尸发出一阵阵阴冷的哀叫声, 却是缘觉手持金钵,念诵六道金刚咒,正背对着殿门,缓缓引着玉尸往外走。

原本网住玉尸的那张网仿佛多了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绳的那头便在缘觉手中的金钵里,玉尸虽然极力要定住身形,可身上那张金网密不透风,将她牢牢捆住,她煞力施展不开,只能被缘觉如同困兽一般牵引。

除了缘觉的四大弟子,其他一众大隐寺的和尚也紧随其后,齐齐颂咒,为师父和几位师兄加持阵法。

蔺效这时终于得以拔出赤霄,担心沁瑶安危,顾不上胸口撕裂般的疼,奔到沁瑶身边,蹲下身子将她搂在怀里,急唤道:“阿瑶!”

小心翼翼用手托着她的后颈,低头细看她后脑勺的情形,见虽未流血,却鼓出了好大一个包,想着她年纪虽小,却因时常跟着师父斩妖除魔,总免不了身置险境,一时心疼不已。

沁瑶晕了一会,很快便清醒了过来,见蔺效满脸焦急之色,忙从他怀里坐起来,伸手摸向自己的后脑勺,只觉肿胀一片,一碰就疼得厉害,可仍摇头道:“我没事。”

蔺效见她脸上仍有些怔忪,鬓发散乱,脸庞精致可爱,分明还带着几分稚气,忽想起康平、纪芫等人跟她一般年纪,却何曾受过这样的苦。

见玉尸暂时无暇作乱,便哄道:“缘觉方丈他们已经困住了玉尸,佛家的阵法料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在此好好歇一歇,等你头不疼了,再过去相助也不迟。”

沁瑶自昨晚从裴府出来,到现在未曾合过眼,早就又困又累了,若无玉尸在前,难保不厚着脸皮在蔺效怀里打个盹,可想起玉尸的手段千变万化,怎么也不敢就此安卧。

想起蔺效方才也受了伤,忙要说话,清虚子那边瞧见沁瑶和蔺效竟堂而皇之地在他眼皮子底下搂搂抱抱,再忍不住,重咳一声,虎着脸便朝两人杀将过来。

沁瑶脸一红,忙连滚带爬站了起来,刚要说话,就听外面佛咒声骤然变得高扬起来,几人一怔,忙奔了出去。

玉尸这时已被引到玉泉边山,原本罩住她的金网仿佛添了万钧之力,将她直往水中压去。

玉尸脸上笼罩一层黑气,仿佛已将一身煞气浓聚到极点,虽然身子正止不住地下沉,脚下的泉水却翻滚不已,原本温热的泉水浸染了她的煞气,竟溢出丝丝寒意。

缘觉等人额上青筋毕现,背上袈|裟早已湿透,比之方才蔺效对抗玉尸的情景,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位弟子当中,一位年纪最轻的,显然根基不稳,脸色白得厉害,身子摇摇晃晃,显然已到了力竭边缘。

清虚子和阿寒见状,忙要上前,以掌抵背,为他输送内力。

忽见那和尚不小心踩住河边一块卵石,脚下不稳,手中的金刚结晃了一晃。

只听一声阴冷至极的笑声,头顶天色一暗,原本已陷入河中的玉尸忽然从水中一窜而起,一把抓住清虚子身旁的阿寒,嘴一张,露出满口尖牙,欲要像方才咬蔺效那样咬住阿寒的脖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2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一集 深夜觉醒作者:我吃西红柿 3龙族3 黑月之潮(上)作者:江南 4破晓行动 第一卷作者:江右萧郎 5奶爸圣骑士作者:沉入太平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