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98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清虚子离得最近, 忙展开草绳奋力往前一扑, 一把勒住玉尸的脖颈, 极力将她往后扯去。

沁瑶也忙奔上前帮忙, 先用噬魂护住阿寒, 避免让玉尸的牙齿碰到他脖颈, 随后便用力拖住阿寒的腰身, 奋力往后拽。

可她显然已经忘了,噬魂对玉尸全身上下几乎都无威胁,就算有噬魂加持, 却也阻挡不了玉尸的牙齿离阿寒越来越近。

电光火石间,蔺效从斜刺里刺出一剑,砍向玉尸的手臂, 只听发出金石相击的声响, 玉尸经此一击,抓住阿寒的手臂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阿寒天生神力, 趁玉尸松动的功夫, 忙险险就地一滚, 就此逃开玉尸的制肘。

清虚子见阿寒脱困, 立即收回草绳, 飞身一跃,接连几个起纵, 一口气奔出去老远。

那名手持金刚结的和尚见自己惹出了大乱,忙胆战心惊固住身形, 重将法器对向玉尸。

只见当头重又结出一张金网, 直往玉尸身上罩来。

玉尸有了之前的教训,眼见阿寒已逃出一丈之外,无从再抓他回来,阴气暴涨之下,竟出其不意伸臂拽住刚跑没两步的沁瑶,一把将她拖入怀中抱住。

随后便任由那金网兜头而下,桀桀笑着,拉了沁瑶同往水中沉。

众人大惊失色,玉尸莫不是打算让沁瑶陪着她一起被镇于玉泉之下?

玉尸的双臂直如铁钳,将沁瑶死死钳住。

沁瑶挣扎一番无果,情急之下,忍不住乱踢乱骂起来。

蔺效不防有此一变,面色一黑,忙挑剑上前,狠狠刺向玉尸的胳膊。

清虚子和阿寒大惊失色,也跟着去而复返,齐齐涌上前帮忙。

然而玉尸任凭金网在自己身上收拢勒紧、任凭赤霄在双臂上砍出一道道痕迹,抵死也不肯松手,打定了主意要让沁瑶陪葬。

沁瑶见蔺效等人一眨眼便使了诸多法子,却依然没法让自己脱身出来,心里莫名发慌,不禁像小兽一般对着玉尸的手臂埋头撕咬起来。

可玉尸的手臂冰冷如铁,就算她将满口牙齿都咬碎,也都未必能在她身上咬出痕迹。

蔺效额上冷汗涔涔,一颗心直往下沉,剑在玉尸胳膊上砍了一回,又转而刺向她前胸,然而玉尸虽有动摇之势,却怎么也不肯松手。

她目光阴炽,既已打算鱼死网破,根本不将河中和岸上诸人放在眼里。

听那宝剑在身上铿铿发出交击声,她缓缓转动眼珠,冷冷看向蔺效,瞥见他白皙的脖颈,嘴里一阵发痒,一张口便要将他咬住,然而不等她移动身子,身上金网光芒一炽,她原本张开一条缝的嘴重又被迫闭上,无法再次张开。

她知晓这金网的厉害,于是再不打咬人做金尸的主意,只任凭一众法器将自己打得神魂俱散,抵死也不撒手,无论如何要拖一个人陪葬。

玉泉里的水早已分开两路,露出大片河床,沁瑶被玉尸拖得大半个身子没于泥下,巨大的恐慌之下,她平日里掩藏得极好的孩子气显露无疑,不由得大哭起来:“师父,世子,我不想做玉尸的陪葬,你们快帮我想想办法!”

“ 别怕!好孩子!师傅绝不会让你被这孽障所害!”清虚子大吼,嗓音因着惶急,不知何时已变得暗哑不堪。

蔺效全副心神都用来对付玉尸,顾不上作答,在他契而不舍的努力下,赤霄终于得以在玉尸胸前划开一道裂痕。

他大喘一口气,猛的抬眼看向玉尸,眸子里燃着能焚毁一切的烈焰,低吼道:“快放开她!”

玉尸目光淡漠,声声冷笑——就算身上就剩最后一丝力气,也断没有放开沁瑶的可能。

缘觉等人几乎已耗尽全部心力用来镇压玉尸,根本没有多余精力再帮沁瑶脱困。眼见连同清虚子等人也会一同被带入泉下,众人无奈之下,不得不跑上来拉扯清虚子等人,劝道:“道长,你们快放手吧,再不放手,不只这位师妹,连你们都得被拖到河下去。”

清虚子正咬牙帮着蔺效对抗玉尸,闻言回头对阿寒喝道:“阿寒!你快上岸!”

“不!”阿寒第一回顶撞师父,闷头发力,红着眼圈道:“阿瑶要被这怪物拖走了!我不上去,师父和阿瑶去哪,我就跟着去哪。”

清虚子大急:“你快上岸!你要敢不听师父的话,师父就是死了也绝不会再认你这个徒弟!”

缘觉听了这话,身虽不能动,却极力转动眼珠看向对面一名弟子,暗暗使出一个眼色。

那人极是机灵,立即领悟了缘觉的意思,忙领了一众师兄弟蜂拥上前,齐力拽住阿寒,不顾他的挣扎,生生将他从泥下拖了出来。

阿寒只管抱住师父,咬紧牙关不松手,众和尚合力一拖之下,便也将清虚子给拖了出来。

清虚子和阿寒甫一跌倒在岸边,面上便是一急,不顾一切的忙又要下去拖拽沁瑶,谁知刚一动,便被缘觉一众徒弟拦住。

那几个和尚含着不忍劝道:“一切有为法,世间万事皆已注定,道长若再下去,不过徒增伤亡而已。”

不等说完,见清虚子和阿寒还要上前,在缘觉的示意下,那几人索性将清虚子等人团团围住,说什么也不肯放他们下去。

与此同时,那边又有一拨徒弟自告奋勇下去拖拽蔺效。

此时沁瑶身子大半截都进了泥,绝望之下,她已然放弃逃脱的打算,见蔺效仍不肯走,急声道:“世子,你快上去!要是再不上去,连你也要被拖到泉下了!”

只听咔嚓一声,玉尸胸前的裂纹又添了好几条,纵横交错一路蔓延开去,恍如上好的白釉裂开了瓷纹。

蔺效咬牙将剑抵住玉尸,一字一句道:“我绝不会撇下你。”

玉尸听了这话,原本阴厉至极的目光骤然一凝。

沁瑶眼泪扑簌簌掉下,哭了一会,竭力抬起胳膊将蔺效往外推,含泪大声道:“能活为什么不活?非要两个人绑在一起死么?你赶紧上去,我心里没那么难受。要是再不放手,我往后都不会再理你了!”

蔺效心里一片冰凉,往后?若就此放手,哪里还有往后?

他看着沁瑶,喉间蓦的有些发涩。

她眸中有泪,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分明伸手就能触及。

出生入死,相濡以沫,说什么放手不放手?既然这辈子早已认定了她,生死攸关的当口,又怎舍得放手。

“不。”他奋力将剑又往前刺进寸许,咬牙道,“我说过,我绝不会放手。”

只听一阵喀拉声,玉像身上再一次穿来裂缝的声音。这一次,裂开的脉络不再拘于剑刃相抵之处,而是蔓延到了颈上、肩背上、乃至她精巧的下巴上。

为那剑锋逼人而来的力道,她身子几不可见的动了一动,垂眸看向蔺效。

刺她的这个人,正拼了命要将她怀中女子救出。

那样的奋不顾身,仿佛那女子是他生命之焰,而一旦失去了这女子,他的生命也将迎来长远的黑暗。

有多少年没见过如此笃定的生死相随了,不,百年来她从未遇到过,她的记忆中,由来只有欺骗和背叛。

犹如一道光落入腐烂黑暗了许久的地狱,久远的一些回忆,就这样隔了无数岁月,猝不及防的朝她扑来。

“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早已记不得在她耳旁说这句话的人的模样,留在她意识深处的,只有刻骨铭心的仇恨。

可是,到了眼下,那份执着了一百年的怨气,在眼前的两颗赤子之心面前,竟如同骄阳之下的坚冰,有渐渐消融之势。

她木然看了蔺效许久,目光里的寂寥渐渐浓得像墨,不知是再无力气抵挡,还是什么旁的原因,明明只要再坚持片刻便能让这两个年轻人陪葬,她却突然猛的松开双臂。

沁瑶身子失却依托,一头往一旁栽去。

蔺效一怔,先是不敢置信地看一眼玉尸,旋即明白过来发生了何事,忙用最快速度拔出赤霄,一把揽过沁瑶。

他惟恐有变,提起一口气,片刻无歇飞回岸上。

沁瑶怔忪了好一会,等回过神来,大抽了一口气,不顾满身泥泞,也不顾周围人的目光,靠在蔺效的脖颈上放声大哭起来。

蔺效沉默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他没有流泪的习惯,劫后余生,只能任由沁瑶的泪水打湿自己的衣襟。

可是,他嗓子里仿佛堵着一团棉花,双臂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似乎恨不能将她就此嵌入自己的身体,再也不与她分开。

清虚子急急分开人群,奔到眼前,见此情形,丢了一半的魂魄终于归了位,长长舒口气,竟破天荒忘了指责沁瑶跟蔺效太过亲昵。

玉尸此时再无依仗,亦不再抵抗,只任由金网将她缓缓压下只顾僵直地盯着遥远的青山。

到最后,她整尊玉身都缓缓沉入河床,渐至连头顶都消失在泥下,再也无从觅迹。

缘觉见玉尸伏法,念完剩下的一段金刚咒,领着弟子将阵法布完。

稍后,他双手合十看着远方,默了一会,道:“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玉尸尚存一念仁善,算是福泽有望。我寺弟子往后每日来此诵念大悲咒,直至此处怨气消退,以助她渡厄。”

众人齐声应诺。

沁瑶听着耳边绵长的诵经声,缓缓在蔺效怀中抬起头,便见昏暗的天空骤然拨云见雾,一道金灿灿的烈日重又透过山雾撒向山中万物,在这朝阳普照之下,原本笼罩山顶的阴森鬼气再不见踪影。

刹那间,虫声鸟语,蝶舞花飞,一切都变得生动起来。

沁瑶心中一片清明,擦了擦眼角的泪,轻叹一声:这漫长到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黑夜,到底是过去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二篇 银河领主作者:我吃西红柿 2神藏作者:打眼 3遮天作者:辰东 4第七篇 宇宙中崛起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