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80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这回不只是沁瑶大吃一惊, 连蔺效都露出错愕之色。

“究竟什么人要用这么阴损的法子对付师兄?”沁瑶骇然道。

话音未落, 忍不住突突打了个寒战, 心底掠过一阵既恶心又惊惧的恶感, 背后之人何其残忍、何其恶毒, 竟连个刚生下的婴孩都不肯放过。

清虚子眸中煞气涌动, 却因千头万绪, 酝酿许久,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沁瑶紧紧盯着师父,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连串异事, 思绪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清晰地串联起来,“难道说,当年有人为了对付师兄, 在书院里布下了七煞锁婴阵, 又怕被人发现书院里的冲天怨气,所以才在外面添上一层障灵阵做遮掩?”

也就是说, 书院里竟藏着所谓的阵中阵。

清虚子艰涩地叹了口气, “自从当年为师和缘觉发现你师兄被人下了这阵法之后, 这些年我们便一直在苦苦找寻布阵的所在之处, 为的就是破除阵法, 让你师兄不至于灵性消耗,乃至早早夭亡。可惜我们踏遍长安城, 都没能找到可疑之所,要不是那晚书院里突然出现怨灵, 为师进书院察看, 恐怕到现在都不能发现书院就是布阵之处。”

沁瑶淡淡道:“想来自从书院重开之后,那布阵之人加持障灵阵不能再像往常那样随心所欲,故而延误了半年一次的固阵时机,才会让书院里的怨气不小心逸出,引来了大批怨灵。”

她静静看着清虚子,重复之前的问题道:“师父,为什么布阵之人要如此处心积虑对付师兄?头先我听打听消息回来的人说,您跟缘觉不仅跟蕙妃是旧识,而且在她走后不久也跟着来了长安,更巧的是——”

她探究地看着清虚子,小心翼翼道:“您是在十九年前捡到的师兄,时间年份都对得上,您实话告诉我,师兄是不是跟蕙妃有什么关系?”

蔺效在一旁看着清虚子,阿寒当年不过一个出世不久的婴孩,却能让布阵之人想出这么离奇的法子来对付,可见其根本不可能是清虚子所说在路旁捡来的弃婴,身世背后怕牵扯了一大堆见不得光的阴私,再往下深查下去,一场腥风血雨怕是免不了了。

想到此处,他面色一凛,忽然唤停车,招了常嵘过来,低声嘱咐几句。

常嵘领命,拍马而去。

清虚子怅然地盯着眼前的虚无发了一晌呆,开口对沁瑶道:“为师当年确是认识阿绫,她虽出身官宦之家,却因庶女身份,被家人弃在城外庄子里长大。她跟母亲时常来观里烧香,由此跟为师结识,后来还跟为师结为了师兄妹,说起来——”

说着,他目光微涩地看一眼沁瑶,“她跟你性子有几分相似,面上也是如你一般的活泼明朗,但因自小遭人冷眼,骨子里比你要倔得多。”

沁瑶以往只听过蕙妃的名字,却从来没人在她面前说过她的性情,想着她韶华之年却撒手人寰,心里好生唏嘘,当下听得十分入神。

“后来苏建甫苏公子——也就是如今的缘觉到观中游乐,无意中撞见了阿绫,此后便时常借着听师尊讲道到观中来找阿绫,后来更是主动向阿绫的阿娘求亲。可还没等他回去着手安排下聘之事,阿绫便被家人从庄子里接回城内,宣布假死,强押着去了长安。苏建甫不死心,花了好些功夫,才打探到阿绫竟顶着嫡女身份进了长安的云隐书院读书,知道她可能会被选做皇子侧妃,忧心如焚,而为师也知道阿绫性子倔犟,若给人做了侧妃,怕是一辈子都过不上舒心日子了,便跟苏建甫一道连夜赶往长安,想着若有机会,怎么都要问问阿绫本人的意愿,若她不愿,哪怕将她从书院里掳出来,也不能让她不甘不愿地给人做侧室。”

他凄苦地一笑,“如今想来,当年咱们还是太年轻,将这世间的事看得太过简单了。到了长安,书院全是贵女,守备极其森严,无论苏建甫怎么想法子,别说将阿绫从书院里约出来见上一面,便是递个消息都不能。就这样蹉跎了几月,阿绫到底被当时的三皇子看中,娶回了府中做侧妃。”

“苏建甫得知消息后,如遭雷击,病了十来日才下得了地,可他依旧不死心,总说无论如何要跟阿绫见上一面,哪怕只听她说说话才行。如此又过了一月,我们总算等到了阿绫从王府出来,可没等我们找机会跟她说上话,便听一位丫鬟说,怡侧妃有了身子,处处需得谨慎,万不能大意,我们这才知道那位比阿绫先进府的怡侧妃已有了身孕。后来好不容易阿绫上马车时,我们远远瞧了她一眼,见她虽然被丫鬟前呼后拥,脸上连半分笑模样都没有,知道她过得并不顺遂,心里虽替她难过,却因人微言轻,莫可奈何,只好想法设法留意齐王府的动静。”

“谁知没过几天,阿绫竟也传出有了身孕的消息,我听了之后,放心不下,便给她卜了一卦,算出她命中那一劫正应在当年,必会有血光之灾,为师怕她生产时会有波折,索性在长安找了一家道观在长安住下,想等她平安生下孩子再回越州。苏建甫听得我说阿绫恐会有难,也不肯离去,买了一处宅子,在长安暂且安顿下来。

“在那之后,我们时常有意无意打探阿绫的消息,得知三皇子对她宠爱有加,为了她,不但驳了先皇让他娶正妃的旨意,甚至对那位早进府的怡侧妃也颇为冷淡,全副心思都放在阿绫身上,后来更早早便向先皇请旨,要立阿绫肚子里的小郎君为世子。苏建甫知道此事,连声恨骂,说阿绫既非出身贵胄,又无真心疼爱她的娘家人,三皇子这等偏宠,不但不能给她带来半分益处,只会给她招祸。我听了此话,更加忧心,几次用障眼法潜进齐王府,先前几次都能顺利摸到内院,可后来府里不知被什么人在内院外墙设下了阵法,这阵法暗含机关,若要强闯,势必会打草惊蛇,我怕给阿绫带来麻烦,只好作罢。”

“我疑心此事,回去后给三皇子算了一卦,不曾想他竟命蕴真龙,日后必登大宝,而当时风头正健的允王反倒是个功败垂成之象。也不知当时是不是有别的高人堪破了此点,甘愿到齐王府效命,所以府中才处处是道家的机关。我算得了此事,便跟苏建甫说,倘若阿绫能熬过此劫,她肚子里的孩子便是日后的太子。苏建甫听了这话,坐立不安,说即便有异士算得此卦,那人却不一定肯帮扶阿绫母子,若为旁人所用,说不得还会视她们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惜我们在长安城人微言轻,齐王府又暂未事发,我们虽然焦急,总不能贸贸然将阿绫从府中掳出。

“越离她生产日近,为师越觉不安,几乎夜夜在齐王府外徘徊,原本打算在阿绫生产那月给她打平安醮,再用旁门左道的法子引些小鬼到她身边护着她,不料她竟提前足足一月发动,我使了障眼法藏在墙头,听得府内下人议论说怡侧妃和蕙侧妃同时临盆,蕙侧妃更是有难产之虞,我心急如焚,可惜当晚齐王府早已能人异士布下了天罗地网,我根本无从闯入,于是又连忙赶回观里作法。直守到后半夜,功力几乎耗尽,阿绫的命息却已然淡若轻烟,我情知不好,奔到齐王府,可到底晚了一步,刚一近前,便听到府内传出震天哭声,阿绫已然难产死了。

清虚子说到此处,说不出的痛悔,嗓音沙哑哽咽,几乎说不下去。

沁瑶默默看着师父,即便过去了二十年,这段往事依然听得人心酸难奈,也不知师父当年怀着怎样一份牵挂,才会心甘情愿留在长安城为蕙妃做下这许多事。

“我听到消息后,失魂落魄地准备回去,谁知从府内潜出来两人,身形阵法一看便是道家中人,其中一人手中拎着布包,两人一出府,便往巷尾走去,当时天色未亮,我又躲在暗处,没让那两人发现行迹。我见那人手中的布包里不知藏着什么活物,虽被裹得严严实实,却不时动弹一二,起了疑心,跟在那二人身后,跟了一路之后,那两人到得一处无人窄巷,见里头有个大潲桶,便将布包打开,从里头掏出个婴儿,将那婴儿大头朝下丢进了潲桶。他们办完此事,便又走出那巷子,边走边道,师父真是疑神疑鬼,不过一个乡下来的小娘子,就算被封了侧妃,生出来的也不过一个贱种,又能成什么气候,倒叫咱们费这许多功夫。

“我听得手脚冰凉,果然如之前苏建甫所猜测的那般,有人为了谋夺日后,不但害死了阿绫,连她的孩子也不肯放过。我等那两人走了,奔到潲桶前,将那孩子捞出,匆匆拭净他脸面上的脏东西,又将身上衣裳脱下来给他裹上,原以为孩子被潲水所溺,定活不得了,没想到这孩子命格奇硬,憋了一会,竟又哇哇大哭起来。

“我暗道不好,忙胡乱扯下中衣一角,将面目遮掉大半,免得被人认出相貌,又抱着孩子跃到墙上,准备逃出窄巷,可没等到刚才那两人去而复返,巷口便追上来一名年轻男子,此人功夫不差,轻功又甚是出众,险些叫他追上了我,我手中抱着孩子,在巷中施展不开,只好顺着原路奔出巷子,谁知刚一出去,便见地上躺着刚才那两人的尸首,显见得都是被这年轻男人给灭了口。

“我左奔右逃,街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光天化日之下,那人不敢明目张胆刺杀我,只敢一路紧紧跟随。我瞅准机会,奔到了人最多的西市,借着人潮做掩蔽,才好不容易将那人甩掉。“

沁瑶了然道:“这孩子便是师兄?”

清虚子长长叹口气,算是默认。

虽然早已有了猜测,但亲眼得到师父证实,沁瑶仍错愕了好一阵,原来师兄竟是皇子,那宫里那位太子是怎么回事?

蔺效却道:“道长,当时那年轻男人长什么模样,你可还记得?”

清虚子摇摇头,“只知道他年纪约二十多岁,个子不高,从头到尾,脸上的五官都僵硬不动,一看便知做了易容,绝不会是他的真面目。”

沁瑶听到这,忽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那位李天师哑巴徒弟的画像,从画像上看,哑巴徒弟的五官也颇有违和之感,不知跟这个追杀师父的年轻男人有没有关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锦衣卫大人作者:伊人睽睽 2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3龙族2 哀悼之翼(龙族前传)作者:江南 4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5全职法师作者: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