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81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我将你师兄救出之后, 不敢出城, 径直去找苏建甫, 他早在长安买了一处宅子, 因这宅子是前朝一位将军所制, 府里有不少暗道, 我们便将孩子藏在宅子的暗道里, 怕被人发现踪迹,不敢请乳娘,只给孩子喂些米汤, 亏得孩子在胎里养得好,十足结实,竟也长得奇快, 我才知道这孩子是百年难见的纯阳之体, 相较于旁的孩子,极好养活。过了三月之后, 我们见府外风平浪静, 出去打探消息, 便听说齐王府那晚两名侧妃生产, 蕙侧妃难产而亡, 孩子却活了下来,另一名怡侧妃倒是无事, 可孩子一生下来就夭折了。三皇子痛失蕙侧妃,悲痛交加, 生了一场大病, 听说病得极重,险些没熬过去。

“我们这才知道,怡侧妃便是背后做局之人,只不知道是她本身便身怀异术,还是身边有人辅佐,算得了阿寒日后会登大宝,怕自己出头无望,便害死阿绫母子,将自己的孩子顶了阿寒的命格。”

这一连串的消息太让人震惊,哪怕沁瑶和蔺效早已猜到了真相,仍惊得好半天无法接词。

“就这样长到半岁,你师兄已表现得比平常孩子要聪明,一见我和苏建甫便笑,时常将自己手中的吃食分给旁人,还会张口咿呀作语,不知道是不是知道阿娘不在身边的缘故,乖觉得很,夜间从不啼哭,也从不缠磨人。可长到一岁时,却突然变得呆笨起来,到三岁时,更是愈加痴傻,别说说句完整的话,竟连我和苏建甫都认不得了,我看这孩子印堂黑气浓聚,眼中的灵气少了许多,跟半岁时判若两人,忽然想起一种古老的道家邪术,疑心有人给他施了七煞锁婴阵,便试着炼制了定魂丸给你师兄吃,一吃定魂丸,你师兄的痴傻情形又会好转许多,我这才知道早先的猜测没错。想来是那怡侧妃知道你师兄被人救出,遍寻不到,寝食难安,便用这阴毒法子让他变得痴傻,若没有定魂丸续命,不出十年便会暴毙而亡。天可怜见,当年布阵时,少了你师兄的鲜血做饵,阵法少了几分煞力,你师兄的灵气不至于在我们发现问题之前便消耗殆尽,若是那样,即便日后破了阵,你师兄的心智也回不来了。”

“您是说,只要能破了七煞锁婴阵,师兄的心智便有法子恢复如常?”沁瑶先听得满心悲愤,可听到最后一句,又不免大喜。

清虚子道:“布阵时,你师兄不在他们手上,他们无法取得他的鲜血,因而阵法少了几分邪性,若能破阵,你师兄的心智不见得不能恢复。”

沁瑶红着眼圈点点头,“难怪那晚您在书院逗留了许久不肯走,后来又几次打听书院之事,可见您当时已发现书院便是设阵所在,有心替师兄破阵,却因怕打草惊蛇迟迟不敢行动。”

清虚子恨道:“那妇人虽然没有皇后的名分,却已稳坐后宫多年,在朝内朝外势力盘根错节,岂是我一个道士轻易便能撼动?为师不怕破不了阵,却怕不小心暴露你师兄的身世,给他惹来杀身之祸。这些年缘觉一直在寻机会替阿绫报仇,可为师知道,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越到近年,为师越盼着你师兄能平平安安地度过余生,千万别再卷到腥风血雨中。可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没能躲过那妇人的暗算。”

蔺效听完清虚子一席话,面上虽不显,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

倘若清虚子说的属实,此事已涉及江山社稷,势必会引来一场震动朝纲的争斗,不光是清虚子师徒暴露的问题,连沁瑶也已经卷入其中,依照怡妃多年的作风,断不会等到事态继续发酵,很快便会采取行动,他绝不能让沁瑶因此事受到半点波折,需得想法子护着沁瑶全身而退才行,是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得全力谋划,若一招不慎,便会身陷死局。

棘手的是,不知是光只有怡妃一人在背后操纵,还是连太子和吴王也已知道其中详情,若是后者,太子怕不会让人动摇他的东宫之位,无论如何都会想法子找到清虚子师徒。

正皱眉思忖接下来的部署,却听沁瑶带着恍悟的意味道:“师父,您可还记得当日玉尸曾想让师兄做金尸,可后来世子上山后,玉尸又几次欲咬世子,我当时好生不解,可您和缘觉方丈却分明知道其中缘故,却怎么也不肯告诉我。我现在明白了,原来师兄跟世子都是皇室中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那玉尸百年前被皇帝所负,最恨他的后人,因而她诱惑人做金尸,第一个条件便是让人杀死自己的挚亲,想来她最愿意看到的便是皇室中人自相残杀,而您曾说玉尸的第二个条件凌驾于一切条件之上,我估计,这所谓的第二个条件,便是金尸一定要是皇室中人。

“当然,若是两个条件能同时满足,她必然更加称心,若只能满足第二个,她也乐见其成,因为就算害不到当年那位皇帝,但能让他后人跟她一样做个不容于天道的金尸,也总算能让心里憋的怨气稍减一二。 ”

清虚子没料到沁瑶的思维如此跳跃,懵了一瞬,哭笑不得道:“你这孩子,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能想起来那煞物?”

沁瑶讪讪道:“我这不对当初玉尸的条件一直存着疑惑,找了许久都没找到答案嘛,好不容易想明白其中关窍了,忍不住跟您说道说道。”

蔺效却掀帘看一眼车外,对沁瑶和清虚子道:“我们先在此处下车,再从府内去密宅。这段时日,道长和师兄需得暂且藏在密宅中,不能让人发现行踪,等一切尘埃落定,再另作安排。”

几人下了车,见是一座极肃穆僻静的宅子,乃是澜王府的一处别府。

府门口早有管事模样的人束手而立。

蔺效领着几人一路穿过庭院,到得正房,在书柜后打开机关,启开密道,等一行人入内后,旋即关门。

暗道内甚是黑暗,清虚子不得不掏出火折子点亮。

沁瑶边走边想,没想到这澜王府的别院内竟还藏有密道,看这宅子的年头,不像是蔺效吩咐人所挖,难道是阿翁令人挖凿的不成?

可他老人家没事挖这密道做什么?莫不是怕长安有变,随时准备遁到密宅中去,以便自保?可看阿翁那副闲云野鹤的模样,又实在不像懂得未雨绸缪之人。

她想了一回,暗暗摇头,不对,当年几个争储失败的皇子中,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有阿翁一个得以全身而退,若说阿翁全没有机算,怕是早已被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在密道中走了许久,道路忽然变窄,蔺效道:“已到了。”说着,便越过一行人,在墙上摸索一阵,启开门道,领着众人出去。

沁瑶到了地上,举目四望,见是一间小宅院,周遭一无人声,素静非常,不知在什么地界,院内倒是早已候着若干仆从,见了蔺效等人,不见惊讶,像是早已习惯了随时候命。

蔺效领着师徒二人中间主屋,屋内甚是暖和,摆设器具亦十分齐全。

坐下之后,连饮了好几口仆人奉上的热茶,沁瑶才觉得身上那股冷飕飕的寒意好了许多。

蔺效见沁瑶脸色见转,便对清虚子道:“道长,您不妨告诉我,您将师兄藏在了何处,此处不比别处,算得隐蔽安全,不如我早些将他接过来。”

清虚子沉吟了一会,他如今跟蔺效已同在一条船上,猜忌防备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糕,还不如早早放下芥蒂,跟蔺效联起手来共同御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3元龙作者:任怨 4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 5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