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12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夏芫何曾这样被人当众下过脸, 原本柔婉的神情顿时有些维持不住, 欲笑不笑地僵在脸上。

康平压根没注意到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见夏芫面色难看, 忘了继续跟陈渝淇呱噪, 奇道:“怎么了?突然就不高兴了。”

夏芫深吸了几口气, 直到胸口那股憋得慌的感觉稍有缓解, 这才重新露出个恬淡的笑容,转头对康平道:“方才胸口疼了一下,不过这会又好了。”

康平哦了一声, 道:“你这身子三天两头的不舒服,回头让余若水给你调理调理。”

不等夏芫回答,一左一右拉了她和冯初月上马车, 兴致高昂道:“好些日子没吃你们府上厨子做的炙鹿肉, 中午去你们家用午膳,下午再回宫。”

几人上车。

冯初月挨在康平身边坐了, 掀开窗帘往外一看, 见夏荻仍旧沉默地站在马车旁, 脸色阴晴不定, 不知在想些什么, 忍不住含着几分羞意提醒他道:“夏公子——”

夏荻这才回过神来,回头见妹妹等人都上了马车, 只好也翻身上了马,令车夫回韦国公府。

那边瞿府的马车早已走了。

沁瑶亲亲热热地搂着瞿陈氏的脖子, 笑道:“阿娘, 我好些日子没吃过您做的菜了,午膳时我想吃您做的乳酪饼,还有蟹黄毕罗。”

“好好好。”瞿陈氏最喜欢替两个孩子张罗膳食,但凡沁瑶兄妹在家,一粥一饭无不讲究,就为了兄妹俩能都吃得高兴。

瞿子誉在一旁看着沁瑶,忽然开口道:“昨日澜王府送了些中秋节的节礼过来。”

沁瑶听见,先是一怔,随后脸迅速地红了起来,虽然仍旧搂着瞿陈氏的脖子,却不敢再像方才那样跟母亲对视了。

瞿陈氏看在眼里,佯怒地轻点一下沁瑶的额头道:“你哥哥早已告诉我和你阿爷了。”

沁瑶耷拉着脑袋,不敢接腔。她早该想到,这么大的事,哥哥怎会瞒着爷娘,估计早已将他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诉他们了。

“我和你阿爷知道这事以后,几个晚上都没睡好,从前可从未听你提起过,怎么就突然冒出个澜王世子了?你阿爷那日忍不住,跑到青云观问你师父,谁知你师父那么个暴性子,竟也跟你哥哥的说法一样,说‘这人虽然出身锦绣,品行却着实不差,若阿瑶自己也愿意,便由着他们去吧’。你阿爷这回彻底没主意了,他虽以前也见过几回澜王世子,可对此人的了解着实泛泛,毕竟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总不能等赐婚真的下来,稀里糊涂就把你嫁了。”

沁瑶窘迫地只顾用手指绞着裙上的茜色束带,一句话都说不出。

瞿陈氏是过来人,见女儿这幅模样,哪还有不明白的,想起冯伯玉,不由带着几分遗憾叹口气,接着道:“你阿爷想着,怎么着都得跟这人见上一面,亲口听听他怎么说,谁知还没等你爹去找人,昨日澜王府的王爷竟派人送了节礼和拜帖来,说王爷今日要来拜访。”

沁瑶震惊地抬起头,“今日?”

“可不是。”瞿陈氏看着女儿,“昨日过来送节礼那人是这么说的,帖子上也写得明白,所以我和你阿爷天没亮便起来张罗,生怕慢怠了客人。昨日那节礼也极是丰厚,都是些闻所未闻的佳酿珍馔,听说都是西域来的。因这里头含着几层意思,我跟你阿爷也不敢拒绝,只好收了。”

沁瑶又红着脸垂下头。

瞿陈氏斜睨着沁瑶,不再说话,只暗暗想着,若澜王爷真是为了两个孩子指婚之事而来,那位澜王世子待沁瑶倒的确有几分真心,边边角角都顾及到了,竟如此慎重其事,,给了他们瞿氏夫妇一份应有的尊重。

而不是一味地用皇权压人。

瞿子誉也想不到蔺效这般言出必行,心里之前的隐忧消散了不少,抬头见沁瑶窘迫地说不出话,微微笑道:“别光顾着害臊,跟阿娘说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一会王爷若真是替儿子过来探路,你可愿意嫁给澜王世子?”

沁瑶头埋到瞿陈氏怀里,恨不能用袖子掩面,好一会,偷偷抬眼,见母亲和哥哥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只好红着脸点点头。

瞿陈氏拧了沁瑶的脸颊,故作恨恨道:“女大不中留,如今阿娘可算是明白这句话了。”

到下午时,澜王果然前来拜访。

沁瑶待在自己的小院里没敢出去,采蘋自告奋勇跑到前院去打探,回来时只说:“王爷脸色不太好,像刚大病了一场,看着恹恹的,说话倒是很客气,一点都没有王爷架子。在前厅喝了会茶,便跟老爷到书房说话去了,门关得严严实实的,谁也不让近前。”

沁瑶正坐在自己的妆台前,将蔺效送她的梅花簪和东珠小心安放到妆匣里,听采蘋这么一说,忽然想起那日曾见澜王怒气冲天从酒楼出来,模样好不吓人,记得当时就觉奇怪,如今看来,澜王不光当时生气,事后莫非还气得病了一场,也不知当日究竟发生了何事,能将他气成这样。

想来病愈没多久,便被蔺效说动,前来拜会她爷娘了。

想到蔺效行起事来远比自己想得还要果敢干脆,沁瑶心里又如同饮了蜜一般,沁甜沁甜的。

到了晚上,瞿家人在一处吃饭。

不知下午澜王跟父亲说了什么,父亲脸上红光满面的。

饮了一口酒,瞿恩泽觑着沁瑶道:“你这孩子,什么事都不跟爷娘说,亏得澜王爷行事还算谦和周到,不是那等仗势压人之人,否则恐怕赐婚的圣旨都送到家门口了,你爷娘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他这些年兢兢业业为官,老老实实做人,从未打过攀龙附凤的主意,眼见得一双儿女都大了,本想替儿女各自选一门门当户对的姻缘,可还未等他们采取行动,沁瑶竟不声不响给他们弄回来一个世子女婿。

沁瑶自知理亏,只管埋头扒饭,不敢接茬。

瞿恩泽又转头跟瞿陈氏道:“听王爷的意思,皇上不久便会赐婚,咱们阿瑶的嫁妆虽这些年断断续续也置了不少,可嫁入王府却又另一说,少不得再多多添置,免得让人看轻了。”

瞿子誉垂下眼睛,想起上回曾听王以坤说起,蔺效的母亲是百年世家郑氏之女,当年嫁入澜王府时,嫁妆甚是丰盛,直至今日,仍有不少长安人记得当日盛况,茶余饭后,常拿来比对今日世家联姻时新娘子的嫁妆。

父亲虽是一片拳拳爱女之心,却不想瞿家就算倾尽全家,只怕也比不上当日澜王妃嫁妆的十分之一。然而这话想想便罢,真说出口不免变味,毕竟给沁瑶多准备嫁妆总归没坏处,只要爷娘不因此盲目张罗甚或自责就好。

沁瑶没想到父亲竟顺势当着她的面谈论起她的嫁妆来了,哪还坐得住,一溜烟便回了房。

第二日沁瑶早早便出了门,预备去青云观找师父和师兄,送些中秋节的应景甜点,再在晌午之前赶回来。

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金桂悄悄开遍了长安城的每一个角落,马车驰过时,秋风吹开帘子,送来一阵馥郁到极致的清香,一如沁瑶此时的心情。

行至一半,马车忽然停下,就听鲁大在外恭恭敬敬道:“世子。”

沁瑶忙掀帘一看,果见蔺效正骑马候在车前,瞧见沁瑶出来,笑道:“我刚从宫里出来,本想去找你,常嵘说你去了青云观。”

沁瑶愉悦地笑了起来,“我正要去给师父送节礼呢。”

抬眼见他头上戴着金冠,腰束玉带,身上按品级穿着蟒袍,打扮得极为隆重,暗想莫不是今日中秋,他需在宫里跟皇上等人同宴。

蔺效仿佛知道沁瑶在想什么,策马近前道:“皇上晚上在太液池设宴,白日却无事。”

所以便来找她了。

沁瑶越发高兴,嗯了一声道:“那,咱们走吧。”

蔺效便令鲁大重新驾车,策马随行,不时跟沁瑶说话。

沁瑶耳中听着他清澈愉悦的声音,忍不住不时掀开窗帘瞧他一眼,不无遗憾地想,午膳时母亲做了好些拿手的菜,若蔺效也能一道到家中用膳就好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我吃西红柿 2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4第六卷:当年事作者:无罪 5第十八篇 祖神教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