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6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沁瑶听了这话, 忙支楞起耳朵, 听夏芫如何回答。

沉默了好一会, 夏芫才幽幽开口道:“七哥, 婚姻大事岂同儿戏, 若我不经父母首肯便与人私相授受, 与文君红拂之流有什么分别?在七哥心中, 我就是这等不自重的女子么?”

吴王一惊,暗悔自己逼得太紧,竟让夏芫萌生退意, 忙道:“阿芫,你别生气,是七哥太心急了, 我不该这般逼你。可是你该知道, 最多不过一年,父皇便会为我指婚, 而且看父皇的意思, 多半就会在这一届云隐书院里的女学生里挑选王妃, 最迟明年, 我的婚事便会定下来了。”

夏芫似乎有些错愕, 迟疑了好一会,忍不住道:“那六哥和……十一哥也会被指婚吗?”

“那是自然。”吴王道, “父皇重开云隐书院,本就有为宗室子弟遴选佳妇的意思, 不光六哥和十一, 那几个尚未娶亲的郡王、国公的子弟均会在指婚之列。”

沁瑶身子险些一晃,云隐书院的一众学生竟会被皇上指婚?那她到时候会不会也被皇上乱点鸳鸯谱啊?

蔺效听沁瑶的气息瞬间变重了几分,不敢回眼看她,他当时使手段将沁瑶的名字添到书院的名单里,确实存了求皇伯父赐婚之意,此时无意被吴王道破,惟恐沁瑶就此怀疑到他身上去。

就听夏芫道:“七哥,往后的事往后再说,只说眼下,我实在是困乏得不行了,再不回寝宫睡觉,明日只怕就起不来了。”

吴王的声音有些失落,闷闷道:“好,七哥这便送你回寝宫。”

脚步声重又响起,两人似乎预备离去,可刚走两步,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断喝:“什么人?”

沁瑶一愣,忙从树后往外探头一看,就见树林外走来一行羽林军将士,领头那人走到吴王面前,面色微变,忙低头道:“见过吴王殿下。”

吴王将夏芫拉到身后,淡淡道:“此处没你们的事,都退下吧。”

那人犹豫了一会,到底没敢抬头打量吴王身后的女子,行了个礼,领着手下仍往原路去了。

等吴王等人都走了,沁瑶和蔺效这才从树后出来。

沁瑶迅速整理了一番方才吴王和夏芫的对话,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夏芫的那根簪子是用吴王送她的东海寒玉做的,至于做簪子的地点,十有□□就是润玉斋。

第二,夏芫虽然出来跟吴王幽会,却显然对他并无情意,不说她有意在众人面前隐瞒东海寒玉的来历,便是方才两人一番对话,夏芫由始至终冷静自持,全然没有裴敏提起许慎明时那种含羞带臊的小女儿情态,可见她分明无意,却偏要让吴王对她欲罢不能,其为人心性,可见一斑。

对比之下,裴敏的真,显得多么难能可贵。

这样一想,沁瑶愈发地憎恶起许慎明来,只恨不能立时替裴敏狠狠出一口恶气,方才耿耿于怀的书院赐婚一事倒暂且撇到了一旁。

蔺效心里却是另一番思量,那日他在润玉斋替沁瑶买下簪子,出来时恰好遇到夏芫,记得当时两人寒暄了几句,他便急着回宫办差,此后虽一直在寻机会将簪子送给沁瑶,却不曾在任何人面前流露过痕迹,怎么没过多久,夏芫竟也拿东海寒玉做了根簪子?

但听方才七哥说是根杏花簪,与沁瑶的雪中寻梅簪又有不同,那么,许是巧合也未可知。

虽如此想,蔺效毕竟锦绣膏粱中长大,自来没少见识妇人的宫闱手段,细思前因后果,到底对夏芫起了一丝疑心。

沁瑶转头一看,见蔺效面无表情看着夏芫远去的背影,疑惑地问:“怎么了?”

在她的印象里,蔺效虽然不常说笑,却很少有这样目光森冷的时候。

蔺效回过神来,看向沁瑶,脸色见缓道:“无事。”

沁瑶点点头,蔺效却又道:“阿瑶,你在书院里与人交往时,不妨多留些心。”

沁瑶听到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眸光微动,刚要说话,便听树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常嵘低低唤道:“世子,皇上正着人到处找你呢。”

这个时辰,按理说皇伯父早就睡了,突然找他,多半有什么要紧的事。

蔺效迟疑了一会,忽想起过几日花朝节,云隐书院许会放假,不如到时候做些安排,将沁瑶邀出来,再对她吐露心迹也不迟。

这样想着,他脸色总算好看了些,对沁瑶低声道:“你也累了小半夜了,我先让常嵘送你回寝宫。”

沁瑶听到这话,不敢耽误蔺效办差,忙点点头,跟着常嵘走了。

蔺效到了永安殿,远远便见殿内灯火通明,宫人们神色惶急地进进出出,隐隐可辨女子的哭闹声。

等进了内殿,米公公正张罗人去长安城请得道高僧,“连夜下山,连夜下山,什么?怕摔死?哎哟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狗东西,这个时候还敢讨价还价?没见康平公主魇住了么——”

转头见到蔺效,面色一缓,迎上前道:“世子,皇上正找您呢,快请进吧。”

康平魇住了?蔺效怔了怔,随即快步进了屋,果然屋内站了许多人,不止皇上和怡妃,连太子等人都在,全围在床前,将诺大一个镶金砌玉的拔步床遮了个严严实实。

康平嘹亮的哭声清晰地透过人墙传出来:“好大一个鬼,就站在殿外的台阶下看着我,走起路来一蹦一蹦的,嘴里还有大獠牙,看着好吓人,呜呜呜。”

蔺效听了这话,诧异得忘了迈步。

床前有人回头看到蔺效,起身道:“十一哥哥。”姿态娴雅,声音柔婉,正是夏芫。

她跟吴王两人各自站在床头和床尾,神态极其自然,若不是蔺效亲眼所见,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二人方才还曾私自幽会。

康平听了这话,忙扒开眼前的人墙往外一看,看见蔺效,嘴角往下一撇,哭道:“十一哥!你快来!我方才见鬼了!”

蔺效虽然时常嫌康平呱噪,可毕竟小时一处长大,感情算得深厚,眼见得她吓得六神无主的模样,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到了近前,还未说话,康平猛一把拽住他的袖子道:“十一哥,你不知道方才有多吓人。我睡着了三回,竟然三回都做同样的梦。一个高高大大的鬼站在殿外的台阶下,一蹦一蹦地想上来,可他刚上了台阶,就突然冒出一道黄光,将它给拦在下面,不让它进来,可它就是不走。”

蔺效听了这话,越发心惊,怎会有这么巧合之事,莫非沁瑶料得果然不错,那鬼竟真从水中上来,试图到各处寝殿害人,而那道黄光,莫不是沁瑶设的六合阵。

怡妃心疼不已地将康平搂在怀里,哄她:“好孩子,都说了世上没有鬼,你方才不过在因晚上在水中玩了许久,消耗了心神,这才睡得不安稳,你看,眼下有这么多人在这陪你,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阿娘你别哄我,哪有做噩梦光做同一个梦的?而且这梦也太真切了,那鬼身上湿漉漉的,就跟在我眼前似的,我连它手上的长指甲都看得清清楚楚。”

“惟谨。”皇上本一直沉吟不语,听到这,终于下定决心道:“你速从羽林军中选出一队将士,让他们速速下山去请缘觉方丈,说玉泉山有些不妥,让他即刻上山。”

“是。”蔺效应了,他本来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今晚的事向皇伯父汇报,听得皇伯父已决定请缘觉上山,不由微松口气,以缘觉的法力之高,自然没必要再将沁瑶牵扯进来。

刚要下去部署,皇上想起什么,忽道:“缘觉一时半会赶不过来,十一,我记得父皇赠你的赤霄有辟邪之效,不如你今夜便在永安殿陪着康平,若真有邪物,有你的赤霄坐镇,想来那邪物也不敢再来滋扰了。”

“这话极是。”太子也对皇祖父赠蔺效赤霄之事印象颇深,忙出言表示附议。

夏芫听了这话,忽怯怯地对德荣公主道:“听康平说得这么吓人,我也好生害怕,不敢回寝宫歇息了。”

康平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阿芫,你别走,留在这陪我!十一哥,你也不许走!”

蔺效忙道:“能辟邪的是赤霄,又不是十一哥,一会我将赤霄留在此处便是,想来那邪物断不敢再来害你了。”

“可我记得赤霄认主,一旦离了主人,便毫无异能了,这也是赤霄虽威震天下,却不曾引得天下人争斗不休的缘故。”太子又开口了,“十一,若你单留剑在此处,恐怕未必能有什么效用。”

怡妃见康平又吵闹起来,忙道:“十一,康平既然害怕,你今夜便陪着她吧,内殿不方便,你便在外殿歇息,辛苦一夜,等明日回了长安再做安排。”

皇上也含着愧意道:“惟谨,便如怡妃所说,辛苦一夜罢,等回了宫,皇伯父再好好补偿你。”

蔺效只好垂眸应是。

吵嚷了一通,各人重又回各人的寝宫,只有夏芫被康平强行留下,也宿在了永安殿。

许是沁瑶之前布好的六合阵未被破坏,之后一夜倒也相安无事,康平也未再梦魇。

到了第二日,晨光乍现,诸祟皆退,夏芫在床上静静躺了一会,见康平还未醒转,便下床穿好衣裳,悄悄走到外殿。

就见蔺效怀中抱着佩剑,正背靠在殿门打盹,一缕晨光透过窗棱洒在他的侧脸上,愈发显得他肤色白皙,鼻梁高挺,嘴唇和下巴的线条尤为好看。

夏芫一时有些移不开目光,刚想再走近些,内殿忽传来康平的声音道:“阿芫,阿芫你去哪了。”

夏芫吓一跳 ,不敢再看蔺效,忙提裙跑回内殿。

——————————————————

沁瑶一醒来,裴敏和王应宁便对她说方才宫人来传话,说皇上不再继续在玉泉山消暑了,今日便要启程下山。

沁瑶一点也不意外,见宫人催的急,忙跟着王应宁等人收拾行囊。

等用过早膳,诸女重又坐上来时的马车回长安。

马车刚要启动,便见一行羽林军开路,引着一群和尚上山来了。

沁瑶一眼便认出领头的缘觉,见他虽衣饰洁净,可神色难掩疲惫,不免生出几分诧异,莫非昨晚蔺效回去后还发生了什么异事,竟连夜将缘觉从长安接上了玉泉山。

下山时,刘冰玉等人感慨缘觉方丈气度不凡,八卦他年轻时该是何等俊朗的美男子,裴敏却拉着沁瑶细算还有几日放假。

“不过五日,我便能回家见到哥哥了。”裴敏喜滋滋地笑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3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4第三卷 西林的征途作者:猫腻 5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