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31章 岂能不说

第131章 岂能不说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压根没多想,封明反手就将人扣进自己怀里,抱得死紧。

铁打似的手臂,勒得风月喘不过气地咳嗽,伸手想揍他吧,看看自己柔弱的小拳头,她叹了口气,翻着白眼道:“封将军,自重啊。”

“自重?”捏着她的肩骨,封明松开她,双眼灼灼如星:“那是什么意思?”

风月:“……”

伸手弹了弹他的手,她有点头疼地道:“关家获罪,你我之间婚事已经自动解除,就算是老朋友久违重逢,您也不必这样。”

眉头皱了皱,封明不甘不愿地收回手,认真地看着她道:“我知道你一定是想回来报仇,我不急着跟你谈儿女情长,你要做什么,我帮你。”

“不必麻烦了。”风月捂脸:“您要是没来,贺兰长德都死了。”

贺兰长德?

这才想起来自己出来的目的,封明伸手拽着她就回到贺兰长德面前,皱眉道:“他都已经半死不活了,与其杀了,你不如留着他提供呈堂证供,证明关将军是无辜的。”

“不。”风月摇头:“我就想杀了他。”

“……你原先挺聪明的,现在怎么这么鲁莽?”盯着她摇头,封明对罗昊道:“把人捆起来,送去孝王府吧。”

“孝王府?”风月很是不解:“那是什么地方?”

“殷沉璧的新巢穴。”一把扛起她,封明单手拉着马鞍上马:“他被封了孝亲王,你不知道吗?”

怎么会是亲王?挣扎着在马上坐下,风月问:“皇帝还不打算立太子?”

“魏国已经有太子了,二皇子魏沉玦。”

啥?!猛地想起殷戈止那会儿的眼神,风月倒吸一口凉气:“皇帝是疯了吧,放着殷戈止这样的人才不封太子,去封个碌碌无为的二皇子?”

“我也想不明白。”策马往前走,封明不爽地道:“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他智勇双全,是当世难得的栋梁之才,若为君主,当是百世明主,能护魏国江山乱世中得存。换了二皇子,那就难说了。”

沉默良久,风月轻笑了一声:“那可真是能走到一条路上去了。”

先前魏文帝花言巧语的,把殷戈止教得多偏袒皇室啊!如今真面目揭下来了,殷戈止那般是非分明的人,怕是不会再毫无理智地护着皇帝了。

可是,他到底已经离国一年有余,当真能与皇帝对抗吗?

想着想着就已经到了孝亲王府,封明勒马,沉声问了一句:“你已经见过大皇子了,也让他知道了你是关清越了,是么?”

风月点头,又有点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他自己说的。”抱她下马,封明有点不高兴:“你还喜欢他啊?”

“瞎扯!”别开头,风月眯着眼睛看着后头被罗昊捆着拎下马的贺兰长德:“早就不喜欢了。”

是吗!眼睛一亮,封明咧嘴就笑了,分明很是英俊的脸,硬生生被他笑得眉毛不见眼的,看得风月心里感慨。

年少不懂感情,就觉得非要嫁给自己喜

欢的人才行,一点也不珍惜身边对自己好的人。到如今发现自己太冲动的时候,也已经回不了头了。

“走吧,进去再说。”

“嗯。”

殷戈止已经准备就寝了,房门突然又被人踹了一脚,接着就听得外头封明的声音响起:“竟然还栓着门,殷沉璧,你属乌龟的?”

不在意地翻了个身,殷戈止转脸继续睡,却冷不防听见了风月的声音。

“殿下,我们抓着贺兰长德了。”

心口一紧,他翻身坐起,很是不敢置信地看向房门方向。

方才封明走的时候不是还不知道她的下落吗?这才过了多久,两人怎么会一起过来了?

他没睡醒?

屏息听了听外头的动静,没听见他们再说话,殷戈止松了神色,拍了拍自己心口。

幻听而已。

“主子已经休息了。”然而,气刚松出去,观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些无奈:“您二位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

看了一眼后头半死不活的贺兰长德,风月耸肩,正想说明天就明天吧,先回去睡一觉这人也跑不掉,但是面前的门竟然毫无征兆地打开了!

屋子里没点灯,殷戈止的神色看起来很阴暗,居高临下地看着门口的两个人,长发披散,眼神不满:“很吵。”

察觉到这位爷心情很糟糕,风月下意识地缩了脖子:“呃,您很困的话,那还是明天说吧。”

封明眼里神色流转,男人的心事,还是男人看得明白,他几乎立马就知道了殷戈止心情不好的原因,当即就兴高采烈地把手往风月肩膀上一搭,耀武扬威地道:“怎么?不是不想我找到她吗?我找到了呀,你气不气?”

对于这种不怕死的挑衅行为,风月皱眉,立马拿开他的手,护着自己的小命,躲到了观止身后。

殷戈止指节咔擦作响,出手极快,跨出门抓过封明就是一个过肩摔!

封明也料到他要动手,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地,轻哼一声道:“恼羞成怒?”

“不。”殷戈止沉着脸道:“被人吵醒有些烦躁,拿你冷静冷静。”

说着,闪身就朝他攻去。

封明心情好,压根无心恋战,左躲右闪,身姿矫健,时不时还冲人家笑:“大皇子息怒啊,咱们来是有正事的。”

眼看着殷戈止要大开杀戒了,风月连忙喊了一声:“殿下,您看一眼这儿!”

身形一顿,殷戈止满眼戾气地回头,就看见了风月指着的贺兰长德。

“殿下!”与方才贼眉鼠眼慌乱不已的样子完全不同,贺兰长德眉目间满是委屈,抖着声音喊:“殿下救救卑职啊!”

看着他,殷戈止收了手,慢慢走过来,神色恢复了正常:“长德?”

一听这亲切的称呼,贺兰长德顿时感觉有了生的希望,哀嚎起来:“殿下,卑职没有背叛殿下,卑职有话要说啊!”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封明皱眉。

眼珠子慌乱地四处

转着,贺兰长德道:“卑职不知道殿下为何会相信贼人所言,认为是卑职出卖了殿下,但殿下,您不记得了吗?卑职跟在您身边五年了,多少次用身子替殿下挡过砍过来的刀剑?咱们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啊!您已经冤枉了一次关将军,难不成这次还要冤枉卑职吗!”

这言辞凿凿,配合着他身下流着的血,看得风月都有些动摇了,忍不住多想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是易国如临死之前,故意拉他下水的?

然而,殷戈止慢慢蹲了下来,看着面前这人,平静地道:“你头一年跟着我的时候,一腔热血,满脸忠诚,所以我将你提拔成百夫长,带你一起征战。”

“第二年,你行为也无差漏,替我挡过刀,忠心耿耿,功夫也进步了,所以我提拔你做副将。”

“第三年,你说旧病复发,不愿意去冲锋营,我同意了,带你在身边,让你传递军令。”

“第四年,你收了人的礼钱,提拔一个世家子弟入军做百夫长,念在你家有病母,我只是寻了由头将那人贬了,并且用其他理由轻罚了你。”

“第五年,我忙于征战,并未注意你。平昌之战后,你退到澧都,当上了官。现在想来,我有个问题想让你作答:你哪来的银子通融关系,当上这监察使的?”

额头上冷汗直冒,贺兰长德眼里满是惊慌,他想不明白这些事情大皇子从哪儿知道的,一时间觉得,他可能是在诈自己?

然而,话音落,自己的脖子就被掐住了。

“我从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我疏忽了,忘记了人是会变的。长德,数万将领因你而死,关将军因你蒙冤,你就不觉得愧疚吗?”殷戈止表情凝重,眼里有痛恨之色。

脸上满是悔恨,贺兰长德哽咽道:“卑职何尝不后悔?可没有退路啊!皇上何曾厚待过将士?一旦退下来,多少人就只领了点赏钱便回家种地!卑职不想啊,卑职想退下来也继续当官……可是官场险恶,没有银两哪里能成事?易国如老奸巨猾,拿了母亲威胁卑职,又给了很多银子,只求那一次情报。卑职……卑职岂能不说!”

“好一个岂能不说!”周身杀气暴涨,殷戈止收拢手,看着他眼珠突出,血丝满布,恨不得亲手结果了这自己曾经信任过的人!

要不是他,要不是他……他何至于助人犯下那滔天大错!

“殿下!”难得地正经起来,封明上前就抓住了殷戈止的手腕:“别灭口了啊,这些话要说给皇帝听才行。”

“给皇帝?”风月冷笑:“他不愿意听的时候,关苍海活过来给他说都没用。”

心口一窒,封明扭头看她。

殷戈止点头:“给皇帝说没用,风月,这人你想杀就杀吧,其余的,交给我。”

“好。”重新抽出匕首,她让观止去拿了个碗,在贺兰长德惊慌的嚎叫声里,给他手腕上来了一刀,放血。

这种死法温柔又残忍,血流尽才能死,慢慢的,可以感受到自己死亡的过程,想活,旁边却全是等着他死的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31章 岂能不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5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