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89章 相请不如偶遇

第89章 相请不如偶遇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质子在别国终老也不是什么怪事,以魏国现在的实力,殷戈止的确很难回去,冯闯不觉得意外。但他觉得不解的是,殿下为什么会因为这事这么高兴?不是一早就该知道的吗?

上位者的心思,他们这种人是看不透的。扶着太子殿下上车,冯闯也没再多问。

马车缓缓驶远,风月嚼着核桃听着动静,等彻底没声响了,才笑眯眯地侧头看着殷戈止问:“公子,有赏吗?”

伸手拿了核桃仁塞进她嘴里,殷戈止面无表情地道:“赏你。”

“就这个?”张口吃了,她微微不满:“奴家这么配合殿下,殿下不厚赏,好歹也夸夸奴家啊。”

放下手里的书,殷戈止抬眼看着她问:“你为什么知道我想做什么?”

这颗心也未免太过玲珑,他分明半点没告诉过她对易大将军的想法,她却在太子面前给了他台阶下,细思极恐。

风月眨眼,一脸无辜地道:“您想做的事情不是很明显吗?碍着易小姐不想明面儿上跟易将军作对,可是又不想拂了太子的意思嘛!奴家懂,所以就用奴家做借口好了,易小姐那边,您骗骗就成了。”

竟然是这么想的?殷戈止垂眸,微微舒了口气。

“怎么了?不对吗?”风月疑惑。

“多吃点核桃。”继续拿起书来看,殷戈止道:“核桃补脑。”

风月:“……”

晚上的时候,灵殊买了绿豆糕回来,风月把绿豆糕拿出来给她去吃,然后关上门撕开了包糕点的纸。

“易已近京师,传闻重伤,真实情况不得知。城外有异动,护城军自昨日起选北郊沙场练兵。”

北郊沙场?风月眯眼。

易大将军带兵回朝,那几千士兵定然是要驻扎在北郊外的,这是历来的规矩。但护城军怎么会突然换了练兵场到北郊?虽说也没什么不妥,可易国如向来多疑,此举定然会让他觉得皇室有防他之心,再加上太子最近的举动,怕是……

安世冲不会无缘无故换练兵场,此事殷戈止绝对知情,甚至有可能就是他出的主意。

想干什么?

烧了信纸,风月坐在桌边,撑着下巴想事情,没想一会儿,外头的灵殊就着急地推门进来道:“主子,风月楼出事啦!”

浑身一凛,她回头,皱眉问:“出什么事了?”

“何愁姑娘冒犯了个恩客,那恩客似乎颇有些权势,直接要抓何愁姑娘见官!金妈妈让人来传信,问您能不能想想办法。”

何愁?心里跳了跳,风月连忙提着裙子往外走。

“想去哪儿?”经过回廊的时候,旁边响起个不悦的声音。

微微一顿,风月转头赔笑:“您还没歇着呢?风月楼出事了,奴婢要去看看。”

殷戈止挑眉,起身从凉亭里走过来,站在她面前看着她道:“你去看了有什么用?”

无权无势,又已经是被赎身的姑娘,去看自然没什么用。眼珠子一转,风月立马跳起来抱

住了这位爷,讨好地笑道:“那您去看看呗?”

“麻烦。”

“别啊,好歹奴婢给您的东西都要从那儿来呢,出了事对咱们都没有好处啊,您就当睡不着散个步,去看看吧?”眼睛眨巴眨巴,身子也扭啊扭啊,风月嘤嘤嘤地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斜眼看着她,殷戈止揉了揉眉心:“我有件事正觉得棘手,你要是能帮我解决,那一切都好说。”

“行啊,奴婢能做的都做!”拉着他就往外走,风月道:“边走边说吧,谁的事儿啊?”

“房文心的。”殷戈止道:“你先前不是说,这个人没去过风月楼,所以不是很了解吗?”

“是这样没错。”风月颔首:“您那单子上的人,也就他一个还没处置好了吧?”

点点头,殷戈止出了门,顺手将她抱上马车,然后跟着坐上去,让观止驾车。

“此人行事缜密,这些天我一直在找他的错漏,然而他与易大将军没有直接来往,平时又不常出宫,实在难以抓着把柄。太子本说他来处置,给那人放了假,企图看看他与谁来往,去什么地方。可最近除了见萧振羽那种小角色,他当真是什么也不做。”

风月听得笑了:“是个聪明人啊!”

“以前是易国如麾下猛将,一身战功无病无痛,却甘愿退回来当了个禁军副统领。”殷戈止淡淡地道:“易大将军很会调教部下。”

这十几年来,忠心于他的人,都慢慢从战场上退下来,到国都各地方当了不大不小的官。他的举荐,吴国皇帝自然不会拒绝,但日积月累的,这朝中兵将,大多都成了易国如的人,真要是出事,恐怕连皇命都不会听。

老皇帝压根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幸得一个太子殿下颇为聪慧,不然,这天下还当真没人能奈何得了易国如。

只是,太子殿下也激进了些,如今的情况,要么在易国如回来之前将这些爪牙拔干净,要么就将拔了的爪牙,统统安回去恢复原样,不然等老虎回窝,这一番撕咬,太子殿下未必能赢。

轻轻敲着坐垫,殷大皇子一点也不想承认是自己跟风月弄到的这么多东西使得太子殿下不得不激进,太子跟易大将军斗嘛,他们只是无辜的旁观者而已。

“此事,奴婢会尽力的。”风月道:“但现在,请公子务必救何愁一命。”

“她很重要?”殷戈止问。

皱了皱眉,风月道:“我梦回楼的每一个姑娘都很重要。”

看她一眼,殷戈止没再说话,伸手拉了她的手放在掌心,轻轻握住。

一颗心顿时就安定了下来,风月抿唇,轻轻舒了口气。

晚上的招摇街依旧是热闹非凡,只是这回梦回楼的门口围满了人,官差刚好到了,正架着何愁,要往囚车上押。

金妈妈在旁边着急地跺脚:“官爷,官爷!我家姑娘有什么过错啊?没到要见官的地步吧!还用囚车……哎哎,咱们以后怎么做生意啊?”

官差哪里肯听

她的,照旧押着人,金妈妈见状,立马朝旁边那恩客求情:“您大人有大量啊,有话咱们好好说。”

拨开人群,风月看见的就是那一脸严肃的恩客负手而立,脸上满是恼怒的表情。

“出什么事了?”殷戈止问了一声。

萧振羽正烦着呢,听见这问题就挥手:“别瞎问了,有话去公堂上说吧!”

旁边的房文心却是一愣,看了殷戈止一眼,脸色大变,拽着萧振羽转身就要走。

“房大统领?”步子还没迈开,就听见殷戈止平静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您怎么来了这儿?”

暗暗喊了一声糟糕,房文心僵硬了身子,好半天才缓缓转过头来,朝着殷戈止拱手笑道:“您也在这儿?真是巧了。”

“在下路过罢了。”看了看那边还被押着的何愁,又看了看四周围着的百姓,殷戈止问:“这是闹的哪一出?”

等看清了这人的脸,萧振羽脸都白了,连忙拱手行礼:“殿下,咱们只是来喝喝酒,没想到遇见有人行刺,所以报了官。”

“行刺?”殷戈止疑惑地问:“谁那么不要命,敢行刺二位统领啊?”

趁着他们说话没注意,风月猫着腰就溜到何愁身边,将两个官差瞪得松了手,然后拉着何愁小声问:“你动手了?”

“等了这么久,怎么能不动手?”何愁闭眼,嘴唇发白:“但是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他。”

房文心是很少出来的,她等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他来梦回楼,好不容易遇见个认识萧振羽的恩客,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萧振羽能邀房文心一起来梦回楼。这机会可能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不杀的话,报仇就只能下辈子了!

但,失败了,报仇也只能下辈子了。

何愁很恨,恨得手都捏得泛白,然而没有用,她可能保不住命了。

正想着,手就被人揉开了。何愁一愣,转头看向旁边的人。

风月笑得很温柔,眼里亮晶晶的,低声道:“真是运气好,幸好是他要弄死你,换做别人,有人可能就当真嫌麻烦不管了。”

这是什么意思?何愁没听明白,一脸茫然。房文心可是禁军副统领啊,为什么幸好是他?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原因——那头施施然站着的白衣公子道:“刺杀朝廷命官,关系重大,在下陪大人一起去一趟衙门,问问缘由吧。”

房文心沉默良久,突然开口道:“也许是卑职误会了。”

“嗯?”

“卑职也没看清楚那女子是在做什么,只觉得她拿了发簪,看起来像是要行刺,其实也不敢肯定。”

“哦?”殷戈止挑眉,转头看着何愁问:“这位姑娘,你是要行刺吗?”

何愁有点傻眼,还是被风月掐了一下才回神,连忙低头道:“奴家冤枉,奴家只是想换个发簪而已。”

“这样啊。”殷戈止点头:“那就不必闹得这么人心惶惶的了,房大人,相请不如偶遇,咱们上去再喝两杯如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89章 相请不如偶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2云中歌1 3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4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5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