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0章 殷大花魁

第30章 殷大花魁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那个……”风月赔笑:“这位公子,虽然得您厚爱奴家很高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您带奴家一起入场,奴家也很高兴,但是……”

但是能不能不要跟拎猴子似的把她拎手里啊?她有脚啊!能走路啊!这样很像她犯事被人抓了好不好?

殷戈止恍若未闻,下了大堂就拎着她放在金妈妈准备的离台子最近的紫檀木圆桌边。

姑娘们都还在房间里准备呢,就她一个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客人的桌上。

隐隐有不友善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射过来,风月低头,装作什么也没察觉,捏着一根牛肉干嚼啊嚼。

夜幕降临,红灯高悬,台子上开始表演了。风月往背后扫了一圈,太子没来,其余常客倒是都到了。

也对,一国太子,怎么可能当真闲得没事就往青楼跑?

收回目光,风月正想继续吃东西,就听得周围一阵叫好声,差点把房顶给掀了,吓得她一个哆嗦,手里的牛肉干“噗通”一声落进了茶杯里,泛上一层油腻来。

殷戈止皱眉看着她,那眼神,仿佛恨不得把她也塞茶杯里。

“嘿嘿。”心虚地笑了笑,风月小声道:“公子,奴家向来举止不太优雅,您可以当没看见的。”

她可以不优雅,但起码得有点样子吧?坐他对面丢人呢?殷戈止摇头,瞬间有点后悔为什么要跟她坐一桌。

台上的断弦表演完了,恭恭敬敬地朝台下行礼,众人叫好声没断,有书生站起来道:“断弦姑娘这般的好琴艺,又是这般好相貌,自然当夺花魁桂冠。”

青楼狎妓是风流,各个姑娘背后也有不少的支持者,就像赌马似的,自己赌的马,怎么也要赢了,才能证明自己眼光不错。

于是,赌在风月身上的人也不服气了,站起来就道:“论相貌,断弦姑娘哪能与风月姑娘比?”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书生不服气了:“看人怎么能单看相貌?风月姑娘虽美,可除了美,她还有什么?再跳一曲脱衣飞天舞?”

众人一阵哄笑。

微云笑出了声,断弦也觉得解气,这句话她早就想说了,今儿被客人这般当众说出来,就像在风月脸上狠打了一巴掌,声音清脆得令人愉悦。

殷戈止微微侧头,看了那书生一眼。

风月满不在乎,挥手便道:“各位何必扯奴家下水?奴家今日就没打算上台,花魁争夺,与奴家无关。”

那书生一听,当即就笑了:“姑娘是不想争,还是压根争不了?”

旁边的人怒道:“才艺多种多样,你怎知风月姑娘就争不了?断弦会弹琴,姑娘何尝不会跳舞?今儿这又没个断决之人,输赢还不是下头的人说了算?断弦姑娘在梦回楼久,客人多,这对风月姑娘哪里公平?”

书生冷笑:“多说无益,比划才知真。若需要人断决,那不如就由在下……”

“我来。”冷硬的声音在一片嘈杂之中响起,像定海神针似的,周围的人瞬间就安静了。

金妈妈眨眨眼,看向殷戈止,赔着笑道:“这位公子,断决之事,当然还是要擅长此道之人才有信服力。”

径直起身,殷戈止越过金妈妈就往台上走,一身白袍在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看得一众姑娘纷纷倒吸一口气。

好生俊朗的人啊,那一双眼风流多情,袖子飞扬之处潇洒万分,怨不得今日风月台都不上了也要陪着他。这样的客人,或者说这样的男人,谁不想要?

断弦还没回神,面前放着的琴就被人抱走了,雪白的纱衣翻飞,落在台子右边的角落,引得人跟着看过去。

风月抿唇瞧着,让观止给他递了张凳子上去。

殷戈止没有面朝台下,而是朝着台子中央的方向,接了凳子坐下,将琴往腿上一放,信手就弹。

高山流水之声,清凌凌如泉,瞬间将这满楼的浮躁之意压了个安静。琴声有力又缠绵,流畅潇洒,像极了弹琴的人。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不懂琴的人只觉得这首曲子比刚才断弦弹的更好听,行家却听得出来,台上这人修琴至少十年有余,基础扎实,功底深厚,难得的是表达反而自由,无半分匠气。

一曲终了,台下反应了半晌才响起惊叹声。金妈妈也是懂琴的,当即就没敢再拦着,只笑着朝众人道:“这位公子是行家,让他来断决,想必没什么问题。”

只是,他这一曲将断弦压得太惨了些,光听断弦一人弹,众多似懂非懂之人还会觉得不错,有才有貌。但这位爷上来之后,是个人都对比得出来,断弦那点琴艺,实在还差火候。

方才说话的书生脸上不太好看,断弦也是没敢再抬头。

殷戈止伸手将琴放在一边,就坐在台上看着,眼神冷静,一句话也不多说。

满楼的人都严肃了起来,风月眨眨眼,又眨眨眼,扯了观止过来问:“你家主子这是怎么了?竟然管这种闲事。”

观止耸肩,看向台上:“主子大概是一时兴起,毕竟这些东西,从来了吴国之后,就再也没把弄过了。”

灵殊立在风月背后,好半天才回过神,小声嘀咕道:“这么一瞧,这位公子倒也没那么讨厌了。”

风月失笑,回头朝她道:“你这小丫头,喜欢谁讨厌谁也太简单了点。”

扁扁嘴,灵殊道:“奴婢就觉得厉害的人值得喜欢,凶巴巴的人很让人讨厌,可他……”

抬头看着殷戈止,灵殊小脸儿都皱成了一团:“太让人为难了!”

摇摇头,风月继续看向台上。

有断弦的前车之鉴,后头上来吹笛子的微云很是认真,奈何,殷戈止也会吹笛子,毫不留情地跟人家吹了同一首曲子,连贯性、感情、气息在前一首曲子的衬托下更加彰显,高下立判。甚至都不用殷戈止评说,下头的恩客都能七嘴八舌地评说出微云哪里不足。

也不知道这位大爷是不是当真来砸场子的,接下来上去的姑娘,有写书法的、有画画的、有表演百步穿杨的,他愣

是一个都没放水,同样的纸笔,同样的弓箭,将人的面子扫得半点没留。

奇特的是,下头的恩客竟然没怒,倒是纷纷惊叹于殷戈止写的隶书和画的水墨画。就连方才不服气的书生眼里也露出惊叹来。

太不要脸了!

当殷戈止在台上拉开弓的时候,风月捂了脸,很同情地从指缝里看了选百步穿杨的金玲一眼。

其他的都好说,在这台子上选武学相关的东西,又遇上殷戈止……那定然是死得比前头几个都惨。

结果不用多说,殷戈止连射三箭正中靶心之后,恩客们不止鼓掌,还纷纷评说青楼女子选这种才艺实在不搭,不如不选。然后继续赞叹台上那人当真是文武双全,难得的人才!

这场选花魁的大会进行到接近尾声的时候,风月觉得今儿花魁非殷戈止莫属了,就连被他拂了颜面的姑娘,最后都站在台子边满脸崇敬地看着他,半点不记仇。

都到这个地步了,那还有什么话好说?

也不知道这位一向低调的爷是发了什么疯,竟然来做这种风头出尽之事。风月正翻着白眼,冷不防地就感觉四周的人都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嗯?

莫名其妙地往台上看去,就见殷大皇子正垂眸看着她的方向,手里笔墨瑶琴尽歇,仿佛就等着她上场。

不是吧?风月干笑,缩了缩脖子,提着裙摆“蹭蹭蹭”地就跑到台边小声道:“公子,您为难她们就好了,为难奴家做什么?”

“大好的机会,你不上来试试?”殷戈止睨着她。

笑容满面,风月使劲儿摇头:“不了!”

嫌弃地看她一眼,殷戈止转头,随手点了个人上来:“你来。”

穿着舞衣的何愁战战兢兢地摇头:“不了吧?奴家……奴家觉得自个儿准备得不是很好。”

殷戈止看着她,没吭声。

何愁背后直冒冷汗,犹豫半晌,还是顶不住这位爷的眼神威压,上台献舞。

老实说,何愁今儿只是来凑热闹的,毕竟她的舞可没风月跳得好,想着混个脸熟也就罢了,谁知道竟然还被这位爷点着名上来。

硬着头皮跳完一曲,何愁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哆哆嗦嗦地站在台上,往殷戈止那边瞟着。

曲子声音停了,舞袖垂地,殷戈止面无表情地颔首:“跳得不错。”

众人一惊,纷纷鼓掌!

这还是今晚他头一回开口评价台上的人,方才那姑娘跳了什么舞来着?不记得了,反正这位大爷说不错,那就肯定是不错!

一边忙着看白衣的姑娘们纷纷回神,惊愕不已,风月在台下跟着鼓掌点头:“不错不错。”

殷戈止下了台,拎着风月就上楼回房。众人纷纷喊留步,奈何金妈妈拦在前头,不让人追上去。

“各位,今儿这一场,何愁姑娘拔得头筹,大家可有什么意见?”金妈妈问。

“没有没有!”一众恩客都摆手,鼓掌恭喜。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0章 殷大花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2 3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4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5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