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70章 生不如死

第70章 生不如死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李勋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眼前花白,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就听得旁边的姑娘关切地问他:“大人,您怎么了呀?”

惊慌地侧头,却见是个正常的姑娘,李勋长出一口气,问:“你们刚刚都在吗?”

“在啊。”金玲道:“咱们正玩得好好的,您就晕倒了!”

当真是撞鬼了?李勋皱眉,只觉得头痛欲裂,抬眼看向四周,发现床边围了三个姑娘,也没仔细看,就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家微云。”

“奴家金玲。”

最后一个姑娘低着头没吭声,李勋奇怪地看着她:“你怎么不说话?”

缓缓抬头,断弦笑得诡异,幽幽地道:“奴婢小琴。”

刚松下去的气顿时化作厉鬼的爪子扼住他的咽喉,李勋瞪大眼,惊恐地往床里头退,一边退一边拿起枕头疯狂地朝断弦砸:“鬼啊!!!”

侧身躲开,断弦一脸委屈:“奴家怎么就是鬼了?”

金玲和微云护着她躲开,就见李勋跟疯了一样地往被窝里钻,一双眼睁得极大,眼白突出,瞳孔紧缩,像是疯魔了一般,不停地发着抖。

门打开,风月拢着杏色的袍子进来,关切地问:“哎呀,这是怎么了呀?大人,您没事吧?”

说着,又斥了旁边三个姑娘一声:“你们怎么伺候的?”

一看见她,不知怎么的,李勋觉得分外有安全感,猛地就伸手过来抓着风月的手腕,颤颤巍巍地道:“快让她们出去!快让她们出去!”

“大人别紧张,她们伺候不周到,奴家会好生教训的。”眨眨眼,风月临时充当了一下金妈妈的角色,朝他笑得春暖花开,然后朝断弦使了个眼色。

断弦颔首,低头跟着其余两个人一起出去。

屋子里没别人了,李勋却依旧是惶惶不安,整个人显得格外焦躁,抓得风月手腕发青:“你们这儿有鬼……有鬼!”

“大人说笑。”风月柔声安慰他:“咱们楼里一向人多,哪里来的鬼呢?一定是大人看错了。”

“那个小琴……那个小琴……”僵硬地摇头,李勋道:“小琴已经死了很久了,怎么会在这里!”

“小琴?”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风月无辜地道:“方才是微云、金玲和断弦三位姑娘,哪里来什么小琴?您听错了吧?”

听错了?李勋一愣,扫了一眼这房间,急促地喘着气,许久才缓过神来。

是他听错看错了吗?应该是的,这世间哪里来的鬼?小琴死了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才来找他?

捂着被子冷静了好一会儿,李勋缓了过来,白着脸道:“那……应该是我听错了。”

“大人休息一下,奴家给您倒杯茶。”风月起身,走到前头的圆桌边,拿起茶杯,轻轻往桌上一放。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却没人进来。

李勋一惊,侧头看过去,就见一抹白色的影子披头散发地爬了进来。

“啊啊啊!!!”

惨叫声直穿云霄,震

得风月忍不住捂了捂耳朵,端着茶好奇地回头看他:“大人又怎么了?”

“鬼!鬼!当真是鬼啊!你看!”有风月在,李勋还能说得出话,猛地就跳下床,将风月拉着,躲在她身后。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风月一脸莫名其妙:“哪儿有鬼啊?奴家怎么没瞧见?”

她瞧不见?心里剧烈一沉,李勋吓得差点不能呼吸,张牙舞爪地跟她比划:“地上……地上爬着的!爬过来了!”

低头看了看,风月伸手往地上那白影的头顶摸了摸,还是一脸茫然:“没有啊。”

那鬼抬起头来,一张惨白的脸,猛地朝李勋的方向张开血盆大口。风月蹲在她旁边一起看向他的方向,表情茫然,眼里却有一丝阴森闪过,微微勾起了唇。

此情此景,实在是比他一个人遇见鬼更加可怖!李勋想呼吸,却怎么也喘不上气,瞪着她们看了半晌,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真是不禁吓啊。”风月摇头,伸手将旁边断弦披散的头发挽去耳后,轻声问:“会用刀吗?”

“本是不会。”断弦冷哼:“看见他,不会也得会。”

“很好。”拍拍手,风月去关了门,然后抬头看着房梁上头道:“观止大人,帮个忙呗?”

殷戈止说他没空参与这种小事,所以把观止借给她防身,也幸好观止来了,不然方才她还真可能打不过李勋。

正想着呢,房梁上衣袂一展,殷大皇子面无表情地落在了她面前。

风月:“……”

不是说不来吗!这是啥?惊喜?

“要做什么?”他不耐烦地问。

自己来的还这态度?风月扁嘴,心想这位大爷是越发的不好伺候了。不过眼下有求于人,她还是笑道:“帮忙守一下,等会他要是疼醒了,您抬抬贵手,把人打晕怎么样?”

看她一眼,殷戈止道:“你想凌迟他?”

掩唇媚笑,风月摇头:“奴家是那么血腥的人吗?咱们这些个弱女子,怎么会做那么残忍的事情?”

“顶多挑断他手筋脚筋,让他动弹不得,再让断弦好生伺候他。”

断弦捏了匕首,有些顾虑地看了殷戈止一眼。

这人虽不知是什么来头,但毕竟是个外人,瞧见她们做这些事情,会觉得她们蛇蝎心肠吧?瞧瞧,都不说话了。

犹豫片刻,断弦伸手扯了扯风月的衣袖,小声道:“姑娘……”

话还没说出来,那头的殷大皇子开口了:“挑的时候小心些,别让他流血过多死了。我这儿有药,还能吊着他的命。等挑完了,先不送他回去,就在梦回楼呆着吧,还有用。”

断弦:“……”

“好。”风月认真地点头,然后转头看着她问:“你想说什么?”

“……突然没什么想说的了。”咽了口唾沫,断弦道:“动手吧。”

想起自己惨死的妹妹,想起自己这半世的飘零,断弦捏着匕首的手分外有力,风月一给指了地方,她手起刀落,半分不差。

“啊——

李勋疼醒了,剧烈地挣扎起来。然而,刚睁眼还没看清楚四周是什么情况,殷戈止一巴掌就将他重新送进了黑暗里。

“很好!”风月笑嘻嘻地看着殷戈止:“公子真是神功盖世,威震四方!”

轻哼一声,殷大皇子不屑地道:“这点小事。”

果然人都是喜欢夸奖的啊!风月伸手就抱了他的大腿,要是有尾巴,一定摇得特别欢:“再小的事情,只要是您做的,奴家都觉得格外震撼!”

斜她一眼,殷戈止道:“快点弄完。”

“嗯。”断弦应了,匕首一点点撕裂床上的人的手筋脚筋,刀刃和血肉厮磨的畅快之感,总算让她心里好受了些。

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畜生!她很想一刀直接送进他胸口,但是想想风月的话,当真是太便宜他了!

做过多少孽,就用十倍的东西来偿还吧!

李勋疼得撕心裂肺,但一旦疼醒,迎接他的就是殷戈止的一记硬掌,以至于最后一根脚筋挑断的时候,断弦觉得,床上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好可怜啊。”风月假意擦了擦眼泪,然后认真地看着断弦道:“这位恩客这么可怜,你就好生照顾他几日吧?木轮椅在后院,早就准备好了的。”

断弦笑了,接过殷戈止的药给他吊命,然后拿白布包扎他的伤口,分外温柔地道:“奴家会好生伺候的。”

保证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小琴,做梦也不得安稳!

床上满是血腥,殷戈止瞧着,道:“你要是帮我个忙,今日恩情一笔勾销不算,我还能让你暂住使臣府。”

“什么忙啊?”风月问。

“这个人,也算是周臻善的亲信。”低头下来凑在她耳侧,殷戈止小声道:“赵麟已经定案,周臻善也丢了命,可不少该死的人还活得逍遥,你想个法子,借他之手,传一封信去冷严那里。”

眼波流转,风月笑了,食指往他心口一点,娇嗔道:“就您最坏了!”

然后立马去拿纸笔。

疼痛中昏睡的李勋脑子有过片刻的清醒,他想到了今日请他来的人是谁,也想到了那殷大皇子最近的动作,不由得惶恐不已。

他得找人救命啊,得找人来救他!

挣扎着醒过来,四肢疼痛无比,完全不能动弹,尖锐的痛觉刺得他又是一阵惨叫!

“大人别紧张啊,等伤口愈合了就不痛了。”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勋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坐在木轮椅上,背后的人正推着他,不知道要往哪儿去。

“你……你想做什么?”他喘息,回头看了这人一眼。

断弦笑得动人又阴森:“奴家什么也不想做啊,只想送您回家。”

送他回家?李勋神智不是很清楚,只觉得难受万分,不如死了痛快!

疼啊……

不阴城下着小雨,断弦没撑伞,就这样步履缓慢地,一点一点地推着他回去李家院子。

风月吐着瓜子皮,站在露台上看着远处那慢慢被烟雨吞噬的影子,心情愉悦。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70章 生不如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长相思作者:桐华 3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4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5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