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90章 当个坏人吧

第90章 当个坏人吧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房文心哪里还有心思喝酒,当下就摇头:“卑职还有要事在身,得先走一步,还望殿下海涵。”

先前还喝花酒呢,现在就有要事在身了?风月觉得这借口找得很差劲,然而场面话,人家说了殷戈止也就应了,拱手道:“那大人慢走。”

梦回楼门口的官差很尴尬,正想问这人还抓不抓了?就被萧振羽挥着手一并带走了。

金妈妈感动得要哭了,上来就朝着殷戈止作揖:“多谢公子,多谢公子,您真是慈悲为怀菩萨心肠……”

菩萨心肠的殷戈止微微颔首,一点也不要脸地承了这夸奖,然后道:“换个地方说话吧。”

金妈妈点头,连忙引着他进门。风月低头跟在何愁旁边进去,一边走一边道:“等会他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一点也别遮掩。”

何愁怔愣,有些不明白地看了她一眼,心思几转,最后还是垂了眸子应下。

几人进了何愁的房间,里头还是一片混乱的状况,灯台倒着,簪子放着,床上的被子也半落在地上,碎了的珠玉零落了半间屋子,倒让人无从下脚。

“失礼了。”何愁颔首,稍微收拾了一番,请殷戈止到桌边坐下。

金妈妈转头去清理围观的姑娘们,屋子门关上,殷戈止直接开口问了一句:“你杀他做什么?”

身子微微一抖,何愁很想狡辩一下,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是想杀人呢?但是一想到风月刚刚说的话,她抿唇,犹豫了片刻之后道:“有仇。”

“你们梦回楼的姑娘与人有仇的还真不少。”拿起桌上那尖得瘆人的簪子,殷戈止碰了碰簪尖,指头就溢了血。

“公子。”风月低呼,立马狗腿地过去拿帕子给他捂了手,一脸关切地道:“您没事儿吧?”

斜她一眼,殷戈止还算满意,伸手将她抱在怀里,让她好生捏着自己的手,然后抬头继续看着何愁。

“奴家的仇……不是自己,根本报不了。”何愁垂眸:“他是堂堂禁军副统领,奴家只是个家破人亡的妓子。”

“所以,仇从何来?”殷戈止问。

何愁叹息:“公子可知一年前的皇恩?恩赏参军作战归来卸甲之人,良田百亩。一年前奴家是个农家的的孩子,家里有良田,听说了恩旨还觉得皇恩浩荡,谁知道分划田地之时,房统领麾下之人硬是将我家五十亩地统统划归房统领名下,还说是皇上的恩旨,愚民不得反抗。”

说着,看了看殷戈止毫无波澜的脸色,她叹了口气:“占地之事屡见不鲜,他们是官,我们是民,若是只占一半,给我家留个生计,那兴许爹爹就忍了。”

可惜没有,他们被逼得搬离住了十几年的家,她爹一气之下找了师爷一纸诉状告上衙门。谁知道,等来的不是衙门传召,而直接是一群穿着盔甲的畜生,将她爹活生生打死在他们一家人面前,娘亲当场跟着自尽。她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哭,也不知道跑,被那群畜生压在田地里糟蹋了。八岁的弟弟想

来救她,被人一挥手摔出去老远,头磕在石头上,血流了一大滩。

那群士兵是何愁一辈子的噩梦,午夜梦回之时,记得最清晰的就是他们的笑声,以及为首那人分外张狂的一句话:“区区平民,也敢告房大统领?不自量力,死了干净!”

何愁伸手,苦笑道:“可不就是区区平民吗?拿什么与官斗?这一状就算当真能告上去,皇上还能为着一家平民,砍了一个禁军副统领的脑袋?不会的,所以奴家只能自己来。”

“可惜,奴家不中用,那一簪子没能捅破他心口,反而落在他手里。今日就算逃过一劫,来日恐怕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僵硬,殷戈止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抚了一下,然后道:“既然知道不会有好日子过,那你愿不愿意放手一搏?”

微微一愣,何愁神色复杂:“公子此话何意?”

“城里最近很多高官落马。”殷戈止道:“说不定你再告他一状,他也能得到报应。”

告状?何愁失笑,笑得无奈极了:“奴家家破人亡,已经什么证据都没了,拿什么告状?”

“告状这种事情,要证据吗?”殷戈止问。

“不要。”怀里的风月认真地接了个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何愁道:“被占地的肯定不止你一家人,何愁姑娘,只要你能找到其他受害人……找不到也没关系,我给你弄点人出来,去告上房文心一状吧。衙门会受理去查,一旦查了,就能有证据,剩下的事情就不必你担心了。”

何愁愕然,震惊地看着这两个人:“这……不要证据……弄点人出来?”

“对,不用讲什么道义,先把坏人弄死,咱们再遵守仁义道德。”风月笑得痞里痞气的:“这种事,这位公子最在行了。”

不满地捏了捏她的手,殷戈止问:“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坏人?”

“公子,当好人多没意思啊,要被坏人欺负,还要被一大堆规矩束缚,有仇不能报,想杀人不能杀,哪里符合您这般潇洒不羁的气质?”风月扭头,一本正经地道:“咱们还是当坏人吧!”

摇了摇头,殷戈止叹息,对着何愁道:“她最近有些放肆,不过这些话,姑娘还是听进去吧,今晚不妨就跟着咱们去使臣府,最为周全。”

目瞪口呆地看了看面前这两个人,何愁莫名地觉得有点羡慕,而后点了点头,拿了两件衣裳,跟着他们走。

“金妈妈。”风月打开门就吆喝:“回头客啊,咱们这儿有位公子要给何愁姑娘赎身啦!”

这一嗓子,众多的姑娘就都看了过来。金妈妈张大了嘴,瓜子都掉地上了,连忙跑过来打算盘:“赎身好啊,赎身好,公子是老顾客了,给抹个零头,承惠三百两整。”

殷戈止很是厚颜无耻地道:“她要赎人,自然是她给银子了。”

风月左右张望,很想问“她”是谁啊?结果就见只狼爪子伸到了自己的袖袋里,掏出三张百两的大额银票来。

我靠!风月瞪眼,这还要不要脸了?

殷戈止面无表情,没办法,他表面上是个一贫如洗的质子。

那也不能拿她的棺材本啊!

等你死了,我给你做棺材。

风月:……

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她松了手,任由这人拿走了她的银票,放进了金妈妈手里。

金妈妈笑得眉毛不见眼的,很是放心地就让他们把人带走了。

观止忧心忡忡地赶着马车,心想自家主子要是总这样往府里带人,那使臣府最后会不会就成了梦回楼了?

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殷戈止将何愁放在了客院,然后名正言顺地抱着风月回了主院休息。

“殿下。”风月满目忧愁:“这一状当真能给那房文心定死罪?”

“不能。”殷戈止摇头。

毛瞬间就炸了,风月柳眉倒竖:“不能还告来做什么啊?咱们直接想法子把他切了吧!”

嫌弃地斜她一眼,殷戈止伸手就往她嘴里塞了核桃:“多长长脑子,占地罪不至死,麾下人杀人也可以让下头的人顶罪,可上头还有个磨着刀的太子殿下。”

就算罪不至死,在这个易大将军即将回来的节骨眼上,叶御卿一定不会让房文心活着。

眉头一松,风月咧嘴就笑,安心地倒在他怀里,由衷地感叹:“有您在真是太好了。”

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不用她孤军奋战。

心口微微一软,殷戈止摸了摸她的头发,将人抱起来,放到床上去:“大夫说你体虚,多休息吧。”

屋子里的灯灭了,使臣府又是一片宁静。

两日之后的太尉衙门门口,何愁一身农妇装扮,带着三十余农民,齐刷刷地捆着白额,举着血红的“冤”字大旗,跪成了一个半圆。

这场景实在壮观,引得百姓纷纷指点询问情况,然而跪了一个时辰,廷尉衙门的大门也没开,只有官差出来道:“民案前往京兆尹衙门即可。”

何愁高声道:“民女所告,乃禁军副统领,四品官员房文心,京兆尹衙门无权受理,还望太尉大人体察民情!”

此言一出,官差都给吓得进去了,太尉衙门大门紧闭,依旧没有开。

于是半个时辰之后,太子殿下“无意间”路过了,看着这场景,大为恼怒,上前就让人砸开了太尉府的大门,亲自升堂,询问这群百姓的冤情。

“太子殿下将来会是个很好的皇帝啊。”坐在殷戈止的怀里,风月一边感叹一边喝补药:“能这么路见不平,实在是各国皇子楷模。”

抱着她的魏国皇子冷笑了一声。

被这声音吓得一哆嗦,风月立马转头:“不过再楷模,也比不得咱们魏国的大皇子,上能杀敌,下能草书,受万民爱戴……”

“闭嘴。”殷戈止低斥。

风月一点也不被他吓唬,笑眯眯地把补药给他分享一口,然后道:“奴婢最喜欢您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90章 当个坏人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2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3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4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5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