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45章 她是我的

第145章 她是我的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一听见他的声音,石有信连忙翻滚下床,整理好衣衫,朝他行礼:“王爷!”

“大人还病着,就不必守这些规矩了。”虚扶他一把,殷戈止面色柔和,从观止手里拿过一个锦盒,递到他面前:“也不知备什么礼好,就给大人求了把开过光的桃木剑,还望大人能早日康复。”

石有信愣了愣神,下意识地看了殷戈止一眼,颤颤巍巍地道:“王……王爷,属下是做噩梦吓的,不是见鬼了……”

“啊,是这样啊。”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殷戈止满脸自责:“那就是本王搞错了,传言真是信不得,大人做噩梦生病,外头人偏说大人是在照影山的乱葬岗下头被关苍海的冤魂吓病的,看来也是无稽之谈。”

照影山乱葬岗?石有信愕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儿度过那可怕的一夜的,四个轿夫不知所踪,问城门附近的护城军,竟然都说没见过他的轿子出城。

没见过,那他的轿子是怎么出去的?飞出去的不成?

内心恐惧更甚,石有信苦着脸问:“王爷,外头还有什么传言?”

“也没什么要紧的。”殷戈止道:“最近关家冤案重提,民情沸腾。大人作为当年的主审,自然会受人非议。不过本王相信大人,绝不是陷害忠良之辈,所以那些什么冤魂索命的传言,肯定都是假的。”

眸子一垂,石有信闷声道:“是啊,微臣向来秉公办案,怎么可能陷害忠良?”

“那这桃木剑就不用了。”殷戈止微笑,将盒子递给观止:“拿出去折了。”

“是。”观止刚要接过,却听得石有信道:“王爷!好歹是王爷的一片心意,微臣怎么也得领了,就留下吧。”

折桃木易招鬼啊!

“大人问心无愧,留下这东西反而坏风水。”殷戈止道:“就在门口折,也可震慑妖魔。”

说罢一挥手,观止拿着盒子就站在了门口,取出桃木剑,手握两头,往抬起的膝盖上狠狠一放!

“咔!”剑断两边,声音清脆,惊得石有信脸都白了。

“王……王爷。”

“本王在。”殷戈止和善地看着他:“大人还有想做的,本王可以替大人去做。”

神色复杂地看他一眼,突然想起方才石丞相说的话,石有信闭了嘴,摇头道:“时候不早了,王爷要是没别的事情,不如早些回去吧,微臣想睡一觉。”

“好。”殷戈止颔首,优雅地起身,带着观止就出了门。

“大人!”一直站在屋子里没吭声的奴仆上去扶着石有信,低声道:“这孝亲王摆明是想查关家之案,要从大人身上下手!丞相说得对,大人要扛住才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鬼怪?都是您自己太过畏惧的缘故。”

打着哆嗦,石有信咬牙道:“你们说得轻巧,敢情不是你们被那关苍海临死前盯着不放!我知道孝亲王想查,我也没那么傻露出破绽,可我害怕啊……”

“大人冷静,院子里已经加强了戒备,别说鬼了,苍蝇都进不来!您安心吧!”

的确是加强了戒备,殷戈止走出去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廷尉府的构造复杂,四处站着人,风月要是想继续吓他,那可有点困难。毕竟没人能在这么多护卫里穿梭自如,来去无踪。

除了他。

瞧着自家主子这神色,观止叹息,低声道:“您不是说,再也不帮风月姑娘了吗?”

微微一顿,殷戈止皱眉:“我帮她了吗?”

观止一脸严肃地点头,帮了啊,不仅帮,还是不遗余力地帮,跟他嘴上说的完全不一样!

沉默地看着四周的护卫,殷戈止淡淡地道:“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

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他还上赶着把人家当宝贝不成?哼,才不会呢!

“那风月姑娘要是有危险了,您也不打算帮?”观止挑眉。

“不帮。”殷戈止道:“她有封明在身边,能有什么危险?”

说起封明,观止挠了挠头,低声道:“封将军最近都没能离开皇宫。”

嗯?殷戈止挑眉:“他在宫里做什么?”

“皇上有旨,让封将军陪公主殿下赏花。”观止神色古怪地道:“看起来,是有点想赐婚的意思。”

什么?殷戈止沉了脸,二话不说就往皇宫的方向走。

封明已经拒绝过南平一次了,父皇是怎么个想不开,才又想赐婚?封明为人固执,认准了谁就是不肯撒手的,他既然与关清越已经……那就断然不能耽误南平!

进了皇宫,没跟皇帝请安,殷戈止径直奔向南平的招舞宫,刚踏进宫门,就看见封明和南平相对而坐,正在下棋。

瞧着这还不错的气氛,殷戈止突然觉得很生气,说不出来是气什么,上前几步就将封明扯了起来,目光阴冷地盯着他。

正在思考这五子连珠下一步该怎么下呢,冷不防就被人抓起来了,封明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王爷?您又想打架?”

“皇兄!”南平站了起来,满脸讶然:“你这是做什么?”

“借人一用。”手一紧,殷戈止扯着人就往外走。

封明踉跄两步,来了点火气,一出招舞宫的宫门就将殷戈止甩开,不悦地道:“王爷还总说我不守规矩,那您这算什么?”

深吸一口气,殷戈止道:“你不是喜欢风月吗?现在又为什么跟南平在一起?”

不说还好,一说封明就快被气死了,站近一步平视他,咬牙切齿地道:“你以为我愿意啊?皇帝下的旨,我能抗旨不成?”

眯了眯眼,殷戈止抱着胳膊冷笑:“那皇帝下旨让你娶南平呢?”

“……”烦躁地甩了甩头,封明气恼地踹了一脚宫墙:“我能怎么办?抗旨过一次,我家差点遭殃。抗旨第二次,我全家上下还有活路?!”

也就是,他得娶南平。

心口无名火顿起,殷戈止冷声问:“那风月呢?”

风月?封明转身,瞪他一眼:“你问我?”

“不问你问谁?”拳头捏得死紧,殷戈止

眼里慢慢布了血丝,狠戾之气四溢:“你与她,不是私定了终身么?”

啥?封明一脸懵逼:“我与她有婚约不假,什么时候私定过终身?”

一拳头都要打到他脸上去了,被这句话生生止住,殷戈止错愕,脑子很缓慢地想了想那日风月护着封明的样子。

她说,不是他。

当真不是他?!

那又是谁?!

皱眉看了眼前的人好一会儿,封明一把挥开他的手,嗤笑道:“王爷以前看来是没注意过她,她的性子,我靠近她三步之内,都能打个天昏地暗,更别说什么私定终身了。不过……”

喉咙微紧,封明垂眸,声音有些干涩地道:“你与她,是不是……发生过些什么?”

他不傻,看他们上次争吵的样子,能感觉到些什么,只是一直不愿意问。

殷大皇子聪明的脑子在这件事上半晌没转过弯,表情很是迷茫。不过一听这问题,他想也不想就点头:“她是我的。”

能用这四个字灭掉封明,那就是一场不错的胜仗了。

然而,对面这人眼里有痛色却没有像他那般的疯狂,想了一会儿,反而笑了:“她是你的人,还说不喜欢你了,看来王爷功夫不怎么样。”

“……”

午后的招舞宫一片祥和、宁静,四处花香满溢,一阵风吹来……外头传来一声巨响!

正在好奇皇兄找封明做什么的南平被这“咚”地一声响吓得跳了起来,提着粉嫩嫩的宫裙就跑了出来:“皇兄?”

宫墙被人打破了个窟窿,墙灰铺天盖地的,南平咳嗽两声,抬眼一看,下巴差点掉下来了。

封明着一身深色绣银麒麟的长袍,正与胸前三爪金龙耀武扬威的殷戈止打成一团!四周狂风呼啸,飞沙走石,她素来冷静的皇兄,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那动作狠得,幸好对面是封明,换做别人,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皇兄!封将军!你们有话好好说啊!”

事关男人尊严问题,还能好好说吗?不能!

殷戈止冷笑:“等我把他腿打断再说!”

封明一边躲一边还击,不怕死地继续嘲讽:“有人恼羞成怒喽!”

一闷拳打在腹部,封明不笑了,侧头呸了口血,认认真真跟他打起来。

“这怎么办啊?”南平慌了,连忙问旁边的观止:“谁能劝劝啊?”

观止抹了把脸:“能劝的人,不在宫里。”

“谁?你说,本宫派人去接!”

“也不宜进宫啊……”

“哎呀你说这都快出人命了,你怎么还磨磨唧唧的?!”南平怒了,狠狠一脚踩在观止的脚背上,叉着腰道:“你亲自去接!”

脚趾头感觉要被踩断了,观止哭笑不得,看形势的确不太好,便转身,一蹦一跳地往外走。

不过这一场架打得是真狠,封明脸上挂彩,殷戈止身上也带伤,依旧没停下来,禁军来了,也无人敢上前劝阻,只能围成个圈儿看热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45章 她是我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3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4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5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