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1章 势利的女人

第31章 势利的女人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这场花魁选举,过程很惊喜,结局很意外,众人其实也不明白那位公子为什么就看上何愁的舞了。倒是有聪明人分析:“可能是他不会跳舞。”

说的也是啊,文武全才,但到底是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跳女人的舞?如此说来,何愁夺魁也是顺理成章。

既然成花魁了,那不少客人自然也就凑上来点何愁的台,何愁笑着选了赵家公子,今晚的花魁大赛也就在一片喧闹之中落了帷幕。

“公子好厉害啊!”灵殊跟在他俩后头走,满眼都是小星星:“天哪,太厉害了,您是没瞧见方才断弦姑娘那一伙人的脸色,太难看了哈哈哈!”

风月嘴角直抽,回头看了她一眼:“小丫头,你先前还讨厌这位公子来的,立场能不能坚定点?”

吓得看了殷戈止一眼,灵殊连忙低头不吭声了。

现在哪里还敢讨厌啊?万一被他一箭射穿了怎么办?

殷戈止头也没回,进屋让了风月进门,转头就将灵殊和观止关在了外面。

风月一愣,抬头看他。

腰身被人捏着,压在人炙热的身子上,迎面对上的就是这人一双暗潮翻涌的眼睛。

明白了,**了。

老实说应付殷戈止这样的人真是太轻松了,他完全不跟你玩虚的,想睡你就是想睡你,简单直接,耿直真实。

就是半点没人情味,让她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妓子的身份。

伸手给人宽衣解带,风月轻佻地勾了勾他的下巴,笑道:“既然今儿得公子一句功夫好的夸奖了,奴家也不能懈怠。”

殷大爷躺上床,压根没想动弹,就看着身上的人风情万种,妖娆迷人得像一条柔软的蛇。

若是按**来选花魁,眼前这妖精一定会毫无悬念地夺魁。连他都受不住的人,有几个人能逃脱她的魔掌?

心里莫名地就有点不舒服,殷戈止垂眸,突然问了一句:“明日你是不是要开始伺候太子了?”

风月一顿,很是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娇滴滴地道:“这种时候,哪有问这个的?”

腰肢被人一掐,风月停了动作,双颊绯红,咬牙看着他答:“是。”

腰上的桎梏松了松,不知怎么的又捏得更紧。身下的人神色莫测,眼里阴晴不定。

难得一个女人这样让他觉得舒坦,要不要,干脆给她赎身?毕竟要是别人来碰了,再给他,他会觉得脏。

可是,这人有哪里好,值得他青眼相加?功夫上乘的人也许不止她一个,只是他还没碰到罢了。

难得因为男女之事起了犹豫之心,殷大皇子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身上的人恍然未觉,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来,张口就咬了一下他的唇。

倒吸一口凉气,殷戈止回神,皱眉看着她。

“方才公子在台上,奴家就想,您这唇上要是有一抹艳色,当真也该是倾国倾城。”风月低笑:“满楼的姑娘,都会被您比得黯然失色,现在一瞧,果然如此。”

闻到血腥味儿,殷大皇子眯眼看了这不要命的妖精许久,伸手便扣在她后脑勺上,以唇印唇。

风月一愣,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撞,看着身下的人,差点失了神。

掰开她的脑袋,捏着下巴端详一二,殷戈止淡淡地开口:“如此,也算绝色。”

嗯?

低头看进他的眼里,瞳孔上映着的姑娘面若桃花,唇红如火,当真是绝色。

“哎呀呀,奴家不着脂粉也很好看的。”略微慌张地别开头,风月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哦?”殷戈止来了兴趣:“洗把脸我看看。”

“……”

她为什么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搬了一块巨石!

风月尴尬地笑了笑,伸手就往人家衣襟里伸:“这良辰美景花好月圆的,咱们为什么要做那么无聊的事情?还是来快活快活吧?”

殷戈止皱眉,还想再说,却被她这作怪的手搅得闷哼一声。睨她一眼,他翻身,抓着人就准备好生教训一番。

月落乌啼,东宫之中一殿灯火尚明,叶御卿看着手里的东西,眼里满是好奇。

“殿下。”侍卫长冯闯在旁拱手道:“王汉已经关押在司刑府,看易小姐的意思,可能明日审了再定案。”

“还给她审什么?”轻笑一声,叶御卿道:“既然证据确凿了,他也该畏罪自杀了,省事。”

冯闯一顿,接着便低头应下。

手里的纸上写着殷戈止最近的动作,叶御卿看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是从何处找到这些证据的?按理说,腰牌这种东西,他就不应该拿得到。王汉虽然退下来了,到底也是习武之人,不可能如此疏忽让人偷了腰牌。就算让人偷了,他也该向将军府禀明才是。”

冯闯摇头:“殷殿下仿佛是凭空就得了证据,上门定罪了。”

凭空?叶御卿笑着摇头:“本宫不信事情会凑巧到这个份上,梦回楼里那位姑娘,查清楚了吗?”

“那位姑娘无亲无故,身边唯一信任的丫鬟也说她是随魏国的难民一起流入吴国的,平时安分,鲜少与什么特殊的人有来往,也没有经常出门,按理说除了买太多绿豆糕有些古怪之外,其余一切正常。”

“只是,今日殷殿下一从易府离开,回去更衣之后,就去了梦回楼找那位姑娘。”

嗯?叶御卿眼神幽深,看了某处好一会儿,才恢复了笑意:“如此,那也就罢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看上谁不是问题,只要别看上个麻烦。

一宿缠绵后起身,风月看了看屋子里,已经没了殷戈止的人影。

“主子。”灵殊端着水盆进来,啧啧有声地道:“可不得了了,包下花魁的那位公子,竟然赏了何愁姑娘五十两黄金!”

黄金可是稀罕的玩意儿,市面上流通着的本来就少,这位爷还一拿就拿了五十两出来,嫉妒得一众姑娘眼睛都红了。

“何愁运气不错。”风月笑眯眯地道:“这位恩

客是个大方的,走,咱们也去看看热闹。”

夺了花魁又拿了黄金,何愁的房门口的确是热闹非凡。风月凭着力气大不要脸,顺利地挤了进去,朝着何愁就笑:“恭喜恭喜。”

何愁与她不熟,只礼貌地回她一礼。拳头大的金锭子就放在桌上,周周正正的,闪闪发光。

民间大多流通碎银,拿小秤称的,多了还要用钳子钳掉些,所以模样都不周正。只有官家流出来的金银,才会是完整的。

风月垂眸,随手拿了个镯子当贺礼给她,便出了包围圈。

这天下的官儿,不管哪个国家,都是十官九贪,就算本性不贪的,在官场里改变不了现状,也只能随波逐流,所以一般要除去谁,最好的罪名就是贪污。

殷戈止不会跟个纨绔子弟过不去,目标多半是赵悉的老爹赵麟,送他个百姓告赵麟侵占良田的状纸看来不够,还得再挖点东西。

想着想着,风月也就没注意前头的路,冷不防地就撞上个人。

“风月姑娘。”胖胖的恩客笑得乐呵:“不知姑娘是那位公子包下的,先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海涵。”

这是上次塞了她银票的人,上回瞧着还那般跋扈,今日就这般有礼了?看来,似乎是认得殷戈止。

不阴城里认得殷戈止的,那十有八九都是个不小的官。

脸上瞬间挂了灿烂的笑意,风月颔首:“哪里哪里,大人今日来是?”

“刚问了金妈妈,说姑娘晚上还有客人,在下也不敢叨扰。”眼珠子转得跟黄鼠狼似的,这人笑道:“就这会儿想同姑娘聊聊天,当然了,银子照给。”

白天的生意,果然都不是妓子该做的生意。

装作很贪财的样子,风月眼睛都亮了:“大人想聊什么?奴家自当奉陪!”

恩客一瞧,这姑娘真是一只单纯的狐狸精啊,有戏!于是立马跟着她上楼回了房间。

“实不相瞒,在下对您接待的客人,很是崇敬。”东扯西扯了半晌,这人终于开口道:“想问问姑娘,那位公子可有什么特殊的喜好?”

看了一眼他的手,手心无茧,食指中指的关节侧面倒是有黄茧。风月一脸认真地回答:“说来也奇怪,那位公子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也不让奴家多说话,大概是喜欢安静吧。至于特殊的喜好,奴家暂时还没发觉。”

胖子点头,想了想,笑道:“是这样的,我家有个妹妹啊,爱慕他许久了,想让他尝尝她亲手做的点心,但总也没机会。姑娘要是能帮忙,那在下必定重谢。”

风月想也不想就应了:“好啊,只要给银子,这些忙都不是问题。”

还真是个势利的妓子呢,杨风鹏心里冷笑,面上却是高兴,伸手就扯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出来塞进她的腰带:“等会儿我便让她做了点心送来,下回那位公子来,只要吃了,你还有好几张银票可以拿。”

还真是不把钱当钱嘿?风月笑得眼睛弯成了月亮,一脸天真地应了:“好,奴家定然给您办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1章 势利的女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2如果蜗牛有爱情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5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