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44章 吓唬人

第144章 吓唬人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风月不知道,可尹衍忠知道,金丝楠木稀有珍贵,除了皇帝,皇室受宠之人,才会得赐几块用以为棺。殷戈止把这棺木给了少主,那他百年之后……又当如何?

秋夫人也有些唏嘘,看一眼脸色颇差的风月,没打扰她。一群人恭敬地将关将军的尸骸放好,也将搜集来的陪葬一并封入棺材,然后等时辰到了,便出城下葬。

往脸上糊了络腮胡子,风月披麻戴孝,一路撒着纸钱出城。

纸钱纷纷扬扬,飘散四处。有一片儿不小心飞入了路过的官轿,落在了一个人苍老的手心。

石鸿唯低头,一看这东西就皱了皱眉:“停轿。”

“大人。”外头的护卫连忙拱手待命。轿夫压轿,石鸿唯缓缓走出来,看了一眼那漫天飞舞的纸钱,问了一句:“谁家出殡?这么大的阵仗。”

护卫看了看,道:“容属下去问问。”

说罢,带着刀便往那送葬队而去。

风月正哭得厉害,冷不防见人持刀拦路,当即就粗着嗓子道:“借过,生人面前,哪里见得刀子?”

那侍卫拱手问了一句:“敢问是何人府上送葬?”

众人都是一愣,风月侧头就看见街边挺着的官轿,扫一眼那轿子顶上的铜饰,脸色微变,连忙拱手道:“小的是惠州来的商贾,路过澧都,家父病逝,无奈只得在此送葬,还望大人莫怪。”

侍卫点头,就着这话回去禀了。石鸿唯微微颔首,也未在意,只将手里的纸钱焚了,朝送葬队的方向微微鞠躬,然后便上轿,让人继续走。

远远看着他那举止,风月便也颔首,招呼着旁边的人启程。

“那是石丞相吧?”史冲感叹:“真不愧是一代名相,可惜了辅佐的不是个好君王。”

“慎言。”风月低声道:“前头就是城门了。”

连忙闭嘴,史冲低头便扶着棺木车。

墓是好安,地方也选好了,可碑文却压根没法刻。若刻关苍海的名字,冤案未反,说不定就被人砸了挖了。但若刻别的名字,众人也不愿关将军受这委屈。

“先不刻了。”风月道:“等坏人都死完了,咱们再刻。”

秋夫人叹息:“这世上歹人何其多,哪里死得完呢?”

一阵风吹过来,墓前白纸飞扬,风月眉目坚定,捏着拳头一字一句地道:“歹人死不完,但害他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

大风顿起,衣摆飞扬,她朝着那无字的墓碑狠狠地磕了几个头。

“少主。”回城的路上,尹衍忠道:“刚收到的消息,孝亲王约石有信明日书院一谈,石有信应了。”

风月一愣,皱眉道:“他不是说不帮吗?这又是做什么?”

秋夫人摇头:“嘴上说不帮,到底还是要帮,咱们这孝王爷啊,真是心口不一,跟他父皇一个样。不同的是,他父皇那是口蜜腹剑,他是刀子嘴豆腐心。”

风月沉默,走了一会儿,仰头道:“这么一算,我岂不是又欠他人情了?”

“哎,话不能这么说。”罗昊道:“他没答应帮少主的忙,自己做的,那就不算帮忙,少主不欠他的。”

好么,那算是天赐的机会,她好好抓住就成了?厚脸皮地想了想,风月觉得这么想很没有心理负担,于是就说服了自己,回去一阵捣鼓,安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第二天,殷戈止坐在书院的院子里,看着面前的石有信,伸手给他倒了杯茶。

“今日请大人出来,除了谈法度之事,还想问大人一件事。”

石有信是个三十岁的瘦子,个子不高,显得衣裳分外肥大。脸上眼睛很小,鼻子很大,瞧着就不会给人什么好印象。眼下听殷戈止一开口,更是一副惶恐之色:“王爷但问无妨。”

“关于关苍海。”收了茶壶,殷戈止抬眸:“他当初在天牢,是怎么死的?”

脸色猛地一变,石有信垂眸,捏着茶盏道:“王爷怎么还在问这些事情?皇上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大人不是说,与本王是知己之交吗?”殷戈止平静地看着他:“既然是知己,私下说点话,父皇怎么会知道?”

微微一噎,石有信沉默许久。

殷戈止不紧不慢地转动着手里的茶杯,淡淡地道:“看来大人说的话,本王不能当真啊,既然如此,那大人先前说的改司法之事,本王觉得……”

“王爷!”见他有反悔的意思,石有信连忙道:“那件事不是下官不愿意说,是实在没什么说的啊!关苍海当年的确是畏罪自尽,一头撞死在墙上的,头破了好大个窟窿……真的,其余的下官不清楚啊。”

要是没看见关苍海的尸骨,殷戈止说不定就信了。然而现在,他笑了笑,问:“那他还被关在天牢里的时候,有什么人去看过吗?”

“没有没有。”转悠着眼珠子,石有信语气坚决地道:“因着是叛国重犯,天牢里是不允任何人探监的,当时下官还在天牢里住了两晚,就为了看牢他。后来不负圣望,犯人顺利被送去了斩首台。”

一想起那阴暗的牢房,石有信还有点害怕,想喝口茶压压惊,旁边骤然响起观止的声音:“王爷,封将军被镇国侯押进宫了。”

吓得身子猛地一抖,石有信眼珠子乱转,有些薄怒:“说话怎么也不通传一声的?”

观止莫名其妙,却还是行了礼,退了下去。

微微挑眉,殷戈止道:“大人胆子可真小。”

“王爷见笑。”石有信转头来笑道:“关于改法之事,还请王爷多给陛下美言几句,您的话很有分量。”

石有信要改的法,是杀人偿命之法,言辞凿凿说应该取消死刑,改为流放,更利于民心平稳。

他看不出来民心平稳与杀人不该死刑有什么关系,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那他也就应下,至于美言不美言,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从书院离开的时候,毫无意外地感受到了几股潜伏的气息,殷戈止恍若未闻,直接上车回王府。

石有信有点困倦,上了轿子就闭目养神,晃晃悠

悠的不知道多久,轿子突然猛地一摔,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活生生被惊醒,石有信怒斥:“没吃饱饭啊?!”

“抱歉大人。”外头的轿夫连忙重新将轿子抬了起来,拐过两个个转角,继续往前走。

打了个呵欠,石有信继续睡觉,等一觉睡醒之后,发现轿子停了,旁边的随从却没喊他下去。

“怎么回事今天?”不耐烦地掀开轿帘,正想呵斥两句,却见前头不是自己的廷尉府大门,而是一片尸臭熏天的乱葬岗!

轿子四周一个人都没有,石有信胆子小,立马尖叫起来,哆哆嗦嗦地钻回轿子里去。

天色渐晚,狂风呼啸,轿帘被吹得起起落落。石有信打着寒颤,睁大眼往外头看,却见远处好像有影子慢慢地飘了过来。

慢慢地,越来越近,飘来的影子浑身是血!

“啊!!!”

惊恐地喊叫响彻整个树林。

第二天有樵夫上山砍柴,发现一顶华丽的轿子停在路边,好奇地上去掀开帘子,就见个穿着华服的官老爷,双眼下头一片青黑,面色憔悴地打着抖。一看见他,惊叫连连。

樵夫报了官,石有信这才被接回澧都去。

“嘿,真不禁吓,听闻是病了,几天都没能去上朝。”罗昊来风月院子里汇报情况,满脸不屑地道:“还以为那么心狠手辣的家伙,会是个胆子大的,谁曾想会吓成这样。”

“嗯。”磕着瓜子,风月不慌不忙地道:“让他养病几天吧。”

罗昊一愣,刚想说少主真是慈悲,谁曾想就听得她下一句道:“等病好了再找机会接着吓。”

“……”

殷戈止那头也收到了消息,悠闲地将书一合,道:“咱们去看看吧。”

廷尉府探病的人不多,殷戈止一进去,倒是瞧见了石丞相。

“王爷?”看见他,石鸿唯有点意外,上来拱手行礼,然后问:“王爷也来看望石廷尉?”

“是啊。”殷戈止颔首:“听闻是做噩梦吓病了,便想来问问他,是不是做过亏心事。”

这话说得平淡,石鸿唯却是反应了过来,慈祥地笑道:“殿下,有些事不必强求。陛下都不愿意殿下继续查的事情,殿下何苦挣扎?”

“为求心安。”从他身边走过去,殷戈止道:“本王也怕哪天像石大人这样,做了亏心事,夜不能寐,自个儿折腾自个儿。”

这句石大人喊得丞相皱了眉,看着他那俊逸的背影,摇摇头。

石有信病得不轻,恍惚间仿佛看见关苍海那满身是血的样子。

关苍海是他亲眼看着死的,七窍流血,怒目圆睁,死得极为不甘。从那之后他胆子就很小,还做了一段时间噩梦。三年了,噩梦早就没做过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却遇上这么可怕的事情,惹得他又大病一场。

病好了就没事了吧?他想着想着,却听见殷戈止清冷的声音:“本王还以为民间传言当不得真,看见大人如此,倒是不得不信。”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44章 吓唬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2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3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4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5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