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67章 我会杀了你

第67章 我会杀了你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对付殷戈止这种闷得要命的男人,跟他绕弯子没用,就得不要脸地说出来,越不要脸他越觉得爽快。

这不,话一说完,殷大皇子就抬手,亲自给她取了店铺门口挂着的花灯下来,顺手给了碎银,然后斜睨着她道:“赏你的。”

“谢公子赏!”风月屈膝,看着手里的花灯,笑眯眯地凑在他旁边道:“赏都赏了,公子不如去陪奴家去河边放了它?有始有终嘛。”

看了一眼河边,殷戈止皱眉:“人太多了。”

“那咱们去人少的地方啊。”风月踮脚,扫了一眼这护城河两岸,指了指远处灯光稀薄些的地方:“那里就可以。”

女人真是麻烦!殷戈止很不耐烦,抬眼扫了扫这护城河,还是陪她走过去。

就在他们挪动的时候,河岸边的人更多,姑娘们排着队放灯呢,前头的人磨磨唧唧的,招了后头的人骂。有不小心的,还打湿了裙角,吵吵嚷嚷的,很是让人不愉快。

殷戈止脸都黑了:“这灯,必须放?”

风月眨眼,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啊,祈福嘛,不放会不吉利的!”

站在桥上,殷戈止想了片刻,搂着风月纵身一跃,直直地往河水里坠去!

衣袂飘飘,河岸两边都是一阵惊呼,风月也吓了一跳,一手抱着花灯,另一只手牢牢地抓着这人的腰带,瞪大眼看着他。

殉情啊?她还不想死呢,再说了,就算是死,也一定要离他远远的啊!

眼瞧着接近水面,殷戈止反手就勾了桥栏上垂下来的红绸,缓缓止住了下落之势。风月只觉得一股子力一扯,接着她就堪堪悬在了水面上。

“……公子啊。”咽了口唾沫,她抖着声音道:“您早说要这样放花灯,奴家真的可以选择不放的。”

“不是要祈福?”殷戈止冷声道:“快点,点灯。”

水面上不少燃着的花灯在飘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风月松开了抓着他腰带的手,捏了花灯里的蜡烛出来去旁边的灯上借火,然后摆回去,连着花灯一起,轻轻放在了水面上。

一阵风吹过来,河上星火点点,月亮从清澈的水里探头,眨眼看着桥上那一对吊着的人。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好半晌才找回声音,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热心肠的,连忙想去拉绳子把两人拉上来。

风月咯咯直笑,眼里满是烛光,抬头看着殷戈止道:“殿下,咱们这很像猴子捞月。”

殷戈止给了她一个冷漠的眼神:“你是说我不该搂着你的腰,该把你倒挂起来,捏着你的脚踝?”

“别别别!”她立马摇头:“奴家就是打了个不是很像的比喻,您别照着来啊!”

哂了一声,殷戈止一扯那红绸,借力直接飞上桥面,身姿潇洒,衣袂飞扬。

落地的感觉分外踏实,风月想,今晚上算是赚着了,毕竟这位爷平时不做这么无聊的事情的,肯陪她放个花灯,就算方式可怕了点,那也该感恩戴德。

于是转头就朝他拜了拜:“多谢公子。”

对她这样的态度,殷戈止觉得很满意:“回去吧。”

“嗯!”

一前一后地下桥,顶着围观百姓的炙热目光,两人都心情不错地往使臣府走。

易掌珠心情很差,站在河边,手里还拿着花灯,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为什么啊?她想不明白,她哪里比这妓子差了不成?为什么殷哥哥能给她买花灯,陪她放花灯,却连陪她去花灯铺子都不行?

“太子哥哥。”易掌珠转头,委屈地问叶御卿:“殷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沉默地看她一眼,叶御卿依旧是笑着道:“殷殿下那般的人,不适合你。”

“为什么不适合?”易掌珠皱眉。

叶御卿道:“殷殿下性子偏冷,不多话,也不会主动哄你开心,给你台阶下。你性子又傲,有什么话也不愿意直说,跟他在一起,自然会不高兴。”

不赞同地看着他,易掌珠道:“你们男子若是喜欢一个女人,不就该变得温柔如水,处处体贴吗?等他变成那样,我跟他在一起也未必不会高兴。”

叶御卿闭眼。

跟易掌珠讲道理真的是很费心神的一件事,他还是想回宫去跟母后请安。

大概是今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风月累得刚在主院坐下就睡着了,殷戈止瞧着,很是嫌弃:“你可真没戒心。”

没戒心的人睡得四平八稳,灵殊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然后想叫醒自家主子,把她扶回客院去。谁曾想,刚伸了个爪子出来,就被观止连人带手一起捂着拖了出去。

“哎哎,做什么?”气呼呼地看着观止,灵殊跺脚:“我带我家主子回去歇息啊!”

“不用了。”观止笑得诡异:“我能感觉到主子心情极好,你家姑娘睡在主院也没什么大碍。”

哪里感觉出来的?灵殊很茫然:“我怎么感觉不到?”

“乖,你还小。”摸了摸她的脑袋,观止笑眯眯地道:“等你长大就好了。”

有道理!灵殊点头,决定自己回去客院歇着。

使臣府所有的石灯都亮着,院子外头看着都是一片暖橙色,院子里花花草草长势喜人,饶是被月光照着,也没有半点凄凉之感。

观止感慨了一下,瞧了瞧主屋,打了水放在外头,便也去歇下了。

风月做了个梦,她梦见自己在漆黑的房间里,头顶上是红纱帐,有微微的暗光。

旁边坐着的人在低低地跟她说话,他说:“等下一场仗打完,我跟父皇提一提立妃之事吧。”

“立妃?”风月没开口,却听得见自己伪装出来的声音,怪里怪气地问他:“殿下欲立何人为妃?”

“从前觉得,女子要温良恭顺,知礼仪,安后院。”他道:“现在觉得……活泼些的,也可以。”

活泼些的?风月想,她也很活泼啊,只可惜当不了他的妃子了,太后指了她跟镇国侯家世子的婚事,再过半年就得完婚,她反抗也没用。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躺在了这里。

封明那混

小子想娶她,她先给他戴个绿帽子吧!到时候婚事吹了,她就不用被关在院子里绣花啦哈哈哈!

“你笑什么?”旁边的声音陡然变得紧绷:“我说的又不是你。”

“嗯?”她回神,伸手就搂着这人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的唇上,捏着嗓子道:“没什么,我只是很喜欢殿下罢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旁边的人好像瞬间消失了,接着屋子里灯光大亮,亮得她惊慌地闭上了眼。

“喜欢我?”殷戈止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嫌弃:“你这样的人,拿什么喜欢我?”

心口一窒,风月怔愣地看着他。

他穿了皇子的绣龙锦袍,站在监斩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关氏通敌叛国,罪连九族,今日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关清穆昂首挺胸地跪在她旁边,一身风华不减,一字一句朗声道:“谢!主!隆!恩!”

刀起,头落。鲜血飞洒在这肮脏的刑场,扑了人满脸满身。

“二哥!”喉咙里压着这一声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只觉得眼前变得一片血红。

关清穆倒下了,菱儿也倒在了他旁边,就算没了脑袋,两人的身子都还靠在一起,血流出来,融成了一处。她张大嘴想呼吸,却被铺天盖地的血腥味儿呛得咳嗽。

刽子手的刀比战场上的人刀还快啊,跌跌撞撞地起身想护着左边的四妹,右边的二娘头就落了地,想护着前头关家最小的小少爷,后头的奶娘便又闭上了眼。她在这刑场上奔走,却什么也挡不住,痛得全身发抖!

老头子呢?那满嘴说着忠君报国的老头子呢?家里人都要死了啊,他去哪里了?

怔愣了半晌,风月想起来了,关苍海畏罪自尽于天牢,念其功勋,圣上准其全尸入殓。

哈哈哈……全尸入殓,谢主隆恩,谢主隆恩啊!

仰天长笑,笑得眼睛充血,她抬头看着监刑台上站着的人,手捏得发白,终于是拔了旁边护卫的刀剑,猛地朝他心口捅过去!

“风月!”站在那边的人皱眉喊了她一声。

四周场景涣散,浑身大震,风月睁开了眼,眼里依旧血红一片,恨意凌天。

被她这眼神看得一惊,殷戈止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做噩梦了?”

噩梦?眼里迷茫了好一会儿,风月看清了四周,慢慢坐了起来,缓了许久才闭眼笑道:“是啊,奴家做了好可怕的梦啊。”

“梦见什么了?”殷戈止皱眉。

屋子里就他们两个人,再没了别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风月很想拔了头上的钗子,直接捅进他的心口!

然而,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未痊愈的手,她睁眼,笑得活泼可爱地答他:“梦见家里人全死啦!殿下从天而降,救奴家于水火,带奴家报那不共戴天之仇!”

眼神深邃地看着她,殷戈止道:“会的。”

“那奴家就等着。”转头看了一眼外头已经大亮的天色,风月道:“哎呀,该给您做早膳了,奴家先告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67章 我会杀了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2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4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5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