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28章 弄死一个是一个

第28章 弄死一个是一个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梦里的人是不理解她的,睁眼惊恐地看着她:“将军一生行正道……”

“所以老头子的一生,肯定是会被人歌颂的。”她笑,系上丫鬟的发带,红着眼眶道:“但我不需要,从小就被他骂没个正经,他人没了,我更不会正经。”

“只有杀戮才能偿还杀戮,只有鲜血才能抚平鲜血,别他奶奶的给我说正道、名义、宽容、平反,老头子没了,老子要他们全家死绝,断子绝孙!”

关清越就是这么个**不羁的人,不服礼仪,不服管教,一身的好功夫在十二岁之后就能顺利逃脱家法,上天入地,也只有关苍海能让她老实片刻。

这样的人,看上谁了就乔装去他身边守着,嫁不得自己喜欢的人了就跟喜欢的人上个床圆满圆满,谁打她一下她打人家十下,谁给她一块点心她还人家十块。

这样的人,以女儿之身笑傲千兵万马,征战沙场,以血止戈。

这样的人,快意恩仇,敢爱敢恨,一匹烈马一身戎装,潇洒得像阵风。

这样的人,现在是个低贱到泥土里的妓子。

“你叫什么名字?”恍惚间,有人问她。

她咧着嘴笑,说:“我叫关风月,招摇街、梦回楼、关风月。”

……

金戈铁马之声响于梦里,有战马上的人夺了敌军将领首级回头,看见千万个头盔下,有一抹笑意灿烂如阳。

那笑容很好看,不是男子的,是女子的。蓦然间盔甲里像是有红纱飞了出来,在强烈的光芒之中烈烈缠绵,迷了人的眼。

身子一僵,殷戈止醒了。

好奇怪的梦,盔甲里还能飞出红纱来?

揉揉额头,他觉得最近一定是被风月毒害了,以至于做这些个古里古怪的梦。

“主子。”见他醒了,观止面带愧色地递过一个黄梨木的盒子来:“这个东西,又来了。”

嗯?看了看盒子,又看了看他的脸色,殷戈止皱眉:“没抓到?”

“刚来将军府,都没有准备好,所以……”

挥袖让他不必再说,殷戈止起身,将那盒子打开。

一张腰牌,一封书信,他先看了信,眯了眯眼,又看了看腰牌。

竟然知道他在查王汉,还将这些东西给他送上门来?殷戈止冷笑出声:“真是厉害。”

“主子,怎么办?”观止觉得背后发凉:“会不会被人设计?”

起身烧了信纸,殷戈止捏了腰牌,面无表情地问:“你传令做事的人,有几个?”

“五个。”

“很好,我给你五道命令,你分发给他们,记着,分开给,什么命令给了什么人,你记下来。”

“是。”

在他面前耍花样?那就好好耍吧。

洗漱用膳,早膳之后,殷戈止出门,正好遇见易掌珠。

“殷哥哥起身了?”朝他一笑,易掌珠道:“今日掌珠要去山间放茶,给过山的路人喝,殷哥哥要一起去吗?”

要是普通人提出这种要求,殷戈止会觉得

有病,路人赶路,自己不会带水?不会饮河水?还去给他们放茶,有什么用?

然而,提出这种慈悲光芒万丈的想法的,是易掌珠,他颔首就应了:“去吧。”

易掌珠的菩萨名声在不阴城是响当当的,夏日发凉茶,冬日发棉被,一粟街总会有将军府的救济棚子,虽不论那些个东西是不是都发到需要的人手里了,但有这样的心,就是格外善良,与那些青楼赚钱自己享乐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关贱货莫名地觉得背后发凉,抬头往四周看了看,又继续低头吃她的山珍海味。

“要是不阴城每个高门都能捐点银两出来就好了。”易掌珠一边爬山一边道:“光将军府一家救济难民,也不是个事儿。可我每次去别府说道,他们就算肯捐,脸上也是不太乐意的。”

“殷哥哥,你说,人心有时候是不是很冷漠?分明自己能吃饱穿暖,却不愿意让别人也吃饱穿暖。”

殷戈止抿唇,不置可否。

易掌珠自顾自地道:“我有时候也想自私一点,那样爹爹就不会总是说我浪费钱财,可是看看自己衣着光鲜,再想想世上还有那么多人饿死,我心里就难受。”

像是触动了情绪,易掌珠突然就哭了,蹲在山道上,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

殷戈止低头看她,突然怔了怔。

易掌珠哭得梨花带雨,很是漂亮,眼泪像珠子一样一串串地往下掉,手帕擦着鼻下,半点鼻涕也没有。

“是个人哭都会有鼻涕,有的姑娘想凄美点,就把鼻涕擦了。”

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响起风月说的话,殷戈止挑眉,蓦地就笑了。

当真是笑,脸上的轮廓柔和下来,嘴角弯出极好看的弧度,眼里亮晶晶的。光从头顶的树叶间隙洒下来,斑驳迷人。

易掌珠看傻了眼,张大嘴抬着头,一时都忘了哭。

“你……”

回过神,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殷戈止转身,继续往山上走:“要赶在天黑之前下山,就早点上去吧。”

“……好。”

殷戈止原来是会笑的啊?走了好久易掌珠才想起来问:“你笑什么?”

她哭得那么伤心,是个男人都该好生安慰啊,他还笑?笑得好看也不行啊,有这样的吗?

哪知前头的人面无表情,很是正经地道:“你眼花了罢?我何时笑过?”

被他这认真的语气一震,易掌珠低头,认真地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山上送完凉茶下来,一到将军府,观止就来低声回禀:“命令已经发下去了。”

“嗯”了一声,殷戈止转头看向易掌珠:“刚刚收到个消息,还请借一步说话。”

看观止那神神秘秘的样子,易掌珠很是好奇,跟着殷戈止就进了客房。

“查到什么了?”

伸手打开桌上的盒子,拿出腰牌看了看,殷戈止道:“这是不是贵府的东西?”

往他手上一瞧,易掌珠吓了一跳:“王总管的腰牌?怎么会在你这里?”

“方才观止说,有家客栈的掌柜发现了点将军府的东西,于是都放在这盒子里送来了。”脸不红心不跳地骗人,殷戈止道:“大概是贼人逃窜之时嫌带着累赘想丢弃,结果被客栈的人在杂物堆里捡到了。”

翻看了那腰牌两遍,又打开桌上的黄梨木盒,在看见将军府地图之时,易掌珠脸色变了,倒吸一口凉气:“这!”

她就说么,她就说么!这将军府守卫那般森严,贼人怎么可能进得来,原来是有了内应,拿着这块腰牌,人就能进将军府潜伏,等晚上一到,照着这机关地图就去书房偷东西,必定全身而退!

好个王管家啊!

“我去找他算账!”拍桌起身就要走,眼前却有人影一闪。

伸手按着门,殷戈止皱眉低头看着她:“你先别冲动,王管家在府上尽忠多年,深得将军信任,总得找出他背叛将军府的原因才好定罪,不然将军回来,你怎么跟他交代?”

女子到底是冲动些,听他一说,易掌珠冷静了下来,想了想:“殷哥哥觉得该如何?”

“总要找到他这样做的原因。”殷戈止道:“王管家平时,可有对府上何处不满吗?”

这么一问,易掌珠还真说不上来,开门就喊了个家奴来,低声问:“王管家在哪儿?”

家奴躬身道:“应该是在他的宅子里,不过看起来似乎跟他家夫人吵架了,刚送过去的衣裳都被退了回来。”

“嗯?”易掌珠挑眉:“他跟夫人吵架,退将军府的衣裳做什么?”

“奴才也不知道,瞧着李氏心情不太好,奴才说刚做的衣裳,她还道王管家又不是没衣裳穿,做什么要穿将军府的衣裳。”

说着,还疑惑地摇了摇头:“奴才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吵架了。”

奇奇怪怪的啊,殷戈止侧头道:“你要真是想知道,不如找你的丫鬟去问问王管家宅子里的人。”

好主意!易掌珠立马照做。

也不知道是有神助还是怎么的,套话意外地顺利,丫鬟没一会儿就来回禀,低声说了李氏闹脾气的原因。

“荒谬!”易掌珠恼怒地道:“父亲留他在府里,是因为信任他,有些事不放心给别人做。他倒是好,反而在意个身份,为此出卖父亲?人家给他什么了?金银钱财还是许他官职?”

殷戈止叹了口气:“此事,还得再多查查,等查到背后指使,再问罪不迟。”

不管是谁在背后相助,这件事进行到这一步,那就是顺理成章了,第二天殷戈止就在王汉的宅子里找到大量来历不明的财物,顺便把一脸茫然的王汉送进了大牢。

“证据确凿,我不会放过他的!”易掌珠气得直哆嗦:“这样吃里扒外的东西,将军府少一个是一个!”

的确是吃里扒外的东西,殷戈止站在旁边,眸色阴暗。

王汉曾在关苍海麾下为副将,后被揭穿卧底身份,直接投奔吴国,反手斩杀魏国数十士兵,在后来的战役里屡屡为吴国立功。

他是个魏国人,却甘心做了吴国的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28章 弄死一个是一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2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3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4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5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