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52章 所谓圣母

第52章 所谓圣母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殷戈止面色不改,一言不发,任由风月扭着身子贴着他。

他没反应,易掌珠的反应可就大了,涨红了脸,伸手指着风月:“你……这可是街上!”

“街上?”挽着殷戈止的胳膊,头靠着人家,风月一脸理所当然地道:“街上又怎么了?奴家是公子的人。”

他的人?易掌珠气极反笑:“可是过了门了?”

“那些虚名,奴家向来不在意,只要能陪在公子身边,奴家可以什么都不要。”配合台词抬头,风月深情款款地看着殷戈止:“只要公子心里有奴家。”

“不要脸!”气得骂了一声,易掌珠的贵门风范都要丢尽了,委屈万分地看着殷戈止:“殷哥哥你说句话啊!”

“时候不早了。”殷戈止说话了,看着她道:“早点回家,不要总是在街上晃,若是有事,派人来知会我一声。”

字字句句都是对她的关心,易掌珠缓和了神色,有些得意地看了风月一眼,可后者压根没看她,就粘着殷戈止,眼里满是爱慕。殷戈止走,她就亦步亦趋地跟着走,看起来可恶极了。

“殷哥哥!”

大概是走得远了,殷戈止没听见,没回头,只对还挂在自己身上的人道:“你长了腿的,自己走。”

全身重量都放在他身上,风月舒服地当根海带,软绵绵地道:“公子英俊潇洒,气度不凡,让奴家瞧着走不动路了嘛!”

易掌珠黑了脸,跺脚扭身就跑。

“小姐!”点钗跟在她后头,连忙安抚:“您跟个丫鬟争什么啊?瞧她那下贱样儿,哪里值得您生气?”

“我能不气吗?她贴着殷哥哥,殷哥哥还没拒绝。”易掌珠眉头紧皱:“就算我不能与殷哥哥厮守,可也不能看着他着了别人的道啊!”

“您要想弄走她,法子多得是,何必气坏自个儿?”点钗道:“上回是您太急切了,没选对法子,所以留了后患。这次交给奴婢吧,奴婢定然不会让她好过。”

停下步子,易掌珠回头:“真的?”

“奴婢一定办到。”

气消了些,易掌珠抿唇道:“我也不是非跟她过不去,只是她那样的人,哪里配得上殷哥哥?”

“主子说得对,您这是为殷殿下着想。”

点点头,易掌珠平缓了心情,端庄地继续往前走。

“您喜欢易小姐?”走了一路,挂在胳膊上的海带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殷戈止目不斜视,淡淡地答:“她挺有意思。”

“是挺有意思的。”风月点头:“菩萨心肠,分外善良,就是善良总没用对地方,看起来脑子不太好。”

眉梢微动,殷戈止侧头盯着她:“易大将军的嫡女你也敢诋毁,胆子不小。”

“实话实说,公子要是怪罪,那奴家认了。”松开他的手,风月道:“不过这段感情想来也没什么好结果,公子这般聪慧,可惜却是性情中人。”

不知道为什么,听她这阴阳怪气的话,殷戈止觉得心情甚好,到了使臣府,甚至亲手给她搬了凳子,让她坐下继续说。

风月却不说了,看了看天色,撇嘴道:“奴家也该回去了,今日梦回楼重新开张,怎么也该去热个场子。”

微微颔首,殷戈止跟着她一并起身往外走。

风月:“您去哪儿啊?”

“你不是要去热场?”殷大皇子施施然地道:“我去捧场。”

风月:“……”

您去照顾好易大小姐就好了,还捧什么场啊!

心里骂,脸上却还是得带着微笑朝人家行礼:“谢公子厚爱。”

由于殷戈止不计前嫌地往梦回楼送礼,朱来财又已经判决,梦回楼总算是逃过一劫,重新开张。金妈妈一早就跟她叮嘱过,要好生准备,晚上最好能跳个正经点的舞什么的,顺便挽回一下她自己的名声。

名声这种东西,由于没什么用,风月是不看重的,但为了给梦回楼擦招牌,她还是准备了一套正经的红色舞裙,挽了高高的发髻,插上金钗,在一楼

后头的房间里等着。

殷戈止已经在大堂里坐着了,大概是因为今儿事情顺利,这位大爷心情不错,往他桌边凑的姑娘都没被冻走,反而是笑盈盈地端茶递水。那人也不拒绝,一身正气地享受着。

“真是好不要脸!”

诶?风月眨眼,这话是她想说的没错,可声音听着怎么不太对劲啊?

伸出脑袋往门外看了看,就瞧见一身男装,细皮嫩肉的易大小姐,正盯着殷戈止身边的姑娘,鼻子下头的假胡子一翘一翘的。一双杏眼水灵得,是个人都看得出她是个女的。

然而,大概是给的银子不少,金妈妈竟然没拦着她,只喊了个小厮跟着,就随意她四处游荡。

“男人都喜欢这种女人?”易掌珠问了旁边的点钗一句。

点钗脸色不太好看,自家主子何等身份啊?怎么能来这种地方!但主子要来,她拧不过,只能祈愿没人能认出她们了。

“奴婢不知,但咱们快找个位置坐下来吧,许是有表演之类的。”

看了看前头的台子,易掌珠突然来了点兴趣,问:“她们是不是要弹琴跳舞之类的?”

“大概是吧。”

看了殷戈止一眼,易掌珠转头就往风月所在的房间走过来。

风月挑眉,立马拿扇子挡了脸,躲在角落里去。

屋子里有不少别的姑娘,都在紧张地准备着呢,冷不防就进来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朝着她们就伸手:“来张古琴。”

旁边的小厮吓着了,连忙道:“客官,您不能进来这儿,这里都是姑娘……”

“有银子还不能进来?”易掌珠皱眉,旁边的点钗无奈,连忙往那小厮手里塞了锭银子。

大概是银子分量足,小厮也就没管了,任由她钻去后头挂着很多衣裳的地方,折腾半晌,变成了个清秀佳人出来。

老实说,高门的姑娘气质就是不一样,哪怕穿一身绿色纱衣,那也很贵气。只是这行为太过莽撞,一屋子的姑娘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友善。

易掌珠没在意,抱起旁边不知是谁放着的古琴,就准备出去。

“各位。”金妈妈站在台上,笑得灿烂:“咱们梦回楼重新开张,姑娘们为了庆祝,今日都拿了压箱底的本事出来,还望各位以后依旧来咱们这儿捧场啊。”

这世上永远不缺好色之人,吓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扯着嗓子叫唤:“金妈妈快放美人儿出来啊。”

“是啊是啊,花魁被人赎了,可要找点更好看的姑娘来,不然咱们看谁啊?”

金妈妈一笑,甩着帕子道:“各位稍安勿躁啊,姑娘们马上就上来。”

说着,转头就朝风月这边使了个眼色。

抱着胳膊靠在门边,风月本来是要第一个上去的,现在也没心思了,就想看看旁边这易大小姐想玩什么花样。

被人捧在掌心真是幸福啊,多少姑娘做梦都想跳出这火坑,她倒好,自己送进来了。

见没人动,易掌珠自然就先动了,任凭点钗怎么劝都不听,拢了面纱就跨上台去。

金妈妈一愣,仔细看了看这张脸,吓得连忙跑到风月跟前,指着台上道:“那是怎么回事啊?”

“妈妈莫慌。”风月道:“咱们这儿可没签她的卖身契,自愿来热场,咱们也不能推辞。”

“我倒不怕她热场,可她要是砸场子怎么办啊?”不知道易掌珠的身份,金妈妈愁得直皱眉:“好不容易活过来,可不能死在这么个来路不明的丫头手里。”

“放心吧。”风月道:“贵门之女,打小都是琴棋书画精通的,她砸不了这场子。”

只是,被人宠坏了的小姑娘,做事不分轻重,这么贸然地来青楼的台子上表演,实在不合规矩。不过既然人家都不介意,她这个幕后东家更是不用着急。

转头看向殷戈止,那位大爷已经发现了易掌珠,皱眉瞧着,神色不悦。

易掌珠是打定主意让他瞧瞧妓子是多上不得台面,所以没管其他,手一落,流畅的琴声倾泻而出,荡漾在

整个梦回楼。

下头的人听得怔愣,再一看那姑娘身段和眉眼都不差,当即便掌声如雷。

如厕回来的断弦找不到自己的古琴,正纳闷呢,就听见了这琴声,脸一黑就站在风月面前问:“你那客人又来砸我场子了?”

“不是他。”风月笑眯眯地道:“你自己看。”

疑惑地看过去,就见四座的客人表情痴迷,台上一清秀佳人手轻扬,琴声飘逸,很是动人。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叫好声不绝于耳。有认出她来的,偷偷惊讶地讨论,没认出来的,便大胆上前问价。

金妈妈擦着汗水,上台小声问:“姑娘来挂牌?”

“不是。”傲慢一笑,易掌珠道:“只是听闻这儿姑娘多才多艺,所以来试试罢了。”

脸色一变,金妈妈道:“姑娘,咱们这儿是做生意的,可不能由着您这般胡闹。”

“做生意?”易掌珠冷笑,起身就看向台子边站着的一群姑娘,义愤填膺地道:“你收钱,却要这些个无辜的姑娘为你卖皮肉,算是什么正经生意?今日我就算是砸了你这地方,你能如何?”

众人愕然,有些不明白情况。殷戈止倒是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道:“闹够了就出去。”

一听他这话,易掌珠委屈得很,她又不是来做坏事的,凭什么让她出去?

“我不,我要解救这些无辜的少女!”脖子一横,易掌珠瞪着金妈妈道:“你要么放了她们,要么,我就封了你这楼!”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金妈妈皮笑肉不笑,睨着她道:“姑娘,咱们这儿的人都是签了卖身契的,闹到官府去,咱们也不理亏,楼也封不了。您要我放人,那不如替所有的姑娘赎身?”

易掌珠愕然:“赎身?”

“她们来这儿,都是收了我的银子的,要想出去,自然要赎身了。”瞧着表演没法儿继续,金妈妈冷哼一声,当即就扯着易掌珠下了台,到旁边拿了算盘来打:“这儿的姑娘卖身的银子都是一百两,加上丫鬟,一共一百个人,一万两银子,姑娘要是拿出来,妈妈就撕了她们的卖身契。”

一万两?易掌珠脸都吓白了,怒道:“你这是抢钱!本就做的是伤天害理的事情,还好意思问我要银子?”

“您要来做善事,可我又没理由陪着您做善事,生意人都是要谈钱的。”金妈妈哼笑:“不然你动动嘴皮,我就得损失那么多银子,凭什么啊?”

“你……”易掌珠当真是怒了:“我做善事这么多年,头一次遇见这么不讲道理的。果然这地方出不了什么好人!”

“嘿!”金妈妈也怒了,她做生意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遇见这么不要脸的,敢情别人的银子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正想再争,背后的风月却来拉了她一把。

“金玲先上去。”喊了后头的人一声,风月笑道:“妈妈别生气,这位姑娘只是不懂规矩。”

看见她,易掌珠微微一愣,接着眼睛就亮了:“你没在使臣府?”

冲她一笑,风月唇红齿白地道:“晚上才回去。”

脸色顿沉,易掌珠道:“这下头有头有脸的人不少,你为何非要缠着殷哥哥?”

“喜欢您的人也不少。”风月笑道:“您又何必只盯着他不放?”

“我……”

气不过,易掌珠转头就去看殷戈止的方向,结果他的位置上却早就没人了。

人呢?

“主子。”点钗小声道:“殷殿下已经走了。”

走了?!易掌珠皱眉,立马扔了古琴就往外追。

众多恩客还等着她重新上台,谁知道那绿色的影子径直就往外走。不少恩客追着她出去,看热闹的也跟着起哄,梦回楼的大堂瞬间便冷清了下来。

“真是好本事!”捡起地上的琴,断弦气得直哆嗦:“耀武扬威地来当好人,又莫名其妙地走了,这算个什么!”

算个什么呢?风月想了想,实在想不到个确切的形容词,干脆作罢,提了裙子就上楼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52章 所谓圣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4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5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