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40章 踏实的感觉

第40章 踏实的感觉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殷戈止是那种你不邀请他他反而会去的人吗?

他是。

一楼的楼道处,殷大皇子一身黑衣姿态潇洒地靠墙听着,就听得金妈妈痛心疾首地道:

“楼里出了案子,要歇业整顿,风月已经回来了,咱们是清白的,但碍于名声问题,这段时间还得大家一起咬牙挺过去。”

断弦听着就朝风月翻了个白眼:“这下倒好,一人惹祸,所有人跟着倒霉,咱们吃的可是年岁饭,本来挣钱的日子就不多,还得被人白白耽误。”

“就是啊,风月屋子里的客人出了事,关咱们其他人什么事啊?要不接客,她一个人不接不就好了,咱们整顿有什么用?”微云恼怒地道:“妈妈还指望着过段时间就能有人把这事儿给忘了?拜托,中毒的又不是什么无名小卒,以后人家提起这事儿,就会想起咱们梦回楼出过下毒的案子,风月继续留在这儿,谁还敢上门啊?”

“微云姑娘说得在理。”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附和:“要说怎么挺过去,那除非是风月离开梦回楼。”

殷戈止微顿,往外看了一眼。

坐在大堂中央的风月依旧是笑眯眯的,仿佛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影响不了她愉快的心情。

瞧着她这态度,旁边的人说话就更加不客气了:“没脸没皮的,害了大家很得意是吧?”

“还指望着金主救你呢?人家在你房里吃东西中毒了,你还指望人家回头要你不成?”断弦冷笑:“我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自在!”

“就凭我不要脸啊。”风月理所应当地看着她。

众人:“……”

暗处的人抿唇,揉了揉眉心。

本还觉得她是要被欺负了,谁曾想,竟然吐这么一句话出来。扫一眼那边一群姑娘脸上毫不作假的愤怒神色,殷戈止觉得,她们大概都不知道风月是谁,在梦回楼里扮演的什么角色,唯一知情的,可能只有一个金妈妈。

“都别吵了。”金妈妈开口,身子往风月面前一挡,瞪着这群小蹄子就道:“谁不愿意待了就让人来妈妈这儿赎身,既然还在梦回楼,那就听我的话!你们少说,多做,明白吗!”

一众姑娘都有点不服气,可金妈妈的话,也没人敢顶撞,只能哼哼唧唧地应了。

“妈妈。”一直没吭声的何愁开口,朝她递了一叠银票来:“这是定金,赵公子说,待会儿就来赎奴家走。”

大堂里安静了一瞬,除了风月,其他人的眼珠子都瞪得要掉出来了。

还真有个被人赎了身的?!

风月平静地看着何愁,这姑娘稳重,办事比谁都让她放心,她被赎走,总也会回来的。

“恭喜了。”

听见风月开口说这一句,众人也才纷纷回神,七嘴八舌地问着情况,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一时也没人将注意力放在风月身上。

她不动声色地就退回了殷戈止身边,脸一抹,跟换了脸谱似的,惨兮兮地就朝他嘤嘤起来:“奴家被骂得好惨

啊,都是您害的!”

嘴角抽了抽,殷戈止拎着她就上楼,关上门道:“何愁恰好被赵悉赎身。”

“嗯。”手搭在人家胸口,风月打了个呵欠:“赵悉没少往咱们这儿跑,何愁性子安静不争,相貌也上乘,他看上她很正常。”

“你想怎么做?”他低头看她。

有点困倦,风月的小脑袋很自然地就靠在了他胸口,喃喃道:“不想怎么做啊,完成公子交代的差事而已。朱来财下毒的事情,奴家觉得公子能扣死他,就怕三司使大人捞人,他要捞的话,您给他看这个就成了。”

伸手塞给他个黄梨木的盒子,风月继续道:“这事儿算简单的,但赵麟是护城军都尉,职位高权力重,府邸可森严了,压根打听不到消息,所以让何愁去试试吧。”

打开盒子看了看,是一本账,朱来财身为三司使的账房,在大额的走账过程里,没少往自己腰包塞钱。三司使若是想捞他,这本账也足够烧得他松手。

朱来财贪,就能扯出他的贪,明哲保身这种事,不用人教他们都会。

“你从哪儿弄到这个的?”随意翻了翻,殷戈止皱眉。

“做出来的。”风月道:“他经常在梦回楼留宿,身边带着的印信章子之类的全被奴家复刻了一个遍儿。”

竟然是假的?殷戈止眯眼,忍不住道:“你这狐狸精。”

“公子这是夸奴家聪明啊,还是夸奴家长得媚人?”抬头一笑,风月勾着他的腰带就把人往床边引,伸手拿了他手里的账本扔在一边,然后躺上床,将殷戈止抱了个踏实。

“就算是假的也能用,山稳河堂堂三司使,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心自然是狠的。得到这样的账本,他只会看印鉴辨真伪,根本不会与身缠官司的朱来财对峙,说不定还提前送他一程。”

说得没错,殷戈止颔首,然后侧眼看向旁边的人:“你要睡便睡,抱我做什么?”

不抱着,万一她睡着的时候就被他给舍弃了,醒来就置身囹圄,那怎么办?肯定是抱着有安全感一点啊!

闭着眼睛,风月感叹着开口:“奴家没有见过全天下还有谁比公子的身躯还伟岸的了!抱着您,奴家感觉格外地踏实,就算天塌下来,也一定有您在旁边替奴家撑着!所以,奴家舍不得松开您!”

黑了半边脸,殷戈止难得地打了个颤栗,浑身寒毛倒竖,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嫌弃归嫌弃,还是任由她抱着,没挪窝。

“楼里的姑娘都是你骗来的?”他问:“不然为什么心甘情愿替你收集消息?”

听见这话,风月半睁开了眼。

楼里的姑娘十有八九都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沉默如何愁,尖酸如断弦,每个人都在深夜替她传递消息。她们可以过舒坦的日子,比如从良了安安稳稳地相夫教子,但是她们一个都没走,

没人骗她们,只是她们也经历过亲人和家园在一场大战之中什么也不剩下的痛苦,经历过挚爱和骨肉

生生被人剥离的绝望。

心里有执念和恨意的人,是没办法好生过日子的,比如她,比如她们。

楼里的人是三年前零零散散自己来的,最先只有几个姑娘,后来越来越多,金妈妈把关,只收战火之中的难民,其余的,一概没让进楼。进来的姑娘们待上一个月就会知道自己的任务,也会知道有一个领头人的存在。

但她们不知道是她。

“你就当是被奴家骗来的吧。”风月答他。

殷戈止不悦地侧身,面对着她躺着,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那为什么她们都不认识你?你连在自己人面前都要伪装,是何目的?”

“目的吗?”风月咧嘴:“这群姑娘们都挺绝望的,连自己的贞洁都不在乎了,活着都是为了报仇。我是带着她们报仇的人,要是在她们面前,展现那一副任人欺凌的妓子模样,您说,她们会不会更绝望?”

心里莫名地一抽,殷戈止几乎脱口而出:那你呢?

你就不绝望吗?

然而他没问出来,面前这人打了个呵欠,跟只小猫咪一样,吧砸吧砸嘴,靠在他怀里就睡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女人总是喜欢贴着他,贴着他的背,或者缩在他怀里,要么就是伸了指头死死扣着他的手。

更糟糕的是,她这么做,他会觉得很安心,背后贴着人,莫名的觉得安全。怀里钻着人,莫名地觉得满足。

她身上有好多好多秘密啊,谁知道那一团团的东西里头包着的是刀还是什么,就这么抱着,会扎着他吧。

然而,想是这么想,他还是抱着她,闭着眼睛安心地睡了个回笼觉。

叶御卿站在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两个跟连体婴儿一样的人,衣裳都穿得整齐,却抱在一起睡着。

倒吸一口凉气,他有些不解,正想靠近点看看,面对他躺着的人就安静地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眸子一对上,叶御卿停住了步子,心里一跳,僵硬了一番,才笑着朝他拱了拱手。

看一眼旁边还睡着的人,殷戈止起身,无声地越过她,下床出去。

梦回楼隔壁的茶楼。

叶御卿伸手给对面的人斟了茶,笑道:“还以为要养上几日了,想不到殿下恢复得很快。”

岂止是快,简直是变态,还趁他不在去风月屋子里!

“多谢殿下关心。”接过茶看也没看就喝了,殷戈止道:“殿下有事?”

有毛的事啊,风月现在是被他包着的,他来看看是正常的好不好?

压着心里的不悦,太子殿下摇着扇子风度翩翩地道:“瞧殿下似乎很喜欢风月,果真跟御卿是一路人,连看上的姑娘都是同一个。”

看着他,殷戈止很想说你眼光真的不怎么样,但是想想好像把自己也骂进去了,于是沉默没应。

茶楼二楼空无一人,叶御卿觉得再跟这人打太极也没什么意思了,干脆开门见山:“御卿最近遇见些麻烦事,不知殿下可否相助?”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40章 踏实的感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4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5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