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94章 他还没孩子

第94章 他还没孩子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当真是飘散出去的,众目睽睽之下,除了风月,没一个人看清楚他的动作。

徐怀祖当即拎起衣摆追上去,易掌珠也连忙出门,两人跑得头也不回,就留下个还在嘤嘤哭着的宋小姐坐在大堂里。

瞧着人都走了,她反而轻松了些,擦了擦眼泪,目光怨毒地看了风月一眼。

风月耸肩:“与奴婢何干?”

她今儿什么也没做,话都是她自己在说。徐怀祖本就不喜欢多嘴多舌的女人,撞在刀口上,怪她吗?

“要不是你说我的坏话,徐公子会对我这么大的敌意?”宋若词冷笑:“你倒是好,置身事外,无辜得很!”

“宋小姐。”大堂里没什么人了,风月就笑眯眯地端着殷戈止的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然后道:“奴婢何辜?是做什么对不起小姐的事情了,还是德行有失,当着您的面儿勾搭殷殿下了?”

微微一顿,宋若词皱眉:“你一个青楼女子,跟将军府家的小姐过不去,是个人都看不顺眼!”

“所以,看不顺眼奴婢,小姐就大义凛然地赔上自己的婚事,末了当事人在外头玩轻功,您一个人坐在这儿哭?”风月摇头:“您可比易大小姐还菩萨心肠。”

身子僵了僵,宋若词反应过来,看了外头一眼,心里也有些恼火,但顾着面子,还是嘴硬地道:“姐妹一场,帮着出头是应当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扎成堆。”风月咯咯笑道:“你们为着所谓的姐妹情谊,不分青红皂白就同仇敌忾,也太草率了。就算有手帕交的感情在,在不明真相之前,也不必为人强出头。况且,易大小姐哪里用得着你们出头。”

她动动手指就能直接捏死她这样的小蚂蚁。

宋若词说不过她,觉得后悔,忍不住又呜咽了起来。她是太冲动了些,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半点余地都没有了。

“想听听奴婢的建议吗?”看她哭得可怜巴巴的,风月便问了一句。

宋若词不哭了,抬头怔愣地看着她,抿了抿唇才道:“你说。”

“徐家公子不喜欢你,那就不必嫁了。”风月坏笑:“找个疼爱你的男人不是更好?本就是高门之女,找人家也不难,与其等着徐家来退婚,不如你大胆点,以今日徐家公子无理为由,硬气地退了他家的婚事。这样既得了徐家的歉意,又保全了小姐的名声。”

脸上一僵,宋若词目光又带了恨:“你就是巴不得我好!”

徐家的婚事多少人抢着想要?她怎么可能去退了?

耸耸肩,风月道:“那您就当奴婢没说罢。”

冷笑一声,宋若词道:“掌珠才是不会害我的人,这姻亲不能拆!你不要我嫁,我偏嫁,嫁得好人家,你自个儿气去吧!”

说罢,提着裙子就起身,进侧堂找镜子补妆。

风月失笑,觉得这种小气的世家小姐也挺有趣的,气起来一跳一跳的,又非得端着架子和规矩,可爱又可怜。

摇摇头,她慢悠悠地抬脚往外走,想去看看殷戈

止那边进行的如何了,结果就见徐怀祖蹲在院子里那堆书旁边,很是生气的模样。

“怎么了?”风月问了一句。

徐怀祖恼怒地道:“压根看不见师父的人!怎么跟也跟不上,干脆不如在这儿等,反正他要回来拿这些东西!”

旁边的易掌珠倒是不气,反而有些骄傲地道:“那是你师父轻功卓绝,出入我这将军府都像无人之境。”

风月沉默,心想这位大小姐心真是宽呐,放那么个大魔王在自己家里晃悠,也不怕出事的!

事实上也已经出事了,易将军损失很惨重,等殷戈止把东西都归于原处,那更惨,易将军连怎么损失的都不会知道。

摇头叹息,风月帮着整理了一下院子里放着的书,没一会儿就见殷戈止飞了回来,潇洒地落在庭院里。

“还有一半。”他认真地看着徐怀祖道:“这次看仔细了,跟上我。”

徐怀祖黑着脸摇头:“跟不上,不跟了!”

斜他一眼,殷戈止手里拿了十本书,头上顶了五本,嘴里叼了一本,慢悠悠地往外头走。

这他奶奶的是看不起谁啊?啊!徐少爷怒了,刚刚还说不跟,眼下又“嗷”地一声扑了出去。

易掌珠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殷哥哥真是太厉害了。”

女人对男人的喜欢很容易从崇拜里滋生,风月点头,很是理解易掌珠的心情。

因为她当年也是用这种目光看着殷戈止的。

这人如同天神,无所不能,一把长戟威风凛凛,斩敌千万。偏生为人不稳重,很是嚣张邪佞,与别的端着架子的大将军完全不一样。

可是后来她就明白了,这样的人,只适合远观,不适合亵玩,更不适合对其有什么非分之想。

现在她得到教训了,易大小姐显然还没有。

同情地看她一眼,风月转身,悄无声息地出了主院。

荀嬷嬷的院子依旧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上前扣三扣,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嬷嬷!”笑得甜甜的,风月道:“奴婢来看您啦!”

眼里亮了亮,荀嬷嬷笑了,拉着她的手进去道:“你这丫头来得正好,嬷嬷刚做了麻团,来尝尝。”

“这么巧?”风月道:“那奴婢就有口福了。”

拿了麻团给她,荀嬷嬷道:“我还以为下次见你要很久之后。”

咽了嘴里的麻团,风月笑道:“奴婢受嬷嬷所托,自然要早些来回话。”

想起上次自己让她做的事情,荀嬷嬷一震,眼眶突然就红了:“你……去找了?”

“去了。”风月眯眼笑:“奴婢一进村子就找到了那个叫阿虎的伯伯,他头发有些花白了,但精神很好,还能扛着锄头下地。村里的人都说,他一直在等媳妇回来,所以没有成亲,也没有孩子。”

喉咙一紧,荀嬷嬷嘴唇直哆嗦,好半天才哽咽道:“是吗?”

“是啊。”风月唏嘘:“他问奴婢小兰是不是出了事不回去了,奴婢嘴大,就说了说您

现在的状况。阿虎伯伯说……没关系,人活着就好,他还有几十年可以等。”

面前的老人哑然,眼里骤然涌出泪水来,吓得风月连忙递帕子过去,柔声道:“他没有怪您,您别难过。”

晶莹的水珠从满是细纹的脸上划下去,荀嬷嬷张嘴呼吸了许久,终于是痛哭出了声:“是我对不住他!这么多年了,他一个人可怎么过的!”

伸手顺着她的背,风月道:“您不也是一个人过的吗?”

“可他娘亲一直想抱孙子的。”挺直的背弯了下来,严肃的荀嬷嬷哭得如同当年刚进宫时候的少女:“先前就一直念叨,说等我出去,一定要生个大胖小子给她抱抱。这都这么多年了……我……我连封信都没能送回去!”

哭声听得人心疼,风月抿唇,站起来抱着她柔声安慰:“咱们想办法送您出去好不好?”

“怎么可能出得去!”荀嬷嬷大哭:“都这么多年了,你真当我没想过法子离开吗?出不去的,没出去两步就会被抓回来!”

厚重庄严的衣裳下头瘦得只有骨头似的,风月吸气,拍着她的背道:“奴婢来想办法。您不会武功,自然逃不出去。若是有人带您,那就不一样了。”

哭声顿止,荀嬷嬷抬头,眼里像是点亮了整个天空的星星,像小女孩似的期盼地问她:“当真?”

“当真。”风月点头,握拳道:“您等奴家去哄人开心,那人开心了,带您出来便不是什么问题。”

荀嬷嬷愕然,看着这丫头松开她,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心里其实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然而,她是真的很想出去,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会祈祷!

风月蹲在东院墙外,没一会儿就看见个影子从头顶飘过。

那影子在看见她的时候顿了顿,还是无声无息地进去了。再出来的时候,一把就将她捞起来,按在了角落的墙上:“找死?”

在这儿等他,引了别人看见他怎么办?

风月抬头,可怜巴巴地道:“实在是有事要殿下帮忙,不得已才在此处恭候。”

殷戈止眯眼,伸手撑在墙上,很是不耐烦地道:“什么事?”

“想请殿下,把荀嬷嬷给偷出府去!”

脚下差点没站稳,殷戈止愕然,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疯了?偷个嬷嬷出去做什么?”

“殿下就当帮奴婢一个忙如何?”双手合十,风月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帮个忙。”

冷哼一声,殷戈止转身就想走。

腰带被人一扯,他止住步子,不悦地回头瞪她:“麻烦!”

深吸一口气,风月硬生生憋出眼泪来:“可荀嬷嬷真的太惨了,与爱人分隔几十年,老死在这儿都不能出去见上一面。”

瞧着她这眼泪,殷戈止更暴躁了:“你哭就有用?”

一听这话,风月咬唇,眼泪立马掉得跟瀑布似的,哽咽出声:“殿下……”

黑了半张脸,殷戈止低骂了一声,甩开她就走:“知道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94章 他还没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2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3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4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5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