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45章 拜师的好处

第45章 拜师的好处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殷戈止从善如流,捏着茶杯便道:“谢侯爷厚爱,沉稳不敢当,寡言而已。”

安国侯大笑,开怀得很,一双眼满是赞赏地看着他:“把冲儿交给你,我很放心。只是殿下,最近城里又起风云,您可已经寻好避难之所?”

这种话都说得出来,那绝对就不是普通客套两句的关系了。风月捏紧了手,盯着自己鞋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太子有意趁易大将军不在国都而斩其羽翼,巩固己方之权,这形势不少明白人都看出来了。有的明哲保身,有的趁机拥护皇权,投诚太子。

而安国侯爷,这禁止别人来自己府上谈政事的老狐狸,竟然问殷戈止,你找好避难的地方了吗?

有一瞬间她甚至要怀疑殷戈止是不是安国侯府的私生子了,不然,安国侯爷凭什么这么为一个魏国的皇子操心?

“吴国风浪,与我魏人何干?坐岸观浪,衣襟都难湿。”殷戈止淡淡地道:“倒是侯爷,身处高地,大浪必拍之。”

这声音分外镇定,慢慢悠悠地吐出来,瞬间就能安定人的心神。

风月一顿,万般杂念瞬间消失,心念微动,飞快地抬头看了面前这两人一眼。

殷戈止坐得端正,手里一盏茶,芳香四溢。安国侯面色微恼,眼有窘迫之色。

刚刚那几句话的往来,风月没太专心听,现在看着侯爷这反应,她才恍然明白过来。这哪里是安国侯在操心殷戈止啊,分明是安国侯府有难,跟殷戈止求救呢!

殷戈止是魏国来吴国的质子,身上无官无职,外人看来,除了身份特殊武功高强得圣上赞赏之外,也没别的了。但安国侯不一样,位高言重,但凡涉及争论厮杀,必定有人扯他下水选边站,若是不选,安国侯府难免成众矢之的。

这就是在皇帝面前有话语权的弊端。

堂堂安国侯爷,眼角都有皱纹的老前辈了,现在竟然冲个晚辈下套,也忒没风度了啊!

然而殷大皇子有的是风度,茶盏一放,关怀备至地道:“既然侯爷也知风浪将至,何不早做打算?”

“殿下可有好的提议?”安国侯爷盯着他,眼神瞬间充满防备,一看就是跟殷戈止交过不少次手,很了解他不要脸的本性。

眼神柔和而真诚,殷戈止道:“侯爷早年做过不妥之事,在太子之争时选了队站,虽然站对了人,但已经涉了党争,旁人便再不会当您是个想安心颐养天年的侯爷。如今太子有意与虎相争,侯爷若助太子,则涉争更重,得罪易大将军。但若不助太子,太子殿下难免就会觉得您有叛他之心,徒生对立之意。”

这就是安国侯爷最纠结的地方啊!他愁啊!头发最近都愁白了!帮谁都不对,谁都不帮也不对,外头的人都觉得他这安国侯风光得很,谁知道他心里的苦哇?

抹一把辛酸泪,安国侯爷又松了戒备,叹息着问殷戈止:“殿下可有法子,再救老夫一次?”

再?

瞬间了然,风月算是知道

殷戈止为什么在吴国也能横着走了,丫在暗地里是结交了不少人啊,连安国侯爷都承过他的情。而且包括安世冲,竟然好像都不知道这件事,还当他没见过侯爷。

阴险太阴险!

“晚辈本也不欲再蹚浑水。”长叹一口气,殷戈止眼神忧郁地道:“但既然收了世冲为徒,安国侯府的忙,晚辈还是得帮。”

这师拜得好啊,他真该给他补个拜师的红包!安国侯爷满脸笑意,期盼地看着他。

殷戈止道:“既然四处都是风浪,独晚辈一人安稳无虞,侯爷何不考虑与晚辈同行?”

“与你同行?”微微一愣,安国侯思衬了片刻:“敢问殿下,意欲何为?”

“世冲再过不久就该弱冠,弱冠的男儿,当在朝中挂职才算本事。”殷戈止道:“晚辈所欲,不过是让两个徒儿建功立业,达成所愿,与风云无关,更不分党派。侯爷年事已高,若是能安心养老,慢慢交权于世冲,晚辈可保安国侯府安然无忧。”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啊,安国侯爷想,世冲是他的嫡子,他肯定是盼着那小子有所成就的。放权给他不是难事,说是权,也不过是他手里的人脉关系,迟早是要世冲来继承的。现在有殷戈止护航,那定然更加顺畅。殷戈止不涉朝政,太子欣赏他,易大将军也对他不错,他能在两人之间寻着微妙的平衡点,躲在他后头,那是绝对周全的。

于是片刻之后,他笑道:“犬子顽劣,还望殿下多费心了。”

殷戈止勉为其难地颔首,那表情那姿态,像极了为了徒儿不畏艰险辛苦付出的好师父。

风月没忍住,侧头轻轻“呸”了一声。

要是她是安国侯,说不定也能被这人花言巧语给骗了!他哪里是想帮安世冲建功立业啊?分明是想通过安世冲,得到安国侯府的助力,以便自个儿做事更方便!虽然可能顺路能帮世冲一把,使他更快在朝中站稳脚跟,但这大尾巴狼的目的这么不单纯,哪有脸接受人家的感谢啊?

一想起安世冲看殷戈止那种崇敬的眼神,风月就觉得心疼他,更觉得面前这人不要脸!

但,也更加觉得他可怕。

先前她一直在疑惑,今日为什么要带自个儿来安国侯府,她又不能打探点什么。但现在她明白了,殷戈止是来吓唬她的。

刚投诚的人,心不是很定,就像战场上的俘虏,被俘之后一段时间很难融入,也始终对新的将领抱有怀疑。

殷戈止这种老牌将军,直接上来就给她放了个大招,亮出安国侯府这张牌给她看,意思就是你跟着我,老子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带着你坑别人。但你要是背叛我,老子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别人坑你。

强者,只会服气比自己更强的人。

风月是服了,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站在他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安国侯爷压根没有意识到对面的人心怀叵测,只当他为自己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麻烦,脸上笑得褶子一堆堆的,还顺带目光慈祥地看了

她一眼,夸道:“这丫鬟也真是不错,怪水灵的。”

闻言,风月立马朝他水灵灵地笑了笑,屈膝行礼。

殷戈止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怀祖送的,瞧着呆傻,也不会乱说话,故而晚辈带在身边。”

哈哈笑了两声,安国侯爷心情甚好地揶揄:“殿下的使臣府一向冷清,是该添点人了。要不然,朝中那些个碎嘴的家伙,总要说点什么不三不四的话出来。”

说起这个话题,殷戈止脸就黑了一半。他只是不喜欢往府里放女人,在外头睡的女人也不少啊,偏生还有人传他不举或者断袖,也是闲得慌。

看了看风月,他突然觉得很有必要带她出去晃一圈。

“时候不早了,侯爷也该准备寿宴了,晚辈就先告退,出去跟世冲他们走走。”

“好。”安国侯点头。

于是风月就迈着小碎步,跟着殷戈止出了门。

门一打开差点就扑进来两个人,殷戈止低头,就见安世冲和徐怀祖双双尴尬地笑:“啊,师父,你们谈完了啊?”

气定神闲地“嗯”了一声,殷戈止往外走,两个少年连忙跟在后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师父生气了?

好像没有,这点小事,应该不会怪罪吧?再说,咱们也没听见什么啊。

眼神交流了一会儿,两人安心地抬头,就见旁边的风月姑娘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们。

“怎么?”徐怀祖好奇地问:“姑娘何以是这种神色?”

看了一眼前头走着的人,风月贼眉鼠眼地小声道:“二位少爷小心啊,你们师父的规矩很严的,听墙根这种事,不被逮着算你们的本事,被逮着就惨啦!”

心里“咯噔”一声,徐怀祖喃喃道:“不会吧……”

最后一个字还没落音,前头的殷戈止就停了步子,回头道:“明日开始你们加一个时辰的马步,再多踩半个时辰木桩。”

安世冲脸都绿了,徐怀祖连忙道:“师父,不用这么狠吧?咱们什么也没听清啊!”

“嗯?”殷戈止一脸正气:“什么没有听清?”

“……这,难道不是咱们听墙根的惩罚吗?”安世冲小心翼翼地问。

殷戈止摇头:“不是,是为了让你们身形更轻,基本功更扎实。”

严师出高徒啊!两人一边心疼自己一边感叹,正想说师父的规矩也不严么?没生他们偷听的气啊,然后就听见自家师父幽幽地补了一句:

“练好基本功,下次听墙根的时候,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风月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

徐怀祖和安世冲一脸愕然,想求饶吧,师父没怪罪。不求饶吧,那也太惨了!

“师父……”

“乖,准备吃寿宴吧。”殷戈止转头就继续走,直接去了前院准备入席。

后头跟着的两个人都跟吃了苦瓜似的,有气无力地道:“风月姑娘,你可真是太了解师父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45章 拜师的好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3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4华胥引(唐七公子) 5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