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63章 我订的衣裳

第63章 我订的衣裳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我觉得你们男人说事情还得把我个弱女子牵扯进去实在是丧心病狂!

风月很想这么说,然而她没这个胆子,眨巴着眼看了看叶御卿,又看了看旁边的殷戈止,最后她还是傻笑:“奴家觉得,安家少爷和徐家公子,都是相貌堂堂,玉树临风!”

喝茶的手微微一顿,殷戈止难得看她的眼神里没带嫌弃,反而带了点赞赏。

叶御卿哈哈大笑,边笑边摇头:“谁问你长相了?”

“问别的,奴家也不知道啊。”扁扁嘴,风月一脸无辜。

这单纯耿直的回答,倒让他不知怎么接。叶御卿叹息,看了看对面那稳如泰山的人,最后还是只得自己开口:“本宫是觉得这两人颇有潜质,又是殿下的徒儿,若是委以重任,必定不会辜负本宫期望。”

殷戈止道:“殿下三思,此二人在下尚且无法管教服帖,恐怕不是轻易肯依附之人。”

“瞧你这话说的。”叶御卿摇头:“本宫选人,自然是为保家卫国,谁要他们依附?”

他会瞎说,他就不会吗?安世冲和徐怀祖分明是对他言听计从,还无法管教服帖?当他三岁小孩儿呢!

至于依附不依附的,师父在他这边,那徒弟肯定跑不远。

“殿下决定吧。”殷戈止道。

“好。”合扇而笑,叶御卿转头让人上菜上酒,风月早就饿了,一看见菜上来,就眼巴巴地盯着叶御卿。

桌上尊者先动筷,其余人后动。

叶御卿没注意她,只盯着外头感叹:“大雨将至,整个不阴城一片迷蒙之色,看得人心生凄惶。”

殷戈止道:“殿下居高处,顶庙宇,踩金履,有何可忧?”

长出一口气,叶御卿忧国忧民地道:“本宫居高,四海却低。有人贪念太过,殃及无辜,牵扯人命,这腥风血雨,不知几时能休。”

“殿下将来会是个体谅百姓的明君。”

“过奖,父皇尚安在,本宫不过是尽己之力,但求天下安稳罢了。”

这对话若是被文人听见,大概是要写三万字的颂章,将叶御卿从头发丝儿吹捧到指甲盖。这个小小的厢房,因为这两座大佛的存在,也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然而,风月还是很饿,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小声开口:“不好意思,打断二位一下,菜要凉了。”

从大义大忠的情绪里拔出来,叶御卿看向她,忍不住笑了,提筷便夹了菜放在碗里,然后问:“饿了?”

没吭声,等殷戈止也下筷之后,风月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饿疯了!

一大桌子菜,什么东西都有,她吃得那叫一个风卷残云片甲不留!

叶御卿还好,本来在宫外就不怎么吃东西,但殷大皇子还想吃呢,结果刚朝烧鸡伸个筷子,“刷刷刷”一阵残影,鸡全剩了骨头。再看一眼鸽子汤,好家伙,肉全卷进了风月的嘴里。好不容易动作快点夹着个炒蛋,旁边那筷子“咻”地一下就飞过来,惊得他东西都脱了筷。

深吸一口气,殷戈止放了筷子,侧头看着风月:“你是几辈子没吃过东西了?”

狼吞虎咽之中,风月口齿不清地道:“奴家这是帮二位殿下试菜呢,嗯!这个鸡蛋没毒!”

废话,都被她吃完了,有毒也进不了他们的嘴里啊!

本来也不是很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她吃这么欢,殷戈止头一回觉得馋了,忍不住就叫了店小二,再添几个菜。

心疼地看着风月,叶御卿道:“殿下可是饿着她了?”

殷戈止面无表情地摇头:“与在下无关,她在寒舍一顿也吃得不少。”

岂止是不少,简直比猪吃得还多!

饶有趣味地看着风月,叶御卿道:“吃得多是福气,看着她这胃口,本宫都觉得饿了。”

一桌子残羹剩饭换下去,又端上来一桌新的,风月吃爽了,终于想起了还有个东西叫“矜持”,于是捏了帕子出来笑呵呵地掩唇道:“这家菜味道的确是不错,奴家全部试过了,两位殿下现在可以放心品尝,有什么问题,也是奴家先遭殃。”

为什么能把控制不住自己嘴馋的行为,说得这么大义凛然呢?嫌弃地看她一眼,殷戈止抿唇,重新拿起筷子,头一次认认真真地吃了两碗饭。

叶御卿也放了筷子,优雅地品尝起菜色,末了颔首:“当真是味道不错,价钱也公道,怪不得起了十层楼,实乃民间酒楼之表率。”

“殿下所言甚是。”殷戈止道:“不如题个字放在这里吧。”

风月挑眉,心想原来殷大皇子无聊起来也会做这种跟自己半点关系也没有的事情啊,大概是劫后余生,心情不错?

但是,等太子提完字,掌柜的千恩万谢的时候,她才想起来一件事。

他奶奶的,这望乡楼幕后的大东家,可不就是殷戈止吗!挂在另一个暗卫名下的,干将还特意提过,说这一处生意最好。

被蒙在鼓里的太子殿下什么也不知道,提完字用完印,兴高采烈地就拉着殷戈止,让他去成衣店里换身衣裳,然后去校场看看两家少爷。

跟在他们后头,风月连连摇头,单纯太单纯,殷戈止这种人,绝对不会花力气做对他自个儿没好处的事情!

“风月。”

“啊?”回过神,她抬头,就看见叶御卿指了一件成衣店里挂着的胭脂色的袍子,笑道:“这件应该很衬你。”

更完衣出来的殷戈止看了一眼,眼里也有赞同之色。

反正是陪大爷们逛,她又不用给钱!这么一想,风月笑眯眯地就拿着衣裳进去换了。

这店铺大概是因为衣裳贵,前堂里除了他们就没别人了,于是叶御卿也就开口道:“赵麟一案,朝中众多重臣向本宫求情,父皇的意思,是要顺众意。”

“那殿下之意呢?”殷戈止眼也不抬地问。

“官是有众。”叶御卿微笑:“民之众,则更广矣。”

赵麟贪污之事已经传遍整个不阴城,百姓之中,不乏有受过其府上之人蛮横欺压

者。只要制造汹汹民意,那重臣再重,也重不过天下百姓。

殷戈止颔首:“殿下英明。”

正说着呢,门外冷不防传来一声娇喊:“殷哥哥,殿下!”

前堂里两个人都是一怔,下意识地齐齐转身面对门口。

易掌珠惊喜地看着他们道:“你们怎么会在这儿?也来买衣裳吗?”

想起掌珠不太待见风月,叶御卿生硬地笑:“是啊,路上偶遇殷殿下,便一同来买件衣裳。”

“嗯。”殷戈止配合地点头。

易掌珠有点惊讶,左右看了看他们,道:“没想到你们关系变得如此亲密。”

还一起逛街?

“不过正好啊,掌珠也想买点衣裳,你们不如来替我看看?”揉了揉帕子,易掌珠欢喜地在铺子里挑选起来。

看了一眼店铺里唯一的一处更衣之所,叶御卿笑着拦住易掌珠:“先去别家看看吧?这家咱们看过了,没什么好看的。”

“不会啊,我先前还订了一套胭脂色的袍子,很好看的。”易掌珠边找边道:“掌柜的,挂哪儿了?”

尴尬地笑了笑,掌柜的看了一眼叶御卿,后者使劲摇了摇头,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道:“还没到货呢,小姐不如再等一天?”

“不是说好的今日到吗?”易掌珠皱眉,叹息了一声,正想说算了,再等等也可以,结果就感觉大堂里微微一亮。

啥也不知道的风月穿好了袍子,东扯扯西扯扯地出来,低着头嘀咕道:“这裙子也太复杂了些,像是礼服,根本不能作常服啊。”

说时迟那时快,殷戈止反应极快,飞身过却去一把就将风月扑回了更衣的隔间!

易掌珠回头,就只看见一片儿胭脂色的袍子,忍不住皱眉:“方才是谁在说话?”

叶御卿拉着她就往外走:“没谁,不过既然袍子还没到,那咱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甩开他的手,易掌珠皱眉看了铺子里一眼:“殿下当珠儿是傻的吗?是不是有人穿了我订的袍子?”

“没有没有。”掌柜的连忙道:“刚刚那姑娘穿的是杏红色的裙子。”

她眼花了?扫了那隔间一眼,易掌珠问:“殷哥哥呢?”

“他有事先走了。”

走得还挺快啊?易掌珠撇嘴,心情突然不太好,便道:“不在这儿看了,太子哥哥,今晚有花灯会,您陪珠儿去瞧瞧么?”

外头站着的冯闯闻言,连忙拱手:“易小姐,殿下黄昏之前必须回宫。”

“春末夏初了,三个月一次的花灯会,太子哥哥都不陪珠儿?”易掌珠撇嘴:“大不了跟皇后娘娘回禀,就说是珠儿强留了太子哥哥。”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叶御卿也不好推辞,点头道:“好,那本宫先陪你四处走走,等到了时候,就去看花灯。”

“嗯!”这才笑了,易掌珠拉着叶御卿就往外走。

成衣铺的隔间里,殷戈止低头看着抵在墙上这人,眼神微微有点炙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63章 我订的衣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4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