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7章 互助互利

第37章 互助互利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眉头一皱,叶御卿闭了闭眼。

他是千方百计要保殷戈止的性命的,奈何心怀不轨之人太多,敌在暗他在明,实在难护个周全。幸好殷戈止自个儿就有本事,安安稳稳地活了一年了,有时候用的手段,连他也自叹弗如。现在殷戈止人没事,风月又这般镇定,想来也是有把握保住自己的,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必插手来管。

平缓了语气,叶御卿叹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外头的人传话给我便是。”

“好。”笑着点头,风月一脸感动地看着他:“公子对奴家真好。”

靠近她两步,叶御卿低头,脸的轮廓沐浴在窗口透进来的光里,眼中温柔如水:“不对你好,还对谁好?”

那可就多了去了,对易掌珠啊、他宫里的侧妃啊、梦回楼的谁谁谁啊!这位殿下光芒普照之处,全是受其恩惠,溺其情意之人,还少了?

心里拆着人家台,面儿上风月的表情这叫一个感动啊,眉头轻蹙,眼里含情又含愁,朱唇微微哆嗦,像是看救世活佛一般看着面前的人:“公子……”

叶御卿一顿,替她挽了一缕鬓发在耳后:“委屈你了。”

哇塞,其实要是坐牢能被长得好看的人这么怜惜,她真的不介意多坐一会儿的!

然而叶御卿停留了三柱香的时间就走了,毕竟是一国太子,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走之后,狱卒给风月来了一顿不错的午膳,风月笑眯眯地吃了,然后就蹲在角落里继续数稻草。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点不安,虽然目前的一切情况尚在掌控之中,但一想起殷戈止那双眼睛,她就觉得瘆得慌。

以前在魏国从军之时,有人说当朝大皇子到底是最合适的皇位继承人,整天在外征战也不像话啊,毕竟治国要有谋之人,不能是一介武夫。

年长一些的士兵听见这话就笑了,说大皇子初出茅庐之时,许将军看不惯他,结果练兵的时候被他打得在城里出不去。面子上抹不开,就跟他比兵法,论文采,谈治国之道。

那结果呢?小兵问。

年长的士兵笑道,结果不知道是怎么的,之后再有切磋的机会,许将军想也不想就选择继续被大皇子堵在城里出不去,再也没跟他论过文道。

众人一片唏嘘。

当时作为听众之一的关清越,觉得这个人真是牛逼,年纪轻轻的就成了人嘴里的神话了,还是那么可怕的神话。所以打小起,她心里对殷戈止,是存着一种敬畏的,凡人对天神的那种敬畏。

现在这种心虚,大概就来源于这种敬畏吧,毕竟在他面前耍花样,风险实在太大。

不过想想,自个儿也不是没有成功耍了花样的时候啊!大家都是人,都一样的,他不是神!

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风月哼着小曲儿拿稻草编着玩儿,继续等待着。

外头的天色渐渐暗了,最后一缕光从窗口消失的时候,殷戈止踏进了牢房。

风月抬头,一张脸立刻绽放出无比开心的笑容:“公子,您终于来了!”

牢房门口的人站着没动,一股无形的压力自他眼中而来,瞬间束缚了她的全身。小小的牢房像是被巨大的黑影笼罩,空气都稀薄了起来。而门口那人的身影,就如同鬼神降临。

心里一跳,风月眨眼,努力动了动身子,忽略这一股威压,不要命地朝人家贴了上去,妩媚地笑着道:“公子是亲自来接奴家出去吗?”

“有话想问你。”殷戈止面无表情地开口,眼眸微垂,平静地看着她。

双目对视,风月脸色微白。

她怎么觉得,在他眼里,仿佛看见个死人一样?

“……公子但问无妨。”缩回了手脚,风月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靠着墙,心里咚咚直跳。

跨进牢房一步,殷戈止声音低沉,一字一句却是清晰无比:“黄梨木的盒子,知道吗?”

浑身一紧,风月瞳孔微缩,贴紧了墙,低着头不敢再看他,嘴里却是立马反驳:“不知道。”

“我给你个机会。”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回答,殷戈止伸手,抵在她耳侧的墙上,另一只手轻轻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与他对视:“要么,你来说清楚来龙去脉,背后原因。要么,我告诉你来龙去脉,送你下黄泉。”

冰冷无情的语气,连个起伏都没有,风月牙齿都忍不住打颤,被他的气息压在墙上,感觉自己就像屠刀下的小羊羔,眨眼的一瞬间就能血溅当场!

“好歹是睡过好几回的,公子当真忍心?”心绪不宁,风月压根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会来问她黄梨木盒子的事情,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撒娇:“奴家不懂您在说什么啊!”

眼神幽暗,里头全是千年的雪万年的冰,任凭风月怎么抛媚眼,怎么扭身子,怎么扯人家腰带,都半点没有变化。

于是风月知道了,当真是大事不好了。

身前这人没有吓唬她,当真是会弄死她的,就算她再怎么给他做好吃的,再怎么勾引他调戏他,当他觉得她该死的时候,她都一定会死。

真是绝情的男人啊……

低笑一声,风月收回了自己的爪子,挽了挽鬓发,抬眼正经地看着他:“既然瞒不下去了,那么殷大皇子,坐下来谈谈吧?”

被狼追着的猎物,应该都是拔腿就跑、慌里慌张、瑟瑟发抖的。但是,当他撕了这层羊皮,面前这人竟然冷静地停下来对他说,坐下谈谈。

“我有和你谈的必要吗?”他问,不知道是问她,还是问自己。

然而面前的人给了他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回答:“黄梨木盒子里的东西能帮上您的忙,就有谈的必要。”

牢里呆了一夜了,风月脸上的妆有些花,整个人乱七八糟的,然而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迸出光来,让他觉得四周都亮了亮。

嫌弃地收回自己的手,殷戈止拿了手帕出来擦拭在墙上沾着的灰。

四周令人窒息的感觉顿消,风月又笑得跟个狐狸精似的了,勾手抢了他的手帕就擦自己的脸,顺便以他的眼眸为镜,梳理了一番散乱的头发。

“你是觉得我脾气很好?”瞧她这搔首弄姿的样子,殷大皇子脸色不太好看。

风月一笑,规规矩矩地跪坐在稻草堆里,抬眼看他:“奴家知道您脾气一向不好,所以长话短说。”

“公子若是有奴家相助,要动手查谁、找谁的弱点、去谁的府邸、交谁的信物,都会十分简单。黄梨木的盒子是奴家命人给公子的,因为公子要除的,也是奴家欲除之人。”

眼里深如长渊,殷戈止低下身子,声音极轻地问她:“你是想助我,还是想利用我?”

背后皮子一紧,风月笑得花枝乱颤:“人与人互助,也是互利,对大家都好的话,说什么利用不利用?这些东西奴家要拿到,很简单,而您要得到,却得费很大的功夫,还不一定能成。殿下选捷径呢,还是绕远路?”

殷戈止不为所动地看着她,眼里的杀意半点没少。

他有想要的东西,但不代表会为那些东西而被人拿捏。

深吸一口气,风月软了神色,干干净净的脸在月光下看起来分外真诚:“奴家不是威胁殿下,只是想求殿下庇佑,很多东西落在奴家这里,奴家也翻不出什么花儿来,毕竟身份低贱。但在您手中就不一样了,殿下。”

她有刀,但他才能杀人。

牢房里安静了许久,久到外头的观止几乎要觉得没人了,才又听见自家主子的声音。

他说:“你想做什么?”

风月眼里光芒流转,舔了舔嘴唇,分外兴奋地看着他:“奴家想杀人!”

“为何?”殷戈止冷笑:“你不是个普通百姓吗?”

“普通百姓就没有报国之心?”歪了歪脑袋,风月摇曳着小蛮腰就笑:“吴国士兵踏我大魏山河,害我家破人亡,父母皆没,兄妹全逝,您说,奴家不该杀人吗?”

眸色微动,殷戈止抬了抬下巴,眼睛却还盯着她:“你想屠尽吴国之人不成?”

“奴家没那个本事。”深深地看进他眼里,风月勾唇:“但只要是殿下想除的人,奴家必定相助。”

“哦?”殷戈止冷漠地看着他:“就因为我是魏国的大皇子?”

“还有一个原因。”风月掩唇,眼里瞬间涌上无边情意:“因为奴家爱慕殿下,能为殿下所用,奴家心甘情愿!”

本还是紧绷的气氛,被她这一句妖里妖气的话给说得崩了盘。殷戈止哂了一声,伸手就掐着她的脖子把人拉到自己面前:“说真话!”

“这……就是真话啊!”委委屈屈地眨眼,风月道:“殿下这般英明神武,奴家爱慕您,有什么不对吗?”

好像也是,挺顺理成章的。

手上一松,手里的人“呱唧”一声掉回了稻草堆,殷戈止转身,看着窗口外头的月亮,开始沉思。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7章 互助互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云中歌2 3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4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5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