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56章 难得的情绪

第56章 难得的情绪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命这东西,他是不信的,每次来了这儿都得走,一定是个巧合!

可是,当真只是巧合而已吗?

太子殿下眯着眼睛想了一路,在到了太尉府看见殷戈止之后,终于定了心。

一定是个巧合,因为眼前的殷戈止,正分外严肃地看着他道:“掌珠受了重伤,殿下何以半路而走?”

重伤?看了一眼坐着的易掌珠,叶御卿很想说,她这点皮肉伤,真的不用太大惊小怪,风月骨头碎了不也活蹦乱跳的?

但是想想立场,他还是满脸愧疚地看着易掌珠道:“是本宫的错,易大将军走时将珠儿托付给本宫照看,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

出了这样的事就算了,他还跟别人跑了!

易掌珠委屈极了,捂着胳膊眼泪唰唰的。

叶御卿只能低声哄着:“本宫一定让他们将刺客捉拿归案,你先别哭了,可好?”

孟太尉走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哄小女孩儿的场景,当下便觉得有些胡闹。他这是太尉府,统管所有吴国军事之所,不是什么敞开门的衙门,哪里容得人来这般哭喊的?

不过瞧着是当朝太子,又带着易大将军的掌上明珠,孟太尉还是上来行了礼:“殿下亲临,不知所为何事?”

转头看着他,叶御卿叹息道:“城中贼人肆虐,已经发生多起刺杀绑架之事,护城军失职,本宫奉父皇之命,来问太尉要个闻风令。”

闻风者,听民声疾苦之意也,作为令,则是监督之用,但凡发现所督之人有玩忽职守或贪赃枉法之行为,令出废官,收押大牢候审。此令多用于三公繁忙,下头却意外频发之时,作震慑之用。

太子直接问责守城军,未免太过针对,会引人非议。但来问要个牌子,还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他一心想娶的易大小姐受伤了,自然会殃及池鱼,同护城军过不去。

孟太尉很忙,觉得不是什么大事,那就允了吧,于是便让人拿牌子出来给他。

叶御卿接了牌子,转头就放在了殷戈止的手里。

“这……”这才注意到旁边一团黑的人,孟太尉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后退几步,心有余悸地道:“太子要这位……去督查护城军?”

“还有比他更合适之人?”叶御卿挑眉,笑着道:“殷殿下身上没有任何一方的利益牵扯,最是公平公正,太尉觉得呢?”

有道理,孟太尉点头。虽然这人对他来说像噩梦一样,但眼下为质,一不怕强权,二不怕暗杀,实在是很适合去督查。

“殿下英明,那老臣就先告退了,还有军务要处理。”

“太尉慢走。”叶御卿颔首,等人走得没影了,才一脸宠溺地看着易掌珠道:“交给你殷哥哥了,放心了吧?”

易掌珠抿唇,点头。殷哥哥是不会让她吃亏的!

“如此,那在下先走一步。”殷戈止很是严肃地道:“此事,定然会给将军府一个交代。”

“好。”叶御卿很欣慰,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感叹:“你殷哥哥当真是心疼你,刚拿到东西,就迫不及待地替你出气。”

脸上微红,易掌珠轻哼道:“可不是么?比您对珠儿上心多了。”

“不高兴了?”叶御卿低笑,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打趣道:“那本宫带你去宫里玩玩,顺便给母后请个安,如何?”

“受伤了,不想动。”易掌珠扁嘴:“回府去歇着最好。”

“好,都听你的。”宠溺万分,叶御卿扶起她便往外走。

出了太尉府,殷戈止面无表情地上马,直奔梦回楼。

风月正翘着腿嗑瓜子呢,嘴皮一翻,很用力地朝门口吐着壳。所以,当殷大皇子打开门进来的时候,一片儿可爱的瓜子壳就飞到了他脸上,带着晶莹的**,黏住不动了。

殷戈止冷笑了一声,垂眸看着里头那不怕死的人。

吓得浑身毛倒竖,风月立马上来拿帕子给他擦脸,然后嘿嘿嘿地笑道:“不知您要来,冒犯了,冒犯了哈。”

浑身的气息都不太友善,殷戈止转身,直接将要送茶进来的灵殊给关在了外头,别上了门栓。

咽了口唾沫,风月赔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你去都尉府做什么了?”冷冷的声音,半点感情也不带,殷戈止看着她问。

说起这个,风月立马邀功似的捧了个黄梨木的盒子出来,递到他面前道:“这个,有用。”

微微一顿,殷戈止伸手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才翻开账本扫了两页,就合上了。

“只是为了这个?”

什么叫“只是”啊?风月咬牙:“这账本很重要的,完全可以用来定赵都尉贪污之罪,还能咬三司府一口,一箭双雕,全在此招!难道还不够吗?”

“所以,这么重要的账本,你是用什么法子拿到的?”盯着她脖颈间看了看,殷大皇子懒得掩饰了,浑身都是不悦的气息,步步逼近她。

咽了口唾沫,风月道:“自然是用女儿家能用的法子了,赵悉好色又荒唐,奴家就是想试试能不能迷惑他,结果还当真成了。”

“哦?”伸手慢慢抚上她的脖子,殷戈止眯眼:“你本事倒是不小,脸也是真的不要,送上去给人家轻薄,还好意思坐在人家门口哭?”

这话比易掌珠说的还刺耳,风月皱眉,抬头看他:“公子觉得,拿了账本回来不算功劳,倒是奴家装腔作势比较可恶?”

“不是可恶。”伸手摩挲着她脖子上的痕迹,殷戈止压低了声音,字字句句如针如刺:“而是你用这样的身子再来伺候我,我会觉得非常恶心。”

脸色微白,风月飞快地垂眸,闭着眼睛消化了好一会儿,才笑道:“从您点奴家那一日起,便知道奴家不是什么干净的人,现在才觉得恶心?”

“妓子也有不失风骨之人在。”盯着她,眼里当真是恨,殷戈止一手紧握,另一只手钳住她,低声

道:“可你,委实下贱。”

“哈哈。”没忍住,风月乐了,媚眼一横,瞧着他道:“喜欢有风骨的妓子,您大可以去其他姑娘那儿,来奴家这儿受什么气啊?奴家就是整个楼里最贱的一个,您头一天不就该看出来了吗?”

“试问脱衣舞,几个人敢跳?奴家敢啊!见高踩低的事儿,谁敢放在明面儿上做?奴家也敢啊!都是残花败柳的身子,给一个人上是上,给一群人上也是上,能换来东西的时候,奴家还要守身如玉不成?”

说到最后一句话,眼睛到底是红了,风月眼里笑意更凉,伸手就扯开自己衣襟,看着他道:“您不是也最喜欢奴家的身子了吗?脏了就不喜欢了?别人可没奴家这般了解您的身子,没奴家伺候得好!”

手收紧,殷戈止头一次觉得暴怒,眼里微微带血地看着她,再用点力,都能直接掐死她。

“您……可别忘记奴家是给您做事的。”呼吸困难,风月依旧在笑,抓着他的手道:“掐死奴家……往后这种重要的东西,可就没人用身体给您换来了!”

“滚!”捏着她狠狠往旁边一扔,殷戈止怒不可遏,万年冰封的脸上,难得地裂了巨大的豁口,情绪全数喷薄而出。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抹红色的影子已经在地上滚了几滚,狼狈地扶着床了。

是妓子啊,他一开始点她就知道她是妓子,也不是清白之身,不知道跟多少人有过,也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很爱慕他之类的话。他是冷眼看她的,看她婀娜多情,看她妖媚迷人,看她跟蛇一样缠着自己,吐着信子求欢。

这样的女人,他不会放在心上,就是利用而已。

可是当真发现她这般自甘下贱的时候,他心口竟然堵得难受,更是暴怒难当,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就很想上阵杀敌,这股子火气,怕是只有杀人才能平息。

“咯咯咯。”即便浑身都疼,风月也还是笑得贼欢,狐眸睨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欣喜地道:“殿下竟然会为奴家发这么大的火,真是让奴家受宠若惊啊!”

怒火微消,殷戈止闭眼,狠狠抹了把脸,平静了下来。

不对劲。

这女人一定是会什么妖术,他这样的状态,很是不对劲。

笑眯眯地靠在床脚边,风月看着那人冷静下来,然后开门离开,身子痛,心里很愉悦。

堂堂殷大皇子,竟然会对个卑贱的妓子动感情,哎呀呀,真是难得一见,可喜可贺。

作为那个妓子,风月觉得,要勾引殷戈止其实也没有她想的那么难啊,瞧瞧,这不就上钩了吗?当年多纠结啊,陪人家睡觉陪人家聊天,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不让人家发现,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

如今好了,不过是跳跳脱衣舞,陪他睡睡觉,这人竟然便在意她了。

笑着笑着,风月就觉得脸上有点痒,伸手一抹,水灵灵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56章 难得的情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