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23章 非人般的折磨

第23章 非人般的折磨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观止傻眼了,这主子的吩咐他不听不行啊,可瞧着面前这姑奶奶,捏了簪子就往自己衣襟里塞,他也不可能去抢。

风月的动作那叫一个快,塞完簪子就起身,拎了裙子就往外冲。

殷戈止正沉着脸下楼,冷不防感觉背后有东西袭来,飞快地转身一躲。

“公子!”这一声的调调拐了十八个弯,软软黏黏的,听得人虎躯一震。

风月扭着腰眨着眼,完全没顾忌旁边还有两个根正苗红的小少年,抬腿就贴上殷戈止的身子,撒娇道:“奴家知错了啦~”

身子笔直,任由她贴着,殷戈止眯着眼盯着她:“知错?”

“奴家不知道这金簪是您送的。”谄媚地笑,风月伸手就从胸口掏出簪子,一把插在头上:“早知道是您送的,奴家哪儿舍得取啊?您瞧,您的眼光真是太好了,这簪子很配奴家!”

往她脑袋上扫了一眼,玉簪已经不见了,两支金簪插在上头,跟她这一身红纱衣当真是相配。

心里舒坦了点,殷大皇子面上却还是那般阴沉:“说完了?那就下去!”

“嘤嘤嘤。”盯着眼神杀,风月岿然不动,甚至伸手狠狠摸了一把:“奴家舍不得离开公子,奴家想一直陪着公子!”

她脑袋抽了才去得罪殷戈止啊,趁着还有缓和的余地,赶紧哄回来!

黑色的瞳仁安静地瞧着她,殷戈止不动,就这么站在楼梯上。

出来看热闹的姑娘们越来越多,盯着风月指指点点。风月完全不在意,小媚眼反而抛得更勤了:“公子要是不拒绝,那奴家可就赖着您了?”

“滚。”平静地吐出一个字,殷戈止睨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嫌弃:“你不觉得丢人,我都觉得丢人。”

到底是女儿家,被他这么说,怎么也该脸红羞愧然后下去了吧?风月没有,完全不为所动,就像没听见这话一般,一张脸依旧笑得春暖花开的,贴着人家身子就扭:“忘记说完了,就算公子拒绝,奴家也会赖着您的。”

殷戈止:“……”

他见过很多不要脸的人,但是跟眼前这个女人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好歹是个姑娘,半点自尊都没有?

“我要去练兵场。”

练兵场不是她这种样子的人能去的,有辱军风!

风月依旧没动,傻兮兮地冲他笑:“那奴家就去给您端茶倒水啊!”

“不需要!”终于是不耐烦了,殷戈止伸手,像扯八爪章鱼似的将她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往旁边一扔。

“呯”地一声摔在地上,四周都响起了笑声,风月委屈地揉着屁股,狐狸眼眨巴眨巴的,可怜极了。

殷戈止转身就走,完全没有看她一眼的意思,风月咬牙,立马起身跟了上去:“公子!”

走得很快,殷戈止出门就上马,策马狂奔了好一段路才回头看。

那女人没跟上来。

轻轻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好笑,他摇了摇头,等两个徒儿和观止策

马赶上来,便一起往练兵场而去。

虽然是质子,但大概是因为惜才,吴国皇帝和太子都对他颇为看重,那底下的人自然也就把他当半个吴国皇子看待,加之他善武会兵,练兵场一类的地方,一向是最欢迎他的。有脑子不灵光的武将,被他套套话,便对他言无不尽,军机要事也都说给他听。

比如现在,两个徒儿去练他刚教的一套步法了,宋将军就在他旁边叹息道:“易大将军府上被盗,听闻书房失窃,恐怕之后的几场仗,吴国难打啊!”

“没那么严重。”殷戈止镇定地道:“易将军一向谨慎,就算当真有战术安排或者圣旨被盗,他也会临时做调整,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说是这么说。”看他这胸有成竹的样子,又知道他一向受易将军看重,宋尚温觉得他多半也是知道内情的,于是便小声道:“可北境的战役马上就要开始了,等消息传去易将军耳朵里,怕是都来不及。”

殷戈止摇头:“给易将军送消息的人一向很快。”

“您还不知道吧?”宋尚温扁嘴:“以往快是以往,可今年干湖那边的路都被水淹了,信使都只能走远路。加上易大小姐又不太懂事,等整理好消息送出去,怕是都要明天了。”

眼眸微动,殷戈止叹息了一声,接着便道:“观止那小子又不见了,我去找找,将军慢坐。”

“好。”耿直的宋将军完全不知道自己泄露了什么——的确也没泄露什么,要是他这话说给别人听的话。

但很可惜,听的人是殷戈止。

一把扯了观止就进了练兵场旁边的屋子,殷戈止从袖子里拿了羊皮地图出来,修长的手指往上一划:“信使图快,一般都是一人上路,不走干湖,最近的就是从万马坡到寒雪岭这条道,明日我会去一趟将军府,在掌珠要送信之前,你让人在万马坡候着。”

“是。”低头应下,观止转身就往外走。

捏了捏拳头,殷戈止垂眸。

易大将军战无不胜,功劳最大的当属他的情报机构,传信快,动作隐秘,若是外人,几乎很难截杀他的消息。

不过,他现在,算是吴国的内人了。

来吴国一年,他从未有过什么动作,只在武力上多有彰显,人却显得沉默木讷,被人试探了不下百次,如今终于是等来了机会。

像以前的魏国仰仗他和关将军一样,吴国在行兵打仗之事上,最仰仗的也就是这个易将军。关苍海死了,他被俘了,易国如要是还一直潇洒,建功立业,那岂不是没了天道循环之说了?

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殷戈止回神,打开门出去,看着安世冲和徐怀祖道:“你们继续练,黄昏时分我会回来,二十招之内,只要你们能碰到我,我便将不悔剑和长恨刀送你们。”

不悔剑和长恨刀!兵器谱上有名的利器,多少武人求之若狂,竟然全在师父这里?两个少年兴奋了,齐齐拱手应下,然后更加刻苦地练了起来。

殷戈止潇洒地甩手,就打算回去找

个地方休息。

谁知,一只脚刚踏出练兵场的大门,一抹红色的影子猛地就扑了过来,抱紧他跨出来的腿,抬头就冲他扁嘴:

“公子让奴家等得好生辛苦啊!”

喉咙一噎,他抬头扫了一眼四周,这儿方圆一里都荒无人烟的,她竟然还跟来了?

瞧她衣裳上染了黄沙,鼻尖上也有点灰,殷戈止抿唇:“你还真是有本事。”

嘿嘿一笑,风月讨好地道:“有人说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奴家这么真心诚意地致歉,公子肯定不会再生奴家的气了!”

的确是不生气了,但还是看不起她,怎么没事就喜欢往地上跪啊趴的,不要脸起来还抱人家的腿,当真是个姑娘?

轻哼一声,殷戈止掀开她,冷漠地道:“我要喝茶。”

“早就备好嘞!”从背后变出个竹筒来,双手捧着递过去:“凉茶,清热解渴!奴家亲手泡的!”

接过来打开盖子闻了闻,勉勉强强地喝了一口,殷戈止道:“凑合。”

这种得了便宜还拽得要死的人一定会下地狱的!风月咬着牙笑得妩媚,看他又要走,连忙起身跟在他身后。

“公子要回城吗?不骑马吗?”

瞥一眼她满是灰尘的绣花鞋,殷戈止丝毫不怜香惜玉地道:“骑马骑累了,想走走。”

人家说走走,那就走走吧,风月认了,跟着他踏上泥土地,他走,她就小碎步跟着。

一炷香之后,四周已经是田埂了,风月揉着腿小声道:“公子,真的不考虑乘车吗?那边有牛车。”

殷戈止背挺得很直,高大的身子能为她挡点阳光,但脚下生风,完全没有要停歇的意思:“不乘。”

行吧,不就是走路吗?她行军的时候走得也不少,权当锻炼了。

可是,如今这身子比不得从前了,半个时辰之后,风月累趴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满脸苍白地嚎:“要死了要死了,奴家不走了,公子回去的时候,让人来接奴家吧?”

“你想得美。”殷戈止头也没回,眼里却有些恶劣的愉悦:“要是不走,我不会管你。”

夭寿啊!风月仰天长啸:“救命啊——”

停下步子,回头看她一眼,殷戈止抱着胳膊道:“留点力气晚上喊也不迟,等天黑了,这边有的是山禽野兽。”

浑身一个激灵,风月认命地站了起来,老老实实继续跟在他后头走。

贵人是不是都有病啊?好端端的马不坐,喜欢走路?她走得眼睛都花了,背弯着,双手无力地垂着晃荡,远看肯定像一只殷戈止背后牵着的狗。

实在走不动了,风月伸手就抓住了前头这人的腰带,头抵上去,哀哀地道:“奴家……受不住了…公子…饶命啊!”

这喊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殷戈止嗤了一声,回头睨着她:“做个选择吧。”

“什么?”

“把你今儿得的玉簪给我,我背你回去。或者,你自己继续跟着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23章 非人般的折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5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