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66章 关家的死囚

第166章 关家的死囚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风月一脸平静地回了大杂院,镇定地关上了门。

然后抱着灵殊就是一阵嚎:“啊啊啊——死局啊!!”

受惊的灵殊瞪着无辜的眼睛,伸出小手拍了拍她的背:“这样能活吗?”

“不能!”苦着一张脸,风月松开她,抱着旁边的柱子就撞!撞得柱子“咚咚”作响,房梁上的灰都落下来,洒了灵殊一脸。

灵殊吓着了,连忙提着裙子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秋夫人,快去看看啊!房子要倒了!”

秋夫人正琢磨着少主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冷不防听得这么一句话,当即就冲去了风月的房间看。

结果就见自家少主一脸麻木地撞着柱子,眼神阴森恐怖,看起来怨念极深。

“怎么了这是?”连忙上去把人拉住,秋夫人很是莫名其妙:“您做什么呢?”

扭头看着这一向跟长辈一样疼爱自己的人,风月扁扁嘴,很是委屈地道:“我想我老爹了。”

这话说得带了哽咽之声,听得秋夫人很是心疼,连忙把人抱怀里轻轻拍着背:“怎么了呀好端端的?”

“太多事儿了。”风月咬牙:“我知道报仇很难,知道要绸缪很久,准备很久,我可以等,但是这样等着,也太折磨人了……”

连等都不让她安生地等,噩梦一般的殷戈止一直在她周围,总是将她困在他的局里,逼得她不得不面对与他之间的巨大鸿沟。

她本是不打算理会这个鸿沟的,反正最后两个人也不会走到一起去,所以觉得现在跟他一起谋事也没什么大不了,能利用就利用,不能利用就撤退呗。

可是这个人,非要企图跨过这鸿沟,替她家翻案,给她恩惠,还是这种压根没法拒绝的恩惠!

人都是他父皇杀的啊!现在他算计自己的父皇,给关家翻案了又如何?关家人能一个个活过来,生龙活虎地继续行走在人间吗?关家满门凉了快四年的热血,能重新回暖吗?已经被磨灭至尽的赤胆忠心,还能重燃忠君之火吗?

都不能了。

可她能拦着他,让他别去翻案吗?

更不能,她不愿关苍海死了连碑文都没有,她也想堂堂正正地去祭拜一次,让后来人知道那儿埋着的是个英雄,坟墓不可以随意践踏。她不刻意求清白,可送上门来的清白都不要,她又不傻!

说来可笑,人家杀了她全家,人家的儿子又来施恩,她不能接受,也没办法拒绝,整个人被吊在半空,像只可怜的被风卷起的鸟,上下不得、哭笑不得,爱不得、恨不得!

她上辈子大概是欠了殷戈止很多钱吧,不然也不能这么对她啊!

“少主。”轻轻拍着她,秋夫人的声音很温柔:“您是个惯常喜欢直来直往的人,这么多年,已经是受尽委屈了。眼瞧着大仇有报的希望,又何苦再这般为难自己?”

“我不想为难自己。”鼻子酸得厉害,风月咬牙道:“是他非来为难我!”

惦记她做什么?引诱她做什么?打感

情牌做什么?就算她没出息,曾经喜欢他,那又怎么了?那也得报仇啊!一旦报仇,两个人之间就是死路,就是没有未来的。既然都知道了结局,他做什么非得纠缠?当她不是人吗?不会难过的吗!

气得狠狠擤了把鼻涕,风月哑着嗓子道:“不管了,秋夫人,让言清继续安排吧,时机妥当,准备充分,咱们就动手!”

微微一愣,秋夫人皱眉看了她半晌,确定她不是一时冲动,才缓缓点了头道:“好。”

接下来的时间,风月就忙碌了起来,时不时就跟着言清去宫门附近晃荡,又同些与言清交情好的大人一起喝茶混脸熟。

“说起最近京中大事,那都是与大皇子有关系的。”茶桌上的陈卫尉感叹道:“这关家的案子,说翻就翻了,石丞相查得是热火朝天,只五天就将结果送去了御书房。结果你们猜,发生什么事了?”

言清看了风月一眼,见她神色如常,脸上胡子都一根没动,便问了一句:“什么事?”

“堂堂皇帝陛下,竟然召回了自贬为民的殷大皇子,把折子给他看了,让他回去。”陈卫尉哈哈大笑:“你是不知道当初朝上皇帝骂大皇子是怎么骂的,那叫一个不留情面,大家都觉得大皇子是再也回不来了!结果这才多久啊?皇帝亲自下旨,赐他金印!好家伙,太子的印鉴都是玉印啊,给个亲王金印是什么意思?”

言清捻着胡须就笑:“是怕他不回去吧。”

“大皇子的脾气,你我都清楚啊。”陈卫尉感叹道:“他可不是在意这些东西的人。”

“不过,他竟然当真回来了,就一个条件——关家的案子,让他主审。”

“哦?”言清挑眉,又看了闷不做声的风月一眼,然后笑道:“这可不是打了石丞相的脸么?人家查出来的东西,他不认。”

“可不,当堂石丞相就变了脸色,只是他颇有风度,向来不在朝野上发怒,这才没起什么冲突。”陈卫尉感叹:“大皇子殿下去一趟吴国回来,似乎变了些。不过更好,以前没个人味儿的,现在总算是有情绪了。这样的人,若为君主……”

“陈大人!”微微压了压他的手,言清摇头:“慎言,祸从口出。”

慌忙掩了嘴,陈卫尉看了旁边的风月一眼:“这是你的人,没问题吧?”

“是没问题。”言清颔首,顺带介绍了一下风月:“这是我大侄子,想在宫里谋个差事。大人掌管宫门警卫,可有合适的位置,给他安排一下?”

说起这个,陈卫尉有点为难:“多年的老朋友了,能帮我自然会帮,可最近澧都出了不少乱子,宫里也跟着戒严,不招新兵。这样吧,你让你这侄子先去护城军混个名额,他们那边最近缺人。等宫中抽调禁卫的时候,我再将他调过来。”

“如此,就多谢了!”言清笑着拱手。

风月跟着行礼,乖乖巧巧的,一句话也没多说。

等茶喝完了,两人在茶楼下头目送陈卫尉离开的时候,风月才问:“石鸿唯查出

来的结果是什么?”

“石有信下落不明已经很久了,罪名自然都是往他头上堆。”言清低声道:“陷害忠良,以权谋私,石鸿唯可真是半点不念家族情分,罪名没少扣。”

冷笑一声,风月道:“石有信已经死了,他们真要将罪名扣在他身上翻案,我倒是不介意。”

反正仇她自己报,就是要个清白之名,随便怎么来都好,她不在乎。

但显然,殷戈止不打算善罢甘休。

“你还想查谁?”魏文帝脸色苍白地靠在床边,喘着气问他。

殷戈止穿着一身白衣,捏着石鸿唯写的折子,目光平静地看着他,没吭声。

被他这眼神盯得恼了,皇帝拍着床压低声音道:“你放肆,难不成连你父皇也想查吗?啊!”

“关苍海是忠勇大将军。”床边的人终于开口了,声音清冷地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石鸿唯都不曾敢轻易得罪,区区廷尉,若无人背后授意,怎敢如此胆大包天?关苍海在朝中颇受老臣拥戴,有话要辩,也不可能传不到您的耳朵里!可为什么,他还是死了呢?”

眼神飘忽地看向别处,魏文帝咬牙:“你想怎么着?”

“主上不明,臣下不清。主上错而不改,臣下风气不正。”深深地看他一眼,殷戈止道:“您心里早该知道自己错了,那认错又何难?开朝太祖也曾犯错,发‘罪己状’自省,引万民赞颂。您自称一代明君,难道就不能效仿太祖?”

“混账!”魏文帝怒道:“朕没错,朕做错什么了?人是他们弄死的,罪名也是他们逼着朕定下的,朕何辜!”

这跟太祖的情况可不一样啊,太祖犯的是小错,他犯的这错,却是压根弥补不了的,当真认了,怕是会引起民愤,掀翻他的皇权!

不能认,不能认!

看着自家父皇这态度,殷戈止觉得头疼,闭了闭眼,转头道:“那儿臣就先查吧,查到哪里算哪里。”

魏文帝皱眉:“不要胡来!”

“儿臣行事,向来遵循礼法。”头也不回,殷戈止道:“可父皇要是都不遵,那儿臣也没有遵守的必要了。”

说罢,雪白的袍子在门槛上扫过,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魏文帝恼怒,盯着他的背影,又是好一阵咳嗽。等在外头的皇后进来,慌忙心疼地给喂药,一边喂一边劝他保重龙体。

殷戈止踏出龙涎宫,还没两步,就看见了面前站着的石鸿唯。

“王爷,借一步说话。”

微微眯眼,殷戈止随他过去站着,眼神冷漠:“丞相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当。”拱着手,石鸿唯道:“只是有一事要禀告——这次查案,微臣不仅查到石有信贪赃枉法、陷害忠良,还查到一件事。”

“什么?”

笑了笑,石鸿唯抬眼看他:“了不得的事情呢,天牢里头的人很好收买,毫无风骨可言,不仅有人陷害忠良,还有人收了银子,放走了关家的死囚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66章 关家的死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4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