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21章 喝醉的殿下

第121章 喝醉的殿下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她曾那么嚣张地威胁过他,在他怒极之时,拔了老虎嘴上的毛。不管怎么想,殷戈止应该都是记恨着的,一旦威胁不存在,他怎么也该将她皮扒两层,剁碎了喂狗都有可能,毕竟皇室的尊严和面子是很重要的。

然而,面前这人竟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还给她喝酒?

摇晃两下手里的酒壶,风月眯眼,笑道:“您该不会在酒里下毒吧?”

轻哼一声,殷大皇子拂袖坐上软榻,睨着她道:“这儿的日子这么无趣,若是还将你毒死了,要我一个人熬着不成?”

心念微动,风月眨眼,很是意外地看着他。

不想杀她了?她还以为就他先前那发现她身份的恼怒模样,现在会立马弄死她啊!难不成狼改吃素了,殷大皇子也有能包容人的一天?

垂着眼眸,殷戈止灌了自己一口酒,没再理会她。

风月眯眼,突然有了点坏主意,抱着酒壶笑眯眯地蹭去人家跟前问:“殿下这酒哪儿来的啊?”

殷戈止道:“太尉府地窖里偷的,藏了不少好酒。”

……竟然还趁乱偷酒!风月咂舌,谄媚地道:“这点酒哪儿够喝啊?咱们再去搬点回来呗?”

斜她一眼,殷戈止一脸正气地道:“偷窃是恶行!”

然后起身轻轻打开门,招手示意她跟上他。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言行不一的主子,风月捞起长裙扎在腰带上,蹑手蹑脚地就跟了出去。

太尉府里酒烈,两个人都是微醺,趁着今晚太尉府大乱,四处看守松懈,两人很顺利地就到了后院,找到酒窖。

于是,殷戈止长身玉立地站在外头放风,风月就撅着屁股将酒一坛坛地从酒窖里拽拉出来。

“适可而止。”回头看她一眼,殷大皇子忍不住提醒:“太多了拿不动。”

“不是有您在吗?”风月笑眯眯地扯了八坛子酒出来,“咚咚咚”跑过来拿绳子吊好四坛挂在殷戈止手上,又“咚咚咚”跑回去自个儿提上四坛,像秋日丰收了的农人似的,喜笑颜开地将酒绳子挂在肩膀上,然后腾出手来带上旁边的“媳妇”,高高兴兴地道:“走,回去!”

殷戈止脸上满满的都是嫌弃,真的,好歹是关家的女儿,怎么能这么豪放不羁?

想起关苍海,殷戈止抿唇,任由她十指扣着自己,手还紧了紧。

风月嘻嘻地傻笑,抱着酒坛子就要往正门回去,殷戈止眼疾手快,连她带酒坛子一起捞起来飞过院墙,轻柔落地。

“你听见什么动静吗?”门口巡逻过去的守卫好奇地看了看四周。

另一个守卫摇头:“风太大了吧,嗨,最近的天气也真是奇怪,这空气也奇怪,都带酒味儿了,像酒窖被人打开了似的。”

“瞎说,都没人,谁去开酒窖?”

“也对,去那边看看吧。”

嘴巴被人捂着,风月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等那两个守卫走了,她才伸手扯下殷戈止的手,撇嘴道:“这儿的人怎么都傻里傻气的?”

“你当世上的人,都同你一样心思灵巧?”说完,又觉得这话怎么跟夸她似的,连忙补上一句:“诡计多端!”

风月咧嘴,顺手打开一坛子酒就喝,看得殷戈止连连摇头,一把扛起她就走。

被人扛在肩上,风月也是自在得很,撑起身子仰头倒酒,吧砸两下嘴惬意地道:“我有五斛珍,换君醉一轮!”

“念点女儿家该念的词。”

女儿家该念的?风月认真地思考了片刻,翘起兰花指勾着酒绳就唱:“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呀!”

黑了半边脸,殷戈止打开门进屋去,反手将肩上的人放下来,一把按在门上,就着她将门给关了。

身子一跌,又靠在踏实的雕花门上,她抬眼,贝齿盈盈地道:“殿下好粗鲁、好凶恶、好不怜香惜玉哦!”

“你是哪门子的香玉?”殷戈止垂眸看她,淡淡地道:“分明是战场上的凶刀。”

“咯咯咯。”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风月媚声媚气地道:“像奴婢现在这样的刀,可杀不得敌,只杀得多情男儿的心哪。”

心口被她戳得烦躁,殷戈止抿唇,目光流连在她半启的唇上,很想张口咬了,免得她净说这些个蛊惑人心的话!

然而……刚一低头,面前的人飞快地就别开了脸,状似无意地道:“酒好重啊,殿下不要先放下来吗?”

“……”手微微收拢,他站直身子,看着她从自己身前溜走,跑到桌边去放了酒。

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殷戈止抿唇,下颔线条微微紧绷,眼帘半垂,沉默了半晌,才转身,跟着去放了酒。

“酒是个好东西啊!”贪婪地闻着酒香,风月笑眯眯地道:“殿下喝醉过吗?”

“没有。”面无表情地摇头,殷戈止道:“不是很喜欢喝酒。”

是不喜欢喝,还是不怎么能喝啊?眼里满是奸诈的笑意,风月伸手递给他一坛子:“今儿是您说的喝酒,那咱们喝个够吧,谁都别端着,能喝就喝,喝醉了也无妨。”

殷戈止皱眉,看起来有点抵触,不过他越是抵触,风月就越是来劲,跟他碰了碰酒坛子,嚣张地道:“奴婢先干为敬。”

说罢,当真一仰头,咕嘟咕嘟跟喝白水似的,将一坛子酒喝完了。

殷戈止表情很镇定,心里很震惊,忍不住低头闻了闻自己面前的酒坛子。

当真是酒吗?

“殿下?”放下酒坛子,风月眼带挑衅地看着他。

殷戈止沉默,抱起酒坛子,也想猛灌下去,然而,刚灌第一口,就被呛了一下。

“哈哈哈——”喝了酒壮了胆子,风月不要命地说了实话:“您堂堂男儿,喝个酒怎么跟姑娘似的?”

这话谁能听得下去?殷大皇子脸都青了,冷哼一声,抱起坛子就往嘴里灌,虽然洒了不少,但是能这么快喝完一坛子,风月还是忍不住鼓了鼓掌:“您脸色竟然都不变一下的?”

殷戈止轻哼:“酒量好。”

风月

点头,很想顺着这话夸夸他,可是看着他有些起雾的眼,忍不住问了一句:“酒量当真好?”

“当真,比真金还真!”为了加强语气,大皇子一边说一边很认真地点头,一张脸依旧是那般俊朗无双、棱角分明,可是……瞧着这神态,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眼珠子转了一圈,风月笑眯眯地撩起裙子踩到凳子上蹲下,跟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似的勾着他下巴问:“我是谁啊?”

“关风月。”他眯了眯眼,认真地道:“关家人。”

这算是清醒呢,还是不清醒呢?风月眨眼,又问:“那你是谁?”

“魏国大皇子,殷沉璧。”他认真地道:“你看,我都知道,我没醉。”

风月满脸唏嘘,小声嘀咕:“这么认真地回答我,才是真的醉了,大皇子的酒量真不怎么样啊,亏我拿了这么多坛。”

“嗯?”

“没什么。”转脸一笑,风月又塞了一坛子酒到他手里:“来接着喝啊!”

皱眉看着那酒坛,殷戈止想推开,然而旁边的人很温柔地道:“喝完才是好孩子哦!”

好孩子要喝这个?殷戈止嗤之以鼻,然而手不听使唤,还是去抱起来,咕嘟咕嘟地往嘴里灌。

“哎,沉璧好乖啊!”风月捏着自己的嘴角,尽量不让自己脸笑裂了,压着笑意哄他:“怎么样啊?好不好喝?”

坐不直了,殷戈止身子直晃,有些气恼地嚷嚷一句:“头疼!”

“乖啊,想不想头不疼?”风月坏笑着问。

认真地想了好一会儿,殷戈止点头,一脸期盼地看着她。

摸了摸下巴上不存在的胡须,风月老成地道:“长辈们有个治疼痛的好方子,你觉得头疼的话,就念‘疼笨猪’,多念几遍,自然就不疼了!”

大概是不舒服极了,殷戈止想也没想,揉着额头就念:“疼笨猪、疼笨猪……”

“哈哈哈哈——”一串刺耳的笑声响彻整个太尉府,殷戈止双眼茫然地看着她,嘴里还念着,眼神无辜极了。

风月很是不忍心,笑够了,伸手就将他脑袋抱在自己怀里揉了揉:“没想到殿下喝醉了这么好欺负啊!哪儿还有平时冷漠拒人千里的样子,真可爱!嗷嗷!”

被揉得发髻散乱,殷戈止很是不满,却靠在她胸口没动弹,眼里水雾弥漫,没一会儿就醉得睡了过去。

风月乐了好一阵子,扛着人送上床去,蹲在床边低头看着他。

这人……要不是魏国的大皇子该多好啊,要是从来与关家的惨案没有关系,那该多好啊……

伸手从他的鼻梁上一路划到嘴唇,她低笑,收了手,长长叹一口气。

太尉府里一片慌乱,这处小院倒是酒香盈盈,潇洒自在,仿佛没人打扰,就能一直这么过下去了。

然而,没人打扰是不可能的,一大早,太阳刚露头,易掌珠就一路哭着冲了进来,跪到殷戈止床边,哭得撕心裂肺,以至于风月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殷戈止薨逝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21章 喝醉的殿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2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3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5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