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33章 太尉府花开得好

第133章 太尉府花开得好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风月完全不知道背后发生的刀光剑影,一将血书拿回去,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沸腾了,秋夫人去准备纸墨,史冲去刻字,倒是挑大梁的杂货铺掌柜范铸面泛忧色。

“少主。”他低声道:“大皇子此举,意欲何为?”

“他不是说要帮关家翻案吗?”风月道:“看起来是诚心的。”

“可是,此举于翻案有益吗?天下毕竟是皇帝的天下,他不承认的事情,闹得民间沸沸扬扬,恐怕也只有获‘顶撞君主之罪’一个下场。”

停下手里的东西,风月朝他笑得潇洒:“范掌柜,咱们可是亡命之徒啊,本来做的也是掉脑袋的事情,还怕获不获罪?”

范铸一愣,想想也是,只是大皇子那个人,从小身上背负的百官和百姓的希望实在太多,他以为他是要走一辈子忠孝仁义礼义廉耻的路的,没想到……

“少主!”秋夫人从外头回来,神情愕然,手里捏着一叠纸就到了风月面前,低声问:“您见过封明了?”

风月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的罗昊便道:“可不是见过了吗?封家小子追得咱们少主跑了老半天呢!”

眼里有些担忧,秋夫人皱眉道:“在澧都,多一个人见过少主,少主就多一分危险,你怎么也不知道掩护好?”

罗昊很委屈,他咋掩护啊?事发突然,他以为少主跑了就没事了,谁想到一跑反而被认了出来。

“封明没关系的。”旁边的尹衍忠道:“他从小就护着少主,就算自个儿死,也不会让少主死。”

这话听得众人一愣,风月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干笑道:“秋夫人怎么知道他见过我了?”

扬了扬手里的纸,秋夫人道:“本来还在想这个时辰去哪里找纸墨,结果刚到文林街,就看见封明和几个随从在从文轩里往牛车上放东西。我正想走呢就被封明叫住了,让我把那一车的纸墨带给你,还说要去孝亲王府拿银子。”

大半夜的不睡觉,还忙活这些?风月撇嘴,想想今日他那眼神,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扭头问了尹衍忠一句:“他娶媳妇了吗?”

“没。”尹衍忠耸肩:“自关家被灭,皇帝牵连镇国侯府,不少侯府出身的官员都被流放。还是丞相说情,皇帝才任封明为将,抵御外敌。他立了功,镇国侯府也才渐渐被宽恕。如此境遇之下,自然难成亲事。”

松了口气,风月拍着胸口笑道:“幸好不是他一直念着我,然后不想娶亲,不然我可罪孽深重了。”

看她一眼,尹衍忠很是严肃地补上一刀:“他今年婉拒皇后的说媒,是您的原因也说不定。”

风月:“……”

哭笑不得,她顺手就拿了块镜子来照照自己,一边照一边道:“我有这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吗?澧都那么多好姑娘他不娶,惦记我这个死人做什么?”

“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呸呸呸呸呸呸!”皱了眉头,风月磨牙:“先不说我从前就跟他不对盘,就算对盘,过了这么多年,中间又发生这么多事儿

,谁有空理会沧海啊桑田的?要当真是因为我不成亲,那不是给我添堵吗!”

说得也是,儿女情长很误事的!众人纷纷点头。

院墙外的人轻轻锤了锤墙壁,低笑一声,转身离开。

满院子的人开始正经地忙碌,到了黎明破晓之时,活字印刷的东西就能用了,一张张“昭罪状”如雪花片儿似的落满了整个院子,很快,也落满了澧都每一个角落。

百姓识字的人少,看这东西从天上落下来的,便以为是天诏,纷纷涌到附近的学堂求解。学堂里的夫子就一字一句地念着这东西,然后解释给大家听,不是天诏,是替忠臣昭雪之书。

诏书的最后,印着一句“亲笔血书挂于宫门,求达圣听。”

仲夏时分,百姓们都有些空闲,一有空闲,就喜欢凑热闹,见有大热闹,那自然就往皇宫门口跑了。

“嗨呀,真的有血书啊,瞧这血的颜色,像人血!”

“贺兰长德,不是监察使吗?听说失踪了,是怕皇帝处置,所以躲起来写书昭罪,以为这样就不用受罚啦?”

“呸!卖国贼!我就说关大将军那种英明神武的将军,怎么可能卖国,原来当真是被奸人所害啊!”

“我一直相信关将军的!”

“少来,几年前刑场边儿你还骂人家关家是卖国家族呢,现在放什么马后炮!”

叽叽喳喳,议论不停,人群之中有人煽动情绪,要还关将军一个公道,一时之间万民附和,嘈杂之声直达宫廷。

魏文帝大怒,你贺兰长德昭罪就昭罪,贴在皇宫门口是什么意思?他不想看,也不乐意看!

于是,禁军到了宫门口,要将那血书揭下来。

“站住。”一身银黑盔甲,封明长剑指地,眉眼含霜:“没有圣旨,任何人不得靠近!”

禁军大统领乐了:“将军,本统领是奉皇上口谕来拿掉这东西的。”

“口谕?”勾唇一笑,封明抱着剑道:“谁知道你会不会假传口谕?我担负护卫宫城重责,除了陛下,谁要靠近这城楼,都得拿手谕来!”

这不是不讲道理吗!他守卫宫城,他们禁军是从宫城里头出来的啊!宫城都让进,凭啥不让靠近城楼?

封明剑一横,我就是不讲道理,你们有本事硬闯?

禁军统领被气得不轻,当即回去皇帝那儿告了一状,皇帝正要发怒,旁边的丞相石鸿唯却笑道:“恭喜陛下。”

“有这等忤逆的臣子,你说什么恭喜?”魏文帝很生气。

石鸿唯拱手道:“何来忤逆啊?有封明这样忠心不二的臣子守卫宫城,任何人有歹心都不会得逞,只有您的手谕他才认,这哪里算忤逆?”

魏文帝一听,还真是有道理,于是当真写了手谕给禁军统领,让他再去揭那东西。

知道你要来揭了,好歹是殷大皇子辛辛苦苦写的,会白白糟蹋吗?不会,封明提前便让人把东西送回了孝亲王府。

然而殷戈止不在府上,比起没个人气的孝亲

王府,他还是更喜欢风月的大杂院。

民间议论持续不断,加上有人煽动,民情沸腾,甚至万民上书,要魏文帝还关家一个公道。魏文帝不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他怀疑过殷戈止,可现在父子关系本就紧张,他也不好当面去问,就只能暴力镇压。

越镇压越乱,朝中很多本对此事不发表看法的大臣也纷纷站了出来,请陛下重视民意。

“民意民意!”魏文帝冷笑,怒而拍桌:“哪有那么多民意,三年前朕斩关家满门的时候,你们不也说民意所趋吗?民意算个什么东西!朕才是一国之主!”

此言一出,朝野震惊,丞相脱帽请罪,百官长跪不起。

“咱们陛下真是好厉害啊!”风月唏嘘:“天下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他说了算。”

殷戈止神色不悦,抿着手里的茶,淡淡地道:“封明虽然经常做事不过脑子,但有一句话说得很对。”

“广言纳谏兴国,独断专行亡国。”

风月挑眉:“孝王爷,这可是您父皇的国,亡了您不心痛?”

殷戈止冷笑:“这若当真是他一个人的国,亡了我还当真不心痛。”

可惜,还有天下百姓,还有黎民苍生,他们何辜?

风月耸肩,没打算跟他讨论国事,只道:“晚上我有事出去,王爷要是还想喝茶,就自己来喝吧。”

摇晃着茶杯里的渣子,殷戈止淡淡地道:“想去害人?”

“是呀。”风月眯着眼睛,笑得像只狐狸精:“有些不得好死的人,一定要好好害一害。”

斜她一眼,殷戈止道:“路上小心。”

就这四个字?风月挑眉,啧啧两声:“您的心可真宽!”

“你想对付的人,恰好是我也想找麻烦的人,能给我省力,我为何心要不宽?”眼眸深邃,殷戈止微微勾唇:“早去早回。”

瞧他这一副什么都知道然后居高临下的样子,风月就很想往他屁股上踹一脚!

“月儿。”封明的声音在外头响起,微微有些不耐烦:“你快点啊!”

“来了!”被他这称呼喊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风月抱着胳膊打了个寒颤,然后起身就想走。

结果手腕就被人猛地扣在了桌上!

风月一愣,茫然地扭头看着旁边这人,却见方才还一脸世外高人模样的殷戈止,这会儿脸都黑了,轻声问她:“你跟他一起去?”

“当然啊,不然谁还能带我进太尉府参观呐?”

我也能!可明显的,这该死的人并未将他放在心上。

深吸一口气,殷戈止面无表情地道:“我也去。”

“您去添什么乱啊!”风月甩手:“将军身边带一个丫鬟就够了!”

“……”

半个时辰后,封将军的身后多了一个丫鬟,旁边多了一个主子。

封明很是不理解:“王爷,您去做什么?”

殷戈止冷声道:“太尉府后院的花开得好,本王想去看看,不可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33章 太尉府花开得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2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3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4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5佛跳墙作者:念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