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9章 全部的真相

第39章 全部的真相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没有半点情面的话,就像挑选盘里做好的菜,好吃的就塞嘴里,不好吃的就扔地上。

要是个要脸的人,听着这话多多少少心里都会有点膈应,谁还不是人了咋地?明明是合作互利,凭啥就要搞得性命垂危啊?

但是恰好,风月不要脸,任凭他再怎么凶,再怎么狠,都能笑盈盈地一张脸贴上去,谄媚地道:“奴家不忠您,还能忠谁啊?”

再冷的冰也冻不住她这团火,笑得没脸没皮,动作也没脸没皮,还敢伸腿来勾他的腰带。

“你为什么不怕我?”忍了很久,殷戈止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亲近如观止,也常常被他吓着,她倒是好,睡过几回而已,竟然就一点不把他当外人,不管他脸色多难看,浑身气息多凶,她都能扛得住,并且朝他笑得没脸没皮的。

“怕?”

风月很想说实话,那就是怕肯定是怕的啊!只是她没敢表现得太明显,怕应付不到位,让他给掀了老底儿,那就当真只有下黄泉去害怕了。

但是呵呵一笑,她扭脸就道:“怎么会怕呢?公子人中龙凤,瞧这眉眼,这气质,打街上过也是惹姑娘红脸的。奴家有幸留在您身边,还怕什么?”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是个人就喜欢听好话,听了好话心情就会平和,心情平和的人一般是不杀生的!

既然如此,她愿意天天说好话给殷戈止,顺着这位爷的毛捋,绝对不得罪他!

殷戈止沉默,先前还拿目光打量她,现在已经连给她个余光的兴趣都没有了,站起来就给自己倒了杯冷水,垂着眼眸抿着。

看这位大爷已经没有要理自己的兴趣了,风月识趣地收回蹄子,骨碌碌地就滚到了屏风后头。

“主子,水。”灵殊提着水桶进来,艰难地往屏风的方向走。

外头的观止瞧着,有点不忍心,伸手道:“给我吧,我来。”

有人帮忙省力气,灵殊自然没拒绝,松手就交给他,然后道:“还有呢,我再去搬。”

观止点头,提着水往屏风后头走,心想要这么多水是做什么?沐浴?

脑海里刚冒出这两个字,眼前就已经映入了屏风后头美人脱衫的风景。

倒吸一口凉气,观止脸都绿了,一桶水“哐当”一声,差点全洒。

站在屏风后头的风月和坐在桌边的殷戈止双双回神,一个飞快地蹲在了浴桶后头,一个二话没说,拎起自家随从的衣领,一把就将人扔下了楼。

“呯”地一声响,听得人肉疼。

窗户被关上,门也被关上,殷戈止脸色阴沉地站在屏风旁边,伸手把那桶水给倒了进去:“你可真是不拘小节。”

伸出个脑袋挂在浴桶边儿,风月委屈地道:“奴家知道灵殊没什么心眼,但不知道她缺心眼啊!”

她摆明是要洗澡的,那小丫头片子竟然还让观止倒水!

眯着眼睛盯着她,殷戈止突然说了一句:“你先前撒谎了。”

“嗯?”站起来继续脱衣衫,风月

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说你沦落风尘,伺候人许久,方能在梦回楼挂牌。”眼皮子翻了翻,殷戈止看着她:“是撒谎的。”

废话,要是不撒谎,那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人,凭什么在梦回楼挂牌啊?不是更显得蹊跷吗?

脱得只剩了肚兜,风月转头就给了他个媚眼:“这些东西,似乎不是很要紧,公子就不必在意了吧。”

不是很要紧?

眉心微皱,殷戈止张口还要说什么,却想起头一次与她相处的时候,面前这人也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

是不是妓子有什么要紧,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还非得在意个名头么?

嗤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嫌弃自个儿还是嫌弃她,殷大皇子也没兴趣看美人入浴,回去软榻上斜躺着继续想事情。

浴桶里的水填满了,灵殊顶着脑袋上的一串儿包,委委屈屈地关门退了出去。

风月左看看右看看,裹着件儿薄纱就去给门窗都上了栓,然后迈着披着长头迈着碎步就在软榻前头晃。

美人肌肤如雪,黑发如瀑,红纱裹着的身子若隐若现,怎么想也该是个让人血脉膨胀的香艳画面。

结果殷戈止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很久,嘴皮一翻,很是不屑地道:“你还有跳大神的嗜好?”

一张笑盈盈的脸瞬间就垮了,低头看了看自个儿,她觉得很委屈:“奴家觉得自个儿跳的是天仙舞。”

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她许久,殷戈止指了指屏风:“你给我进去。”

不甘不愿地转身,风月进了屏风后头,想了想,一把就将折叠的屏风给推到了一边,然后抓着浴桶边儿就朝软榻的方向抛了个销魂的眼神。

殷戈止:“……”

小妖精可能是觉得自己死太慢了没什么意思,于是现在洗个澡都敢这么嚣张了,腿伸啊伸,手臂摆啊摆,衣衫半落,风光无限。

殷戈止看得一脸冷笑,就这么抱着胳膊靠在软垫上,看她能翻出个什么花来。

风月是很努力想翻朵花出来的啊,毕竟屋子里坐着的这个人周身戒备的气息一点没退,好歹即将是合作伙伴,这样的态度让人很没安全感的好不好?

既然正儿八经的说话不行,那她就只能用勾引了,男人和女人之间,还是适合在床上说话。

于是现在的风月同学,就充分利用了洗澡的空余时间,努力用自己的美色令那头的人神魂颠倒。

但是,努力是努力了,好像没什么效果,她手都快甩成大风车了,也没见那位爷笑一下。

真他奶奶的难伺候!

踩着浴桶边儿准备进去,风月眼睛还盯着殷戈止呢,一个没注意,脚下打滑,整个人“嘭”地一声就掉进了浴桶,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

冷眼旁观的殷大皇子,就看见一只鸭子一样的生物,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一头栽了下去!方才还风情万种的人,眼下就剩了一双雪白的脚丫子,在外头惊慌地晃悠着。

一个没忍住,他失笑出声。眼里的冰雪

都融了光,光芒流转,美色无边。

挣扎了半晌,风月才把自己的脑袋跟屁股换了个位置,一浮上来就吐了口水,眨巴眨巴着眼想看清眼前的东西。

喷出来的水雾缓缓落下,眼里有水,她使劲儿眨,朦胧之间,好像看见软榻上有个神仙一样的人,眉目温和,笑得贼他奶奶的好看。

然而,等她抹了把脸,认真看过去的时候,神仙没了,剩了个大爷,满脸嫌弃地看着她。

眼花了?

茫然地看了他一会儿,在看见人家眼里的嘲讽之色的时候,风月终于有了点羞耻心,没再折腾了,转身老老实实地就将自己上上下下洗了个干净。

“做什么?”看她更衣出来,又坐在妆台前,殷戈止皱了皱眉。

“上妆啊。”风月捏着眉黛盯着镜子道:“金妈妈说过,脸是女人最大的武器,要上战场,必须要先准备好武器。”

起身捏了她手里的东西,一把扔出窗台,殷戈止将人抱起来,淡淡地道:“脸是武器,妆不是,至少对你来说不是。”

风月愕然,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对了,这位爷品味独特啊,不喜欢美艳的,倒喜欢粗里粗气的姑娘。

那她这脸还挺适合。

床帐落下来,殷戈止扯着她松松垮垮的衣带,突然问了一句:“若是我想找个人,你也能找吗?”

找人?

想起先前观止说的,他家主子好像在找个男人。

“只要是吴国的人,进过我梦回楼,那都好找。”风月笑道:“但若是其他地方的,就恕奴家鞭长莫及。”

这么说,也就是找不到他想找的人了。

微微黯了目光,殷戈止垂眸含了她的唇。

嗯哼?还愿意在她这儿住,那是不是说明,她今晚上表现还不错,暂时能保住小命啊?

心口吊着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风月一笑,扭着身子回应他,给他最多的热情,像吸食阳气的妖精,贴着人家肆意纠缠。

殷戈止没拒绝,依旧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被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末了还往她肚兜里塞银票,像吃饱了付账的食客,满意地道:“不错。”

风月磨牙,裹着银票就滚进床里睡觉。

月色皎皎,借着月光,殷戈止第一次认真打量了这人的身子。

光是背上,就有不少深深浅浅的疤痕,若说是做农活儿的老实人,他不信。可反复确认她的经脉,虚而难盈,周身多处穴位堵塞,按着她会微疼。

这样的人,绝对是没有武功的。

没有武功,却带一身的伤。掌握整个梦回楼,却像是极好拿捏的普通妓子。利用女人获取情报,不是好人,可对他一向忠心的干将竟然会为她背叛自个儿。

她今天说的大多都是实话,他知道,但是,不是全部的实话。

剩下的,她不会再说,要他自己去找。

第二天天明,金妈妈就在大堂里召开了梦回楼紧急自救会议,邀请了除殷戈止以外所有在梦回楼的人参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39章 全部的真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2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