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96章 麒麟将军

第96章 麒麟将军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麒麟?风月点头,却忍不住问:“您告诉奴婢这些做什么?”

叹息一声,荀嬷嬷道:“本来不是什么秘密,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因着这些东西,我被关在将军府二十多年,想想也觉得不甘心,总要找个人说出来才舒坦。”

风月失笑,示意她在原地等着,然后无声无息地回了一趟屋子。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就多出一叠银票来:“知道这些事情,足以让易将军回城的时候派人追查你的下落了。嬷嬷,带上阿虎伯伯,能有多远走多远吧。”

微微一顿,荀嬷嬷低头行礼:“你我萍水相逢,受此重馈颇为不妥,我与他都有手有脚,不会饿死的。”

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风月使劲儿将银票塞进她怀里,小声道:“反正不是我的银子,您就当是殿下的大恩大德吧。”

荀嬷嬷一惊,连忙摇头:“身为奴婢,怎么能偷……”

“不是偷的!”风月满脸严肃:“奴婢怎么会做这种事!”

看她这神情,荀嬷嬷松了口气道:“你是我教过的那么多的人里头,最懂规矩的一个。”

风月连连点头,对啊对啊,她可懂规矩了!

不过懂是一回事,守不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天刚破晓,风月拎起睡得迷迷糊糊的灵殊,让她跟观止一起将荀嬷嬷送出城,然后蹑手蹑脚地回去主院,轻轻地推开虚掩着的门。

应该没被发现吧?风月侥幸地想着,偷偷摸摸地进去将门合上,然后转身。

“啊!”

冷不防对上个人的眼睛,风月吓得差点翻白眼。

殷戈止靠在门后,衣裳都没穿整齐,衣襟敞开,露出结实的胸膛,腰带松松垮垮地系着,难得没掉下去。一听她这尖叫,他不悦地伸手堵了自己的耳朵。衣袖滑落下小臂,手臂的线条分外好看。

“吵死人了。”低斥一声,他道:“做贼心虚?”

伸手捂了捂心口,风月气得跺脚:“您醒了不会说一声吗?躲在这里吓人做什么!”

轻哼一声,殷戈止扛起她就往床榻的方向走:“你这么偷偷摸摸的,我要是直接告诉你我醒了,你还怎么偷银票?”

“都说了不是偷!”风月鼓嘴:“那是您还奴婢的,上回在梦回楼,您拿了奴婢的银票!”

“理直气壮。”冷哼一声,殷戈止一爪子将她拍在床上,不满地道:“好生睡觉,再乱动弹,你就滚回去自己睡!”

感受了一下玉席的凉意,风月老实了,依偎在这位大爷的身边,再也没敢动弹一下。

荀嬷嬷坐在马车上,车慢悠悠地从北城门出去,刚出门口,就听得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那声音震天,少说也有四五十匹马同时在狂奔。

驾车的观止反应极快,顺手就把缰绳塞进了灵殊手里,自己钻进了车厢。

灵殊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地接着缰绳,抬头往前看了一眼。

深蓝色的旌旗,上头一个硕大的“易”字,迎风烈烈,直接从面前飞了过去。

“易?”灵殊眨眼,转头掀开车帘看着观止道:“易将军回城啦?”

荀嬷嬷吓得脸色苍白,连忙拉下车帘死死地按着。观止倒是镇定,低声道:“你继续往前驾车,到了那村子再说。”

“好。”灵殊点头,捏着缰绳看了看,学着观止的样子一挥:“驾!”

本来是慢悠悠走着的马,瞬间狂奔了起来,带着他们从易家军旁边经过,安全地驶出了易大将军的视线。

日上三竿的时候,不阴城已经炸开了锅,独使臣府这两人慢慢悠悠地更衣洗漱,一点也不着急。

“主子!”观止从外头回来,着急地道:“出大事了!”

“来喝口茶。”风月一边用膳一边递给他茶杯。

都什么时候了还喝茶?观止瞪眼:“易将军回来了!”

桌上两个人一个盛饭,一个优雅地吃饭,半点也没被惊到。

“这事,昨日太子就说过了。”慢悠悠地盛了一碗饭给风月,殷戈止道:“他回来,该着急的是太子殿下,与咱们这些闲人有什么干系?”

风月点头:“就是!”然后接过碗来继续吃。

观止愕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突然觉得好像当真是自己大惊小怪了。对啊,他着什么急啊?

不阴城的街道上响起了连绵不断的马蹄声,并着铁甲碰撞的铿锵之音,齐齐地朝宫城而去。

宫门缓缓打开,叶御卿一身太子朝服,笑着迎上远处那深蓝的旌旗。

“大将军一路辛苦。”

传闻里受了重伤的易大将军此时满脸严肃,浓眉细眼之间染了不少灰尘。一身铠甲也不知是多久没脱过,站得远都能闻见浓重的汗味儿。

“不敢劳太子殿下远迎。”翻身下马,易国如半跪拱手:“老臣有负皇恩,特地来向陛下请罪。”

“大将军何出此言?”叶御卿上前,低腰双手将他扶起来,一脸钦佩地道:“您已经是为国鞠躬尽瘁,一次战败,父皇也不会怪罪。”

“殿下仁德。”易国如终于笑了笑,拱手道:“有您这样的太子,是吴国之福。”

“哪里哪里,有您这样的将军,才是吴国之福。”

两个人笑得虚情假意地好一番行礼推让,最后还是一起进了宫门。

使臣府,主院软榻上。

风月抱着个枕头问:“易大将军会怎么做呢?”

殷戈止抱着个风月以及一个枕头道:“按兵不动,止血养伤。”

“可他就不气太子吗?”风月眨眼:“尤其您还让安世冲把护城军的练兵场挪去了北郊,正对着易大将军的归途诶!大将军如此敏感多疑之人,定然会觉得太子已经对他生了戒心,一旦太子继位,他这大将军肯定没个好下场。”

伸手搁在旁边的手枕上撑着下巴,殷戈止看着怀里这人道:“你倒是聪明。”

背后一凉,风月立马往他胸膛上一靠,笑着抬头道:“都是您教得好啊!”

“哦?”殷戈止道:“我不记得自己告诉过你,护城军的练兵场换了

位置。”

笑意一僵,风月低头:“奴家好歹也能收到点风声。”

眯了眯眼,殷戈止一把将怀里的人拎得转过身来,面对面地盯着她问:“除了绿豆糕,你到底是怎么传递消息的?”

在他眼皮子底下搞这些名堂,他却半点都没察觉,这本事不小啊!

风月垮了脸:“哪有您这样直接问的?还不给奴家留活路了?”

自己查不出来,竟然还恼羞成怒要她开口说?凭啥?那可是她的筹码。

有些恼怒,殷戈止道:“我很讨厌人在我这儿耍花样。”

“您放心。”风月笑道:“奴婢的花样都是冲着别人耍的,断断不敢在您面前摆弄。不过倒是有件事,殿下,你可知这吴国之中,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人名麒麟的?”

麒麟?殷戈止垂眸想了片刻,道:“这两字颇大,拿来当名倒是没人受得起,不过易国如年少成名之时号‘麒麟将军’,别的就没听说过了。”

麒麟将军?风月一惊,脸色突然就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看她这样子,殷戈止正经了起来:“有事?”

“有大事。”眨眨眼看着他,风月问了一句:“您知道易贵妃吗?”

“知道,易大将军同母同父的妹妹。”

干笑两声,风月深吸一口气,皱眉道:“荀嬷嬷走的时候跟我说,易贵妃有个心上人叫麒麟。”

神色古怪起来,殷戈止坐直了身子,看着她问:“当真?”

“荀嬷嬷应该不会骗我。”风月想了想:“她还说易贵妃经常送家书出去,半个月十几封封在一起送,不知道是怎么送出去的,但内容大概咱们已经拿到了。”

沉思片刻,殷戈止抱着她起身,走到对面的花架旁边。风月很自然地就伸手去将花架上摆着的铁盒拿了下来。

里头是上次誊抄的古怪的信。

一封封地展开来看,殷戈止眼里暗色流转。风月也没问,就安静地等着。

片刻之后,殷戈止下颔微微紧缩:“真是千年的老狐狸。”

“怎么?”风月眨眼:“哪里不对劲吗?”

“但愿是我多想。”殷戈止道:“不过宁可信其有,你快想个办法联系太子,让他小心易贵妃。”

幸好还有太子给的印鉴,风月立马就让观止拿着东西去南宫府上报信。转身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殷戈止站在屋子里,眼里满是兴奋的神色。

“他可终于回来了。”低沉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听得风月微微起了点鸡皮疙瘩。

这一瞬间她仿佛又看见了战场上的殷戈止,高举长戟,远远看着对方的元帅,目光热情又嗜血。

正想悄悄退出去,殷戈止却低声道:“风月,你最近要小心。”

难得听他用这种语气喊她的名字,风月顿了顿,继而笑道:“奴婢有什么好小心的?”

“若是我不在,你要出门,就把观止和干将都带上。”殷戈止道:“明日大概将军府的帖子就要过来了,到时候,我只能一个人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96章 麒麟将军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3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4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5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